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地球最强魔法师[全息] > 第26章 026

第26章 026


纯黑色的火焰像野兽般雀跃跳动着, 安柯精神力一动,这片来自地狱的火焰就以他为中心疯狂蔓延开来,烧上了距离最近的几名盾战士的身体。

盾战士拥有全职业最高的魔法抗性, 防御力和血量更是惊人,这片黑色的火焰平平无奇, 原本他们都没放在心上, 然而就在地狱火缠上他们身体的一瞬间, 这些盾战士却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无声无息地化为了灰烬!

没有一点声音,仿佛是在所有人面前上演了一出滑稽的默剧, 连火焰跳动时噼里啪啦的响动都没有, 地狱火一卷,数十名盾战士就像是被灭霸的响指选中,身体直接变成飞灰,在空气中四处飘散。

随后, 这片黑色的地狱火威势不减,如同有生命的游蛇,继续像四周蔓延而去。

数十道复活白光冲天而起,飞向了不远处的复活点。

【我靠!】

【这什么魔法?】

【六级的盾战士起码有3000血吧?就这么没了?】

【我人傻了各位……】

正通过直播间观看这场战斗的无数玩家也同样看到了这一幕, 一时间,震惊的、不可置信的、以及崇拜的弹幕密密麻麻地占据了整个直播画面。

正面的近战职业玩家至少有数千人,黑色地狱火带走了几十个玩家的生命, 对整体的队形并没有多少影响。

如果是一般的魔法师, 面对这种情况,或许只能够选择暂时撤退, 等待魔力恢复后再加入战场。

但安柯是什么人?

他的老师是全大陆最顶尖的老牌大魔导师之一, 一直秉持的教学理念就是实战高于一切, 安柯从成为3阶魔法师开始,就拜入了他的门下。

那个时候正值战争时期,大小王国之间摩擦不断,作为战场人形炮台的魔法师根本就不缺架打。往后的数十年,安柯这一身魔力都是在战场中的尸山血海杀出来的。

若是一天前的安柯,还可能稍稍避其锋芒。但从王城的宝库回来一趟,浑身上下都是顶级的魔力装备,眼前的这些五六级的玩家,根本就不够看的。

释放完地狱火,安柯的魔力条下降了一大截,只剩下三成左右。但随后,他手中的高级施法戒华光一闪,浓郁的魔力通过魔法回路重新凝结,重新补充到了他的身体里。

魔力再次回满。

冰雨风息!

冰系与风系的混合系魔法,来自历史上的一位有名魔法师的杰作,非常适合大规模的作战。

原本明朗的天空突然阴沉下来,蓝白色的魔法元素在空气中酝酿,紧接着战场上便掀起了一阵狂风,夹杂着锋利而细碎的冰凌开始疯狂卷动。

玩家们根本没有见过这等阵仗,冰刃在狂风鼓动之下化为夺人性命的利刃,每一次刮来,都会带走数十位玩家的生命!

安柯面前的这一片空地,已经化为了修罗地狱,他目光平淡地看着一道道白光冲天而起,随后魔力再次补满,释放了下一个高级魔法。

所罗门的赞歌!

这是他老师的成名魔法,也是次元系魔法极具代表性的杀伤性魔法,在瓦尔修大陆会这个魔法的人寥寥无几。

和它的名字一样,这个次元系魔法将美好和残酷两个对立的词汇完美交融。

苍凉的气息如光环般笼罩了整个战场,安柯面前的虚空裂开了几道凌乱而狰狞的缝隙,缝隙内漆黑一片,看不清里面的内容,但隐隐却有悠扬的赞歌从中传出。

玩家大军的脚步不约而同地顿了顿。

这个魔法和安柯之前的魔法相比,在视觉效果上要朴素得多,没有耀眼的魔法光芒,也没有声势浩大的恢弘之风,但它收割起生命来却丝毫不手软!

