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女装王座[无限] > 5. 尸里画廊(5)

5. 尸里画廊(5)


白洛在这个海市蜃楼里用的是假名【白依依并且进来以后,也从来没有暴露过自己的真实姓名,甚至,那些住在民宿里的客人可能都不知道他就是【白依依】。

可现在,白洛却在其中一位客人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这情况……就有点突然了。

初中生肩胛骨上的名字是真的跟白洛有关?还是只是单纯的同名同姓巧合?

而且,名字后面那一串看起来像是编码一样的东西,又代表什么?

白洛的脑子里闪过无数的疑问,而此时,初中生身上的白骨却已经被慈悲菩萨施加的压力压出了裂痕。

眼看着,就要碎裂,初中生立即停止了继续往上爬,从神像垫石上跳了下来。

身上压力骤减,只白骨上的裂痕,却很难修复了。

初中生脸色有些难看,抬眸看了神像背面几秒,到底还是选择了放弃,转身回到江边,撑着竹筏离开了。

等初中生离开好一会儿,白洛才从藏身的地方出来,走到了神像面前。

不知道这神像到底有什么秘密,初中生爬上去又是想要做什么?

要不他也试试?

白洛正思考着这种行为的可行性,抬眸看了神像一眼,身形蓦然僵住。

神像的背面,又变了……

原本狰狞的,三头六臂都被锁链缠满的恶鬼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男人的模样,那男人穿着宽大的袍服,衣服上的纹路精致又复杂,脸部依然没有五官,只是那脸的角度,却仿佛在看向白洛这边似的。

一股凉意,从脚底升起,死亡的预感强烈袭来。

白洛只顿了那么一下,立刻就转身狂奔离开!

下一秒,晴朗的天空立即被乌云笼罩,黑沉沉的江面上蓦然伸出无数的水草,朝着白洛身上缠了过来!

这些水草竟然已经能上岸了!并且似乎不再被他身上的婚纱所影响,错乱而迅速的缠住了他的裙摆!

白洛用力的扯了扯,由于缠绕的水草太多了,他无法在短时间里解开那些缠绕的水草,裙摆根本扯不出来,而他戴着新娘蕾丝手套的手,也无法将水草扯断。

只是可惜他没把捧花带出来,高跟鞋也脱不下来,不然也不至于落入这么窘迫的境地。

眼看着,更多的水草就要朝着白洛身上缠过来,白洛大脑极速的运转着,视线从自己的衣服上扫过,发现自己裙摆上有些细碎的点缀竟然被刮掉了,眸色微动,随后抬手,毫不犹豫的就将裙摆上折射着微光的点缀扯了下来,塞进了自己手上戴着的白色蕾丝手套里。

不少细碎的点缀被塞进手套里,有些硌手,但是白洛却丝毫不在意,只是倾身过去,抓住缠绕着自己裙摆的那些水草,用力一扯,水草便尽数断裂!

他身上的这套婚纱名字叫做【璀璨星辰是限量款的钻石婚纱,也就是说,他这套婚纱上,那些被白洛忽略的、闪亮的点缀,全都是货真价实的钻石!

虽然这些点缀都不是完整的、大块的钻石,只是碎钻,但碎钻再碎,那也是钻石,而钻石,又是经过加工的金刚石。

金刚石是这个世界上硬度最高的矿物,能够划伤其他一切的矿物。

水草虽然不是矿物,但也不是激光这类能够切割钻石的东西,因此被白洛塞在手套里的钻石用力一刮,就全断了。

趁此机会,白洛立即就提着自己的裙摆,飞速的跑了出去,跑出一小段距离后,江水里的那些水草仍旧紧追不舍,白洛便扯着裙摆,将裙摆挥到最精准的角度,然后利用裙摆上的碎钻,将水草全部刮断!

