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女装王座[无限] > 6. 尸里画廊(6)

6. 尸里画廊(6)


衤果奔是不可能衤果奔的,静默几秒,白洛最终还是认命的把婚纱重新穿回到了身上。

当然了,app开通的服装自由穿脱权限也并非一点用处都没有。

至少现在,白洛可以把头纱和手套摘下来了,脚上的高跟鞋也可以随时脱下穿上,行动起来方便了不少。

说到底,还是应该感激一下女鬼,没想到他只是做了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把梳子还给女鬼而已,结果就出现了这些转机。

白洛一边整理自己的裙摆,一边想着,既然自己获得女鬼的好感度,能够解锁app的某些功能,那要是他获得了更多其他怪物的好感度,是不是最后就可以完美开发app的所有权限,然后他就不会再被app控制着只能穿女装了?

白洛心思活跃,恨不得立刻就集齐所有怪物的好感度,但是等理智回笼,仔细的想想,就知道获得怪物好感度这种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毕竟,他能获得女鬼的好感度,是因为他把女鬼的梳子还给了女鬼。

可获得梳子,只是偶然而已,他从来没有去找过什么梳子,是打开梳子密码箱的拼图自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他的背包里。

从这一点来看,现在他手里没有任何其他的拼图,无法开启密码箱,是很难获得其他怪物的好感度的。

“衣服还你。”

白洛想明白后,把从康尧身上扒下来的衣服还给了他。

康尧看得出来,白洛本意其实并不想穿婚纱,刚才扒他的衣服,多半是想要换回男装。

只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又把衣服还给他了。

难道是白洛觉得不好意思抢他的衣服?

于是康尧非常主动的,把自己的衣服又递到了白洛面前,并且真诚的说道。

“小洛,我觉着你身上那套婚纱挺好看的,不如,借给我穿穿?”

康尧是打从心底里疼着白洛的,并且疼到了没什么底线的程度。

这些年来,萧叔叔总共领养了五个孩子,大师兄成熟稳重、运筹帷幄,做起事来滴水不漏,还经常负责给他们这些弟弟收拾烂摊子,根本轮不到康尧去心疼。

三师弟腹黑阴沉、手段狠辣,康尧保证,只要他敢心疼三师弟哪怕半秒钟,下一刻他就会被搞得倾家荡产,哭爹喊娘。

四师弟,不提也罢,成天游手好闲、招摇撞骗,康尧曾经差点就被四师弟骗到床上菊花不保。

而白洛,是年纪最小,并且除了大师兄以外,看起来最正常的那一个,因此这样的白洛,就成为了康尧的重点照顾对象。

反正,只要有他康尧一口饭吃,就绝对不会让白洛饿肚子那种。

白洛看着康尧递过来的衣服:“…………”

他也想把婚纱借给康尧穿,可婚纱要是被康尧穿了,他明天就真的只能衤果奔了,更何况,这婚纱被app限定了只有他能穿,别人根本穿不了。

于是白洛委婉拒绝:“这婚纱尺寸太小了,你怕是穿不上,等出去了,去专门定制一套吧。”

康尧心想,小师弟真是太善解人意了,怕他穿不上婚纱,就不跟他换衣服,于是道。

“不不不,我觉得你身上这套就挺好的,我收收腹,挤一挤,应该能穿上的。”

白洛稍微想象了一下康尧硬挤进婚纱的模样,活脱脱的一个迪士尼在逃金刚公主,顿时一阵恶寒,于是果断转移话题。

“今天太晚了,先休息吧。”

康尧这才想起来,今天一整天他们都没怎么休息过,明天还不知道要面对怎样的危险,于是也不再坚持,应了一声,就坐到椅子上就开始休息起来。

——

一晚上的时间,康尧都在不停的做着各种各样的梦,有关于海市蜃楼里的,也有关于现实世界的。

可奇怪的是,在梦里,他竟然觉得海市蜃楼里的那些鬼怪都不那么可怕了,反倒是现实里四师弟对他做的那些事情比较可怕。

康尧睡得不踏实,因此早晨也早早就醒了。

房间里没有独立的卫生间,他有些尿急,便离开了房间。

等他解决完生理问题回来,正准备推门进去时,却听到房间里传来模糊的说话声,顿时有些纳闷。

谁这么大早上的就来找白洛啊?