赞歌一起,玩家的行动莫名就缓慢起来,两息之后,大片大片的玩家倒在地上,身体仿佛被锋利的镰刀切割,四分五裂,就这么毫无预兆地停止了呼吸。

冲天的白光汇聚起来,玩家复活的光效原本是平淡而普通的,但在同一时间内,上百上千道白光亮起,比头顶烈阳更加明亮,所形成的视觉效果竟让人震撼到难以言喻!

两道高级魔法挥洒而出,施法戒一亮,魔力值再次填满。

此时最先出发的刺客玩家已经绕过战场,悄声无息地来到了安柯身后,冰凉的匕首闪烁着危险的寒光。

安柯眼也不抬,早在战斗开始之前,他就已经为自己加持了高阶的鹰眼术。

现阶段的刺客玩家的隐身技能等级极低,半透明的身躯在其他人眼中难以发现,但在安柯鹰眼术的侦察下,就像是在大街上裸奔一样显眼又可笑。

他稍稍往后退了一步,匕首的寒芒闪过,只堪堪划到了魔法师袍的衣角,高级魔法材料制程的法师袍极为柔韧,上面连一道划痕也没留下。

刺客信心满满的一击扑了个空,还没等他发起下一轮进攻,就看到眼前的少年偏过头,目光直直与他对视。

距离太近,刺客玩家甚至能看清安柯浓密纤长的睫毛,像鸦羽般在眼睑处投下一片阴影。

他看见安柯锋利好看的剑眉挑了挑,像清晨绽放得最浓烈的玫瑰,眸光潋滟,让他微微失神。

下一秒,安柯轻轻抬手,一柄寒意凌冽的冰剑自虚空中凝结,抹过了刺客玩家的脖子。

又一道白光飞起。

安柯回过头,他的表情自始至终没有变过,平淡中带着兴致盎然,初看时只觉得这少年狂妄得没边,然而几个魔法丢下去,再看向这张精致的面孔,所有人都觉得哪怕地狱中的魔王降临,也不过如此了。

送走了前来偷袭的刺客玩家,安柯回过头,和面前依旧数量惊人的玩家队伍平静对视。

冲在最前面的剑士脚步慢了下来,接着是第二个人、第三个人……

越来越多的人停下了脚步,他们面露惊恐,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安柯。

面对boss,他们的人海战术无往不胜,哪怕boss血条再厚,一人一刀,血量总归是能慢慢磨掉的。

但是他们还没有碰到安柯的衣角,数千人的队伍就已经被灭了一半!

复活点就在身后,死去的玩家只需要三五分钟,就能重新赶过来,所有人心中都清楚,魔法师的魔力总有耗尽的时刻,再继续打下去,无穷无尽的玩家耗也能耗死他。

但是他们不敢冲了。

面前这个少年举手投足间便收割了数以千计的生命,那华丽又残酷的魔法如同天地咆哮的怒火倾斜而下,在这样的伟力面前,玩家们那一点抵抗的心思也灰飞烟灭了。

无数双玩家的眼睛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驻地中的山水会会长。

会长身上的冷汗潺潺而下,他张了张嘴,想要让玩家们继续悍不畏死地冲锋,但他嘴唇动了动,却始终没有发出继续冲锋的指令。

就算玩家不会真正死亡,但死一次,掉的可都是经验啊!

游戏前期,本就是需要快速建立优势滚雪球的阶段,山水会虽然也算一线的大公会,但跟其他豪门公会相比,也没有多少优势,经此一役,他们的进度无疑会大大落后。

经验补偿,重新带公会成员练级,还有爆掉的装备……会长光是想想这些天文数字,就忍不住眼前一阵发黑。

【大快人心!】

【安柯yyds,不愧是魔法师领袖!】

【真是离大谱了,有没有人还记得开服之前的那个帖子?】

【我记得!当时说魔法师才是最强职业,我还不信,现在脸贼拉疼……】

【现在删号还来得及,我明天就去重新练一个魔法师!】

【以一敌万还能游刃有余,感觉除了魔法师没有职业能做到了吧?】

【我也想拜安柯为师了呜呜呜……】

【徒弟被大公会欺负了,师父一个人帮忙出头,把大公会打得屁滚尿流,我麻了,这是什么爽文剧情?】

弹幕正在直播间疯狂滚动,魔法师的能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在这之前,安柯在论坛上下的战书,大家都以为他只是嘴上这么说,实际上打起来,还是要靠神圣之剑公会的帮忙。

