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ABO】全世界都以为我被甩了 > 第31章 修罗场初现

第31章 修罗场初现


虽然st并不是沈念辛最想去的队伍,但现在没了经济来源,他没有第二人更好的选择。


姜子南知道自己可以去st了,十分钟不到就给踏浪那边发了解约通知书。


沈念辛无奈的笑了笑:“你那么着急做什么,当电竞选手,可能赚的还不如你直播的钱多。”


姜子满脸恶狠狠的:“就算赚的少,我也不想继续留在那种过河拆桥的狗公司了。”


之前沈念辛一天打赏几十万的时候,踏浪那边的负责人恨不得把沈念辛当大佛供起来,现在出了事,就立刻把沈念辛当烫手山芋丢出去,这种没有仁义道德的公司,狗都不待。


“这几年我已经赚了不少了,我老公也可以养我,一想到到时候解约,我的粉丝就会卸载踏浪,我就开心。”


“对了,弦神真的说我适合打辅助啊?他不会是安慰的吧?”


沈念辛勾唇:“安慰你也不用把你招进队里去吧,别多想了。”


姜子南立刻喜笑颜开,蹦蹦哒哒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沈念辛正在和三弦继续商讨st的事,谁知道那边姜子南脸色大变,惊吼了一声:“卧槽!”


吓得沈念辛差点把手机给摔了:“又怎么了?”


姜子南慌慌张张的跑了过去:“他们队的那个首发打野,不就是上回咱们去试训的时候打起来的那个吗?好像叫,叫张谦之。”


沈念辛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回事了,脸色也微微有些白。


上回试训,两个人就差点打了一架,闹的很不愉快,更重要的事,张谦之在队里的位置是打野,他也是打野,两个人撞了位置,也就是说,到时候,势必会有一个人只能坐在替补的席位上无法上场。


而这对于任何一个职业选手来说,都是一件无法忍受的事。


姜子南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完了完了,他肯定要找你麻烦了。”


沈念辛皱皱眉:“走一步算一步吧。”


……


成年人失业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沈念辛一刻都不敢耽误,当天就给三弦打了个电话。


“你说的事,我考虑好了,我愿意加入st。”


三弦在电话里笑了笑:“那你发个地址给我,待会儿我去接你和姜子南,你们下午就来队里实训吧,春季赛就要开始了,给你们磨合的时间不多,必须抓紧。”


“好。”


应下来后,三弦却没有着急挂电话,沈念辛皱眉:“怎么了?”


三弦:“我知道,比起st你其实更想去的是gnd。”


沈念辛被一下戳中心事,呼吸也随之一紧。


他深吸了口气,这才回答:“弦队,你的意思我明白。我的确更想去gnd,不过我很清楚,我现在是st的一员,无论如何,我都会为了st的荣誉而战。”


挂了电话后,沈念辛就给三弦发了个定位,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沈念辛接到三弦的电话,说是自己已经到楼下了。


沈念辛正要下楼,结果被姜子南一把抓了回来。


“干嘛?”他不解的看着姜子南。


姜子南满眼无语:“你是穿成这样下去啊?”


沈念辛低头看了自己一眼,休闲黑色长裤,黑色上衣,不是很正常吗?


“穿成这样怎么了?”


姜子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直接拉着沈念辛往卧室走,一边走一边恨铁不成钢的骂:“我说你能不能有点身为omega的自觉啊,来接你的人是谁?”


“三弦啊。”


“错,那是一个单身优质的alpha!”姜子南把沈念辛按在床边,拉开了衣柜,把里面的衣服一件件的拿出来,轮流往沈念辛身上比划:“你打扮的好看一点,人家说不定能看上你呢。”


沈念辛嘴角抽搐:“我现在不想谈恋爱……”


姜子南:“这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这是现实问题。”


“什么现实问题。”


“现实问题就是,你和霍知行离婚了,是个二婚omega,现在不上点心找男人,将来就嫁不出去了。”


姜子南把挑出来的衣服丢在了沈念辛的脑袋上,“换上这套。”


沈念辛:“……”


在姜子南的威逼利诱下,沈念辛只能换了套衣服,长裤被换成了过膝的短裤,露出两条白皙细腻的小腿,上半身也换成了


浅色的卫衣,看起来活泼又俏皮。


姜子南又给沈念辛摆弄了个慵懒随意的发型,看着焕然一新的沈念辛,他终于满意的拍了拍手:“可以了,保证三弦看到你立刻被你迷住。”


沈念辛皮笑肉不笑:“我已经让三弦在楼下等我十五分钟了,他不暴走就谢天谢地了,你还指望他会被我迷住?”


