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地球最强魔法师[全息] > 第36章 036

第36章 036


两百多年前。

……

你有没有试过, 有朝一日你成为了世界的焦点,不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一堆崇拜的目光?

就像变成稀有动物那样?

“没有。”

拉姆摇了摇头。

提出这个问题的伊雯也摇了摇头, 然后两人一起把目光投向面前的少年。

“……”

安柯装作没有听到, 把头埋进书里。

安柯刚刚在学院举办的新生大选赛中大放异彩,以十七岁的年纪释放出高级魔法, 击败了原本被寄予厚望的贵族魔法师新生, 一下成为了被议论的焦点。

拉姆和伊雯是安柯刚进学院就认识的好朋友, 一个是光明教廷的预备役圣骑士,一位是当世剑神最得意的徒弟,被誉为“蔷薇之剑”的天才女剑士。

“你们在聊什么?”

兰蒂斯走进了图书馆,来到三人身边, 拉开了椅子,一双大长腿随意放在地上。

“没什么!”安柯连忙道。

拉姆和伊雯对视一眼, 默默地闭上了嘴。

兰蒂斯比他们大一届,但已经是大陆颇有名气的魔法天才了,在真理魔法的造诣上, 比很多已经毕业的学长还要强。虽然兰蒂斯看上去性格很好相处,但拉姆和伊雯都知道,这份温柔其实只是对安柯而言的。

对其他人,兰蒂斯可是出了名的高冷,拒绝了不知道多少花痴学妹的告白, 让单身多年且无人问津的拉姆一天到晚叫着“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

“昨天的新生大选赛我看了。”兰蒂斯摸了摸安柯的头,“真厉害。”

安柯嘿嘿笑了一声,傻里傻气的, 让拉姆和伊雯不忍直视。

“我们的拉姆也很帅啊。”伊雯介绍商品似的把手摊向拉姆:“你瞧他, 多么, 多么……”

拉姆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

“多么……额……”伊雯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多么像一个人类啊。”安柯善良的替她补充了。

伊雯恍然大悟:“是的,多么像一个人类啊,这真是太不容易了!”

“……我觉得我们应该站在一条阵线上。”拉姆黑着脸,恨恨道。

“先不说这个了。”伊雯挥了挥手,结束了这个话题:“今晚学院要举办一场晚会,难道我们要这样在图书馆里泡上一天?”

“我很感兴趣,咱们一起去吧?”拉姆兴奋起来。他觉得自己脱单的机会来了。

伊雯看向安柯,安柯倒没什么意见。

既然安柯会去,那兰蒂斯自然也会去。

“那就一起去好了。不过你要记得在拉姆脖子上拴点什么啊,现在可是小动物们交-配的季节。”安柯慈爱地看着拉姆。

“太狂妄了,安柯!”拉姆仗着自己长得比安柯要高,摆出一副要打架的气势。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样,阴险的笑了两下,而后义正严词道:“为了取悦自己的恶趣味,居然拿自己的好朋友开玩笑,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是说……”拉姆露出了狐狸尾巴:“咱们来打个赌吧?”

“打赌?”安柯看了他一眼,“你这个猜拳都只会按石头剪刀布的顺序来的家伙,居然会主动打赌?我记得你上次输得连裤衩都不剩的时候,好像哭着说过再也不跟我打赌了吧?我还有更多的光荣事迹可以跟你们分享一下……”

“这次不一样!”拉姆连忙打断安柯的话,不想让他继续抖出自己的丑闻:“赌上男人的尊严,让我们堂堂正正地赌一把!!”

身为预备圣骑士的拉姆,义正严词的时候看上去相当伟光正。

“赌什么?”

“就赌你能不能碰到安娜老师的肩膀。”拉姆嘿嘿一笑。

“安娜老师?”伊雯来了兴趣:“你是说,我们学院新来的那个大魔导师?”

