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女装王座[无限] > 第59章 生物工程(11)

第59章 生物工程(11)


解剖教室的时间流速与校园里的时间流速是一样的, 整个解剖课持续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因此白洛从教学楼出来的时候,大约是在下午四点。

天空阴沉沉的, 下起了绵绵细雨。

白洛撑开了油纸伞, 遮住了头顶的雨丝。

康尧估摸着白洛快要下课的时候, 早就站在操场里等着白洛了,这会儿看着白洛出来, 就赶紧迎了上去。

“小洛, 你怎么提前下……”

最后一个“课”字还没说完, 康尧就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受到了什么挤压,但那种感觉只有一瞬间就消失了。

这种身体受到挤压的感觉,康尧并不陌生,因为先前他和白洛进出镜门的时候,也遇到过同样的情况。

可是现在, 他和白洛是在操场里啊。

“小洛,你刚才有感觉到什么……”

“被挤压的感觉, 对吗?”

康尧话还没说完,白洛就接了上去。

两人同时沉默了下来。

也就是这短暂的沉默的几秒钟,两人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被挤压了好几下。

白洛拿出手机, 看了下时间, 然后发现, 现在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已经变成晚上七点七分了。

天空飘着的小雨蓦然变成了黑色的,浓烈的福尔马林味道和血腥味混杂在其中,整个学校都被雨水染上了一层黑色的阴霾。

“啊——”

忽然有同学尖叫了一声, 大家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就见着原本还好端端的同学莫名其妙的身上的毛发就开始疯长, 指甲修剪得圆润的手指也开始变形伸长,变成了尖锐的利爪。

他的身体在不停的变大变高,不一会儿的时间,那位同学就彻彻底底的变成了一个狼人,失去了所有的意识,然后开始发疯,发狂,攻击其他的同学。

但其他的同学身上,也接二连三的出现异状,有的变成了白鼠的样子,满地乱窜,有的返祖变得像猴子一样,随意一跳,就能攀上墙沿。

它们互相攻击,撕咬,整个校园里顿时全都乱了套!

“是雨的问题!”

“是黑色的雨让他们变成这样的,我们快找地方避雨。”

富太太几人身上被雨淋过的地方也开始发痒,然后长出浓密的毛发,但是没有被雨淋到的地方,就还正常。

而白洛因为撑着伞,几乎没有被雨淋到,因此他也是所有人里最正常的一个。

大家都退回到了教学楼里,但是那些发了疯的身体出现异化的同学却并不会因此就放过他们,而是跟着追到了教学楼里来。

狼人尖锐的利爪在墙壁上留下长长的划痕,白洛一看到那划痕,就想到了解剖台上的划痕。

那些痕迹,也是这些狼人留下的吗?

再看这些同学,在变成狼人之后,身高便猛然拔高到了两米,这么一看,跟展览室镜门后面的玻璃箱的高度刚好吻合。

所以,镜门后面的那些玻璃箱里,原本装着的,也可能是狼人这一类身体出现了异化的同学?

“啊啊啊啊!我要疯了啊!!!”

富太太看着自己手臂上浓密的毛发,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死亡不可怕,卸妆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她是个女人,身上却毛发旺盛!

这简直要了她的命!

“冷静一点。”

白洛捂住了富太太的嘴巴,然后就把人拖到了顶楼上去。

其他几个人见状也赶紧跟上。

整个学校里的学生都迅速的完成了异化,只有他们几个外来的人的身体变化得相对较为缓慢。

他们的理智还尚存。

爬到顶楼,冷风吹得人骨头都在发凉。

因为已经傍晚七点多了,天色很暗,但好在学校里也有不少路灯都开着,因此他们可以看见满学校的学生、老师,但凡是淋到黑色的雨的,全都疯了。

它们攻陷教学楼,攻陷实验室,攻陷宿舍楼,遍布于学校的每一个角落。

“很快,它们就会爬到顶楼来,这所学校里,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了。”

白洛看着沿着教学楼的墙体不断往上攀爬的猴人,眉心微蹙。

黑色的雨来得很突然,被异化后陷入疯狂的同学们也完全没有办法交谈,白洛已经不可能再用之前的办法来应对这些被异化的同学们了。

“没有安全的地方,那我们岂不是死定了?”

康尧感觉也很糟糕:“这些怪物的数量太多了,如果我们不能批量处理掉它们的话,就算我们不被它们杀死,也会被它们累死。”

他们是人类,又不是钢铁。

短暂的抵挡一下那些怪物对他们来讲不是什么难事,可要让他们把所有的怪物都打趴下,那真的是要累死人的。

白洛撑着伞,从上往下俯瞰着整个学校的概况。

他们所在的这所学校,就像是一座孤岛,他站在顶楼,也只能看到学校里的情况,而学校则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白洛静默半晌,想到了什么,忽然开口道。

“人类很多时候都有一种惯性思维。”

康尧:?

