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女装王座[无限] > 第19章 尸里画廊(19)

第19章 尸里画廊(19)


白洛声音不大, 但是一点都不妨碍站在神像下面的一人一鬼一骷髅听清楚他的话语。

康尧满心戚戚,亏得他还在那里纠结了那么久,结果白洛压根没想过和他办喜事。

终究是他这个当师兄的错付了, 嘤嘤嘤。

初中生也没想到白洛竟然会选择和神像办喜事。

说起来,白洛的操作,好像他永远都预料不到结果。

不过,初中生看着白洛盖在神像头顶上的红盖头,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好几秒后, 他才反应过来, 红盖头盖错地方了!

[你的红盖头盖错地方了。]

初中生朝着站在神像肩上的白洛比划着手语,亏得白洛视力不错, 才能看清初中生比划的什么东西。

白洛偏过头, 看了眼神像头上的红盖头, 盖得很整齐, 挑不出来一丝丝毛病!

“哪里盖错了?没问题呀。”

[红盖头是盖在新娘头上的。]

初中生解释,[所以应该盖在你头上。]

“为什么我是新娘?神像不能当新娘吗?”白洛反问。

初中生:“…………”

静默半秒,初中生还是坚持。

[神像是新郎。]

“为什么?”白洛不解。

“他有的零件我都有,我也有当新郎的权利呀。”

白洛没有向初中生隐瞒自己的性别。

事实上,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很刻意的去隐瞒自己的性别, 是跛子和脏辫女他们见着他穿婚纱, 就先入为主的把他当成了女孩子,哪怕明明看见他有喉结, 结果都眼瞎的忽略掉了。

初中生跟跛子那群人不同, 白洛就不信初中生没发现自己的真实性别。

[就算你是男孩子, 神像也是新郎。]

初中生还是坚持, 但是又没有说出来什么特别的原因, 白洛干脆也不理他了,只回过头看着神像,自顾自的念叨了两句。

“都是办喜事,我都要死了,当回新郎不过分吧?”

“对了,办完喜事最好别杀我,否则你就要一辈子守寡了。”

神像毫无动静,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到白洛说的话。

整尊神像的体型十分庞大,白洛站在神像肩上,都要踮起脚尖,才能够得着神像的头顶,因此拜天地的时候,白洛也没下去,就这么站在神像的肩上,清了清嗓子,然后就自己又当新郎又当司仪,把仪式给支棱了起来。

“一拜天地——”

仪式还没结束,鬼新郎的院子,却已经越来越近,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已经延伸到了神像的底座下面了。

鬼新郎从院子里走出来,抬头就看到了站在神像肩上的白洛,冷哼一声,然后抬腿就要往神像上爬。

康尧见状,立即就挥动着自己手中的棒球棒冲了过去,女鬼也伸出了自己的四条手臂,飘过去就死死的扒拉在了鬼新郎身上,不肯松手。

只是,他们根本就不是鬼新郎的对手,鬼新郎抬手,就把一人一鬼给掀飞了。

康尧重重的摔到了地上,闷哼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女鬼跌倒在地上,身形飘飘忽忽,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不能让他上去!否则咱们的计划就全泡汤了。”

康尧咬牙,摸掉了自己嘴巴上的血,然后就拿着棒球棒从地上爬起来,又朝着鬼新郎冲了过去!

他本来是想代替白洛去跟神像办喜事的,这样就算神像杀人,死的也是他。

可是白洛做出的决定,就没有更改过的时候,他要是执意阻止,不仅耽误时间,有可能还会让白洛本来能有一丝希望的计划全部作废!

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他更应该相信白洛,相信白洛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被杀死。

因此,在神像的力量被唤醒之前,他一定要拦住鬼新郎,给白洛争取到足够的时间!

“咔嚓——”

鬼新郎的拳头,又一次落在康尧的身上,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见。

康尧的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

女鬼见状,立即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身后青丝如瀑,迅速伸长,卷住了康尧的身体,然后带着他轻轻落地。

初中生双眼紧闭,站在原地,双手结印,嘴唇微微开合,无声念着什么。

这个手势,康尧和女鬼都见过!