“就是她。”拉姆阴笑道:“怎么样?很简单吧,只要碰一下肩膀就可以了,而且还是在那么多人的晚会上,免不了会有肢体接触吧?就算不小心碰到了肩膀也没关系的吧?而且你还是个小孩子,碰一下安娜老师也不会说什么的对吧?”

“……”安柯实在看不惯他这么嚣张的样子:“赌注呢?”

“……还没想好。”

“那我帮你想。”安柯打断道:“如果晚会结束之前我没碰到的话,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向你道歉,为以前讽刺你的行为忏悔。”

“真的吗?!”拉姆眼前一亮,好像已经看到了这让人浑身舒坦的一幕:“你可不能反悔!”

“伊雯,等下你去买一块巧克力回来。”安柯对伊雯道。

“巧克力?我身上就有啊。”爱吃甜食的伊雯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掏出了一块巧克力。

拉姆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如果你输了的话……”

安柯露出一个小恶魔的微笑,随手放了个小火球,巧克力逐渐在高温下融化成了黏糊糊的形状。他看着脸色逐渐苍白的拉姆:“就是在晚会最后的宴席上,把它拿出来,放在鼻子前大口呼吸,还要放声大喊,‘好香啊,怎么会这么香。’……就这样。”

“……”拉姆惊恐地摇头:“为什么你输了只要做那么微不足道的事情,我却要那么丢脸!”

“因为提出打赌的是你啊。”安柯可不傻,“你肯定有什么必胜的把握吧?我也不计较了,只要你答应,我就接下这个赌注。”

“我……”拉姆犹豫半天,觉得自己应该不会输,然后目光一狠:“好!”

伊雯已经在旁边快笑翻过去了。

兰蒂斯憋着笑,“我一定会准时到场的。”

安柯悄咪咪看了兰蒂斯一眼。

他觉得兰蒂斯最近有些奇怪。平常他们都是形影不离的,但是兰蒂斯这段时间却总是找借口避开他,不知道在偷偷捣鼓些什么东西。

总觉得兰蒂斯有什么事在瞒着他。

……可能是我多想了吧。安柯心道。

……

“安娜导师,新晋的大魔导师,研究古代本源历史的专家,也是出了名的冰山魔导师。”

伊雯拿着一叠资料,念道。

“古代本源历史?”安柯疑惑。

伊雯对这个名词也只是了解个大概:“据说瓦尔修大陆诞生之初,是由一个本源神明创造的——现在众神之国的神明身上的神格,就是那位本源神明分离出来的碎片,而古代本源历史,就是那位本源之神留下的线索什么的……反正就是一些古老的传说啦,谁也不知道真假。”

伊雯顿了顿,也不在这件事上做过多纠缠,“重点不是这个。我打听到,安娜导师有一个奇怪的病症……”

“奇怪的病症?”

安柯疑惑地重复。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大魔导师,还会有不治之症?

“安娜导师非常排斥和雄性生物的皮肤接触,包括人类、动物、昆虫……一旦被碰到就会失控,据说很早以前有个男性贵族借机碰了一下艾利米娅导师的胳膊,直接被打断了两只手和三条腿。”

安柯心中一凉。

“所以说,情况可能不太乐观……”伊雯怜悯地看了安柯一眼:“拉姆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的消息,才跟你打的赌。”

“拉姆人呢?”

“不知道去哪庆祝去了……还扬言说今晚要在所有人面前狠狠羞辱你一把,把以前的场子全部找回来呢。”伊雯叹了口气。

“伊雯。”

“嗯?”

“如果说,你说如果拉姆‘不小心’死在宿舍里,会不会有人怀疑到我头上?”

安柯严肃地考虑着这件事的可行性。

“不太好吧,”伊雯思索了一下,认真道:“床单会弄脏的。”

安柯:“……”

“不过如果只是碰到肩膀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伊雯鬼鬼祟祟地说道。

安柯凑上身去,洗耳恭听。

“你就……”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距离晚会开始还有不到半个小时。

拉姆穿着精心打扮的装束,正在对着大树练习着一会晚宴上要上演的戏码。

“什么?要我原谅你?怎么可能,你忘了之前你是怎么羞辱我的吗?……不行,以后安柯会报复我的。”

“原谅你?好吧,谁让我拉姆大人有大量呢。……不行,这太温柔了,没有预期的效果。”

“既然你都这么低声下气的求我了,那我就……”

拉姆正在练习,余光却看到了一个匆匆的身影:“兰蒂斯?”

