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女装王座[无限] > 第38章 夢幻光影(7)

第38章 夢幻光影(7)


“叩、叩、叩——”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

康尧先前开了门以后就没关, 这会儿听到声音,白洛和康尧回过头,就见着赵老师和孕妇已经站在门口了。

“白天的时间我们可以自由活动, 女佣说庄园今天会开放赛克斯先生的私人画室,我们一起去看看?”

白洛本来也打算利用今天白天的时候好好调查一下赛克斯先生的事情, 这会儿赵老师提出一起去画室, 白洛点点头便答应了。

接下来,赵老师又叫上了黄毛和护士小姐姐, 木偶师则因为不在房间,没有找到人,所以没有跟他们一起。

在去往画室的路上, 白洛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其他人, 发现其他人的状态看起来都十分正常, 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也没有任何挠痒的动作。

他们当中, 身体出现异常状况的,似乎只有康尧一个人。

赛克斯先生的私人画室很大,占据了整整一栋楼的空间。

白洛他们从房间出发, 竟然在庄园里走了足足半个小时,才到达赛克斯先生画室所在的地方。

画室的门大开着,并没有人看守,庄园里所有的人,都可以自由进出画室。

白洛他们进入画室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一些其他的客人在了, 他们站在画作面前,说着白洛他们听不懂的话语交流着,时不时会抬手揉一下自己的眼睛, 然后眯着眼睛看前面的作品,似乎对于看清前面的画作有些吃力。

白洛和那些客人的距离稍远,他不太能分辨得清那些客人是近视还是眼睛里进了沙子,他只能看到那些客人眼窝有点凹陷,眼睛里有些许红血丝,看起来似乎是没休息好。

“没想到赛克斯先生还有一个挺有童心的人?”康尧惊奇的声音响起。

白洛闻言,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画作上,只是他目光一扫,便微微顿住。

一层大厅里的画作其实并不多,但是每一幅,都与游乐场有关,而且,还是白洛意识里去过的那个游乐场。

而此刻,挂在白洛面前的这幅画,场景便是游乐场里的摩天轮。

白洛看着那摩天轮,甚至都还能清楚的记得,自己的意识醒来的时候,是坐在哪一个编号的车厢里。

“哒、哒、哒。”

身后传来略微有些僵硬的脚步声,白洛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来了。

毕竟,他们这一行人里,做任何事情手脚都显得有点僵硬不自然的,也只有木偶师了。

木偶师似乎被白洛面前的这幅画吸引了,他走了过来,站到了白洛的身边,然后定定的盯着面前这幅画。

白洛让开了位置,好让木偶师能够更清楚的看到画作,自己则是去看下一幅画。

下一幅画,也是白洛十分熟悉的场景,场景里,提头绅士正从摩天轮下面经过,他手里提着的脑袋,眼珠子已经转到了最边缘,嘴角咧开一抹弧度,不怀好意的笑着,似乎正看着站在画作面前的人。

“这画看起来有点诡异啊,总感觉画里的人在看我们。”赵老师走了过来,看着画作里的提头绅士,皱了皱眉。

“也许画里的人是活的吧。”孕妇轻轻扶着腰,走了过来,看了眼提头绅士,然后就走开了,去看另一幅只画了凌乱的针线的画作。

大家都不太能理解这幅画里为什么要画这么多乱七八糟的针线,看起来毫无章法,但是白洛一看见这画的内容,就什么都明白了。

画作里的针线,是游乐场里那个已经被嚼碎的缝合男身上的。

当时缝合男被怪物咀嚼之后,掉落下来的针线正好就在白洛的脚边,因此白洛的记忆格外清晰。

白洛盯着那画看了几秒,眸色微动,忽然想到了什么,立刻在大厅里跑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企图看完大厅里所有的画作。

这里的画作,似乎与那些角色在游乐场里的结局高度吻合。

还活着的角色,依然如同往日那般自由活动,画作里呈现出来的场景也是他们日常活动的场景。

可已经死亡的角色,却只会留下一些细碎的、凌乱的杂物,让没去过游乐场的人根本就弄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黑户口曾经是和白洛一起进入过游乐场的,这次再昏迷,黑户口的意识有极大的可能也是被困在游乐场里。

那么,这是不是说明,黑户口也会出现在眼前这些画作里?

正当白洛这么想着,一副主要内容为游乐场大门的画作就跃入了白洛的眼帘。

只见着在那冰冷的大铁门旁边,一只小小的玩具狗正费力的跳跃起来,它伸长了因为断线而裂开的爪子,似乎是想要去够门边的电子显示屏,然而,在它的身后,一群穿着工装,戴着帽子,只露出下半张机械的脸的工作人员却已经抬起手来,伸到了它跟前。

为首的那位工作人员,胸前规规整整的别着一个工号牌——工作人员01,简直跟当初把白洛套进麻袋里的那个工作人员01一模一样。

奇怪……当初那个工作人员01胸腔里的电路板都已经被白洛踢得稀碎,早就变成一堆废铁了,这会儿怎么还存在于画作里?

白洛盯着画作看了几秒,忽然发现工作人员01的身体不对劲。

工作人员01的身体,只有一条手臂,另一只袖子里是空的!

再仔细一看,工作人员01身上穿着的衣服,好像也只有一边被胸骨撑了起来,另一边却有非常多的褶皱,看起来也像是空的!

只有一半的身体?