果然,下一秒,就听到地面传来震动的声音,似乎有无数的脚步声响起。

鬼新郎听到动静,怔了一秒,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可等他回头看去,却见着无数穿着喜服的白骨,正歪歪斜斜的,朝着这边走来。

而走在最前面的,就是刚被他带回去的,身体尚未完全腐烂的中年女人的尸体!

那个初中生,竟然把月塔里的骷髅新娘全召唤过来了!

骷髅新娘的战斗力不高,但胜在数量极多,而且倒下之后,又会立刻站起来,饶是鬼新郎一拳一个骷髅新娘,也觉得烦不胜烦!

“咔嚓——咔嚓——”

骷髅新娘的白骨碎了一地,鬼新郎一拳挥开挡在前面的骷髅新娘,终于走到了仍旧还在念着咒语的初中生面前。

他抬手,迅速而用力的就掐住了初中生的脖子,咒语被打断,骷髅新娘全都倒了下去。

鬼新郎把人从地面上提了起来,想要欣赏对方痛苦挣扎却又逃不掉的样子。

然,初中生缓缓睁开眼,燃烧着幽蓝色火焰的瞳孔里,却并没有什么情绪。

鬼新郎顿时就被初中生这种态度给激得更加愤怒了,手臂挥动,就把初中生给用力摔了出去!

“砰——”初中生的身体重重落地,刚刚才修复一些的骨架,顿时就摔得七零八碎。

衣兜里的喜糖全都掉落了出来,四肢和躯干分了家,断掉的头颅也滚落到了一边。

唯一庆幸的,大概是他做骷髅习惯了,就算被分尸,也不会立刻就死去。

“咔嚓——咔嚓——咔嚓——”

“呲呲呲——呲呲呲——”

细碎的,什么被踩碎的声音,和塑料纸的声音混杂着响起。

鬼新郎脚踩在散落在地上的喜糖上,那些包裹得十分精致的糖果,就立刻变成了碎渣渣。

初中生的目光,定在了鬼新郎的脚上,静默半秒,随后,散落的四肢骨架上立刻就燃起了幽蓝色的火焰,迅速重组变大!

——赔我糖果。

巨大的骷髅架子伫立在鬼新郎面前,甚至比鬼新郎还要高大一些。

它比划着手语,然而,鬼新郎根本就看不懂手语!

不过,就算鬼新郎看懂了,也绝不会照做。

他的脚,无情的踩在那些糖果上,鬼新郎丝毫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骷髅架子等不到回复,已然是暴怒。

没有任何的技巧和躲避,巨大的骷髅直接就朝着鬼新郎横冲直撞了过去!

“砰——”

两者相撞,发出巨大的响声,鬼新郎被撞得往后退了几步,胸膛被撞出了一个大坑,骷髅架子则是摇摇欲坠,身上的骨头出现更大的裂缝。

只是,目前的环境,对于鬼新郎来讲,却是无限加成的。

鬼新郎胸膛的大坑很快就恢复了,骷髅架子身上的伤势,却不见好转。

只是,它根本不在乎,身形还未稳定下来,它就又朝着鬼新郎撞了过去!

动它糖果,不死不休!

骷髅架子和鬼新郎打了起来,康尧和女鬼根本就进不去战场,只能躲在一旁观战。

“这环境太作弊了,骷髅架子再打下去,就真要废了,小洛,你可要快点啊……”

康尧双手合十,不停祈祷。

而站在神像肩膀上的白洛,也终于把仪式进行到了最后一步。

“夫妻对拜——”

白洛腰上绑着氢气球,飘到了神像的对面,微微弯腰,与神像对拜。

当白洛直起腰来的那一刻,神像脸上的五官,缓慢而稳定的,开始变得清晰,只听到“咔——咔——咔——”的碎裂声响起,神像另一面的慈悲菩萨身上已经出现无数的裂痕!

碎裂的石块,不断的掉入江里,然后消融,而沉浮在江水里的水草却开始疯长,裹挟着冰冷的江水,就朝着岸上袭击过去!

