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拉拉李白小手手[王者] >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金牌辅助这个词,毕念念可不是乱说的,自从跟着野王弟弟一起打游戏后,她不知不觉拿了十几个金牌。

舒瑶想到自己那天和他们排位,好像也是得了个就金牌辅助。

王者峡谷里的第一块金牌呢,还挺有意义的。

因为觉得有意义,在和毕念念聊完天后,舒瑶把那一句对战的战绩后截图下来,并发了个朋友圈,配字:王者峡谷第一块金牌。

舒瑶的朋友圈和大部分女孩子一样,一般就是偶尔分享一下日常,刷到的朋友多数都是点点赞什么的。但是今天这个截图发出去,她上了趟洗手间回来,发现评论有点不一样。

‘卧槽卧槽,这就是传说中的欧气吗?’

‘卧槽,班长这是什么运气。’

‘跪了,赶紧吸吸欧气。’

‘我服!我今天真是要把这666敲烂。’

‘这是用了哪个牌子的洗手液才能洗出这手气?’

……

这一条条评论看上去怎么如此夸张和激动咧?她虽然刚开始玩游戏,但也不至于拿到个金牌辅助就让大家有这反应吧。怎么就不相信她也是有实力的,一个劲夸她运气呢,舒瑶困惑皱起眉头。

难不成这个战绩真这么震惊四方,一般新手不可达到?

更让她没想到的是,这条朋友圈甚至惊动到初三班主任韦老师都给她评论了。

韦老师:偶尔打打可以,不要影响到学习哦。

舒瑶连忙回复她:嗯嗯,我只是放假有时间玩一玩。

也算借此澄清一下,她并非沉迷游戏。

---

又是天晴晴朗心情美美的一个日子,舒瑶如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后,登录王者荣耀打几局匹配练英雄。

有时候,会在这个点遇到贺西和他的朋友们也在线,他们会邀请她一起打匹配,教她一些玩游戏的技巧。舒瑶自认为,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她的射手、法师、辅助都有了很大进步,至少不是无脑在玩。

这日神奇了,她不仅遇到在线的贺西和他的朋友们,就连爱睡懒觉的毕念念竟然也,并且在她上线没多久后,对她发出了邀请。

进到匹配的房间,更让舒瑶没想到的是,贺西贺他两个朋友‘团战我必先亡’、‘团战我必支援’也在。这是她与念念第一次和贺西与他的朋友们一起匹配,有种双方朋友汇合的感觉。

毕念念看到舒瑶进来,就很激动告诉她:“瑶瑶,今天我们玩一玩速推流。”

有天她在短视频app上刷到了这个玩法,磨了野王弟弟好久,他才答应今天带她玩,并且还只有这个时间段有空。

为了体验一把速推流,毕念念也只能全盘妥协了。

速推流这个词,舒瑶还是第一次听,有些不是很明白,但有一点能确定,这玩法肯定就是要快速推对方的塔。

‘团战我必先亡’知道舒瑶肯定会懵,哈欠连连也和她解释了一下速推流的大概玩法。

舒瑶听完介绍后也有点起劲了,觉得这玩法挺有意思的,考验默契也考验速度。

进入到选英雄阶段,‘团战我必支援’拿了法师米莱迪,‘团战我必先亡’拿了辅助刘禅,贺西也没有玩他经常玩的李白,而是拿了李元芳。

毕念念问:“我和瑶瑶选什么?”

她语气轻松,就好像认定了她们玩什么,这一局都会赢。

“会玩苏烈吗?”贺西问。

“不会。我会玩的英雄一般都长得好看。”毕念念答的非常理直气壮。

贺西想了想,对她说:“那你拿个周瑜吧。”

毕念念哦了声,依他说的拿了周瑜这个英雄,也不怀疑有个米莱迪了,为什么还要她拿法师。大佬在此,她只要躺赢就好。

贺西又开口,这次是对舒瑶说:“瑶瑶,你要不拿个瑶?”

舒瑶刚听他们说了速推流的玩法,虽然自己不过是白银段位的玩家,可也意识到瑶在这一局不合适,贺西应该只是想照顾她,这一局需要的是个坦边。可问题是,她玩过的英雄也不多,来去不过那几个。

“要不,我玩亚瑟?”舒瑶想了想后,开口说出自己的建议。

毕念念第一个跳出来反对:“不要啊,你没玩过几次,会没有体验感的。”

‘团战我必先亡’笑着再次开口,不过这次没有哈欠声,想必是已经清醒不少:“念念说的对,玩游戏最重要的是快乐。要不你拿个大桥吧,万一速推不成,打成逆风,好歹有个能送我们回家的。”

舒瑶想了想,听从了这个建议。万一被对方压着打,大桥有回城功能,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然而当进入游戏三分钟后,舒瑶就明白过来,这个‘团战我必先亡’假设的那个可能性根本不存在。

有贺西和他两个朋友在,怎么可能逆风?简直要顺成龙卷风了。整个游戏过程,激动上头的毕念念几乎是在给贺西和他两个朋友点赞中度过的。

不到十分钟,对方的水晶就被推了。

回到匹配房间,毕念念语气兴奋问:“瑶瑶,这是不是比正儿八经的五排好玩?”