那另一半的身体哪儿去了?是因为另一半身体变成了废铁,所以直接不要了?

白洛正想着,耳边突然传来“啪嗒——”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板上。

白洛低下头,就看到一只戴着黑色手套,僵硬冷白的手,正掉落在自己的脚边。

白洛:“…………”

这是木偶师的手。

木偶师大概是因为身体材料不太好,身上总是时不时的就会掉落一些碎片,这下更糟糕了,什么事都没有,手也能平白无故的断掉。

白洛弯腰,把地上的手捡了起来,然后递到了木偶师面前。

“谢谢。”木偶师僵硬的道谢,然后把手接了过去,就把自己断掉的手腕上按。

只是他手腕上的材料大概真的没有什么粘黏性了,他刚把手接上没一会儿,就又掉了。

白洛正考虑着,要不要帮他用布缠一下,他面前的画作,忽然就发生了变化。

画作上黑户口的身影,竟然慢慢的变得模糊了!

白洛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到了画作上。

木偶师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自己断裂的手腕,再次把手接回到了手腕上,然后趁着手还没掉,僵硬的从自己的衣兜里摸出来一卷胶布,用牙齿撕开就直接缠到了自己的手腕上,一连缠了好几圈才停下。

耳边不断的传来胶布缠绕的声音,但是白洛没空理会,他看着黑户口的身影逐渐从画作上消失,想到了什么,转身就跑出了画室。

大厅里所有的画作,他都看过了,画作上没有他的身影,也没有留下任何关于他的特征物品。

也就是说,黑户口从画作里消失,并且没有留下任何特征的话,极有可能是因为黑户口的意识已经苏醒过来了!

“诶?怎么跑了?”康尧看到白洛跑了,也跟着就跑了出去。

两人一起回到了康尧的房间,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汪汪汪——”的狗叫声。

白洛推开门,体重相当可观的黑户口就直接朝着白洛身上扑了过来。

“咚——”的一声,黑户口结结实实的撞了白洛一下,白洛被撞得肩膀发麻,拎着的小挎包掉到了地上,但也稳稳的抱住了黑户口。

“回来就好,以后再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别再自己跑过去了。”

很多时候,动物的直觉比人类敏锐得多,白洛担心黑户口每次一有什么发现,就不要命的往上冲,因此也不管黑户口能不能听懂,又反复叮嘱了好几遍,才把黑户口放下来。

黑户口半蹲在了白洛身边,眼巴巴的望着白洛,不停的摇晃着尾巴,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

白洛抬手摸了摸黑户口的脑袋,然后便想把掉落在地上的小挎包捡起来,只是,他的手指才刚碰到小挎包,小挎包的卡扣就又被塞在里面体积过大的大眼仔给撑开了!

只听到“咔哒——”一声轻响,然后大眼仔的半只眼睛,就从里面悄悄咪咪的探了出来。

然而,不等大眼仔整只眼睛都露出来,蹲在白洛身边的黑户口却忽然就站起了身来,蓝色的眼睛直直的瞪着大眼仔,就是一顿狂吠。

“汪汪汪——”

大眼仔:?

黑户口:“汪汪汪——”

大眼仔愣了一下,然后把小挎包里的口红摸了出来,歪歪扭扭的又在地板上写下一行字。

——-i-help-you?

黑户口哪儿能看得懂英文啊,汪汪叫了两声,直接就朝着大眼仔冲了过去!

大眼仔:!

大眼仔撒开了脚丫子就疯狂跑路,只是它还没跑两步,就被黑户口的一嘴尖牙给死死咬住了。

大眼仔:“…………”

“小黑,它不能吃。”

白洛见状,还以为黑户口是意识到了大眼仔的危险,想把大眼仔咬死。

他抬手朝着黑户口招了招手,刚想阻止,结果黑户口就衔着大眼仔颠颠的跑到了白洛的面前,然后把大眼仔放到了白洛的手上,抬起头来,眼巴巴的望着白洛,似乎是在期盼着什么。

白洛:?

他误会黑户口了?

那黑户口是想做什么?

白洛眉心微拧,对上黑户口依然眼巴巴的蓝眼睛,好像明白了什么,于是他抓着大眼仔在黑户口面前晃了晃,然后抬手就是一抛,直接就把大眼仔给抛了出去。

“汪汪汪——”

黑户口高亢的叫了两声,然后就欢快的摇晃着尾巴朝着大眼仔跑了过去。

趁着大眼仔还未落地,黑户口张嘴就一口咬住了大眼仔,然后转身,自以为像是归来的王者一样得意洋洋,实际上却蠢萌蠢萌,颠颠的跑回到了白洛身边,松开牙齿,把大眼仔放到了白洛的掌心,再眼巴巴的望着白洛。

它还在期待着下一场!

白洛看了看手里满眼睛牙印的大眼仔,又看了看眼巴巴望着他的黑户口,想到这大眼仔虽然没什么危险性,但是心思却不怎么单纯,还会偷看人洗澡,是应该好好教育一番,让它知道社会的险恶。

于是毫不犹豫的,白洛抬手就又是一抛,把大眼仔给抛了出去。

“汪汪汪——”黑户口欢快的又摇着尾巴跑了过去,一口咬住了大眼仔!

被抛出去又被咬回来然后又再被抛出去再被咬回来的大眼仔:……

犯了错的大眼睛没有人权,咱啥也不敢说,啥也不敢问。

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吧。

黑户口·哈士奇·狗:“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