乌云悄悄的散去,天空恢复晴朗。

疯狂袭击白洛的水草终于慢慢的消停下来,再次缩回到了江水里,随着水流飘荡摇摆。

白洛放下裙摆,轻轻呼出一口气来,然后去找到了自己先前开过来的那辆车,回到了江边民宿。

民宿里有些冷清,没什么声响,不知道是那些客人们都还留在自己房间里休息,还是都出去了。

白洛上了楼,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开门之间,他看了一眼自己之前夹了根头发的地方,那根头发已经没有了。

虽然今天康尧没有跟他一起行动,但康尧是知道白洛在门缝里夹了头发的。

如果康尧回来过,那么他离开的时候,也会放一根头发在相同的地方。

现在头发没了,只能说明,有人进过白洛的房间。

白洛假装什么都没有察觉到的样子,坦然自若的推开了门进去。

屋子里的陈设跟他离开之前一模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

白洛看了一眼,然后就又退了出去,下楼去厨房找了一些食物。

等白洛拿好食物再次回到房间里,康尧正好从外面回来。

一直在外面跑来跑去的,似乎让康尧精力交瘁,回来的时候脚步都有些虚浮。

只是一看到白洛,康尧就立即把自己的疲惫隐藏了起来,摆出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样。

“小洛,你回来了啊?”

白洛看破不说破,只是问道:“有什么收获吗?”

“有一点。”

康尧走到椅子旁边坐下,拿起水杯猛灌了一口水,然后才接着道。

“我打听到这个村子里有一个奇怪的习俗,那就是每隔一段时间,村子里必须办喜事,如果没有喜事,就会出事。”

“出什么事?”

“不知道,那些村民们的嘴巴紧得很,什么都不肯说,我打听到这么点消息,可费了老大的劲儿了,还去帮着干了一天的活。”

康尧说着,活动了一下肩膀,还好他身强体壮,不至于干一天活人就废了。

“嗯。”白洛应了一声,然后把自己带回来的食物推到了康尧面前,“吃点东西吧。”

盘子里装着一盘棕色的、软软黏黏的类似胶体一样的东西。

康尧没什么东西的胃口,但食物是白洛带回来的,他不忍拂了白洛的好意,便用筷子夹了一块起来,放入了口中,边吃边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啊?味儿挺甜的。”

白洛抬眸,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回答:“阿胶。”

“哈?”

康尧顿时被呛得剧烈的咳嗽起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了一遍。

“咳咳……小洛,你说这是啥?”

白洛耐心的再次回答了一遍:“我说这是阿胶。”

康尧:“…………”

男人冷硬的面容上窘迫得不行,东北话都给整出来了,“小洛,你给我吃这玩意儿干哈啊,我又不是女人,整啥阿胶啊……”

“有谁规定男人不能吃阿胶吗?”白洛反问。

康尧郁闷的挠头,“那倒没有。”

“那就把这盘吃完。”白洛道。

康尧:“…………”

“小洛,这……咱们再商量商量?”

康尧试图挣扎,但是抬眼就对上白洛那双冷淡的眸子,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老老实实的低下头,表演一段猛男吃阿胶。

白洛看着康尧把整盘阿胶都吃得干干净净了,才淡淡开口:“阿胶是用驴皮熬制而成的,你也不用觉得太难为情,就当是吃驴皮了。”

“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好受多了。”康尧努力的把阿胶这个名字代换成了驴皮,好不容易,心里能接受一些了,就听着白洛接着道。

“厨房里熬制的阿胶很多,以后你每天吃一碗。”

康尧:“…………”

为啥啊……康尧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他是男人,又没有经期,老吃阿胶干啥啊。

“小洛,虽然我打不过你,但……你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啊……”

康尧决定,如果白洛再欺负他,他就给白洛表演一段猛男嘤嘤嘤!

只是,他还没开始表演呢,就听着白洛道:“多吃点阿胶,也许能减轻你头晕的症状。”

“咦?”康尧惊讶的看着白洛,“你怎么知道我又头晕了?”