身上多处骨折,已经行动不便的康尧和女鬼看着袭击过来的水草,正愁着怎么灵活躲避,眼前突然就出现一根红色的布条。

康尧抬头望去,就见着白洛抓着布条的另一端,然后朝他招了招手。

“上来!”

白洛站在高处,刚才水草袭击岸上的情况,他看得最清楚。

水草的攻击虽然看起来杂乱无序,可仔细一观察,就会发现,所有水草的攻击路线,都完美的避开了神像本身。

因此,在水草袭击的时候,神像身上,就是最佳的躲藏之处!

确定了这个情况之后,白洛立刻就从神像肩上下去,抓起一大堆骷髅新娘遗留下来的喜服,然后就再次回到了神像肩上,把所有的喜服都撕烂,再系成长布条,朝着康尧的方向扔了过去!

康尧听到白洛的声音,毫不犹豫的,就伸出手抓住了扔下来的红色布条,然后抓着女鬼一起,被白洛拉到了神像上面去。

康尧和女鬼暂时脱离了危险,那边骷髅架子却还不要命的和鬼新郎缠斗在一起。

骷髅架子身上的幽蓝色火焰,已经变得极为黯淡,就快要彻底熄灭了。

可他却完全不在乎,就像是失去了理智一般,根本不停手。

不过白洛也不觉得棘手,他已经摸透了这骷髅架子的套路了。

白洛转身,从一堆喜服里找了张红盖头出来,然后放了一大堆喜糖进去,再仔细的裹成行李的样子,掂了掂,觉得这重量刚好合适,就眯着眼,锁定了一下骷髅架子的位置,然后手里的包裹直接扔了下去。

只听着“咻——”的一声,颇具分量的包裹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然后就准确无误的挂在了骷髅架子的脖子上!

包裹里,糖果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

暴走的骷髅架子就像是突然被按下了暂停键,停顿了半秒,然后身形开始缩小,恢复成初中生的样子。

白洛这才红布条扔了下去,然后朝着初中生喊道:“抓着,我拉你上来!”

初中生避开了鬼新郎的一记攻击,抬起头看了白洛一眼,然后又低头看了看挂在自己脖子上满满的一兜糖果,这才伸出手去,抓住了红布条。

白洛几人,暂时安全。

而下方,水草失去了其他的攻击目标,便全都朝着鬼新郎缠绕了过去!

水草的整体攻击性并没有特别可怕,但是兴许是受神像力量的影响,鬼新郎身上被水草抽打过的伤口,修复速度越来越缓慢。

他根本没有办法靠近神像,而他身后的院子,也被水草逼得节节败退。

鬼新郎恨恨的看了眼躲在神像身上的两人一鬼一骷髅,用力扯断几根缠上来的水草,然后就转身迅速离开了。

“鬼新郎走了。”

康尧看着鬼新郎离开,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下方的水草没了攻击对象,也慢慢的平复下来,缩回到了江水里。

一切,似乎又都恢复了平静。

只是,漆黑的天幕之上,却依然看不到天亮的迹象。

“你休息会儿吧,我守夜。”

白洛一边说着,一边拉开背包的拉链,清点里面的东西。

只是,等他看清背包里的情况时,目光却蓦然顿了一下。

神像脑袋碎了。

明明背包基本没有受到过什么伤害,但是神像脑袋就是碎了,而且,看起来更像是神像脑袋自己碎裂的。

跟他唤醒江边神像的部分力量有关吗?

白洛偏过头,看向身边巨大的神像。

原本没有脸的神像,此刻面容上的五官已经变得清晰且深刻。

冷锐的下颌线,薄削的唇,高挺的鼻梁,俊逸的眉宇,全都恰到好处的呈现在这副容颜之上,连白洛都不得不承认,神像的模样,是极为出众的好看。

只是,这神像虽然有了五官,可那双眼睛,却是闭着的,并没有睁开。

神像在沉睡么?

白洛收回视线,然后走到了初中生旁边,压低了声音问道。

“我什么时候会死?”

他和神像,已经办完了喜事。

神像的部分力量如他所愿被唤醒,鬼新郎也已经离开,可他,却还没有死亡。

初中生在盯着包裹里的喜糖发呆,听到白洛的问话,这才回过神来,朝着白洛比划手语。

[不知道。]

白洛:?