然而现在,这个想法已经随着安柯的魔法一并烟消云散了。

开玩笑,这么强的魔法师,还需要抱一个公会的大腿吗?

分明是神圣之剑想跟安柯打好关系,明知道大佬一个人就能搞定,却硬要参与进来,在安柯大佬面前刷好感度抱大腿吧?!

大家都以为自己发现了事情的真相,在山水会驻地外围吃瓜的大批玩家们看向神圣之剑那一百多人的队伍,以及领头的清歌,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清歌:“……”

冤枉啊兄弟萌!

清歌现在同样很懵。

他虽然知道安柯强,但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能这么强……

以一敌万,这他喵是正常人类能干出来的事情吗?

不过面对着其他人探究的目光,清歌老道地挺起了胸膛,装出一幅“我早就知道”的表情,坐实了其他人的猜测。

不管别人怎么想,反正只要在别人心里,自己跟安柯是同一条阵线上的人就行。有安柯这张大旗,神圣之剑就算是狐假虎威,以后也能在众多豪门公会之间横着走了。

论抱一根好大腿的重要性!

另一边,虽然山水会的人停止了进攻,但安柯并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们。

这才哪到哪。

秃秃被直接杀得掉到了2级,还连累了他的女朋友也遭受无妄之灾,在安柯心中,这可不是山水会区区一小半人掉一次经验就能两清的事情。

他的施法戒光芒连续闪烁,又是几个4阶魔法成型,狂暴的魔力风暴在战场上肆虐着,割麦子似的收割了一批又一批玩家的生命。

山水会的玩家们再也维持不住阵型,被打得抱头鼠窜。

“会长……我们还打吗……”

一个公会的管理颤巍巍地走到会长身边,耳语道。

会长用怨毒的眼神深深看了一眼安柯,咬牙道,“先撤退。”

他不准备打了。

再打下去,哪怕真的用人海战术赢了安柯,也只是让安柯掉了点经验而已,以他的实力想把等级练回来简直比喝水还容易,但与此同时,山水会所要付出的巨大代价,也不是会长一个人承担得起的。

就让你再嚣张一会。打不过你,我找你的徒弟们麻烦还不行吗?有本事你就天天跟在你徒弟屁股后面当保镖,否则我山水会存在一天,你们就别想好过!

会长心中充满恶意地想着。

随着会长撤退的命令下达,早就不想和安柯战斗的玩家们终于松了口气,果断抛弃了自家驻地,逃命似的四散而去。

就在公会玩家们即将离开驻地的时候,异变又生。

天空中洒下了大片的水蓝色魔力,像瀑布般汹涌落地,然后快速扩散开,总共不到三秒的时间,一个水蓝色的透明光罩就凭空落下,将所有企图离开这里的玩家们笼罩起来。

“什么东西?!”

“怎么回事!”

“我出不去了?!”

“位移技能也出不去……下线呢?能下线吗?”

“不行……系统提示还在战斗状态!”

山水会的玩家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嘈杂的声音连成一片,最后他们不约而同地回头,把目光落在那个还安然站在战场中心的少年身上。

安柯不慌不忙,把手中那已经被撕开的【深海囚水领域】7阶魔法卷轴丢在地上。

7阶的领域魔法,别说是这些玩家了,就算是他,在魔法生效的这两小时内也出不去。

面对着四面八方的玩家们投来的惊恐、敬畏、愤怒的目光,安柯看上去淡定得很,他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对着面前的数千名玩家露出了一个恶魔般的笑容。

“谁让你们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