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ABO】全世界都以为我被甩了 > 第5章 你一个beta怎么有信息素?!

第5章 你一个beta怎么有信息素?!


发完微博,沈念辛神清气爽,五分钟后,发小姜子南的电话杀到。


刚把手机放到耳边,姜子南咋咋呼呼的声音就飘进了沈念辛的耳朵里。


“你微博什么情况?被盗号了?!”


沈念辛:“没有,我自己发的。”


“你要和霍知行离婚了?”


沈念辛:“嗯。”


“他提的还是你提的?”


“我。”


姜子南直接在那边敲起了桌子,“感谢上帝,你可算是想明白了!”


沈念辛轻轻的笑了笑:“只是我今晚没地方去了,麻烦姜少让我借住一晚,明天顺便帮我去霍家搬行李。”


挂了电话后,沈念辛又点开了微博,果不其然,他的微博评论区已经被无数人攻占了,这才短短几分钟,评论就已经两万多。


大部分的人都在感谢他终于放过霍知行,霍知行的粉丝更是欢欣鼓舞,恨不得敲锣打鼓。


在一边倒的评论里,有个评论显得很是扎眼。


【肉肉爱吃肉:我父亲和爹爹就是ab恋,大家都知道,beta不易怀孕,当初我爹爹为了怀上我,吃了很多苦,手臂上全是催孕的针孔,生我时还难产大出血,险些没命。可即便是这样,我父亲还是在外面出轨了一个omega有了私生子。爹爹总是和我说,让我不要恨他,因为他是个alpha,他喜欢omega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我想不明白,既然知道自己无法抵抗omega的信息素,又为什么要和爹爹结婚呢?明明是父亲先追的爹爹,也是父亲和爹爹说,他会一辈子对爹爹好。我不知道霍知行和沈念辛是怎么走到一块的,但我永远不会骂沈念辛。】


这条评论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


【身为一个beta,我想说,别靠近alpha,会变得不幸。】


【正在和一个alpha谈恋爱的人beta表示,好累好累啊。每天都想分手。】


【前男友就是alpha,后来劈腿了,给我的理由就是,他有生理需求,心里还是有我的,真恶心。】


【……】


后面的评论,沈念辛就没往下看了,他的头比先是疼的更加厉害了一些,兴许是车里的空气不太流通,就连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


他微微皱眉,靠在座椅里闭上了眼睛。


霍宅。


霍知行盯着沈念辛的微博已经看了将近十分钟了。一张脸更就阴沉的像是笼着一层寒霜。


沈念辛又在搞什么鬼?发这么一条微博是故意给他看的吗?


他退出微博,给沈念辛打了通电话,却发现沈念辛关机了。


他恼怒的甩开了手机,脸色沉沉。


行,沈念辛,算你厉害。


……


这个晚上,沈念辛睡的很不好,他总觉得心里像是烧着一团烈火,抓心挠肝的,让他难以平静。


失恋离婚的后遗症就这么大吗?明明他也没有很难过,想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没想到身体却这么不给他面子。


真是晦气。


就这么熬了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沈念辛就和姜子南碰了头,一起去霍家收拾行李。


两个人刚见面,姜子南就直皱眉:“你刚刚和谁在一块了?”


沈念辛:“怎么了?”


姜子南凑到沈念辛的衣领前,用力的闻了闻:“一股信息素的味道,像青柠薄荷,还挺好闻的。”


沈念辛是个beta,自然不可能有信息素,他想了想随口道,“可能是刚刚坐地铁的时候不小心染上的吧。”


姜子南也没再追问,两个人一起进了霍家的别墅。


管家见沈念辛回来,毕恭毕敬的喊了声“沈先生”。


沈念辛:“霍知行在家吗?”


管家:“在的,只是少爷昨晚睡的很晚,现在还没醒。”


霍大明星有起床气,谁要吵醒他,那一整天都别想有好日子过了,幸好沈念辛昨天都把行李收拾好放到客房去了,拿了就能走,他便对管家点了点头:“那我先把行李拿走吧。”


他回头看向姜子南:“你去把车开过来。”


姜子南走后,沈念辛上了楼,正要弯腰去提箱子,谁料整个人眼前一黑,直接摔倒在了地板上。


他艰难的想要爬起来,却觉得四肢没有一点力气,一股难言


的燥火如同落在干柴上的火星,被风吹过,迅速成了熊熊的燎原之势。


从来没有过的剧烈反应令沈念辛难以承受,他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溺了水的鱼,冰冷刺骨,又像是被猛烈的烈火烧灼,冰与火裹挟着他,让他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当姜子南来到客房门口时,心脏猛然一沉。


他闻到了从里面传来的浓烈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





的燥火如同落在干柴上的火星,被风吹过,迅速成了熊熊的燎原之势。


从来没有过的剧烈反应令沈念辛难以承受,他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溺了水的鱼,冰冷刺骨,又像是被猛烈的烈火烧灼,冰与火裹挟着他,让他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当姜子南来到客房门口时,心脏猛然一沉。


他闻到了从里面传来的浓烈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





的燥火如同落在干柴上的火星,被风吹过,迅速成了熊熊的燎原之势。


从来没有过的剧烈反应令沈念辛难以承受,他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溺了水的鱼,冰冷刺骨,又像是被猛烈的烈火烧灼,冰与火裹挟着他,让他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当姜子南来到客房门口时,心脏猛然一沉。


他闻到了从里面传来的浓烈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





的燥火如同落在干柴上的火星,被风吹过,迅速成了熊熊的燎原之势。


从来没有过的剧烈反应令沈念辛难以承受,他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溺了水的鱼,冰冷刺骨,又像是被猛烈的烈火烧灼,冰与火裹挟着他,让他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当姜子南来到客房门口时,心脏猛然一沉。


他闻到了从里面传来的浓烈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





的燥火如同落在干柴上的火星,被风吹过,迅速成了熊熊的燎原之势。


从来没有过的剧烈反应令沈念辛难以承受,他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溺了水的鱼,冰冷刺骨,又像是被猛烈的烈火烧灼,冰与火裹挟着他,让他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当姜子南来到客房门口时,心脏猛然一沉。


他闻到了从里面传来的浓烈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





的燥火如同落在干柴上的火星,被风吹过,迅速成了熊熊的燎原之势。


从来没有过的剧烈反应令沈念辛难以承受,他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溺了水的鱼,冰冷刺骨,又像是被猛烈的烈火烧灼,冰与火裹挟着他,让他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当姜子南来到客房门口时,心脏猛然一沉。


他闻到了从里面传来的浓烈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





的燥火如同落在干柴上的火星,被风吹过,迅速成了熊熊的燎原之势。


从来没有过的剧烈反应令沈念辛难以承受,他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溺了水的鱼,冰冷刺骨,又像是被猛烈的烈火烧灼,冰与火裹挟着他,让他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当姜子南来到客房门口时,心脏猛然一沉。


他闻到了从里面传来的浓烈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





的燥火如同落在干柴上的火星,被风吹过,迅速成了熊熊的燎原之势。


从来没有过的剧烈反应令沈念辛难以承受,他觉得自己像是一条溺了水的鱼,冰冷刺骨,又像是被猛烈的烈火烧灼,冰与火裹挟着他,让他几乎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当姜子南来到客房门口时,心脏猛然一沉。


他闻到了从里面传来的浓烈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