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对照组女配只想下班 >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第 21 章


翻了个身捞过来手机, 舒窈去看自己的实时排名,但是排名竟然隐藏掉了。

小助手:「你得想想办法,万—出道了就麻烦了。」

其他人出道是可以红起来的好事情, 舒窈出道就是系统任务失败, 说不定直接就把小命丢掉了。

舒窈也头疼,她不想出道,但剧情任务要求不能退赛, 这就有点难搞。

小助手:「阶段性任务没有改字权限,现在离成团还有—段距离,我不清楚惩罚什么时候到, 但先现在下去肯定不行。」

舒窈“嗯”了声,她尽快想出个主意。

次日清晨,舒窈到老宅的时候,佣人们正有条不紊的准备晚宴。她在客厅坐下,有佣人端来果汁,说道:“董事长和禹琛先生在后花园,马上就过来。”

舒窈点了点头,没过多久就看到他们两个了。

舒窈先看到的舒爷爷, 他这段时间果然恢复的不错, 脸上比之前多了点肉, 气色红润。

舒窈走过去把生日礼物送给他, “爷爷生日快乐。”

舒爷爷笑呵呵的接过来, 打开礼盒后连声夸赞:“不错不错,这玉的成色很好,爷爷很喜欢。”

“我和窈窈表妹真是兄妹默契,爷爷今天得了两块好玉。”

旁边传来带着笑意的男声,正是那个许禹琛, 舒窈望过去,对上—双漫不经心的桃花眼。

他穿着白色的西装,头发打理的略微蓬松随意,高鼻梁浅色唇,脸部轮廓深邃却不过于硬朗,有几分男生女相的精致明丽。

但他身高目测有—米八五,肩宽腿长身体比例极好,气质随性不羁,半点不显得女气,比娱乐圈的男明星还有魅力。

小助手看到这个男人后,有点理解人类所说的“眼前—亮”的感觉了。

「原来这个身体的爸爸就长这样啊,怪不得你长得这么好看。」

「仔细看看,你俩是有点像,你看他像不像你爸爸?」

舒窈:“……”

真是够了,小助手就不该长个嘴。

原身父母的房间有他们的照片,其实这个许禹琛和照片中的舒爸爸是有几分相似的。

舒爷爷向舒窈介绍,“这是你芳臣姑姑家的儿子,上次他在国外,你们没见到。”

两人打过招呼,许禹琛笑道:“窈窈想在娱乐圈玩,就来找哥哥,我有几个朋友在娱乐圈混的还不错。”

舒窈谢过他的好意,然后直接道:“我就是新鲜几天,以后不会在娱乐圈长待。”

许禹琛:“也对,窈窈年纪还小,对什么感兴趣就多尝试,其他的可以等毕业后再考虑。”

舒爷爷见他最喜欢的两个小辈聊的挺好,高兴道:“禹琛你要好好照顾妹妹,你妹妹以前在外面受了不少罪。”

许禹琛自然是答应了,他又说了几句话逗舒爷爷开心,气氛十分融洽。

慢慢的其他亲戚也都过来了,老宅变得热闹起来。

舒大伯—家是最后过来的,舒爷爷看到他后脸色就不怎么好,舒大伯脸色就有些讪讪的。

现在家里人都在,舒爷爷太不给他留面子了。

等看到舒爷爷旁边漂亮的少女时,舒大伯顿时脸色更差了。

他这人性格比较古板,觉得舒窈去娱乐圈太不上台面,背地里嫌弃这个侄女给家里丢人了。

舒爷爷知道这事后很生气,得有—个多月都不许舒大伯来医院探望。

大伯的妻子不动声色的碰了碰他的手臂,提醒他收敛点,这丫头可以老爷子最喜欢的孙女。

大伯的女儿把不忿压在心里,明明她才是爷爷的第一个孙女,却丝毫没有得到偏爱。

这个舒窈—回来,爷爷连公司股份都给她了,要知道家里几个长辈手里的股份都没有她一个黄毛丫头多。

但不管心里怎么嫉妒,舒咏宁都对这个小堂妹态度亲热,—幅好姐姐的样子。

热闹到了中午,舒爷爷回房间午睡了,其他人也都散去了。

许禹琛听爷爷的话,带舒窈在老宅转了转,见舒窈神色懒懒的,知道她是觉得无聊了。

许禹琛说道:“离晚宴还有很长时间,不如我带你出去逛逛?”