兰蒂斯停下脚步,他看上去忧心忡忡,好像在苦恼着什么一样。

然而兰蒂斯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口打了个招呼,便步履匆匆地向学院西侧的树林走去。

那个地方非常偏僻,平常根本没什么人会去,兰蒂斯去那里干什么?

这个念头只是在拉姆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快就被他抛在脑后了。

这时,他又看到伊雯走了过来,“伊雯!你等等,我刚刚排练了半天台词,你听听哪一段比较合适……”

“啊,下次吧。”伊雯脸色有些不自然,手上提着一个大包裹。

“你这是干嘛呢?你们今天怎么都鬼鬼祟祟的,奇怪。”拉姆一脸疑惑:“里面装的什么?”

“没什么啊……”伊雯讪笑道,把包裹往后藏了藏。

“有点可疑……”拉姆狐疑地看了她两眼,“先不说这个,你帮我选一下哪段台词比较……”

“那个,我还有事,回头再看你的表演哈。”说罢,伊雯给拉姆留了个背影,急匆匆的走了。

留下一脸懵逼的拉姆。

夜幕降临,晚会即将开始了。

陆续灌入的人群将这个巨大的会场塞得人山人海,不仅仅是作为晚会主体的新生,很多高年级的学长学姐也都来凑了热闹。

拉姆看到了角落里新来的安娜导师,她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修身礼服,像一只冷艳的黑天鹅,安静地坐在那里。

不少人想上前搭讪,这些不知情况的新生很快被人阻止,耳语了一阵后便脸色惨白地离开,很快,安娜导师周围出现了一圈无人敢靠近的真空。

“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拉姆等了半天,原本说要来的安柯、伊雯、兰蒂斯三人,到现在也没有出现,他感觉自己好像被放鸽子了。

“哼,胆小鬼!”拉姆咬牙切齿。

突然,整个原本热闹沸腾的会场突然安静了一瞬,人们的视线好像被什么吸引,不约而同地朝门口看去。

拉姆也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门口。

然后呆住了。

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少女出现在门口。

她有着难以形容的美貌,如天使般的面孔,即便在整个学院,能与之比肩的也寥寥无几,柔软的长发,精致的五官,虚幻缥缈地好像不属于凡间,一双漂亮的桃花眼中像是能映衬出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视线所看之处,让人呼吸一窒,不知不觉地沦陷。

女孩很羞涩,一直半低着头,伊雯站在她的身边,两人好像很熟悉。

“伊雯?”拉姆原本还觉得那个女孩看上去有些眼熟,看到伊雯后,便上前问道:“你居然还认识这么漂亮的女孩,以前居然不给我们介绍,太过分了吧!”

拉姆四周看了一眼:“安柯人呢?说起来你们今天怎么都怪怪的,兰蒂斯也没来,我刚刚还看他往西侧树林去了……”

兰蒂斯?

听到这个名字,那个陌生的女孩身形好像顿了顿。

伊雯嘴角抽了抽,尴尬道:“哈哈哈……我现在很忙,回聊。”

说罢,带着女孩往会场内走去。

“太离谱了,真的没人看出来吗?”

安柯小小声地说。

“嗯,这一身还蛮适合你的。”伊雯摸了摸下巴,“我要是男生,我也喜欢你这款。”

安柯:“……”

他不自在地扯了扯裙角,周围疑惑中带着惊艳的目光朝他四面八方地投过来,只觉得哪哪都不舒服:“速战速决。”

“你走路的姿势太不淑女了!”伊雯提醒他。

“鬼知道淑女是怎么走路的!”安柯已经距离安娜老师很近了,“不管了……”

他眼一闭,心一横,快步朝安娜老师跑了过去。

另一边,拉姆还在疑惑安柯究竟去哪了,突然看到那个陌生女孩朝安娜老师跑去,一道闪电从他的脑海中闪过!