这种玩法是挺刺激,但考虑游戏体验的话,舒瑶觉得还是传统的打法比较有好。慢慢攒钱,慢慢发育,最后努力赢得游戏。不过偶尔玩一下不同的打法也很好。

听到这回答,贺西也嗯了声,告诉她:“其实不同英雄组合有不同的玩法,都挺有意思的。比如大乔的回城技能搭配公孙离的一技能,能让公孙离秒回城补血又秒回到原地。”

今天话比较少的‘团战我必支援’这会也接了句:“还有姜子牙和鲁班大师的弹弓组合,清兵探草杀人,可真是样样都靠谱。”

听了这些,舒瑶觉得这个游戏越来越有趣了,意识到自己应该多了解一下其他英雄的技能,而不是拥有什么英雄才学习什么英雄。

想到上一局也是靠李元芳顶住了对方的几波团战,舒瑶真心夸赞贺西:“没想到你射手也玩的那么好。”

‘团战我必先亡’笑了,告诉舒瑶:“贺西当年可是以一个公孙离出名的。”随后详细告诉她贺西的辉煌经历。

公孙离这个英雄刚推出来的时候,还不满十六岁的贺西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将它打上省一。这还不算什么,可怕的是他竟然保持着百分之八十七的胜率。

最后,‘团战我必先亡’用一句话来概况贺西这段辉煌历史:“当年在q、q区,贺西的游戏id可是鼎鼎有名的,多少大佬排位遇到都求放一马。”

“这个人十六岁不到,就用公孙离打出了第一个百胜记录。”‘团战我必支援’语气是赤、裸裸的羡慕。

“一百连胜吗?”舒瑶听的几乎要目瞪口呆,这在她看来,至少目前看来,是不可能的事。

“不是。”‘团战我必支援’纠正:“两百三十六场连胜。”

舒瑶这下是直接抽了口冷气:“这也太厉害了吧。”

应该是真的很厉害吧,这么粗的大腿,不怪乎念念抱上了不撒手。

“也没有很厉害,你别听他们胡说。不过是那时候年纪小,有点沉迷游戏,一整个暑假都在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舒瑶总觉得他说话的时候除了带着笑外,也带了点不好意思。连游戏id都这么嚣张的人,应该听惯了别人的夸赞才是。

如此辉煌的历史听得舒瑶暗暗乍舌,不过她也同样不解,他既然公孙离玩的这么好,怎么会改玩李白呢?所以她问出了自己的困惑:“后来怎么改玩打野了?”

这次是贺西本人回答,语气依旧是带着隐隐的笑意:“也没什么,只是觉得打野好像更有意思。”

“才不是呢。”‘团战我必先亡’立刻大声否认:“是他觉得打射手太简单了,没什么难度,才转而去玩刺客打野的,谁知道……”

他话说到这没往下说,应该是妒忌到说不出话,不过‘团战我必支援’帮他说了下去:“谁知道这家伙此刻玩的更厉害,简直天怒人怨。”

“对,虽然我很妒忌,但是贺西打野真的很强,不仅仅是李白这个英雄。”‘团战我必先亡’连胜附和。

“胡说什么?我也就是比大部分人玩的好一点而已。”舒瑶她们不知道,那头的贺西已经用眼神警告了好几次自己这两个朋友。让他们来玩游戏,怎么一个劲吹捧起来了?以为这样就不用单挑?

舒瑶听得笑了,这会严重怀疑他这话是反驳队友还是变相承认自己很强。

最后还是毕念念说了句最实在的话:“管他打野还是射手,只要强就好啊,我不过就是想上分,瑶瑶你说是不是?”

身为好姐妹,被cue了自然要力挺。

“你说的没错。”

毕念念美滋滋,自我夸奖道:“虽然我的辅助和法师还称不上强,但是我觉得自己也玩的挺好的。”

“真的很不错。”舒瑶真心夸赞,强调了句:“我觉得你玩中路意识很强。”

被好闺蜜夸赞,毕念念一点都不怀疑她这是被闺蜜情蒙蔽了双眼,真心也觉得自己法师玩的很好。

“可不就是,其实中路可难了。有句话这么说的,中路大舞台,缺钱你就来。要发育,要支援,要照顾好野区,想要都做好,真的挺难的。”

可不是,这么难的事她毕念念都做的很好,想到这里就骄傲。

一局游戏不过十分钟,在匹配的房间里聊天倒聊了十几分钟,毕念念有些心疼自己早起的上午,催促他们:“快开始吧,难得我放假早起,可不能白牺牲。”

贺西看了下时间,告诉她:“只能玩到十点。”

“十点就十点吧。”毕念念也没办法,总不能对方有事还强迫他带自己。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的非常快,一个多小时就在五人的快乐推塔中流逝。毕念念是真熬不住了,说了句下了就第一个退出房间。

贺西两位朋友也跟被传染似的,说了声拜拜后秒退。

房间又剩下舒瑶贺贺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