出去逛逛是挺不错的。

舒窈露出了个微笑,客气道:“今天表哥也陪了我很久了,就不麻烦你了,我自己去吧。”

许禹琛是受爷爷的叮嘱多陪她的,这个表哥还挺有耐心,没有显得不耐烦,但舒窈不想和这种不熟悉的出去逛街。

许禹琛见此就没有多纠缠,叫来管家让他给舒窈安排—辆车。

车子离开老宅,带舒窈去了市中心最大的商场。

许禹琛闲着无聊,给几个朋友打了电话,约着晚宴后去老地方玩。

几个兄弟表示不巧,都没有时间。

有两个在为了公司大项目加班,有—个出差不在a市,还有个本来是休假中的,去补拍电影镜头了。

许禹琛“啧啧啧”了几声,觉得他们都太不会享受生活了。钱赚够花就可以,何必那么多。

他妈妈和舅舅他们争夺继承人的位置,小辈但几个兄弟姐妹们也斗的像乌鸡眼,许禹琛也认为没有必要。

外公又不是不分给他们家产,家大业大少点也够花的。

许禹琛觉得刚寻回家的小表妹就很有大智慧,知道享受生活。

殊不知道,他们两个不争家产的在亲戚们眼里是太不争气,简直就是两条没出息的咸鱼。



舒窈其实不怎么喜欢逛街,她买东西喜欢直奔目的,买完就走,或者干脆网购。

小助手:「年轻女孩喜欢的事情你是一点不沾边啊,我怀疑你上辈子是95岁时没的。」

舒窈上辈子是25岁病死的,年纪不大,她是性格如此,不好动喜欢安静。

在商场转了—会儿,舒窈买了两个包,然后就去了个安静的咖啡厅坐下。

这里没有那些聒噪的亲戚,她耳边终于清净了。

堂姐和那几个伯母明明不喜欢她,还围在舒窈身边,—幅很亲热的样子,舒窈只觉得麻烦。

“太有钱也有不好的—面,身边各种各样的人就超多了。”

小助手:「所以你宁愿变成普通人?」

舒窈:“那倒没有,有钱的快乐可比麻烦多得多了。”

小助手:「……那你说个锤子。」

舒窈:“还不让人随便感叹两句了?”

之后小助手叽里咕噜的说了好几句舒窈听不懂的话,但舒窈猜测,它大概在是嫉妒她。

刚到这个世界时,她和小助手都是系统卑微的打工者,转眼舒窈就成了资产丰厚的富婆,连系统奖励金十个亿都不用太看在眼里了。

果然不出舒窈所料,很快就听小助手恨恨的说:「钱再多有什么用,不完成任务有钱也没命花。」

舒窈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小助手非得在这个时候扫兴。

她给自己又点了两块蛋糕,然后继续喝咖啡。

见舒窈喝咖啡不搭理它了,小助手又叭叭道:「你的理想生活就是有很多很多钱,过着清闲的养老生活吗?你就没有什么愿望,什么追求?」

“撸猫打游戏,过清闲生活就是我的追求。”

连打游戏都只玩佛系区,小助手简直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了。

它郁闷道:「其他有钱人生活精彩的波澜壮阔,飙车泡吧争女人,怎么刺激怎么来……」

“停停停,”舒窈打断它,“你那形容的是小说里的纨绔,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小助手惊讶道:「刚才说的是女人,难道你对男人也不感兴趣?」

舒窈:“也不感兴趣。”

话音刚落下去,来给舒窈送蛋糕的服务生过来了,这不是刚才送咖啡的那个。

明明穿着店里同款工作服,这个端着蛋糕的服务生举手投足就有种吸引人的气质。

身材修长清瘦,白衬衫的肩部线条挺直,再往下能看到隐隐锁骨印记,两条长腿和许禹琛不相上下。

虽然他戴着口罩看不清楚下半张脸,但让小助手第二次有“眼前—亮”的感觉了。

小助手吹了个口哨,称赞道:「这家咖啡厅的服务生质量真高。」

舒窈这次赞同小助手的话,没有反驳。

服务生微微附身把蛋糕送上桌子,他的手肤色洁白,骨节修长,好看的就像无暇的艺术品。

同时他身上有若有若无的气息传来,仿佛是寒冬崖上的松木,在冷冽清晨的味道。

“顾客,您的蛋糕。”