姜子南看了眼手表,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拉着沈念辛就冲出了门。


两人刚到楼下,就见三弦的车停在马路边上,刚走过去,沈念辛就听到了一道染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沈念辛!”


沈念辛一愣,下意识的扭头,就见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正脚步沉沉的朝着自己走过来。


同床共枕了那么几年,他闭着眼睛也能认出来。


是霍知行。


姜子南见来人气势汹汹,下意识的挡在了沈念辛身前:“你哪位?”


霍知行根本不理他,直接拽住了沈念辛的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沈念辛皱眉,“你放开我。”


姜子南此刻也反应了过来,“霍知行?你还好意思来找念念?50万的事情你解释清楚了吗?”


霍知行:“我来就是说这件事的。念念,我想和你单独谈一谈。”


沈念辛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面色清冷:“我没有什么要和你谈的。”


因为那些糟心的事,他昨晚几乎一夜未眠,现在脑袋还疼的要命。


“霍知行,我们俩的事情已经到此为止了,50万的事情,你愿意解释也好,不解释也罢,就这样吧。”


他说完,拉着姜子南转身就走。


霍知行再一次攥住了沈念辛的手。


“念念……”


“放开!”


两个人正纠缠不清时,三弦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皱皱眉,抬脚走了过去,把沈念辛直接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浅色的卫衣,看起来活泼又俏皮。


姜子南又给沈念辛摆弄了个慵懒随意的发型,看着焕然一新的沈念辛,他终于满意的拍了拍手:“可以了,保证三弦看到你立刻被你迷住。”


沈念辛皮笑肉不笑:“我已经让三弦在楼下等我十五分钟了,他不暴走就谢天谢地了,你还指望他会被我迷住?”


姜子南看了眼手表,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拉着沈念辛就冲出了门。


两人刚到楼下,就见三弦的车停在马路边上,刚走过去,沈念辛就听到了一道染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沈念辛!”


沈念辛一愣,下意识的扭头,就见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正脚步沉沉的朝着自己走过来。


同床共枕了那么几年,他闭着眼睛也能认出来。


是霍知行。


姜子南见来人气势汹汹,下意识的挡在了沈念辛身前:“你哪位?”


霍知行根本不理他,直接拽住了沈念辛的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沈念辛皱眉,“你放开我。”


姜子南此刻也反应了过来,“霍知行?你还好意思来找念念?50万的事情你解释清楚了吗?”


霍知行:“我来就是说这件事的。念念,我想和你单独谈一谈。”


沈念辛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面色清冷:“我没有什么要和你谈的。”


因为那些糟心的事,他昨晚几乎一夜未眠,现在脑袋还疼的要命。


“霍知行,我们俩的事情已经到此为止了,50万的事情,你愿意解释也好,不解释也罢,就这样吧。”


他说完,拉着姜子南转身就走。


霍知行再一次攥住了沈念辛的手。


“念念……”


“放开!”


两个人正纠缠不清时,三弦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皱皱眉,抬脚走了过去,把沈念辛直接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浅色的卫衣,看起来活泼又俏皮。


姜子南又给沈念辛摆弄了个慵懒随意的发型,看着焕然一新的沈念辛,他终于满意的拍了拍手:“可以了,保证三弦看到你立刻被你迷住。”


沈念辛皮笑肉不笑:“我已经让三弦在楼下等我十五分钟了,他不暴走就谢天谢地了,你还指望他会被我迷住?”


姜子南看了眼手表,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拉着沈念辛就冲出了门。


两人刚到楼下,就见三弦的车停在马路边上,刚走过去,沈念辛就听到了一道染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沈念辛!”


沈念辛一愣,下意识的扭头,就见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正脚步沉沉的朝着自己走过来。


同床共枕了那么几年,他闭着眼睛也能认出来。


是霍知行。


姜子南见来人气势汹汹,下意识的挡在了沈念辛身前:“你哪位?”


霍知行根本不理他,直接拽住了沈念辛的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沈念辛皱眉,“你放开我。”


姜子南此刻也反应了过来,“霍知行?你还好意思来找念念?50万的事情你解释清楚了吗?”