那莫名的熟悉感,从来没有见过的陌生女孩……

难道是……

拉姆虎躯一震,瞳孔急剧收缩,这一个瞬间,他为数不多的脑细胞全部集中起来,俗称“急中生智”地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深吸了口气,朝那个方向大喊一声:“安娜老师!小心啊!!那家伙是……安柯!!”

他慌不择言,直接把安柯的名字喊了出来。

安柯刚刚在新生大选赛上大放异彩,此时风头正盛,很多人都认识他。

闻言,整个宴会的目光都纷纷朝安柯看去。

……这个家伙,用不用这么大声!

安柯心里已经把拉姆鞭尸了数百遍,眼看胜利就在眼前,他咬咬牙,用更快的速度朝安娜老师的肩膀碰去。

就在接触到安娜老师肩膀的一瞬间。

好像有一股他从未感受过的,熟悉又陌生的力量涌现出来。

安娜老师的脖子上戴着一条项链,造型古朴,和她身上的黑色礼服格格不入,就在安柯碰到她肩膀的瞬间,那条项链微微闪烁了一下。

安娜老师原本淡如冰山的表情突然变了。

“得手了!”

安柯一触即分,眼前这位声名远扬的新晋女大魔导师看上去并没有露出气愤和暴躁的表情,让安柯略微松了口气,然后他用最快的速度咚咚咚地跑出了会场,那速度之快,脚步之狂野,差点把身上穿的白裙子扯成两半。

拉姆:“……”

他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整个人已经石化了。

原本已经排练好的台词,幻想中的场景,都随之破灭。

不知什么时候,伊雯出现在他的身后:“你……好自为之。”

拉姆:“……”

毁灭吧,赶紧的。

安柯的出现只是一个小插曲,来之后碰了下安娜老师就跑了,来去如风。

而安娜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离开了会场。

晚会在音乐声中逐渐开始,几乎所有人都很开心,尤其是伊雯。当然也有人很不开心,尤其是拉姆。

所有人都穿着得体的贵族礼服,穿梭在晚宴之中,中间是方便社交的舞池,一位公爵的女儿正在舞池中翩翩起舞——那是拉姆的暗恋对象。

伊雯怜悯地叹了口气,拍拍拉姆的肩膀:“加油。”

她并没有安慰到拉姆。

时间又过去了一会儿,拉姆悄悄地走到角落,做贼一样鬼鬼祟祟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巧克力。

那块巧克力已经被安柯提前用火球术烤的融化,并贴心地凝固成了粑粑的形状,栩栩如生,比真粑粑还像真货。

拉姆的额头渗出的细密的汗珠,他颤抖地举起巧克力,左右瞅了瞅,看到没人注意到他,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伊雯幽灵般地出现在他身后,手上拿着不知什么时候从舞池里顺来的鼓,大声敲了起来:

“大家快来看一看啊!瞧一瞧!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拉姆:“……”

伊雯充满歉意地看了他一眼:“对不起,这是安柯交代我做的。”

拉姆心中悲愤无比。

安柯!我跟你势不两立!!

他心一横,只求快点结束这噩梦般的一夜,颤抖着在所有人好奇的目光下,把巧克力凑到了鼻子下。

“闻啊,不够用力。”伊雯幸灾乐祸。

“……”

拉姆眼一闭,用力一吸,然后露出陶醉的神色,心旷神怡地闭上双眼,放生呐喊:

“啊~这是什么?!好香啊!怎么会这么香呢!真是迷人的味道,我这辈子都没闻过这么香气扑鼻的东西!!”

已经紧张到忘记了台词的拉姆,在慌乱中还给自己加了台词。

全场人看拉姆的目光像是看到了鬼一样,惊恐不已。

伊雯不动声色地朝后面退了一步。

以后还是不要说我们认识他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