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ABO】全世界都以为我被甩了 > 第33章 发现?

第33章 发现?


霍知行愣了一愣。

沈念辛家里,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

他伸手,把那枚抑制贴拿了起来。

鼻尖,丝丝缭绕的清柠薄荷钻入他的大脑。

是姜子南用的吗

霍知行往洗面台上看了一眼,牙刷杯子毛巾都是单人份的,可见姜子南并不经常在念念这里留宿。

那他又为什么会把这么,私人用的东西落在这种地方。

兴许是他对这味道过于敏感,脑袋一瞬间隐隐的泛起疼来,他深吸了口气,然后把那个抑制贴原封不动的放回了回去,转身离开沈念辛已经不耐烦的等在门口了,手指间还叼着一根烟,正-边烦躁的用脚尖点着地板,一边熟悉的吞云吐雾。

见他出来,他立刻拉开了公寓的门,坐了个”请”的动作,“霍大影帝慢走。”

霍知行:""的香烟,霍知行皱眉:“你以前不是不抽烟的吗这东西伤身体,不许再抽了。”沈念辛:“关你屁事,我爱抽就抽。

说完他就猛吸了口烟,当着霍知行的面吐”了出来。

霍知行忍无可忍,几步走了过去,一把攥住了沈念辛的手腕。

“你

"

不等他说话,霍知行就直接拧着他的胳膊,反剪到了背后。沈念辛疼的惨叫一声,手立刻脱了力气,香烟掉在了地板上。

霍知行抬脚,狠狠的用鞋底碾了碾。辛气的要死,双目猩红,扭过头来像是一头被抢了小猪的狮子一样,恶狠狠的盯着霍知行:

霍知行手上力气慢慢加大。沈念辛立马软了膝盖,小脸苍白,“疼,疼,

霍知行:“爷爷以前和我说过,要照顾好你,你爸妈对我们家有恩,所以就算我们离了婚,我一样要管你。烟给我戒了,听见了没"沈念辛的胳膊被他捏在手里,只能点头:

霍知行勾了下唇角,这才放开了沈念辛。沈念辛往前踉跄了下,差点跌倒,霍知行皱眉,赶紧搂住了他的腰,不让他摔下去。

也就是在这一刻,霍知行的眼神陡然凝固住。

沈念辛身上穿的是连帽卫衣,后颈被挡的严严实实,而刚刚那一下,却的脖子。

白皙修长的天鹅颈上,贴着一枚小小的抑制贴,和他刚刚在洗手间看到的那款,一模一样。

霍知行:“这是什么"

他伸手碰了下沈念辛的后颈。

感又脆弱,哪能随意给人触碰。

意识到霍知行发现了自己的密码,沈念辛更是惊慌失措,他伸手一把推开了霍知行,匆忙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没什么”

霍知行看的真切,那的确是制贴。

只是,沈念辛一个beta,他贴这个做什么

“你贴抑制贴做什么"沈念辛:“我没有!

霍知行咬住了牙齿,重新走过去,用同样的方式把沈念辛的胳膊反剪到了背后。

拨开沈念辛的卫衣帽子和衣领,那张肉色的不宜察觉的抑制贴清晰的落在了霍知行的眼里。

霍知行不解。

他一直以为自己闻到的青柠薄荷是姜子南的信息素,沈念辛也是一直这么,告诉他的。

可如果不是呢

如果这是沈念辛的

可是不可能,沈念辛是个beta,他根本就没有信息素。沈念辛被他审视的目光看的有些心虚,再这么,下去,他要藏不住了。脑子一转,沈念辛赶紧解释:“对,这就是,怎么了"

“你没有信息素,贴这个是做什么"

“因为我不想当”他拼命的转动大脑,搜刮着一切语言:“你也知道大部分的pha,那就只能装。沈念辛眼神闪躲:“所以我才问姜子南要了这个。”

霍知行:

"包括他的信息素‘沈念辛:“既然要装,自然就装的像一点。”

霍知行根本不会想到沈念辛三次分化的事,听了他的解释,眼神闪过几分讽刺。

”为了找个好男人,你还真的是煞费苦心。”沈念辛没好气:“谁和你霍大明星一样啊,有钱有颜还是顶级alpha,多的是草莓味,糖果味的小,我一个离了婚的beta,又签了那么多钱,自然要为自己的未来打算的。