傍晚六点,导游开着小巴车准时来接人。

今天他们的行程是夜游珊瑚村,与昨天简陋的竹筏不一样,今天他们乘坐的,是电动船,整艘船可以容纳十个人。

白洛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脚边放着一个灰色的小背包,背包里放着捧花,是他从民宿里带出来的。

经过白天的事情,白洛发现手边没有可以使用的有效的武器简直太不方便了。

他衣服上的碎钻虽然也不少,但也经不住老是被他搜刮啊。

还是捧花比较实用,观赏性强,还能扎鬼。

其他客人陆陆续续的上船,大家的精神看起来都不太好的样子。

初中生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套新的校服穿在身上,把脖子以下的位置遮得严严实实。

要不是白洛白天的时候看见过他衣服里面是什么样子,还真猜不出来他的真面目。

夜风微凉,船开始缓慢前行,船夫在船头操控着着船前行的方向,导游则站在船尾介绍沿路的风景。

今天他们的主要行程,其实就是绕珊瑚村一周,时常共计两小时,中间会经过无数座拱桥。

兴许是夜晚更容易让人精神紧绷,客人们虽然都显得有些疲惫,但还是努力打起了精神,全程戒备,以应对未知的突发情况。

但奇怪的是,一直到整个行程结束,江面都风平浪静,并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直到所有人都下了船,回到了岸上,似乎都还有些不敢置信,今天的行程竟然会这么顺利?

但事实就是如此,他们今晚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然后安全的回到了民宿里。

“小洛,感觉不对劲啊……”

“事出反常必有妖,你说是不是要出大事了啊……”

康尧一边念叨,一边推门进去。

下一秒,康尧脸色大变,高大的身躯猛然往后跳了一大步,就要大声喊叫,却又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平静了一两秒,然后才回过头,冲着白洛小声道:“有鬼啊……”

今□□程结束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因此他们回到民宿的时候,整个民宿已经熄了灯。

此刻屋里黑漆漆的,除了窗外惨淡的月光以外,没有任何的光亮。

披头散发的女鬼安安静静的站在窗户边,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门口,康尧一推开门,就与女鬼对了个正着,差点吓得心脏病发。

康尧被吓得不轻,白洛却是淡然如水,回了一句“我知道”然后就越过康尧进了屋。

康尧:“…………”

进了屋以后,白洛也只当女鬼不存在,把背包放在了小茶几上,拉开拉链,把捧花拿出来,结果却突然掉落出来两张莫名其妙的小卡片。

白洛捡起了小卡片,借着微弱的月光看了眼,发现这两张小卡片上面只有一行简单的字母+数字的编号,分别是b199,1/2;b199,2/2。

b199代表的是什么,白洛尚且不清楚。

但是看着b199后面的1/2,2/2,白洛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康尧疑惑的声音。

“咦?小洛,你是找到了两块低级拼图吗?”

这卡片,果然是拼图。

这不过,这拼图不是他找到的,而是莫名其妙出现在他书包里的。

白洛把两张小卡片严丝合缝的拼接到了一起,小卡片上顿时就发出了微弱的亮光,然后融合到了一起,原本只有编号的小卡片上,也终于显现出了它真实的模样。

姓名:王莎

编号:19756041

这是一张海市蜃楼的身份证……

“咔哒——”

屋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道轻微的声音,白洛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发现茶几上突然浮现两行细小的血色字迹。

等白洛走过去了,才发现那血色字迹不是凭空映照的,而是刻画在一个黑色的小箱子上,只是因为屋里光线太暗,而箱子又是黑色的,白洛才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箱子的存在。

黑色的小箱子只有手掌大小,箱盖上两行细小的血色字迹标明了箱子里存放的物件。

名称:女鬼的梳子

作用:梳头。

白洛:“…………”

果然是低级的密码箱,开出来的物件都派不上什么用场。

“这东西没什么用啊,扔了吧。”康尧建议道。

低级密码箱数量繁多,又没什么用,一般他们开到了低级密码箱,都会把里面的东西扔掉,不然带着也是累赘。

白洛盯着盯着箱子看了几秒,随后又回过头去,看了眼安安静静站在窗户边再也不作妖的女鬼,静默片刻,打开了箱子,把里面的梳子拿了出来,递到了女鬼手上。

“给你。”

箱子上标有名称:女鬼的梳子,而在这里,白洛只见过他屋子里的这只女鬼。

女鬼:?

康尧:?