霍知行:“我来就是说这件事的。念念,我想和你单独谈一谈。”


沈念辛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面色清冷:“我没有什么要和你谈的。”


因为那些糟心的事,他昨晚几乎一夜未眠,现在脑袋还疼的要命。


“霍知行,我们俩的事情已经到此为止了,50万的事情,你愿意解释也好,不解释也罢,就这样吧。”


他说完,拉着姜子南转身就走。


霍知行再一次攥住了沈念辛的手。


“念念……”


“放开!”


两个人正纠缠不清时,三弦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皱皱眉,抬脚走了过去,把沈念辛直接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浅色的卫衣,看起来活泼又俏皮。


姜子南又给沈念辛摆弄了个慵懒随意的发型,看着焕然一新的沈念辛,他终于满意的拍了拍手:“可以了,保证三弦看到你立刻被你迷住。”


沈念辛皮笑肉不笑:“我已经让三弦在楼下等我十五分钟了,他不暴走就谢天谢地了,你还指望他会被我迷住?”


姜子南看了眼手表,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拉着沈念辛就冲出了门。


两人刚到楼下,就见三弦的车停在马路边上,刚走过去,沈念辛就听到了一道染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沈念辛!”


沈念辛一愣,下意识的扭头,就见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正脚步沉沉的朝着自己走过来。


同床共枕了那么几年,他闭着眼睛也能认出来。


是霍知行。


姜子南见来人气势汹汹,下意识的挡在了沈念辛身前:“你哪位?”


霍知行根本不理他,直接拽住了沈念辛的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沈念辛皱眉,“你放开我。”


姜子南此刻也反应了过来,“霍知行?你还好意思来找念念?50万的事情你解释清楚了吗?”


霍知行:“我来就是说这件事的。念念,我想和你单独谈一谈。”


沈念辛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面色清冷:“我没有什么要和你谈的。”


因为那些糟心的事,他昨晚几乎一夜未眠,现在脑袋还疼的要命。


“霍知行,我们俩的事情已经到此为止了,50万的事情,你愿意解释也好,不解释也罢,就这样吧。”


他说完,拉着姜子南转身就走。


霍知行再一次攥住了沈念辛的手。


“念念……”


“放开!”


两个人正纠缠不清时,三弦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皱皱眉,抬脚走了过去,把沈念辛直接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浅色的卫衣,看起来活泼又俏皮。


姜子南又给沈念辛摆弄了个慵懒随意的发型,看着焕然一新的沈念辛,他终于满意的拍了拍手:“可以了,保证三弦看到你立刻被你迷住。”


沈念辛皮笑肉不笑:“我已经让三弦在楼下等我十五分钟了,他不暴走就谢天谢地了,你还指望他会被我迷住?”


姜子南看了眼手表,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拉着沈念辛就冲出了门。


两人刚到楼下,就见三弦的车停在马路边上,刚走过去,沈念辛就听到了一道染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沈念辛!”


沈念辛一愣,下意识的扭头,就见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正脚步沉沉的朝着自己走过来。


同床共枕了那么几年,他闭着眼睛也能认出来。


是霍知行。


姜子南见来人气势汹汹,下意识的挡在了沈念辛身前:“你哪位?”


霍知行根本不理他,直接拽住了沈念辛的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沈念辛皱眉,“你放开我。”


姜子南此刻也反应了过来,“霍知行?你还好意思来找念念?50万的事情你解释清楚了吗?”


霍知行:“我来就是说这件事的。念念,我想和你单独谈一谈。”


沈念辛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面色清冷:“我没有什么要和你谈的。”


因为那些糟心的事,他昨晚几乎一夜未眠,现在脑袋还疼的要命。


“霍知行,我们俩的事情已经到此为止了,50万的事情,你愿意解释也好,不解释也罢,就这样吧。”


他说完,拉着姜子南转身就走。


霍知行再一次攥住了沈念辛的手。


“念念……”


“放开!”


两个人正纠缠不清时,三弦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皱皱眉,抬脚走了过去,把沈念辛直接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浅色的卫衣,看起来活泼又俏皮。


姜子南又给沈念辛摆弄了个慵懒随意的发型,看着焕然一新的沈念辛,他终于满意的拍了拍手:“可以了,保证三弦看到你立刻被你迷住。”


沈念辛皮笑肉不笑:“我已经让三弦在楼下等我十五分钟了,他不暴走就谢天谢地了,你还指望他会被我迷住?”


姜子南看了眼手表,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拉着沈念辛就冲出了门。


两人刚到楼下,就见三弦的车停在马路边上,刚走过去,沈念辛就听到了一道染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沈念辛!”


