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拉拉李白小手手[王者]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就这样,本来计划看两集动漫就睡觉的舒瑶被发小拉上了游戏。被毕念念邀请进匹配房间的时候,那个刚被她记住的id猎杀废物时刻已经在里面了。

很好,她现在非常确定,这人就是毕念念口中经常念叨的野王弟弟。

毕念念把舒瑶邀请进来后就对她说:“瑶瑶,一会你就拿个瑶跟着打野混人头,我去打中单。”

她简直就是中国最佳好闺蜜,把混的机会让给对方。

舒瑶听后却哭笑不得,提醒她:“我没有这个英雄。”

“是哦,我忘记了。”毕念念反应过来,舒瑶的英雄池还很浅。

舒瑶性格独立有主见,但声音却是软软糯糯,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听上去特别容易激起人的保护欲,毕念念那要保护她的念头一下子上来了,于是又重新分配:“那我玩瑶,你拿个英雄随便玩。记住,一定要躲在塔下不要出去哦。”

有可以一打五的野王在,她们要做的就是活着。

舒瑶嗯了声,告诉他们:“我还是玩鲁班吧。”

毕竟只有这个英雄看过教学视频,知道那么一点点。

一直不说话的野王弟弟突然开口:“你玩个肉点的辅助,辅助射手吧。”

这话显然是对毕念念说的,她哦了声,表示听野王的。

这是个很好听的声音,咬字清晰,不疾不缓,又带着淡淡的慵懒和沙哑。她甚至在脑海里脑补出了,这个人这会是处于怎样一种漫不经心、松散的状态。

身为声控,舒瑶对这个声音真的充满好感,甚至有些可耻的被这个声音惊艳了一下。这会是暗暗庆幸,还好她已经过了单纯迷恋声音的年纪。

进入到选英雄阶段,毕念念选了牛牛公主辅助舒瑶的小鲁班,而负责带飞的打野则依旧是拿了李白。

游戏一开局形势就呈现一边倒,对方的红蓝buff都被李白抢了。还经常帮三路抓人,气到对方骂他没赢过。可是这个李白完全不为所动,经济起来后,更是接连双杀三杀。

舒瑶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带飞。就是你什么都不用干,对面的敌人就一个个倒下,十分钟不到对家的水晶就没了。

游戏一结束,毕念念就激动问舒瑶:“怎么样?带飞的感觉很棒吧。”

当着野王的面这样问,舒瑶真是肯定也不是否定也不是,好在野王立刻又按了开始,毕念念的注意力又转移到玩什么辅助上。

三局游戏过后,时间来到晚上十一点。

野王这次没有立刻按开始,而是问:“还不睡?”

他的声音冷淡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舒瑶不是很确定,他这话是对念念说,还是对她们说。应该是念念吧,所以她最后还是没作声。

毕念念正在兴头上,游戏能赢谁要睡觉啊。

“还早呢,再玩多两局。”

“不早了,睡觉。”野王无情拒绝。

毕念念觉得神奇了:“你今天不舒服?之前又不是没试过玩到凌晨一两点,今天怎么才十一点就嚷着要睡觉?”

野王没作声,但即便隔着网络,依然给人很强的存在感。

对舒瑶来说,十一点确实是睡觉的点。刚才那一局,她说话都带着困意。所以这会她也对毕念念说:“念念,早点睡吧,我困了。”

“好吧。”毕念念蔫蔫应下,三个有两个要睡,她也不能强迫他们。

毕念念‘好吧’二字才出口,野王就秒退出房间。

舒瑶担心毕念念还是会熬夜玩,还是又劝了句:“你也早点睡啦,明天我们一起玩。”

毕念念还是那套说辞:“我们段位相差太远啦,没办法一起排位,不过你要是无聊,我打排位的时候你也是可以观战的。”紧接着,她告诉舒瑶怎么在游戏里观看好友玩游戏。

舒瑶一一记下,在心里赞了句,观战这功能好。这样哪怕她不能和念念排位,也可以在一旁看着。

只是,她实在有些纳闷。

从今晚三局匹配来看,念念和那个野王弟弟玩的时候好像也没什么交流。难道是因为自己在,念念又一直和自己说话,他不方便插嘴?