“忽然聊这么哲学的话题干什么?我听不懂的。”

白洛知道康尧听不懂,也不跟他打哑谜,直接就道:“一般情况下,遇到问题,我们就要想办法解决问题,是不是?”

康尧:“是啊,迎难而上,解决问题,是人类的传统美德。”

白洛:“可有时候,我们也可以选择不解决问题,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逃避问题?

康尧好像明白了什么,但随即就又开始纳闷了,“可是逃避问题,问题依然存在啊。”

“这个世界上存在的问题多了去了,但不是每一个问题都会对我们造成影响的。”

白洛指尖轻轻在伞柄上摩擦着,眼帘微垂。

自从进入这所学校之后,他就在不停的解决问题,因为只有解决问题,他才能继续活下去。

可是,这所学校里的问题好像根本就解决不完,解决了一个又来一个。

直到现在,问题已经几乎快要把他逼近死胡同了。

他没有办法解决这些狼人、猴人、白鼠的问题,他没有办法让他们恢复正常,这些被异化的同学会一直攻击他们。

他的前面已经无路可走了。

那怎么办?

既然没路可走,那为何不试试往后退一步呢?

也许,退一步就海阔天空了呢?

“我知道不是每一个问题都会对我们造成影响,可是现在的问题是,这些问题就是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死啊。”

康尧握着棒球棒,将好几个爬上顶楼的猴人给打了下去。

“只要我们还留在这学校里,就没有办法避开它们的。”

“你说的没错。”

白洛点了点头,然后抬起手,指向学校外面那白茫茫的一片。

“所以,我们要离开这所学校,远离这些被异化的学生。”

刚才白洛已经观察过了,这些被异化的学生学校里的每一个地方都会去,后山也会去,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学生离开这所学校。

所以,他们只要离开这所学校,就能避开这些发了疯的学生。

“离开学校?”

“要是离开了学校,我们还怎么通关啊?”

“不通关的话,我们还是会死在这里的。”

康尧脑子都不够用了,

“而且,我们要怎么离开学校啊?离开学校不就等于离开海市蜃楼,不就等于通关吗?”

“光幕都没有出现……”

“问题就出在这里。”

白洛抬脚就将一只朝着他扑过来的猴人给踹了出去,接着道。

“这也是我们的惯性思维,我们在这所学校里呆久了,就以为这所学校就是海市蜃楼,离开学校,就是离开海市蜃楼,就需要光幕。”

“可是,如果我只是离开学校,而不是离开海市蜃楼呢?”

“那我是不是只需要从学校的大门走出去就行了?”

“你这样说好像也没错。”

“可是学校外面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没有啊。”

康尧看了眼学校外面漫无边界的白雾,担心不已。

“而且谁知道白雾里会不会隐藏着什么更加凶猛的怪物,也许我们一出去,就被咬死了。”

“有可能。”

这一点,白洛也已经考虑过了。

“但是那边是未知的,不知道能不能解决的问题,而这边的是已经确定无法解决的问题,所以,我还是去看看那边未知的问题吧。”

“如果两边的问题都无法解决呢?”

康尧说完就抬手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呸!乌鸦嘴。”

“如果两边都是无法解决的问题的话。”

白洛顿了顿,笑了:“那就趁早给自己定一副棺材,以后寻找无字药方的任务,就交给大师兄他们了。”

哪有人能一直活下去呢?

在海市蜃楼里混,迟早都是要还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罢了。

白洛想得通透,心里自然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等会儿我先出去看看,要是没什么危险,我再回来叫你们。”

话语落下,白洛便从顶楼下去。

康尧见状,赶紧跟上。

“等等我啊,我跟你一起!”

疑惑归疑惑,担心归担心,但是出生入死这种事情,不管搞没搞清楚,他都会跟着白洛一起去的!