沈念辛一愣,下意识的扭头,就见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正脚步沉沉的朝着自己走过来。


同床共枕了那么几年,他闭着眼睛也能认出来。


是霍知行。


姜子南见来人气势汹汹,下意识的挡在了沈念辛身前:“你哪位?”


霍知行根本不理他,直接拽住了沈念辛的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沈念辛皱眉,“你放开我。”


姜子南此刻也反应了过来,“霍知行?你还好意思来找念念?50万的事情你解释清楚了吗?”


霍知行:“我来就是说这件事的。念念,我想和你单独谈一谈。”


沈念辛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面色清冷:“我没有什么要和你谈的。”


因为那些糟心的事,他昨晚几乎一夜未眠,现在脑袋还疼的要命。


“霍知行,我们俩的事情已经到此为止了,50万的事情,你愿意解释也好,不解释也罢,就这样吧。”


他说完,拉着姜子南转身就走。


霍知行再一次攥住了沈念辛的手。


“念念……”


“放开!”


两个人正纠缠不清时,三弦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皱皱眉,抬脚走了过去,把沈念辛直接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浅色的卫衣,看起来活泼又俏皮。


姜子南又给沈念辛摆弄了个慵懒随意的发型,看着焕然一新的沈念辛,他终于满意的拍了拍手:“可以了,保证三弦看到你立刻被你迷住。”


沈念辛皮笑肉不笑:“我已经让三弦在楼下等我十五分钟了,他不暴走就谢天谢地了,你还指望他会被我迷住?”


姜子南看了眼手表,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拉着沈念辛就冲出了门。


两人刚到楼下,就见三弦的车停在马路边上,刚走过去,沈念辛就听到了一道染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沈念辛!”


沈念辛一愣,下意识的扭头,就见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正脚步沉沉的朝着自己走过来。


同床共枕了那么几年,他闭着眼睛也能认出来。


是霍知行。


姜子南见来人气势汹汹,下意识的挡在了沈念辛身前:“你哪位?”


霍知行根本不理他,直接拽住了沈念辛的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沈念辛皱眉,“你放开我。”


姜子南此刻也反应了过来,“霍知行?你还好意思来找念念?50万的事情你解释清楚了吗?”


霍知行:“我来就是说这件事的。念念,我想和你单独谈一谈。”


沈念辛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面色清冷:“我没有什么要和你谈的。”


因为那些糟心的事,他昨晚几乎一夜未眠,现在脑袋还疼的要命。


“霍知行,我们俩的事情已经到此为止了,50万的事情,你愿意解释也好,不解释也罢,就这样吧。”


他说完,拉着姜子南转身就走。


霍知行再一次攥住了沈念辛的手。


“念念……”


“放开!”


两个人正纠缠不清时,三弦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皱皱眉,抬脚走了过去,把沈念辛直接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浅色的卫衣,看起来活泼又俏皮。


姜子南又给沈念辛摆弄了个慵懒随意的发型,看着焕然一新的沈念辛,他终于满意的拍了拍手:“可以了,保证三弦看到你立刻被你迷住。”


沈念辛皮笑肉不笑:“我已经让三弦在楼下等我十五分钟了,他不暴走就谢天谢地了,你还指望他会被我迷住?”


姜子南看了眼手表,这才如梦初醒一般,拉着沈念辛就冲出了门。


两人刚到楼下,就见三弦的车停在马路边上,刚走过去,沈念辛就听到了一道染着怒意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沈念辛!”


沈念辛一愣,下意识的扭头,就见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正脚步沉沉的朝着自己走过来。


同床共枕了那么几年,他闭着眼睛也能认出来。


是霍知行。


姜子南见来人气势汹汹,下意识的挡在了沈念辛身前:“你哪位?”


霍知行根本不理他,直接拽住了沈念辛的手:“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沈念辛皱眉,“你放开我。”


姜子南此刻也反应了过来,“霍知行?你还好意思来找念念?50万的事情你解释清楚了吗?”


霍知行:“我来就是说这件事的。念念,我想和你单独谈一谈。”


沈念辛把自己的手抽了回来,面色清冷:“我没有什么要和你谈的。”


因为那些糟心的事,他昨晚几乎一夜未眠,现在脑袋还疼的要命。


“霍知行,我们俩的事情已经到此为止了,50万的事情,你愿意解释也好,不解释也罢,就这样吧。”


他说完,拉着姜子南转身就走。


霍知行再一次攥住了沈念辛的手。


“念念……”


“放开!”


两个人正纠缠不清时,三弦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皱皱眉,抬脚走了过去,把沈念辛直接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