霍知行咬牙:“既然你嫌离婚不好,为什么,又要执意和我离"

他又不是真的和沈念辛过不下去了。

霍知行的眼尾渐渐的染上一抹猩红。

“你装omega,是为了那个三弦吗"沈念辛:“和你无关。”

这次为了防止霍知行再对自己动手动脚,沈念辛说完就赶紧跑到了桌子的另外一边。

霍知行有些生气,“你是不是疯了你这样装omega,能装多久而且你是秘密了吧,三弦难道会相信你"

“好,就算他相信,你还能在他面前装一辈子吗你没有腺体,到了床上衣服一脱,你就和一张白纸一样,什么也藏不住,到时候你怎么办再被他一脚踢开"沈念辛皱眉:“你别把别人和你想的一样,如果他真的喜欢我,到时候就算发现我是beta,他也不会疏远我。”

霍知行被沈念辛气的头更疼了。造注定会让他们更青睐omega,2沈念辛这样,是失败的婚姻。对大部分的ab恋来说,缺少信息素,始终没有办法达成灵魂与精神的契合,久而久之,互相的喜欢与情愫在漫长的时间和柴米油盐的琐碎中被渐渐消磨干净。直到最后,曾经浓情蜜意的情侣,不得不分道扬镳。

像他这样,在婚姻期间没有肉体和精神出轨的麟角。

可即便是这样,他和沈念辛也没有走到最后,他们的婚姻充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

更可怕的是,大部分的beta,就和沈念辛一样,还有着可笑的救赎的思想,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可以改变自己的,可事实是,在信息素的诱导下,他们只会碰见在外面和lpha。无论如何,他都不希望沈念辛遇见那种人。沈念辛和自己在一起,至少他可以保证,他会永远忠于婚姻。可换成其他人,这个未知数就太大了。

霍知行的脸色已经变得相当难看,“你既然想找alpha,那为什么坚持和我离婚。’沈念辛:“为什么为什么你他妈这十万个为什么呀霍知行,我该说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如果你不能理解,没有其他的办法。”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我还要去st签合同,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你耗下去。”

“霍知行,你已经毁了我一份工作了,总不会连我新找的饭碗也要给砸了吧"

霍知行的脸色愈加苍白。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沈念辛看了许久,最终一言不发,转身离开了公寓。

霍知行离开后,沈念辛立刻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

姜子南已经签完了合同,见到过来,忙的走了过来:“怎么样他没有为难你吧"

沈念辛摇了摇头。

姜子南还要八卦,三弦忽然从屋外进来:”星星,合同签了吗":“还没,正在看。三弦:“签完我带你去见其他的队员。”沈念辛:“好。”沈念辛仔细把合同看了一遍,st的,每个成员都是有基础工资的,除此之外还有每个月的奖金和绩点。如果在比赛上成绩良好还可以获得额外的钱。

确认没什么问题后,沈念辛签了字,把合同递给了三弦。

,打野就是上次和沈念辛起了矛盾的张谦之,今年只有17岁,是队里最年轻的。

上单叫仔仔,虽然擅长程咬金廉颇这样的壮汉,但本人倒是一张娃娃脸,很有可爱。

辅助是个戴眼镜的文艺男,叫阿灿,中单法师叫乐乐,是队里的老大哥。外就是射手位的三弦,除了这几个外,每个位置都有一名替补成员,只是今天并没有到基地里来。

虽然上回众人之间有些不愉快,但看在三弦的面子,谁也没有再说什么。

众人一番寒暄后,三弦就开始说起了正事。

“春季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开始之前,有一场热身赛,东华杯。我想大家去参加一下,提前适应一下比赛的节奏。"张谦之有些紧张,他是打野,三弦又招来一一个打野,就意味着这个赛季他或许就不能上场了。1

他弱弱的伸出一只手,

三弦:“大家也知道,上个赛季好。几个替补配合不默契。姜子南和沈念辛是刚加入的,我想这几天,大家可以练一练,我们争取找出一-套适合st的阵容。"张谦之的脑袋陡然一下耷拉了下来。

三弦的意思很明白了,那就是谁强谁上。

等到三弦宣布解散,张谦之就离开站了起来,趾高气扬的走到了沈念辛的面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