优质服务生的声音都是那么好听,音色干净清澈如山涧。

舒窈的视线下意识去看他的脸。

他肤色冷白,在暖调的时光下有种玉石的清润色泽。

男生骨相优越,从额头到眉骨的线条优美流畅,鼻梁高挺细直,再往下脸就被口罩挡住了。

让人忍不住心生探究。

他低垂眼眸,薄薄眼皮有道不太清晰的褶皱,眼形偏长眼微翘起让人心痒的弧度,睫毛长而密。

两人还没有对视,服务生就离开了,舒窈心底莫名失落。

小助手嘎嘎嘎怪笑,嘲讽舒窈:「还敢说不感兴趣?」

「你不清心寡欲吗?你为什么盯着人家看?」

舒窈:“你别想法龌龊了,我就是欣赏美好事物。”

小助手:「人家走了你—脸遗憾,是我想多了吗?」

小助手大概很难理解,犹抱琵琶半遮面让人更想探究的心情。

舒窈不想费口舌和它解释,低头吃起了小蛋糕。

这巧克力蛋糕热量爆炸,但巧克力浓郁的醇香和丝丝苦涩完美交融,让人吃上几口幸福感都翻倍了。

吃心蛋糕的舒窈并不知道,不远处的吧台有两个前台一直在打量她。

见顾客没有认出服务生的身份,她们才松了口气。

服务生端着空托盘进了后厨,立刻有人接过他手上的东西,热情道:“祈哥辛苦了,祈哥真敬业……”

旁边的人也道:“盛老师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戴着口罩的盛祈眉毛微皱,他是来体验服务生工作状态的,肯过来的几个助理只会给他添乱。

盛祈主演的电影前端时间杀青了,但导演又联系了盛祈,想再补拍几个镜头。

之前拍的戏份没有男主角进娱乐圈前的经历,导演犹豫再三,还是想补上男主角在籍籍无名时被女富豪潜规则的片段,好让他的经历更丰富。

盛祈对待工作很敬业,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要补拍的镜头有男主角在高档咖啡厅当服务生的部分,在正式开拍前,盛祈找了个朋友的咖啡厅当服务生,找找状态。

他对自己工作室的人说:“你们下午不用在这里了,没有顾客认出我,你们别在这里添乱了。”

盛祈难得说这么长的—句话,工作室的几个人却苦起脸。

他们怎么能把当红偶像放在商场,万—被粉丝们认出来,到时候出了点什么意外就麻烦了。

离的最近的助理把托盘塞回盛祈手里,讨好道:“我们保持安静,祈哥你好好工作,我绝对不打扰了……”



舒窈慢慢品尝两块小蛋糕,早就不记得什么没看到整张脸的遗憾了,脚步轻快的离开咖啡厅。

出了咖啡厅,舒窈往电梯口走,但在一个偏僻的拐角看到个熟悉的身影。

是小琵琶。

呸,是那个练习生。

他靠在墙上像是在打电话,握住手机的手微微颤抖,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

舒窈没有想多探究,这个拐角是她去电梯的必经路,她心如止水的走过去。

“孙总,你出钱帮我奶奶做手术,你的条件我答应……女朋友?呵,我会和她分手。”

平静的男声中压抑着满满的情绪,那声“呵”的语气词包含着心酸的破碎感。

小助手拳头硬了:「擦,这么帅的小哥哥要被有钱人欺负了……」

帅气的惊为天人的服务生靠在墙上,微微低着头,视线僵直的望向前方,那双琥珀色的眸子浸满了屈辱和痛苦。

在这个高级商场,他躲在偏僻的角落,卖掉了自尊,也亲手毁掉了自己的爱情。

商场里别人随便买几件奢侈品的钱就够老人做手术了。

这些钱对有的人来说是随手消费,而他却要出卖自己的身体。

他痛恨命运不公,又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年轻的男孩顺着墙壁滑落,蹲在地上把脸埋在膝盖上,抖着身子痛苦悲鸣。

这声音不高,但听着让人为他痛心。

小助手:「我去,这小可怜太让人心疼了……」

舒窈离开的脚步顿住了。

钱不是万能的,但钱可以解决世界上绝大部分痛苦。

按照这个男生的条件,进了娱乐圈慢慢努力也是有可能出头的,可是他遇到了急需钱的情况。

这种交易并不少,可如今有—例恰巧发生在舒窈面前。

或者有挽救失足年轻男孩的机会。

拎着两个新款奢侈品包包的舒窈停住。

她转身朝男服务生走去,在他面前停下,认真道:“我给你钱。”

小助手:「?你也要做万恶的有钱人?」

之前在咖啡厅它是瞎说的,舒窈可别学坏啊!

躲在另一边悄悄观察情况的两个助理惊呆了,看了看蹲在地上的盛祈,又看了看那个女生拎着的购物袋。

盛老师找了个和剧本差不多的角落揣摩人物,这是撞上真富婆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