也没见谁跟白洛混熟啊?

康尧疑惑着推开了门,只看见白洛站在窗户边,在说着什么,可他的面前,却根本就没有人!

康尧:!!!

康尧的第一反应,是白洛中邪了!

“小洛……”

他低声叫了白洛一声,谨慎又防备。

白洛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又回过头,对着窗户边的空气接着道。

“想不起来就先不要想了,不着急。”

见此情景,康尧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小洛,你在跟谁说话啊?”

康尧一边问道,一边紧紧的抓着门把手,似乎是只要一出现什么变故,就要立刻跑路。

白洛闻言,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看不见吗?”

看得见什么啊?明明什么都没有啊!

康尧浑身冷汗直冒,不停的朝着白洛使眼色,提醒白洛。

白洛看了看康尧,又看了看站在窗户边的女鬼,似乎明白了什么。

早上他醒过来,就发现女鬼还停留在房间里,根本没有随着天亮而消失。

经过一晚上的时间,女鬼似乎恢复了一些人类的情绪,还磕磕巴巴的告诉白洛,她的脑子里好像存着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又想不起来。

因此,才会发生刚才康尧见到的那一幕。

“女鬼没有消失,只是我看不见?”康尧听了白洛的解释,抬手在窗户边上挥了挥。

他的手畅通无阻的从空气里挥过,根本感觉不到丝毫的阻碍。

“小洛,你真的不是在逗我玩儿吗?”

白洛看着康尧的手从女鬼的身上穿透,回答,“不是。”

“真不是?”康尧还是不太相信,手在窗户边不停的挥动着,似乎不碰到女鬼不罢休。

女鬼没有理会康尧那碍事的手,只是指着自己黑洞洞的眼眶,艰难的告诉白洛。

“我……我……丑……”

白洛明白女鬼的意思,于是便从女鬼的衣服上扯下一长条布料来,然后蒙住了女鬼的双眼。

“这样可以吗?”白洛询问。

白色的布条遮住那黑洞洞的眼眶,女鬼似乎感觉好受多了,轻轻笑了笑,温婉动人。

女鬼本身没有眼睛,却能看到很多东西,这说明她并不只是单纯用眼睛看东西。

所以,现在白洛帮女鬼蒙住了眼睛,不仅一点不会影响到她的行动,还帮她遮住了那美丽的容颜上的唯一缺陷。

若是康尧见到女鬼现在这般模样,只怕又要惊呆了。

解决完女鬼的问题,白洛便准备下楼用餐。

只是,他走一步,女鬼就跟在他身后走一步,似乎是准备他走到哪儿,女鬼就跟到哪儿。

“你要跟着我?”白洛回过头看向女鬼,眉心微蹙。

女鬼没说话,只是那及腰的长发开始慢慢的延长,然后死死的缠住了白洛的婚纱裙摆,不肯松开。

白洛:“…………”

白洛了解到了女鬼的决心,也就没再阻止。

反正,除了他以外,别人应该也跟康尧一样,根本看不到白天存在的女鬼。

而康尧,看到白洛裙摆突然被凌空轻轻托举起来一些距离,也终于相信,女鬼是真的还在!并且还抢了花童的活儿干!

——

就在楼上耽误这么一会儿时间,等白洛下楼的时候,其他的客人都已经到大厅了。

大家的脸色看起来更差了,几乎没什么血色,他们看了白洛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唯有初中生的目光,在白洛身后停留了一瞬,随后移开。

停留的目光很短暂,但还是被白洛察觉到了。

白洛脚步微顿,眸色微敛,初中生似乎能看到他身后的女鬼。

只是现在,这一切都是他的直觉,他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证明初中生可以看到女鬼。

白洛像往常一样,去拿了早餐,然后就找了个位置坐下。

好一会儿后,康尧才从楼上下来。

两人依然计划分桌而坐,康尧本来想着不跟白洛坐在一起,他应该可以躲过一劫。

可白洛一个眼神过来,康尧就立即投降了,原本直奔向餐桌的脚步硬生生的在楼梯口拐了弯,然后去了厨房拿阿胶。

在大厅里,虽然有人吃饭,有人不吃,但是摆放着的都是正常早餐。

偏偏康尧去端了一大盘子阿胶出来,顿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脏辫女干脆起身,走到了康尧桌边,盯着那盘子里分量十足的棕色胶体看了个仔细,半晌后,不确定问道:“阿胶?”

