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从吞噬开始修行 > 第十一章 造化弄人

第十一章 造化弄人


  周稚芙幽怨的声音飘飘渺渺,在这院子里回荡。

  “我……”

  宁远听到声音,应了一声,正准备回头,却被杨逸一把按住肩膀,喝道,“别他妈废话,快走!”

  然后用力一把将他推向院门。

  “打开门!往人多的地方跑。”

  杨逸则盯着周稚芙,全神戒备。

  怨念加持的幽灵,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宁远扑到门前,却犹豫了起来。

  “怎么不走?”

  杨逸纳闷。

  “门……门打不开……”宁远说。

  完蛋玩意儿。

  杨逸直想骂人。

  这时,周稚芙已经朝着这边过来了。

  她的步子很轻,踩在落叶上也没有半分声响,仿佛没有任何重量。

  杨逸看着她,却突然发现,在满屋子蜡烛的照耀下,周稚芙的身侧,居然有着一个淡淡的影子。

  不对啊!

  怨灵是不会有影子的!

  难道是自己搞错了。

  这周稚芙不是怨灵?

  也不对。

  她明明已经死了,坟头草都那么深了。

  而且,杨逸看着她施施然走过来的样子,死气沉沉。还有那眼神,根本不是活人眼神。

  那影子是怎么回事?

  但随即,杨逸看到了院墙边那一排排的花。

  对了,花!

  彼岸花!

  传说彼岸花是盛开在阴阳交界之地的一种鲜花,会接引灵魂前往地府。

  而同样,这种接通阴阳的花,其花粉可以让幽灵显出一丝生气。

  想到这儿,杨逸脑子里灵光一闪。

  这屋子里应该还有别的东西!

  犀角香!

  刚才在阁楼上闻到的香味,就是犀角香!

  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带,人能与鬼通。

  周稚芙就是凭着犀角香与彼岸花,才掩盖过自己和宁远的耳目。

  白日里,她身上一定沐浴了熏香,撒了花粉,所以粗看起来与活人无异,自己这才没有察觉。

  杨逸想到这儿,周稚芙已经走到了自己身边了。

  杨逸赶紧作了个防御姿势……

  可她仿佛没把杨逸放在眼里一般,径直走向了宁远。

  “远哥儿,我苦等你一年,如今,你又要走吗?”

  “我……”宁远犹豫着,正准备回头看她。

  “别回头。”杨逸突然叫道。

  宁远不敢违背,只得站在原地踌躇。

  “别走,留在这儿陪我,可好。”周稚芙从身后一把抱住了宁远。

  那模样,就像妻子不舍丈夫离家一般。

  一旁的杨逸见状,觉得此时是个出手制服她的好时机。

  于是抬起右手,并起食中二指,在指尖生出一粒火苗来。

  幽冥火。

  杨逸持着火苗,跳过去一指点在周稚芙的额头!

  “啊”地一声尖叫,周稚芙的额头顿时冒出白烟来,她面容极为痛苦,被这粒火苗灼烧得翻倒在了地上!

  宁远听到周稚芙的惨叫,也顾不得杨逸的叮嘱,赶紧转身去抱住周稚芙,只见她面容惨白,全无血色。额头缕缕白烟冒出,疼得撕心裂肺。

  “芙妹!”宁远焦急的叫道。

  “你干了什么?”宁远又朝杨逸叫。

  呃……

  杨逸都愣了。

  他也有些意外。

  这么容易对付吗?

  “你看不出来吗?她已经不是人了!”杨逸指着周稚芙说。

  宁远不答,依旧紧紧地抱着眼前的女子。

  周稚芙被他抱住,痛苦的神情渐渐缓和下来。

  “人鬼殊途,你这样抱着她,她在吸食你的阳气啊!”杨逸冲着宁远叫道,“你会死的。”

  “我知道!”

  宁远突然对着杨逸叫道。

  宁远这话一出,杨逸和周稚芙一时间都愣了。

  “我知道!”宁远又低声说。

  “当日我回到此地,就看到了那破败的酒肆,也看到了那三座茔。”宁远怀抱着周稚芙说道。

  “所以,我知道芙妹她……已经死了。

  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大错筑成,我本欲在那凉亭了断自己性命。但没想到我到了凉亭,居然又看到了她。

  那时我便知道,她成了幽魂,要来向我索命了。”

  “那你还与她亲近?”杨逸不解。

  “我反正是求死之人,却再见到芙妹,她是向我索命也好,吸我阳气也好,有什么关系?只要能让我与她多待些时日,死也不枉了。”

  “远哥儿……”周稚芙听到这话,低声叫了一句。

  “求死之人……那你在山下碰上那群妖物时,怕成那样。”杨逸不屑道。

  “咳咳……求死是意志,怕死是本能嘛,再说,死在芙妹手里,是理所应当。被那些妖物吃了,却是心有不甘。”宁远说。

  杨逸看了一眼周稚芙,又问宁远,“既然你与她如此相好,当日你们私情败露,又为什么跑了?”

  宁远凄然道,“当日家中传来口信,家母病重,时日无多。我便赶回了家去。

  待我赶回家时,便在床前送别了母亲。

  家母过世后,我守孝一年,孝期一满,便赶了过来,只是……”

  宁远说到这儿,没有再说下去。

  只是没想到发生这样惨剧。

  听完宁远的话,杨逸也是默然。

  这两人……也真是悲惨。

  而周稚芙听了这话,一脸悲痛,只是她现在不是人身,没法流出眼泪。

  “芙妹,我确实负了你,你怨我恨我,都是应该……”

  周稚芙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我已经不怨你了,只恨自己命苦……”

  “……”

  杨逸看着这两人,心有戚戚然,于是退到了一边。任他俩腻歪。

  当然,人鬼殊途,宁远继续与这幽灵纠缠,必然是命不久矣。

  不过,杨逸也懒得提醒了。

  杨逸叹了一口气,准备不再管这件事,毕竟,这是他自己选择的……

  一条死路。

  两情相悦的一对璧人,本该天赐良缘,但却造化弄人,更害得周家家破人亡。

  命运……还真是难以捉摸呢。

  杨逸此时心里更是下定决心,自己的命运,一定得自己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能由天摆布!

  而这事接下来,基本没杨逸什么事了,杨逸也准备就此离开。

  可就在此时,杨逸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而且,这种感觉越发强烈。

  自己刚才试过,这周稚芙作为怨灵,并不是什么滔天恶灵。

  可能,她本来就并不怎么恨宁远吧!身上怨气加持也并不重。

  所以,她连自己的一缕幽冥火气都扛不住。

  可这宅子里,可是煞气滔天!

  凭她是引不来这许么多煞气的。

  而且……

  杨逸回想之前那老者的话。

  “五年前……”

  这宅子凶名是从五年前便传出来了。

  周稚芙不过才刚死一年而已。

  一想到这儿,杨逸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脊梁骨传到头顶。身上的汗毛顿时竖了起来。

  “不好!”

  这宅子里必定还有其他的凶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