“不是你跟我说的,新人双方在神像面前办完喜事必死?”

虽然白洛出其不意跟神像办了喜事,但是根本不排除神像足够狗,宁愿自己守寡也要杀死他。

[以前没有人敢跟神像办喜事,而且,神像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五官。]

初中生也很无奈,他所得到的线索里,可没有无脸神像会出现五官这一条。

“好吧,那这个问题先跳过。”

白洛心中的疑问很多,难得现在有片刻的安宁,他必须把所有的情况弄清楚,才好应对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危险。

“为什么在神像面前办喜事,就能唤醒神像的部分力量?你是怎么知道的?”

初中生静默片刻,没有直接回答白洛,而是告诉白洛,他要离开一下,等会儿回来。

白洛没有拦他,初中生跳下神像,几个呼吸之间,身影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装着喜糖的包裹还留在这里。

没多一会儿,初中生就回来了,手里还拿了一个小册子。

仔细一看,那小册子的模样,简直跟白洛先前在地板下找出来的一模一样!

果然,初中生也是找到了线索的,只是,他一直都没有说!

[给。]

初中生把小册子递到了白洛面前。

白洛也不客气,接过小册子就翻了开。

小册子里记载,谢家家主大婚之日,谢宅忽然被一把大火烧光,事后,人们只找到了谢家家主的尸骨,新娘却不知所踪。

谢宅废墟荒废了很久以后,陆陆续续的开始有人搬迁过来,在这里慢慢的形成了一个村落,安居乐业。

可这样安稳的日子没过多久,村子里就开始莫名其妙的死人,无论男女,无论老幼。

村民们惶惶不可终日,就在这时,村子里来了一个神秘人,那个神秘人告诉他们,村子里的年轻人之所以会相继死亡,全都是因为受到了死去的谢家家主的怨气的影响。

如果想要阻止这种可怕的事情再发生,就必须建造一尊菩萨镇守。

后来,村民们就按照神秘人的要求,在江边建造双面菩萨,正面为慈悲菩萨相,背面为恶鬼相,并且把谢家家主的尸骨封存进恶鬼相里,以此来镇压谢家家主的怨气。

然而,双面菩萨刚刚建造完成,所有的建造工人就全都被江水给淹死了。

再后来,有人发现,江边的双面菩萨背面的恶鬼相,有时会突然变成谢家家主的模样,只不过却没有脸。

每当这个时候,村子里就又会不停的死人。

担心受怕的村民们,费劲心思,终于找到了当初指点过他们的神秘人。

这一次,神秘人告诉他们,只要他们在神像出现异状的时候,献祭一对新人过去在神像面前办喜事,情况就会好转。

刚开始,村民们是犹豫的。

神像杀人,与他们自己挑选人去献祭,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可是,为了整个村子的安宁,村民们最终还是挑选了一对年轻男女,用他们年迈的父母,威胁逼迫他们在神像面前办了喜事。

办完喜事后,神像杀死了他们,而村子里,也恢复了短暂的安宁。

“原来如此。”

看来初中生说的没错,想要唤醒神像的力量,在神像面前办喜事是最简单快捷的办法。

不过,白洛可能是一个例外,喜事都办完好一会儿了,他还没死。

“神像的情况大概了解了,那鬼新郎又是怎么回事?”

按照小册子上的记载,当双面菩萨出现异状的时候,村子就要献祭新人过来办喜事。

先前他们的确看到家家户户都挂了红灯笼,粘贴了“囍”字,也收到了喜帖。

可他们却被带到了鬼新郎的院子里,并没有来到江边!

鬼新郎在这个世界里,又代表着什么意义?