康尧一边苦着脸吃阿胶,一边点了点头,应声:“嗯。”

众人:????

脏辫女顿时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你一个大老爷们,吃什么阿胶啊?”

康尧张了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可脏辫女却根本不给他机会。

“不要跟我说什么你大姨妈来了,别以为你一开始穿的是裙子我就不知道你是个糙汉!”

康尧:“…………”

心被重重扎了一刀,可却还要面带微笑。

“我从小就喜欢吃阿胶,没办法。”

脏辫女将信将疑,本想也尝尝,却只听到“哗啦——”一声,坐在旁边的暴发户突然就起身掀翻了桌子,然后就跑到了外面院子里去,抓起地上的土,就疯狂的往自己的嘴巴里塞。

“他干什么呢?”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起身往院子里走去。

脏辫女比较直接,走过去就拍了拍暴发户的肩膀。

“喂——好好的饭不吃,吃什么土啊?”

然而,暴发户就像是听不见似的,根本不搭理她,如同饿死鬼一样,也不管自己能不能吞得下,抓起来的土全都不要命的往自己嘴巴里塞。

“喂——你——”脏辫女眉头紧紧皱起,可不等她话说完,暴发户却突然双目圆瞪,喉咙里艰难的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然后整个人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喂——你怎么了?别突然装死啊。”脏辫女抬脚,准备去踢一下暴发户的身体,可她的脚还未触碰到暴发户,暴发户原本肥头大耳的身体,瞬间就像是漏气的皮球一般干瘪了下去,变成了一具干尸,不留一滴血。

脏辫女的脚顿时就停在了半空中,半晌,才小心翼翼的收了回来。

“他为什么要吃土?”

脏辫女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尽管她一直都在有意的克制,可她的手指甲也早已经被啃秃了,手指上的皮肉都被她啃掉好大一块。

她一直都知道,她的身体出问题了。

不仅是她,其他的人也一样。

但是,她没有感觉疼,暂时也没有出什么事,她便一直抱有侥幸的心理,告诉自己,也许这只是水土不服,也许,她只是突然染上了一些坏习惯。

可现在暴发户的死,突然让她明白了很多事情。

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无故发生的。

那些危险,不是不存在,只是在慢慢的酝酿着,然后等着某一刻,突然爆发。

“这个村子,在吸食我们的血液。”

跛子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确定的说道。

“从我们来到这个村子的第一个晚上起,我们身上的血液就在悄无声息的流失,只是当时流失的血液不多,因此我们都没有察觉。”

跛子顿了顿,接着道:“但是到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在这里呆了三个晚上了,失血过多,导致我们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因此而出现的症状也越来越明显。”

“我们时而会感到头晕或者四肢麻木,再或者是开始吃一些奇怪的没有营养的东西,例如泥土,例如……”

跛子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暴发户的尸体,又抬起头来,看向脏辫女。

“指甲……”

脏辫女怔了一下,随后猛然回过头来,看向康尧,直接就朝着他走了过来,用力拽住了康尧的领子,恶狠狠问道。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村子在吸食我们的血液,所以才会吃阿胶!”

康尧:“…………”

他上一秒才知道这个事实好吗!

阿胶还是白洛让他吃的。

但是康尧显然不会出卖白洛,因此任凭脏辫女如何凶狠,就是一口咬定:“都跟你说了,我从小就爱吃阿胶,你偏不信,现在厨房里还剩有不少,与其在这里跟我争论,不如抓紧时间多吃点阿胶,能补多少是多少。”

“你——”脏辫女气结,却又无言以对,挥着拳头,就想往康尧脸上招呼,外面却突然响起小巴车的轰鸣声。

是导游来了。

“上车了上车了,今天我们去日月双塔景点。”导游拿着小喇叭吆喝着。

无奈之下,脏辫女只能送开了手,转身拉着寸头男一起上了小巴车。

趁着大家上车的这个等待间隙,白洛迅速的回了大厅一趟,然后才出来跟着一起上了车。

导游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少了一位,可他也什么都没说,关上车门,就发动了车子。

小巴车晃晃悠悠的在山路上行驶着,走了约莫三十几分钟,才抵达日月双塔景点。

江流湖泊环绕便是珊瑚村的特色,因此游客们来到这里旅游,主要也是水上游览。

导游给他们安排了一艘封闭的大船,带着他们在江面上游览。

“日月双塔在湖中间,咱们的江和湖泊是有水位差的,现在船过不去,我们就不过去游览了,大家远远的看看就好。”导游指着伫立在湖中间的双塔说道。

众人:“…………”

明明是专程来看日月双塔的,结果却根本不能靠近,那又有什么意思?