“小洛,不行的啊。”康尧赶紧阻止。

“怎么不行了?”白洛回过头看向康尧。

康尧抬手抓了抓头发,头疼得不行,“小洛,虽然这是低级密码箱里的东西,没什么用处,可是,也不能送给她啊……”

只有进入海市蜃楼的人类才能打开密码箱,因此,密码箱里的东西,被默认为是人类的所有物。

哪有人会把属于自己的东西送给怪物的啊,就算这东西对自己毫无用处。

康尧费力的跟白洛解释了其中的缘由,白洛听完后,只觉得可笑。

这个世界上的人,已经病态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哪怕箱子上明明白白的标有[女鬼的梳子]这样的字样,却因为只有人类才能打开,这箱子里的东西就变成人类的了?

“师兄,按照你那么说,我已经开了这箱子,那这梳子自然也就属于我了。”

白洛顿了顿,接着道,“既然我是这梳子的主人,那现在我要把这梳子给女鬼,应该也没什么不行的吧?”

“话是这么说,可……”

康尧还想再说点什么,白洛却已经把梳子塞到了女鬼的手里,并且道。

“还给你,这是属于你的梳子。”

白洛说的是“还”,而不是“送”。

女鬼闻言,微微歪了头,黑洞洞的眼眶对着白洛,似乎是有些疑惑。

好一会儿,才真切的感受到了,好像自己的手里,真的捏着一把梳子。

可是,梳子是什么呀?

她不明白。

看着女鬼拿着梳子傻愣愣的站着,白洛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抬手拉着女鬼,就把鬼给拉到了木板床正对着的那面半身镜面前,开口道。

“你现在的头发很乱,可以用梳子梳理整齐。”

白洛的话,女鬼依然不太能理解完全,可她的身体,却像是存在着某种记忆一般。

面对着镜子,她握着梳子的手,便不由自主的抬了起来,然后开始慢慢的梳理自己杂乱的长发,一下,又一下。

而随着女鬼梳头的动作,镜子里映照出的皮肤肿胀且乌紫的恐怖面相,慢慢的,恢复成了人类的模样。

青丝及腰,眉如远黛,唇似点朱,玲珑秀气,只有眼眶的位置,蓦然空缺了一块,有些可惜。

康尧站在一旁,看到镜子里映照出来的女鬼的模样,整个人都惊呆了。

这是那个差点把他吓出心脏病的可怕女鬼?

我滴个老天爷,也太好看了吧!

女鬼似乎也被自己镜子里的模样惊到了,停下梳头的动作,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许久,才缓缓转过头来,看向白洛。

女鬼什么都没有做,也什么都没有说,可白洛的脑海里,却不停的响起机械的电子声。

[恭喜您获得女鬼好感度20+,总好感度20+,app将解锁服装自动清洗功能!]

[恭喜您获得女鬼好感度30+,总好感度50+,app将为您开通自由穿脱服装权限!]

[恭喜您获得女鬼好感度50+,总好感度100+,app将为您增加服装保暖功能,就算是在冰天雪地里穿婚纱也不会觉得冷哦~]

白洛:“…………”

他脑子有病才会在冰天雪地里穿婚纱啊!

不过,那个自由穿脱服装权限好像还不错?

白洛转身就把康尧今天才刚找来的新衣服给扒了下来,然后把一人一鬼都赶到了窗户边。

“都转过身去,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回头!”

康尧:?

女鬼:?

一人一鬼心里都满是疑惑,但是白洛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们听就对了。

确认那一人一鬼都不会回头,白洛立即就使用权限把身上的婚纱给脱掉了!

看着那消失的婚纱,白洛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这碍事的婚纱总算没了,他自由了。

他拿起刚从康尧身上扒过来的衣服,就往自己身上套去。

然而,衣服领口套进脖子,不等白洛把手伸进袖子里,衣服就“啪嗒——”一声,直接掉到了地上。

白洛:?

白洛不信邪,把衣服捡起来,又重新穿了一次。

结果,“啪嗒——”一声,衣服又掉了。

这衣服,他根本就穿不上!

因为,这衣服一套过脖子,就直接穿过他的身体掉到地上了,根本不会在他身上停留!

难道,他不穿婚纱,就只能衤果奔?

白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