这也不是不可能,才玩了三局不好做出判断,还是继续再观察观察吧。

退出游戏前,舒瑶点开自己主页找到今晚的对局战绩,看着id猎杀废物时刻,最后还是点了申请加好友。

点完后,她仿佛做了什么害羞的事般,连忙退出游戏。同时在心里告诉自己,她这叫深入虎穴。

打游戏耗精神,舒瑶一放下手机后眼睛就几乎睁不开了,躺下基本就秒睡着,根本不用酝酿。

翌日清晨,舒瑶还在睡梦中,被毕念念一个电话吵醒。接通电话后,她特意看了下时间,才八点。

“今天怎么这么早啊,念念。”

“瑶瑶,我做噩梦了。”毕念念语气还带着委屈,告诉她:“你都不知道,那个梦太可怕了,愣是把我吓醒了。”

舒瑶安慰她:“别怕,梦都是相反的。”

“不是的,它真的发生过。”毕念念觉得这才是最可怕的。

“呃,那你跟我说说,都梦到什么了?”两人好歹认识那么多年,舒瑶对她还是了解的。这会明白过来,她不是被梦吓到了,是这个梦让她不舒服,想找个人倾诉。

“我梦到自己玩小乔,开局就打了个0-3,被队友骂。”

呃,0-3在舒瑶看来还好,她纠结着要不要把自己昨天0-18的鲁班拿出来安慰对方。

不过她还在犹豫,毕念念就又往下说:“你不知道,我真被打的这么惨过。”紧接着,她把那一局如何被对面的刺客澜抓的过程形象生动描述了一遍。

“那一局我根本发育不起来,呜呜,队友不仅不理解,还骂我,骂的可凶了。”毕念念那被澜支配的恐惧,至今还深深烙在脑海里,偶尔想起仍不寒而栗。

舒瑶听得有些想笑,极力忍住了。原来每一个玩的厉害的人,曾经也这么菜过。她又有信心了。

毕念念倾诉完,心没那么堵了,准备再睡个回笼觉。只是在挂电话前,约了舒瑶下午出来喝奶茶。

“听说城北新开了一间茶百道,第二杯半价,我们去试试。”

“好呀。”舒瑶早就想约她了。

挂了电话,毕念念睡回笼觉,舒瑶是睡不着了。

起床洗漱后,她一边吃着爸妈上班前留给她的早餐,一边用手机看王者荣耀教学短视频。

看完后,她有些糊涂了。

这些博主说鲁班这种没有位移的英雄应该尽量猥琐,可又说射手在对战的时候必须得勇敢的和对方a。

那到底是猥琐呢,还是正面刚呢?下午见面的时候问问念念吧。

这种游戏,果然还是得有人带,不然连教学视频都很可能看不懂。

……

又是在追番中度过的一个上午,因为想着下午和毕念念有约,她们肯定会各种吃吃吃,所以中午舒瑶就简单吃了个泡面。

说实话,这种东西偶尔吃一次还真是蛮香的。

转眼到了该出门的时间,舒瑶兴高采烈背上自己的小背包赴约。

舒瑶和毕念念称得上是真正意义的发小,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一个班。后来,舒瑶考去了t大,毕念念考去了c大,两人学校相隔七八百公里,基本只有寒暑假回h市才能见面。

今天,是她们阔别三个多月第一次见面。两人都有些激动,互问着对方在学校的事。其中必问的,肯定是有没有男孩子追啦。

舒瑶摇了摇头,她觉得现阶段还是要好好读书,不想谈恋爱。

毕念念也摇了摇头,她则是觉得男朋友没有游戏香。

“那如果对方游戏玩的很好呢?”舒瑶紧张追问。

“那当然可以考虑。”毕念念半开玩笑半认真点了点头:“到时候他就可以带我飞啦,拿下荣耀王者不在话下。”

舒瑶心沉了沉,看念念这样子,怕是只要游戏打的好,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两人边聊边向新开的奶茶店走去,也许是因为新店开张有优惠的缘故,蛮多人排队的。她们走到队伍后头,估摸着可能还要等上一些时间。

舒瑶的心思早已不在奶茶上,而是纠结着要不要直白些问野王弟弟的事。

“念念,你应该不会在游戏理找男朋友吧。”舒瑶不死心,她不相信闺蜜心里真游戏第一。

“为什么不会?”毕念念反问,随后小声告诉她:“告诉你个秘密,我有个室友,和她男朋友就是通过打王者荣耀认识的,现在感情可好了。”

舒瑶轻啊了声,接连听到游戏里找对象的事,这真的让她很意外。

难不成是自己意识太落伍了,这已经是现在年轻人拓展交际圈的一种途径?