有太多的疑问,等着白洛去解开。

只是,今天实在是太累了,磨刀不误砍柴工,查清楚鬼新郎的事情,并不急于现在。

趁着守夜的时间,白洛又清点了一下自己目前可以使用的工具。

捧花、高跟鞋、氢气球以及初中生送他的两根白骨还可以继续使用。

喜糖只能用来补充身体所需要的糖分,顺便收买初中生,起不到什么攻击作用。

另外比较可惜的是他的婚车,婚车的配置其实非常好,是部|队专用高级卡车,外观很是拉风帅气,只是被装饰了不少婚礼用品而已。

正常情况下,婚车其实跟白洛身上的婚纱一样,是不太容易被损坏,并且可以长期使用的。

然而,白洛却用了婚车油箱里的油把婚车给炸了。

婚车自身的油给自身造成的伤害,是不可逆的,因此,这婚车被炸了,就是真没了。

守夜受到后半夜,白洛还没有叫康尧,康尧就自己醒了过来,然后和白洛换岗。

白洛把背包放下,然后靠在神像的脖子上,就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

按照正常的时间推算,现在应该是上午十一点,但天空还是黑沉沉的,没有半点亮光。

对此情况,白洛没有半点意外,只是对着康尧道。

“我们不能一直在这里呆着,如果不能杀死鬼新郎,我们会被困死在这里。”

这个村子,依然在不停的吸食着他们的血液。

如果继续在这里呆着,就算鬼新郎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他们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变成干尸。

“那我们现在去找鬼新郎?”

“可是鬼新郎的院子会跟着他跑,我们上哪儿找他去啊?”康尧都愁死了。

白洛闻言,却是摇了摇头,“先不找鬼新郎,我们回江边民宿去。”

“咦?”康尧觉得自己的脑子真的是不够用了,回去应该多补补脑。

“我们是被民宿的老板娘送到鬼新郎的院子里去的,我们回去找老板娘,也许能查到一点关于鬼新郎的线索。”白洛解释。

“这样啊,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康尧率先从神像上下去了,紧接着,是初中生和女鬼,最后才是白洛。

“这里距离江边民宿还挺远的,我们要是找不到车的话,就这么走回去怕是够呛。”

初中生休息过后,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因此康尧走在最前面,用棒球棒把满地的骷髅新娘拨开,给大家开路。

“先前过来的时候,我看到路边停了辆小三轮,我们可以开那个车回去。”

白洛一边回答,一边跟着往前走。

只是,走了一会儿之后,白洛突然发现,康尧和初中生的背影越来越远,而他,还停留在原地!

白洛:?

白洛低头看向自己的脚,他的脚抬了起来,然后正常的迈出了步伐,可是,等他走完以后,他的位置却根本没有发生改变,他在原地走路!

“小三轮?我怎么没有看……”康尧一边说话,一边回头去看白洛。

结果这一回头,他就愣住了。

因为,他的身后除了初中生,根本就没有白洛的身影,而白洛,还停留在距离神像十米的地方!

“你怎么不走?”康尧懵了。

白洛:“…………”

他也想走好吗?可他走不动!

“我可能遇到了一点麻烦,你们等我一会儿。”

话语落下,白洛就往后退了几步。

嗯,他与神像的距离成功的拉近了一些。

白洛在原地停了两秒,然后接着往前走。

这一次,他与神像的距离成功的远了一些。

只是,等他走到距离神像十米的地方,他就又走不动了。

白洛开始尝试平移,他成功的从神像的正前方移动到了左前方。

也就是说,白洛可以后退,可以前进,可以左右移动,唯一不可能的,就是离开超过神像十米!

这结论,立刻就让白洛把原因锁定在了神像的身上。

他回过头,看向神像。

神像高大的身躯一动不动的伫立在那里,脸上的表情也没有丝毫变化,仍旧是闭着眼的模样,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

可是,他为什么无法离开?

白洛蹙着眉,回到了神像身边,然后开始找原因。

神像为什么不让他走?

是终于反应过来要杀了他了?

不,神像要杀他应该不会这么拐弯抹角的才对。

那,是有什么事情要让他做吗?

白洛将自己了解到的情报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遍,突然想起起来,小册子上记载着,当初修建这神像的时候,谢家家主的尸骨,是被封存在神像里的。

难道说,这神像想让他把尸骨取出来?

