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从吞噬开始修行 > 第二十五章 清水出芙蓉

第二十五章 清水出芙蓉


  见县令作揖行礼,常清风身后跟着的众人也都纷纷行礼。

  杨逸顿感窘迫,赶忙扶起县令,他本想辩解,当时那情况,自己也只有挨打的份,还是城隍显灵,才灭了那魔头。

  所以,他实在不好意思受这种大礼。

  可他还没开口,就听常清风低声说道,“公子替本县除了大害,又替我抓来了瞌睡鬼,解了我多年的失眠之苦。于公于私,公子都受得起我这一拜。我已在县衙备下薄酒,请公子赏光,移步一叙。”

  杨逸见这县令说的诚恳,自己没有推脱的道理,便只好点头应了下来。

  街上有停着的马车,杨逸跟着县令与班头上了马车,便往县衙去了。

  县令与杨逸等人离开后许久,如意楼里的人才反应过来。

  原来芙蓉小阁里的魔头,居然是被这么个年轻人给灭了的。

  众人又想到,刚刚受到几个恶汉攻击时,那少年不慌不忙,随意使出了点小手段,便制服了几人。

  那掌柜的真是不长眼,居然惹到了这等高人。

  食客们只觉得看了一场无比精彩的热门事,又有了一份谈资,顿时都觉得高兴。

  如意楼的小厮苦着脸来找老板,诉说着刚清点出来损坏的桌椅板凳,却被老板一巴掌拍在头上。

  “这点损失算个屁啊!”老板的骂道,“这样的损失,我巴不得天天都有。”

  “为什么?”

  “因为……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哦……”

  “去,快把这公子住过的房间牌子取下来,待这位公子退房之后,换成‘仙临居’的牌子,房费给我涨十倍。”

  “那……还有人住吗?”

  “有人住?只怕住的人都得排队。还有,放出话去,说这位仙师极爱咱们店里自家酿的米酒……”

  “可那位公子也没喝过咱家酒啊……”

  话音未落,头上又挨了一巴掌。

  “就算没喝过,你也要这样去说。唉,难怪你一辈子也只能当个伙计。”

  “………”

  ……

  杨逸随着车马来到县衙。

  这县衙并不怎么气派,街道却比其他街道清净许多。想想也是,商铺和摊贩也不会开在衙门隔壁啊!

  在县衙里一处偏殿里,已经备上了酒席。

  杨逸看到一个美貌妇人,正指挥着几个丫鬟打理。

  想来,这便是县令夫人。

  常青风拉着杨逸入了偏殿,那妇人知道今日主客是杨逸,便对杨逸福了福身子,吟吟施了一礼。

  杨逸也赶忙俯首还礼。

  接着,县令夫人便出了门去,常清风引杨逸落座,而自己和刘保以及一个师爷作陪。

  杨逸被这样客气的对待,心里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闲谈几句,便问起杨逸来历。

  沧州是燕国边陲之地,境地虽然有些修行门派,可都不算起眼,并无什么修仙名山以及什么大宗门。

  杨逸也不好说自己没有师门传承的话,毕竟,怕对方追根究底的又问自己是如何修炼……于是杨逸随意编了个山门。

  常清风和刘保师爷几人对视一眼,杨逸所说的山门他们听都没听过,可出于礼貌,他们也一个劲“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没办法,常清风虽然是官,可他只是凡俗中的一个小官,面对修为高深的炼气士,他也只有敬仰的份。

  接着,很自然的,便问到了杨逸是如何诛灭芙蓉小阁中魔头的事。

  杨逸想了想,这事如果细说,又得从周稚芙的怨灵说起,那说几个时辰也说不完。

  于是,便只是说道,自己有个朋友误入了芙蓉小阁,自己前去营救,惹出了院中妖魔。

  而且,杨逸对于最后城隍显灵,出手伏魔的事,并没有隐瞒。毕竟,这样明目张胆的抢人功劳的事,杨逸还是做不出来。

  尽管杨逸简要洁说,可三人依旧听得是惊心动魄,他们虽然知道那宅院里有凶险,却不曾想到有那等恐怖的存在。

  如果她不是自困于宅院的话……要是来到人群密集的区域,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不过,对于杨逸将功劳全部推给城隍的事,三人却并没有因此看低,反而对杨逸更加敬重了起来。