对于舒瑶表现出来的诧异,毕念念也不觉得奇怪,只是拍了拍她肩膀,一副长辈的语气叮嘱:“不过游戏里什么牛马都可能有,你刚接触,可不要太相信游戏里的人哦。”

“会说我,那你自己呢?”

“不一样,我可是有三年游龄的老玩家,懂得辨别。”

“所以,你觉得野王弟弟是好人还是坏人?”

“当然是好人啊。”毕念念脱口而出:“把我带上了王者的人,能是坏人吗?”

舒瑶:……

这时候,终于轮到她们点餐了,她们要了两杯奶茶,还得在一旁等服务员做好。好在等奶茶的时间并没有多久。两人拿了奶茶后,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舒瑶咬着吸管,脑子里还在想着要怎么问更多关于野王弟弟的事。

这个野王,目前她从毕念念那知道的信息仅限于,男,十九岁。其他是一概不知。她不知道念念是不知道,还是不肯告诉自己。

“念念,昨晚和我们一起打游戏的那位野王,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和他一起打游戏的?”

“这个暑假啊。”说到这个,毕念念竖起了大拇指:“只用了三天就将我带上了王者,不得不夸一声牛。”

可怜她玩了三年王者荣耀,一直卡在星耀,从来没上过王者,这赛季终于如愿了,这可都是野王弟弟的功劳。

毕念念越夸那个打野,舒瑶就越担心。

“念念,听你语气,你好像很崇拜他。”

“可不,崇拜死了,就没见过谁的李白玩的比他更6。”毕念念爽快承认。崇拜强者,不丢人。

“瞧你这出息,只不过会玩个李白,就让你崇拜成那样。”舒瑶忽然想,如果她刻苦练英雄,把那个李白打败了,念念对他的崇拜岂不是就烟消云散了?虽然很难,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念念,你知道什么英雄克李白吗?”

“王昭君啊。”毕念念笑得贼欢,王昭君是李白的cp,李白再强,也总得在媳妇面前低头吧。

舒瑶却没理解到她这个笑容背后的含义,以为王昭君真是在技能上克制李白的英雄。

行,她有目标了,苦练王昭君。

笑归笑,毕念念还是忍不住和闺蜜安利王昭君这个英雄。毕竟,女孩子对于好看的英雄总是没有免疫力的。

“我跟你说,王昭君这英雄真的挺简单的,关键是还很好看。如果不是我更喜欢小乔,只怕也会靠它打上王者。一个二技能冻住,一个大招走你,简简单单,有手就行。”

“这么厉害?”舒瑶喜欢,她就喜欢这种操作简单又有杀伤力的。

“很厉害,我有个大学室友就玩王昭君的。”

“你室友都玩喜欢这个游戏吗?”

“也不是都玩喜欢玩,但基本上无聊都会用来打发打发时间。”

舒瑶真觉得自己落伍了,原来现在大家都喜欢用游戏来打发时间。

“那她们还玩什么英雄?”舒瑶有些好奇,想知道其他女生一般都玩些什么。

毕念念吸了一大口珍珠,挥手示意她等会,吞下去后才告诉她:“有一个玩安琪拉,有一个和你一样玩鲁班。”说完,颇为可惜叹了口气:“因为撞英雄,我们寝室四人没办法一起排位。”

“撞英雄?”舒瑶第一次听到这词。

又到了毕念念王者荣耀科普时间,她轻咳了声,一本正经和舒瑶解释:“王者荣耀是五人以游戏,分别是上、中、下、野、辅。撞英雄呢,就是大家玩的英雄类型都差不多,比如我和她们,都是中路玩法师比较多。”

舒瑶懂了,原来玩同类型的英雄叫撞英雄。

那她练王昭君,岂不是也和念念撞英雄?

要不,她还是好好练习鲁班?

唉,还是先不要想太多了,有空多看看其他英雄的教学视频,看哪个比较容易上手吧。

在奶茶店喝完奶茶,两人又手挽手去逛街,吃小吃。走了两个多小时后,两人都累了,在附近一家商场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吹空调歇脚。

毕念念刚缓过气来就拿出手机:“趁现在休息,我上游戏领一下礼物。”

舒瑶点了点头,手也伸进小背包翻出手机查看有没人给自己发信息。

突然,毕念念激动呀了一声。

“怎么了?”舒瑶转过头看向她。

毕念念把游戏好友界面递给她看了看:“野王弟弟在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