可这神像这么大,又不像白洛曾在日塔上见过的那尊迷你小神像一样,随便一砸就能把头砸掉。

他现在没有特别给力的工具,真的很难砸碎这神像啊。

正当白洛感到为难之际,耳边就传来“咔哒——”一声轻响,是从神像底座另一边传来的声音。

于是白洛绕到了神像的另一边,看到就在神像底座的位置,自动弹开了一扇小门。

小门的宽度很窄,高度也很低,仅能容纳一个人弯腰通过。

神像在暗示他进去。

难道真是要他把谢家家主的尸骨带出来?

白洛只迟疑了半秒,就弯腰进去了。

他现在被神像限制无法离开神像十米范围,根本没有办法去调查鬼新郎,甚至于杀死鬼新郎。

他现在只能选择进入这里。

“发生什么事了?”

康尧看着白洛绕到了神像的另一边,然后就不见了,赶紧跑了回去,就想找白洛。

可他绕着神像转了好几圈,都没有发现白洛的身影!

女鬼一直跟着白洛,亲眼看到白洛从小门里进去的,她本来是要跟着白洛进去的,可白洛进去后,那门就自己关上然后消失了,她完全被阻挡在了门外!

身后,是悄然闭合的门,身前,是长长的,看不到尽头的台阶。

白洛没有回头,迈开脚步,就顺着台阶走了上去。

说起来,其实有些奇怪,按理来说,这里是神像身体内部,应该是一片黑暗才对。

但是事实上,头顶有着微弱的光照射下来,让白洛可以清楚的看到每一级台阶的位置。

“哒、哒、哒。”

周围的环境,很安静,只能听到白洛轻微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他每上一级台阶,都会在心里默默计数,当数到第九百九十九级台阶时,前面终于出现了一片平整的的空地。

而就在空地的上方,却静静的悬浮着一副黑色的棺材。

是存放谢家家主尸骨的地方么?

白洛走了过去,漂浮着的棺材只到他腰的高度,他抬手,轻轻一推,就把棺盖给推开了。

棺材里,的确躺着一个人,躺着一个与神像有着九分相似,却又比神像更加好看的男人。

男人的尸身保存得相当完好,身上穿着大红的喜服,双眸紧闭着,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死人,而像只是在沉睡一样。

不对劲……

白洛盯着男人那令人惊艳的容颜看了几秒,眉心愈发皱紧。

小册子上记载,谢家家主在大婚之日已经被烧得只剩下尸骨了,那么被存放进棺材里的,应该是一具烧焦的尸体才对,怎么会是现在这般与正常人相比都毫无异常的模样!

除非,现在躺在这里的,不是谢家家主的尸骨,而是……

白洛正想着,躺在棺材里沉睡着的男人,眼皮子却轻轻动了动,随后,缓缓睁开了眼……

不好!

白洛发现异状,转身就要跑,然而,下一秒,他的手腕上,就传来了冰凉的触感。

躺在棺材里的男人坐起了身来,抓住了他的手腕!

白洛尝试着挣扎了两下,没想到男人还抓得挺紧,他根本挣脱不开。

“放手。”白洛冷声喝道。

男人意识似乎不是特别的清醒,那双本来极为好看的眼睛里,情绪有些空洞。

他盯着白洛看了几秒,然后缓缓吐出两个字来。

“洞……房……”

白洛:?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白洛愣了一下,下一秒,却又听着男人用极为缓慢的语气,重复道。

“拜完天地……洞……房……”

白洛:!

完了!玩儿脱了!

白洛本以为,办完喜事,这神像顶多也就是把他分尸,万万没想到,这神像竟然还想跟他洞房!

虽然,他面前这个男人容貌极为出众,以前也算是个人,可现在,这男人根本就是一尊神像精啊!

他怎么可能跟一颗大石头洞房!

白洛赶紧摇了摇头,把这种可怕的想法抛出了脑外。

“洞……”

男人没有等到白洛的回应,以为白洛还是没有听清楚,于是,再一次重复。

只是,这一次,他还没把话说完,站在他面前的白洛,就忽然抬起了手,然后拎着那双十二厘米的高跟鞋,不由分说的,直接就一鞋跟子,朝着他脑袋上砸了过来!

“还想对我先女干后杀?”

“你想each呢?”

男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