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从吞噬开始修行 > 第六章 万物皆可烧烤

第六章 万物皆可烧烤


  一息……

  两息……

  三息……

  ……

  过了许久过后,宁远也依旧没有感觉到被妖物撕咬的痛楚……

  似乎……没事!

  他慢慢睁开眼睛,小心翼翼的向前看去……

  不由得呆了。

  一地的妖物尸体,那具骷髅已经散成了一堆。

  而地上有两根长棍,一根上串着一只剥了皮的兔子。

  一根棍上串着半头狼身。

  杨逸正在乱石间生火。

  而宁远和周稚芙呆呆看着眼前这一幕……

  这些妖物……死了!

  宁远看向杨逸,很明显,这是杨逸出手的结果。

  宁远眼里闪过疑惑,惊讶,到后来几乎是震撼的神色。

  因为他发现,杨逸此刻似乎打算将这些妖物……

  做成烧烤!

  在解决这些小妖物之后,杨逸就运转吞噬功法,将这些妖物的灵全部吞噬。

  灵气入腹,接着又从腹中散至四肢百骸,灵气滋补经脉,杨逸直觉通体舒泰。

  将灵气运转一个周天,杨逸打了个嗝儿,呼出了一口灰色的浊气。

  吞噬完灵,接着便就地生火烤好了兔子和狼肉。

  “狼肉很糙很腥,但可以补五脏,厚肠胃。治虚劳,祛冷积。”杨逸一边生火一边对两人说道。

  “兔肉呢,味道会好一些。但我没有调料,肉也会有些酸味,但能补中益气,凉血解毒,对身体也有益。”

  听到杨逸的话,宁远和周稚芙俩人都傻了。

  却不知这些天杨逸在山野间奔波,这样的野味确实吃了不少。

  眼看着杨逸快要烤熟了那两只妖物,肉香味已经开始四散。

  “远哥儿……”

  周稚芙依在宁远身边,低声唤了一声。

  似乎刚才,她也吓得不轻。

  但宁远没有反应,他的脑袋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来。

  他只觉得荒唐。

  以后如何跟人提起自己遇上妖物这事儿?

  那些妖物,很诡异,很可怕,很凶残,然后呢?

  很香?

  嗯?

  这时,杨逸给两人递过来一条肥大的兔腿。

  宁远顿时反应过来,和周稚芙是连连摆手。

  杨逸也不勉强。

  最近自己在打熬体魄,食量大得吓人,这些东西,自己也能吃下。

  直到这时,宁远的脑子才一点点变得清明起来。

  杨逸救了他们。

  眼前这吃妖的少年,肯定就是懂修行的炼气士。

  宁远赶紧对着杨逸一揖到底,语气无比恭敬的说道,“多谢兄台救我二人性命。”

  周稚芙也是对着杨逸福了福身子,行了个礼。

  杨逸吃的是满嘴油,对着两人摆了摆手,说道,“不过顺手的小事,不足挂齿。”

  宁远看着杨逸,心中想到,眼前这少年能解决这些妖物,修为必然精深。而且也不卖弄也不居功,人品本领,都是了得。

  这会儿没了性命之忧,宁远也对刚才所见所闻生出好奇之心来。忍不住走到杨逸身边,问道,“杨兄弟,你是炼气士吧?不知在哪座仙山修行呢?”

  杨逸想了想,回答道,“我没有师门,自己修行。”

  杨逸的回答,宁远是不信的。

  但他猜想,杨逸或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能告知他人自己的师门传承,于是,也不在问下去。

  “也是倒霉,不知为何会碰见这么多妖物,若不是杨兄弟你,只怕我们就要葬身妖腹了。”宁远心有余悸说道。

  杨逸想了想说道,“这个问题,说来确实古怪。有人打柴一生也碰不见一个妖怪,有人可能第一天上山就被妖怪捉了去。

  这种关于机缘与运气的问题,我修为还浅得很,远远没办法看透。”

  杨逸说的是实话,其实就是一个人运气问题。

  比如这书生,一下子就碰见满山的妖怪,说明运气极为不佳,也难怪黑气缠身。

  “杨兄弟不必自谦,你年纪尚浅,能有这份本事,已是极为难得了,将来前途,必不可量。”宁远赶紧恭维道。

  杨逸继续吃肉,没回他的话。

  宁远只是客套,他哪里懂修行的事。其实,杨逸目前的境界,哪怕是在同龄的炼气士中,基本算个弱鸡。

  毕竟起步太晚了。

  这时,只听宁远又问道。

  “不知这些妖物是如何变化出这偌大的茶肆的?而且这些妖物的变化之术好厉害,竟是与真的人类无异。”宁远说。

  此时杨逸已经吃完,站起身来,抹了抹嘴说道。

  “其实,这算不得什么高深变化之术,就是一点障眼法。真正精深的变化之术,你肉眼凡胎,是看不出来的。”

  “有区别吗?”宁远不懂。

  “这么说吧!障眼法,是迷惑你的视觉神经,改变你的视网膜成象通过神经传给你大脑的影像,其实是一种假象。

  而变化之术呢,就是改变自身形体,是真实客观存在的。你明白了吗?”

  宁远张着嘴看着杨逸。

  一个字他都没听懂。

  说的什么鬼话?

  难道是修行者独有的术语?

  “那刚才我们喝的茶水,吃的点心?”

  “也是障眼法!茶水就是溪水。至于点心……”

  “点心是什么?”宁远有些紧张了。

  刚才自己那一桌点心,好像就自己吃了好几块。

  杨逸在乱石间找了找,找到一块凝固的土块,扔给宁远。

  “你看看,这半块黄土,上面牙印跟你对不对得上?”

  宁远接过黄土块,直觉得一阵恶心,忍不住弯腰吐了起来。

  良久之后,三人又才继续前行。

  再行数里,到了一个热闹的集镇外。宁远和周稚芙便告诉杨逸,他们二人的家快到了。

  城郊外,芙蓉小阁。

  杨逸突然感觉有些诧异。

  宁远的家不是在溟州吗?

  而且之前听宁远提起,两人此时明明尚未成亲。

  没有成亲,二人的家从何来呢?

  在这个时空,男女之防社会伦理如同中国古代。这种情况下两人私定终身已经是叛经离道了,居然还同居了?

  看着两人,杨逸突然觉得有些古怪。

  至于哪里古怪,却又说不上来。

  此时宁远极力邀请杨逸去家中小驻片刻,却被杨逸以要赶路为由拒绝了。

  宁远也只好不再强求。

  宁远觉得虽然与杨逸相识不过半日,但与之相谈甚欢,颇为投缘,而且,杨逸又救了他的性命。

  如今一别,肯定无缘再见,他居然有些伤感。

  三人分别,背道而行。

  分别之时,杨逸突然又看到了宁远身上丝丝缕缕的黑气。

  而且,这黑气似乎更浓郁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