导游却不管大家觉得有意思没意思,反正他带着游客们来看了一眼,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船在江面上行驶了一段距离,便开始调头往回走。

白洛回过头,盯着那日月双塔,总觉得塔里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一般。

白洛向来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当即就决定了,等导游离开后,□□月双塔看看。

只是,他还没跟康尧说这个决定,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女鬼就伸出指尖,轻轻戳了戳他的肩膀。

“塔……塔……去……”

——

船只靠岸,导游下了船,便招呼着大家上小巴车,想要送大家回去。

众人心思各异,动作磨磨蹭蹭的,半天没上车。

而跛子因为提出了大家被村子吸血的事情,已经隐隐成为了这个小团队的核心人物,中年女人和脏辫女、寸头男都有意无意的集中在了他身边。

他们交头接耳的,正在商议着什么。

然而,在商议过程中,大家都面露难色,似乎谁也不愿意去做那件事。

“小洛,咱们这要是回去了,来回都都得折腾一个小时,太浪费时间了……”

康尧没加入他们,但也面色愁苦,自从知道这村子在不停的吸他们的血,他真是感觉在这里多呆一刻,就折寿好几十年!

“小洛,你说咱们……”

康尧正犹豫着,要不要跟导游说,他们不回去了,结果就看到白洛悄无声息的站到了正催促着大家快上车的导游身后,然后手握着捧花,往导游后脑勺上用力一砸,就把导游给砸晕了。

导游“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康尧:?

众人:???

白洛神色如常的收起捧花装回到了背包里,看着围绕在跛子身边的几人,云淡风轻。

“看这导游不顺眼很久了,不要见怪。”

众人:“…………”

我们也看这导游不顺眼,可我们不敢动手……

碍事的导游没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大家对日月双塔都不死心,因此,虽然没有人明确提出,但是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再次回到了船上,然后操控着船,往日月双塔靠近。

“大家都跟我来,等会儿听我指挥。”跛子理所当然的招呼道。

他觉得,现在队伍总共七个人,有三个人都已经围绕在他身边,他已经是这个团队里的核心人物了,大家理应听他的话。

他再也不用因为自己是一个跛子而自卑了。

“等会儿我让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我们就能到日月塔的。”

“日月双塔在湖中间,我们要去日月双塔,首先就要解决江面与湖面的水位差问题。”

跛子条理清晰的跟大家分析着问题,虽然态度让人有点不爽,但康尧还是认真的听着。

而白洛,却微微偏过头,对着站在身后的女鬼轻声说道。

“等会儿我会把船开到江面和湖面相接的闸口处,你上去看看,闸门的升降台的开关在哪里。”

女鬼轻轻点了点头,等到船开到闸门处,便悄悄离开了。

而这边,跛子也说到了关键的地方。

“江面和湖面相接的闸门处,肯定有升降台,到时候只要有人去启动升降台的开……”

跛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船身却忽然开始慢慢的上升。

不,不只是船身在上升,而是船身连带着水位一起在上升!

跛子整个人都愣住了,他还没找人去启动升降台的开关呢!怎么这船和水位就自己上升了?

没有人去回答他的问题。

船身连带着水位,上升了约莫五分钟的时间,总算是与湖面齐平了。

白洛等着女鬼回来了,这才启动船只,往日月双塔驶去。

日月双塔其实是在湖中间的一片迷你小岛上,白洛操控着船只靠了岸,然后就上了岛。

日月双塔似乎年久失修,看起来十分破旧。

日塔和月塔下面都只有一个门,被锁死了,紧紧的闭合着,他们根本进不去。

“这锁打不开啊,怎么办?”