校园里的狼人、猴人、白鼠数量都极多,一见着白洛和康尧出来,就立刻追堵了过来。

但白洛身形灵活,武器傍身,康尧体力尚足,加上距离校门口的距离也不是很远,他们不与那些异化的学生们正面对刚,只是躲避,倒也没费什么功夫就到了校门口。

校门口的保安也已经异化了,见到白洛和康尧,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声。

两人冲到保安室,康尧与保安缠斗到了一起,白洛按下控制学校大门的开关,就将门给打开了。

外面真的就是白茫茫的一片,什么也没有,没有天,没有地,没有路,什么也没有,好像一切归于混沌。

按照正常的思维,这样的地方真的没有丝毫值得探查的价值,甚至还会赔上自己的性命。

但是在校门打开的那一刻,白洛和康尧还是毫不犹豫的,就冲了出去。

一出去,白洛就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没什么重量了,好像轻风一拂,就能把他带走。

而康尧则是头重脚轻,凭空走了两步,就栽倒了下去,漂浮在半空中。

倒下之前,他看着白洛,勉强留下一句话来。

“小洛,我好像……要在现实里醒过来了……”

这所学校里的身体,不是他现实里的身体。

他只是在现实里睡觉的时候,意识不小心进来了这里而已。

而现在,他的意识要离开这里了……

康尧说完这句话,白洛的身体也开始变得虚幻起来,紧接着,他的身影就慢慢的消失了。

顶楼。

“老板不是说,如果没什么危险,就回来叫我们吗?”

富太太站在顶楼,看着白洛和康尧一起冲出了学校大门,可是他们的身影在刚离开学校的那一刻就消失了,然后他们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一直到现在,他们在这里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白洛却还是没有回来。

最可怕的是,天上的雨已经越下越大,他们的身体也异化得越来越严重,再这样下去,恐怕再等不到一个小时,他们也会变得跟那些学生一样了。

“不管了,反正呆在这里也是死。”

“不,也许死不了,但是会变得跟这些怪物一样。”

厨师看了眼那些只会撕咬的猴人、狼人们,想了想,心一横,便做出了决定。

“与其留在这里变成这样,那还不如出去死了算了。”

“我也赞成离开。”

一直沉默不语、没什么存在感的画师也开了口。

富太太见状,也不纠结了,当下了做出了决定。

“那我们就出去看看吧,怎么说咱们也都是小纸人生物实验室的员工了,要是不找到老板,谁来给我们发工资啊。”

话语落下,富太太又看向身体虚弱得像是随时都会倒下的公主切,问道:“你要跟我们一起出去吗?”

公主切看了看大门的位置,又看了看富太太等人,犹豫片刻,然后摇了摇头。

“不了,我就留在这里吧……”

如果留在这里和出去都会死,那她选择留在这里,再多苟活一会儿,也总好过现在就自己去送死。

如果留在这里不会死,那她变成怪物也行……

公主切坚持留下,富太太几人也没强求,三个人结伴便一起相互扶持着离开了顶楼,直奔校门口去。

富太太她们那边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而白洛这边,实际上才过去几秒钟而已。

他睁开眼,头顶是是一片雪白的天花板,他正躺在白色冰冷的单人床上,头顶上透明的输液管里的液体折射出微亮的光,一丝丝凉意顺着他的血管里往身体里蔓延。

单人床旁边接着的心电仪稳定的跳动着,心跳频率维持在68次/分左右。

整个房间非常的大,躺着上百人,而他的旁边的单人床上,躺着的分别就是富太太、画师、厨师几人,他们的心跳频率也都维持在正常的范围内。

除此之外,已经死亡的曾家父子还有大顺溜冰场的老板也都躺在单人床上。

只是他们的心电仪上显示是一条直线,已经没有任何起伏,而心跳频率也变成了0次/分。

整个房间里,除了排列整齐的单人床以外,还放有不少的环境模型,有学校,有小区居民楼,还有医院等。

这些模型全都被存放在密封的玻璃箱里,背后有一条线,分别连接着一台电脑。

电脑是开启着的,从电脑显示的页面来看,每一台电脑都操控着对应的玻璃箱。

白洛拔掉了手背上的针管,从床上下来,走到那些模型面前,便发现,里面还有不少活动的小人,他们都在井然有序的进行着自己的生活。

其中白洛最为熟悉的,就是学校的模型了。

因为这所学校的模型,正是他刚离开的那所大学。

他在模型里,还能看到许多熟悉的身影,后山的小纸人,顶楼的富太太几人,还有满学校的已经异化的学生。

而此刻,玻璃箱的顶部不停的洒下黑色的水,到了学校里,便成了黑色细雨。

白洛一直以为,学校的小白鼠是试验品,学生也是试验品,可却没想到,原来整个学校都只是一个试验品,而他们这些外来的人,其实也是试验品的一部分。

如果他没有选择从学校大门里出来的话,恐怕永远也发现不了这个真相。

玻璃箱顶部黑色的水还在不停的往下洒,白洛盯着电脑屏幕看了一会儿,操控着鼠标点下一个黑色的图标,玻璃箱顶部洒下的黑色水滴便停了下来。

这个玻璃箱,就像是培养花朵植物的温室一样,可以自由的调解玻璃箱里面的环境气候。

他移动着鼠标,点击了代表太阳的图标,学校里便是一片晴天。

他点击代表雪的图标,学校里就开始飘起了大雪。

他点击代表时间的图标,时间变飞速流逝,或者是缓慢如蜗牛。

“唔——”

身后传来轻微的动静,白洛在学校模型里寻找了一下富太太几人的身影,发现富太太几人已经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公主切一个人留在顶楼被冻得瑟瑟发抖。

他停止了下雪,转过身去。

富太太几人已经醒了过来,看到面前的环境懵了一下,然后便拔掉了手背上的针管下了床来。

“这是怎么回事?”

