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从吞噬开始修行 > 第二十章 昏睡

第二十章 昏睡


  刘保见这衙役兄弟面色慌张,赶紧沉声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慢些说。”

  那衙役一个劲的喘气,努力平复气息,然后说道,“我也说不清楚,可此事很是怪异,刘头随我来看看便知。”

  刘保心下一沉,虽不知出了什么事,但见这衙役慌成这样,也肯定不是是什么好事。

  刘保握紧腰间所挎单刀刀柄,便往汉正街赶去。

  燕国虽然未施宵禁,可到了夜里,路上也是行人寥寥。除了一些流连青楼的公子哥,便是一些酒鬼还在街上浪荡。

  汉正街是昌邑县城最繁华的街道,酒楼青楼最多,平日里到了晚间也是行人最多的街道。

  但刘保赶到汉正街时,街上却一个人也没有。

  安静的有些诡异。

  和手下衙役一起赶到如意楼时,便看到了另一个值班的衙役。这衙役正提着灯笼,站在街道上。他的身边,有一个人正倒地不起,生死不知。

  刘保心里一惊,莫不是出了命案?

  刘保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这个守在此处的衙役面前,沉声问道,“这人怎么了?”

  那衙役提着灯笼,照在地上那人脸上,说道,“我巡夜来到此处,便见这人倒地不起,我上前察看,发现是此地的更夫……”

  “更夫……”

  刘保蹲下身子查看,果然看见这人的身子还压着一面铜锣。

  刘保将手指放在那更夫的人中处探查,一查之后随即皱起眉来,因为他发现这更夫气息居然十分平稳。

  他又探向这更夫的脉搏……

  “刘头,我查过了,他好像就是……睡着了。”

  “睡着了?”

  “不光这个更夫,还有两个在酒馆喝酒回家的人,也躺在了路边,我去查看,也都只是在熟睡。叫也叫不醒……”

  之前叫来刘保的那衙役说道。

  怎么好好的睡在了街道上呢?

  刘保心中疑惑,只觉得这事确实无比怪异。

  他抬头看着旁边的如意楼,犹豫了一下,便往楼里走去。

  “将这更夫拖到街边台阶上来,这黑灯瞎火的,别让过路的人马踩踏了。”

  刘保吩咐道,接着,便推开了如意楼的大门,走了进去。

  两个衙役得了吩咐,将那更夫移到了路边台阶之上,那更夫即使被拖拽,却依旧没有惊醒,显然是睡得极沉。

  之后,两个衙役也跟着刘保进了如意楼。

  如意楼里,整个堂厅依旧楼道之上,都还点着灯火,照得整个酒楼是灯火通明。

  但,楼里却是无比的安静。

  没有一丝声音。

  这样刘保和两个衙役心里都有些紧张了起来。

  气氛太诡异了。

  大堂里没有一个人,凳子也都立在了桌子上。显然,这是食客尽散后,酒楼已经打烊了。

  可这店里的人呢?

  刘保又走进了后厨。

  人,果真就在后厨。

  一张桌子上,围着男女老少七八个人,看穿着,应该是这酒楼的掌柜,厨工与伙计。

  在忙完活计后,在后厨吃饭。

  可此刻,这些本应该在吃饭的人,通通趴在桌子上。有的,甚至还倒在地上。

  也是陷入了熟睡!

  刘保心里越发不安了起来。

  “这是……迷药吗?”

  跟进来的其中一个衙役小声的问道。

  在这样静谧的气氛下,那衙役根本不敢大声说话。

  刘保没有回答他,看这些人的样子,仿佛都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瞬间昏倒,也不排除迷药的可能。

  可是,空气中没有一丝迷药的气味啊!

  刘保轻着手脚,并没有去动这些店里的伙计。转身走出后厨,又朝楼上的客房走去。

  他轻脚轻手上了楼,刚走完楼梯,他终于看到了一个清醒的人。

  就在楼道间,他看到一个衣着华丽的人,正蹲在那里,在倒在楼道间的一个小厮身上摸索着什么……

  这是刘保看见的第一个没有昏迷过去的人。

  刘保下意识断定,此间怪异的事儿有可能与此人有关。

  见那人背对着自己,刘保屏住呼吸,慢慢移了过去……

  先拿了这人再说!

  离这人只有一步之遥时,刘保突然出手,使出擒拿手,抓向那男子肩头……

  但就在自己快要擒住这人关节时,刘保突然觉得眼前人影一花。那人身形极快,一瞬间仿佛移形换位了一般,瞬间绕到刘保身后,接着,冰冷的手掌捏住了刘保的后脖颈。

  那两衙役见状大骇,连忙拔刀相向,却又投鼠忌器,一时不敢动作。

  刘保自小跟着一个武师打熬筋骨,练习拳脚。虽然一直无缘学得高深的炼气法门,但一身横练的外家功夫,也是有些火候,要不然,也做不到班头这个位置。

  但是,就是一个照面,却被对方反手擒住了……

  “放开我们班头……”

  “袭击官府人员,你这是要杀头的!”

  那两衙役紧张的叫道。

  衙役叫了几句,刘保突然感觉自己后脖颈处的手松了,然后声后传来一个疑惑的声音,“你们是县衙的人?”

  那人放弃了控制,刘保赶紧转身作出防御姿态。同时这才看清眼前这人,是个衣着华丽的俊秀公子,正皱着眉看着自己。

  杨逸看着这几个衙役,也是纳闷。

  刚才睡得好好的,脑中金人儿微微一动,自己便瞬间惊醒了。

  醒来后觉得这楼里静谧异常,便出来查看,一看之下,楼道里竟然倒了个端茶的小厮。

  杨逸蹲下查看时,却发现这小厮只是睡着了。

  而且,睡得特别的沉。

  正在杨逸疑惑时,身后便有人向自己袭击过来了。

  “几位差大哥,无缘无故拿我做甚?”杨逸问道。

  刘保眼里惊疑不定的看着杨逸,这少年斯文有礼,气质出尘,身手更是了得。而且看他一脸疑惑的样子,似乎并不像什么贼人。

  但刘保还是留了个心眼。问道,“你是什么人,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杨逸说,“我是在这住店的,半夜醒来,发现有人倒在门口,所以查看一番。”

  杨逸说的诚恳,刘保又信了几分。“那小厮……”

  “很是奇怪,只是熟睡,并无异常。”杨逸说。

  刘保点头,看着杨逸说道,“果然如此,这楼里只怕所有人此刻都是熟睡不醒,也不知你为何清醒?”

  杨逸摊摊手,表示不知。

  刘保看了杨逸几眼,也不再理会他,来到身旁第一个房间,推门进去查看。

  那两衙役也收刀还鞘,跟在刘保身后,只是看着杨逸的目光,还是有些警惕。

  刘保推门而进的房间,正在杨逸的隔壁。

  杨逸见这三人并没打算盘问自己。所以,也也跟着进了这房间。

  这楼里确实又透露着古怪,应该有什么东西在作祟,要不然也不会引起金人儿提醒自己。

  一进房间,两个衙役瞬间神色不自然了起来,东张西望的,仿佛瞧见了什么不该瞧见的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