脏辫女抓着那锁看了半天,根本打不开。

其他人也是一筹莫展,全都看向唯一的说话人跛子。

跛子走到门前,抬手敲了敲门,感受到门沉重的材质,回道。

“我们只能去找钥匙了,大家分头去找吧。”

可是,谁都知道,这里怎么可能找得到钥匙,谁会把钥匙放在塔附近啊。

但是现在,除了去找钥匙开锁,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大家四散开来,开始到处找钥匙。

白洛盯着那锈迹斑驳的塔门,沉吟几秒,忽然就拎起裙摆,冲了过去,抬脚就一鞋跟子踹在了门板上。

“哐当——”

厚重的塔门顿时就被白洛踹出一个窟窿洞来。

众人:???

这种简单粗暴的开门方式,他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另外,这怕是一扇假门吧!竟然这么轻易就被踹了个洞。

白洛没理会众人讶异的眼光,退后几步,准备再来一脚,却忽然被人拦住。

跛子拦下了白洛,一副体谅关照他的模样,“这里又不是没有男人,让一个女孩子来踹门,也太说不过去了。”

实际上,他是觉得白洛一个女孩子,踹一下门只踹出来一个窟窿,等到把这门完全踹开,那得踹到什么时候啊?

还不如换一个男的来,直接就把门给撞开了。

毕竟,白洛都能把这门踹出一个洞来,换个男人来怎么也不会比白洛还差吧?

跛子坚持要换人,白洛也就没拒绝。

踹一下门,脚也是很痛的,要不是看他们找那根本就不知道在哪儿的钥匙浪费时间,白洛也不会自己动脚。

白洛往后退了开,寸头男就立刻接替了白洛的位置。

他微微弯腰,做出冲击的姿势,蓄力片刻,便冲了过去,猛然撞到塔门上。

“咔嚓——咔嚓——”

然而,众人却没能如愿的听到塔门被撞开的声音,而是听到骨头接连碎裂的声音。

寸头男整个人贴在塔门上,手脚不自然的扭曲着,他已经动不了了!

“喂,演戏不是你这样的啊,你别演了,下来吧。”

脏辫女觉得自己听到的声音应该是错觉,还以为寸头男是在演戏。

然而,寸头男整个脸部连带着脖子的骨头也都错位了,这会儿连发声都困难,根本就是有苦说不出。

还是跛子见他情况实在是不对劲,这才把人从塔门上弄了下来。

寸头男的情况,是大家完全没有想到的。

毕竟,看着白洛踹门的时候,可轻松了。

当出现两种极端不一样的情况时,想要知道事实的真相,只能再来一个人验证一次了。

跛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可他看向众人,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来试。

毕竟寸头男这个前车之鉴还躺在那里呢。

无奈之下,跛子只能拖着自己的假腿亲自上阵。

反正,他这是假肢,就算这门有什么问题,也不会伤到他本身。

想明白这点,跛子往后退了几步,弯腰蓄力,随后拼尽全力冲了过去,抬腿就往塔门上踹了过去!

他不信,自己还不如一个女人!

下一秒,只听到“哐当——”一声,却不是塔门被踹开,而是他的钢铁假肢飞了……

跛子:“…………”

这情况,实在是没眼看。

而且被跛子和寸头男在这里耽误了不少时间,白洛也不想再等了,走上前去,把跛子拉开,自己拎着裙摆,抬脚就是“哐当——哐当——”连踹十几下,直踹得人心惊肉跳。

一直默默呆在旁边的女鬼看到那被白洛踹得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塔门,也是浑身哆嗦,还好当初白洛扎自己的时候用的是捧花,而不是他脚上这双高跟鞋。

“哐当——哐当——”的踹门声音不断的刺激着众人的耳膜,终于,就在大家心脏快要彻底跳停的前一秒,厚重的门板终于经受不住白洛的折磨,轰然倒塌。

“呼……”众人轻轻呼出一口气来,只耳边还嗡嗡作响,满脑子都是白洛脚踹塔门的“哐当——”声。

而罪魁祸首,却从容自若的踩着十二厘米的高跟鞋越过那厚重的门板就走了进去,那双腿,看起来好得很,半点事儿都没!

众人只能再一次无语望天。

有的人,生来就是钢筋铁骨。

可惜,那人不是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