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从吞噬开始修行 > 第二十九章 异物志

第二十九章 异物志


  此时已是深夜,外面静悄悄的,也不知是什么时辰了。

  杨逸胡乱吃了些东西,再躺下时脑子里总是会浮现刚才的梦境。杨逸已经努力的抛开梦里的那些画面,想要睡个安稳觉。

  但是……越睡越觉得清醒。

  楼下打更的声音传来,杨逸仔细停着,响了四声。

  原来已经到了四更时分了。

  离天亮还早呢。

  杨逸无奈地坐直了身体。

  唉,早知道漫漫长夜,难以入眠,就不拒绝店老板那个少女亲戚了。

  大半夜的,跟她聊聊理想也好啊!

  突然,杨逸想了起来,傍晚时分不是买了一本书吗?

  正好可以拿出来翻看。

  杨逸赶紧从包裹里取出这本《异物志》来。

  据说是整理本县一些怪异志谈而写的小说,这样的东西,虽然不是杨逸最喜欢看的书籍类型,但也很合杨逸的胃口。

  屋子里放了好几盏油灯,照的房间无比明亮,杨逸便借着灯光,看起书来。

  书中所记故事,大多无迹可考,也不知道真假,倒是有两个小故事,杨逸看完有些惊讶。

  第一个故事,是记载的五六年前的一件诡异的事。

  县城东郊有一大户人家,姓王。

  这王家高门大户,颇有钱财,只是生了个儿子,却是个傻子。到了适婚年纪,智龄依旧如同五六岁小儿,无人肯嫁。

  于是,王家员外便偕同妻子家丁,带着这傻儿子上城隍庙祈愿,希望自己儿子能够开窍,娶个妻子,好继承香火。

  却不想祈求城隍之后,那傻儿子居然在庙里失踪了。

  庙宇不大,一行人却找了半天也不见其踪影。

  王员外大急,又差人下山报官。县衙也派人一起寻找,一直找到半夜时分,也没找到那个傻子。

  王员外一家人下了山,两夫妻整日忧心儿子生死,却始终不得其信。

  如此过了半月有余,就在王员外夫妻二人以为再也见不到儿子时,他却自己回来了。

  不仅自己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子。

  而且,更神奇的是,自己儿子居然开了窍,恢复了心智,甚至比之常人,还要聪明几分。

  王员外夫妻大喜,认为这便是城隍显灵,遂了他们的心愿。

  如此,不再呆傻的王家公子,便与这来历神秘的女子成了亲。

  那女子生得貌美,不仅对自己相公极好,也是尽力侍奉公婆,颇有贤名。

  只是好景不长,这王公子虽然恢复了心智,不再呆傻,却又展露了不良心性。时常花天酒地,在外沾花惹草,对家中那位娇妻更是越发冷淡粗暴。

  而且,每次两人争执,王员外夫妻也是偏向自己儿子,只觉是这儿媳善妒,无理取闹。

  终于,有一天,有人发现王家被一把大火烧了,王员外夫妻死在了大火里。而那个王家公子虽然逃的性命,却又变成里呆傻模样。

  而那女子,却去向不知。

  杨逸之所以觉得这故事令杨逸惊讶,是《异物志》中记载,这女子极爱红装!

  从来都是一身红衣!

  不用想,如果记载确有其事,这女子便是芙蓉小阁中的那红衣魔头。

  只是杨逸没想到,她还有这样一段过往。

  而第二个故事记载比较久远,大约三百年前。

  那时的昌邑县,远不如现在太平。乡野间匪患横行,妖邪作祟,又加上连连天灾,导致人口凋零,民不聊生。

  这一年,县里有一条大河,大河中滋生了一条妖灵,这妖灵已经化成了人形,而且颇通法术。

  一日,河中妖灵显灵,他自称河神,扬言要乡民们向他献祭童男童女,供它食用,否则便引水淹没整个昌邑。

  乡民虽然愤慨,却也没有办法,只得献出几对童男女出来。

  在祭祀河神这天,突然一修仙人踩着法宝飞身前来,与那妖灵相斗。

  那修行者与那妖灵斗法的场景,当时很多人都瞧见了,所以这书里也都作了描述。

  那妖灵本领确实强大,与那修行者斗法一时还占了上风。

  可那修行者后来取出了法宝来,才赢过那河中妖灵。

  那修行者先是用一口铜碗,吸走了整条河的河水。

  那妖灵没了水势,便妖力大减,于是想使变化之术逃遁。

  修行者又取铜镜,照出妖灵真身,令它无所遁形。接着,又使出一口小钟,将妖物吸进了其中。

  修行者只是手摇小钟轻晃,那钟内变化出血来,据说是妖物被炼化了。

  收了河妖,救下了童子,修行者又进了山里。

  不到一日,据说这片山域的妖邪都被这人斩杀了。

  据说,这修行者名叫刘郁之,是遥远地方一座仙山琼阁之处的修仙之人。

  没了妖患,这个叫刘郁之的修行者又设坛演行法事,替乡民祈福迎祥,驱逐瘟疫。不久,昌邑县境内便阴霾退散,百姓得以安居。

  这个故事本来没什么特殊,可令杨逸惊讶的是后来的事。

  后来,百姓生活稳定之后,这刘郁之便又消失了。

  乡民都传,这是上天派下来解救此地的仙人。

  于是,乡民为这刘郁之建了庙宇,塑了泥身,供奉于凤眠山上,享受香火。

  这,就是本地城隍庙的由来。

  杨逸这才知道,原来,这城隍老爷,名叫刘郁之。

  又看了一眼这个故事,如果故事中记载没错的话,杨逸结合这个故事里的细节,以及和通过四件法宝联系在一起,杨逸心里生出一个猜测。

  这刘郁之,是三百年某个大宗门派来此地来修补封印的人。

  他斗法中吸走一条河流之水的法器,应该就是灵威水盂。

  而照出那妖物真身的法器,便是自己怀里的龙纹宝鉴。

  而炼化那妖物的法宝,自然是莲花鲸。

  而这其中两样,都用来封印了那洞里的魔物。

  只是,这刘郁之当时修补封印之后,究竟是死了,还是回了宗门复命去了,这个杨逸不得而知。

  但城隍泥身作为乡民愿力所化能够显灵,那便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这刘郁之已经死了。借着乡民的愿力,成为了城隍,那便是一个全新的灵魂。

  还有一种可能,这刘郁之还没死,修炼有成,不断破镜,得以延续寿命。这方供奉不过是他功德之身,泥身里虽有他的神识,但本体尚在千里之外。

  如果是第二种可能,杨逸就觉得有些玄妙了。

  这刘郁之不知是在哪座仙山修行的高人,如今又到了什么境界?自己承他救下性命,可又吞了他的法宝,这算不算与他扯上关系?

  想来这等高人,应该,大概,可能不会跟自己计较的吧?

  看完了这本《异物志》,天已经亮了。

  杨逸便收拾好东西,准备去那无名山谷的深洞去瞧一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