“我以为我们已经死了……”

富太太一边朝着白洛走来,一边忍不住嘀嘀咕咕。

“还好我们选择了出来,不然的话,你都不知道,那学校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一会儿出太阳一会儿下雪的,差点把我整成阴阳人。”

白洛:“…………”

“咦?这不是我们学校的模型吗?”

“这电脑又是什么东西?”

富太太几人很快发现了模型与电脑之间的关联,开始仔细研究。

白洛盯着几人看了半秒,忽然想到了什么,抬手在自己衣服上摸了一下。

什么也没摸到。

小纸人没有跟着他一起出来。

呆在学校里的,似乎是他们被压缩的意识,康尧因为现实里的身体没有进来,所以在离开学校大门后,意识就回到现实里去了。

而他的意识,则是回到了这里。

小纸人也是没有身体的,它只是海市蜃楼里的一只有意识的小纸人,所以,它虽然一直贴在白洛的衣服上,但却并没有跟着白洛一起出来。

小纸人本来就很小,更何况是在被缩小无限倍数的模型里,就更小了。

肉眼几乎都难以看见这些小纸人。

可小纸人也是模型里的一部分,也属于被观察对象,所以一定有什么办法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它们才对。

白洛四处找了找,然后找到了一个放大镜。

他拿着放大镜,透过放大镜再看学校模型,没多一会儿,他就找到了独自坐在后山山坡顶上的小纸人。

小纸人双手托腮,头顶遮着一朵芭蕉避雨,目光飘远,神游太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但是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整张纸看起来都没什么精神。

后山其他的小纸人被黑色的雨水淋了之后,全都变成了黑色的纸人,并且因为身体吸水充足,且吸收的水分还未完全蒸干,又长到了人类的高度。

因为避雨而没有长高,也没有变色的小纸人混在里面,看着就像是一个异类。

本来,大家都是一样的纸人,小纸人又比其他纸人更具有灵识,因此其他的纸人都听它的话。

可是现在大家都变了,只有小纸人没变。

身高压迫、肤色歧视,种种问题顿时就爆发了出来。

眼看着,所有的黑色纸人都朝着小纸人围拢过去,似乎大有将小纸人推翻的趋势,白洛想了想,然后移动着鼠标,点击了下雨的图标。

他操控着玻璃箱,让玻璃箱里下起了小雨,但是这雨下得很绝,并没有覆盖整个学校,而是只覆盖在了小纸人的头顶。

小纸人往哪儿移动,他的雨就往哪儿下,小纸人撑着芭蕉挡头顶的雨,他的雨就横着飘。

总之,无论小纸人怎么避雨,白洛总是能精准的让雨下到小纸人的身上。

小纸人吸了水,很快身体就开始长大,不过十几秒钟的时间,它已经长得比其他的黑色纸人都要高大了。

黑色纸人似乎都有先天条件上的限制,它们吸水会长高长大,但是长到一定的高度之后,无论再给它们吸多少水,它们都不会再长了。

但小纸人不一样,小纸人的身体吸水似乎是无止境的。

白洛一直给它浇水,它就一直长。

长啊长啊,一不小心,这小纸人就长得比学校还高了。

它的脑袋突破了学校的天空,“嗤——”的一声从天幕下钻了出来,然后,就看到了站在玻璃箱旁边的白洛。

小纸人:!

白洛:……

小纸人看到白洛,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整张纸都变得生动起来,它的手贴上密闭的玻璃箱,竟然直接就穿透了过去,然后跳到了白洛的手背上。

它的身体已经变大很多倍了,但是,白洛的身体也变大了很多倍。

因此它呆在白洛手上的时候,还是跟之前一样,就是一只小纸人。

但是,大概是因为房间里的温度较高,又比较干燥,总之,小纸人身体里吸收的水分,很快就被蒸干了。

紧接着,白洛就看到本来就小小一只的小纸人,迅速的又缩小,变得比蚂蚁还要小了。

而小纸人,只能仰着头,眼睁睁的看着白洛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大,最后变成了……巨人白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