  明知凶险却依旧还要前去营救友人,城隍已死却又不夺其功劳,可见人品。

  关键是,他们也见到了杨逸展露过本领,尤其刘保,还见识过两次。所以,也知道杨逸确实是有真本事的人。

  接着,席间便是一阵接一阵的恭维声。

  杨逸不停举杯回应,只觉得面对这等人情世故,比面对山里妖灵还有令人费神。

  举杯间,杨逸突然发现从门边探出一个脑袋来。

  是一个女孩子,模样生得娇俏白皙,似乎在偷偷打量自己。

  杨逸看去,那女子赶紧把头缩了回去。

  不一会儿,又探出了头来张望。

  “怎么样怎么样?小姐!我说吧,是个俊俏的公子。”

  有丫鬟在那女子身后小声说道。

  这姑娘回过头来,脸上有些微红,丫鬟说的不错,自己父亲今日宴请的,果然是个无比好看的公子。

  “还行吧!”常玉儿不好直夸,只是这样说道。

  “也不知这公子什么来头,竟然让咱们老爷跟师爷刘班头三人作陪。”那丫鬟小声道。

  她是常玉儿的随身丫鬟,一直待在深闺,所以对外面发生的事知之甚少。

  今日也是听其他丫鬟说起,说县令大人在宴请一个公子,那公子模样还很俊美,便带着常玉儿来瞧。

  “你去问我母亲,我如何晓得啊?”常玉儿白了这丫鬟一眼。

  “嘿嘿,小姐,我倒有个猜测,小姐要不要听一听。”这丫鬟。

  “快说。”常玉儿赶紧问道。

  “小姐今年已经十六了,按理说,到了婚配的年纪,据说,今年已经有无数的员外贵人前来替他们家少爷求亲,可都被老爷回绝了,他说那些浪荡公子都配不上小姐你……”

  常玉儿听到婚配两字,已经是脸红不已,又听到父亲替自己回绝了这些,也是点了点头,心里想到,父亲说的极是,我哪里会嫁给那些不学无术的富家子。

  “可听老爷和夫人前几日还说,要给你选一个人才品性都出众夫婿。而今日,就宴请了这么一位气质出众的公子,莫不是……”

  说到这,丫鬟嘿嘿笑道,没有再说下去。

  “你……你闭嘴啊……”常玉儿听到丫鬟笑声,直觉得脸上似火再烧。可听到丫鬟这样说,未必没有这种可能。

  自己已然到了婚配的年纪,父亲也经常拿这事打趣自己,扬言要将自己嫁出去,让自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每次父亲说道这里,常玉儿总是撒娇一番,只是不依。

  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她便又忍不住将头偷偷伸过去,打量起杨逸起来。

  而这一次,却被常清风发现了。

  常玉儿被叫了过去。

  常玉儿低着头,走进了客厅。

  常清风便向自己的女儿介绍起杨逸的姓名。

  常玉儿毕竟极富教养,虽然此刻有些羞涩,却也礼数周全。她微微福身,轻声说道,“见过杨公子!”

  杨逸赶紧起身还礼。

  这常玉儿生得确实好看,有点邻家小姑娘的感觉。

  杨逸被常清风在这酒席之上夸了半天,此刻见他有这么个美丽的女儿,于是便对着常县令拱手说道,“不曾想常大人千金生得如此貌美,真好比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美人一何丽,颜若芙蓉花……常大人好福气啊!”

  常玉儿听到这话,身子一震。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夸我,我就夸你女儿。

  其实杨逸此刻已经有了些醉意,他灵魂老成,下意识的忘记了自魂穿的身体,还只是一个少年,也比这女子大不了几岁。

  所以,这么东拼西凑找来诗句夸人家,有点像……撩的意思。

  常清风倒没多想,听到杨逸夸自己女儿,他也是喜不自胜。

  倒是那师爷,咂摸了一会儿“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美人一何丽,颜若芙蓉花……”眼前一亮,不由叹道,“公子出口便是如此佳句,真是好文采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