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在咒高装瞎的宇智波 >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离谱的一天,从离谱的早上开始。

夏油杰推开教室的门,看到了一地的螃蟹。

螃蟹又多又大,目前在满地乱爬,有些还伸出钳子试图给他来上一下。趁着他开门的一会儿,已经有几只螃蟹横着爬出了教室,目前正在向楼梯进发。

夏油杰:???

他强忍下自己关门开门的冲动,眯眯眼都吃惊地睁大了,一瞬间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脚步声从背后哒哒传来,宇智波知晚上在网上冲浪,结果早上起不来,被硝子半拖半拉带到了教室,结果抬脚就踩到了一个满地乱爬的螃蟹。

螃蟹伸出钳子,狠狠地夹了宇智波知的鞋。

这一下子快把她的瞌睡虫都夹走了。

“嘶,痛!”

硝子停住了脚步,沉默半响,她用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这满地螃蟹的教室,狐疑道:“这是……怎么回事?”

正常人上课前教室会爬满螃蟹吗?!

昨天,刚刚开学,两个问题dk就成功打塌了教学楼。

五条悟是家里的大少爷,少爷闯祸下属背锅,于是打塌的楼,五条家自然是火速派人来修。

没修好。

宇智波知:她怎么觉得五条家似乎也不太靠谱样子。

修楼什么的,难道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比如隔壁千手一个木遁。

但很快她就没心思关注这个了。

悲伤的事情在于,楼塌了,课不能停。

夜蛾的原话是——哪怕咒灵围住高专了,他也要接着上课。

班主任浑然不顾旁边宇智波知的哀嚎,目前,大家已经搬到了另一栋教学楼。

当时夜蛾的语气隐含着心痛,他再次郑重表示:这是最后一栋教学楼,如果谁再敢把楼打塌,他就把那人打成饼饼。

宇智波知的手指指点点:“老师,老师你看五条。”

五条悟的表情有些吊儿郎当,在宇智波知的小报告下被夜蛾抓了个正着。虽然他可能是认为自己身为最强,无所畏惧,但这并不能更改他的结局。

——变成银色的流星。

这家伙变成流星的次数着实有点多,宇智波知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粗略估计可能已经有十几次了吧。

歌姬狂喜。

话说回来,这个一米九的银毛出身大家族,因此对钱财看得很开,天天花钱如流水散财如买菜,和宇智波知抠抠索索的老师完全不一样。

打塌一个教学楼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事,但对旁边的夏油杰可就不是了。

开学就背上巨额债务的眯眯眼少年看到账单倒吸一口凉气,宇智波知感觉他的眼睛都变得更小了。

当时夏油杰感觉心跳有些加速,于是低声开始洗脑自己:

他脾气很好。

他从不打架,来学校后要和同学们相亲相爱。

现在——

哪个天才想出的烂主意放螃蟹?!

此刻,看着满地的螃蟹,宇智波知没有管夏油少年百转千回复杂无比的内心,她只是盯着这些咔咔跑路举起钳子的小可爱们,喉咙不易察觉地耸动了一下,咽了咽口水。

螃蟹诶,可以蒸。

蟹黄香,蟹肉晶莹剔透。

宇智波知又饿了。

硝子表情懒散,虽然她一直懒得管很多事情,但是此刻看到这两个同期不正常的脑回路,还是问道:“现在的问题,难道不是教室被螃蟹占领了吗?”

此刻,伴随着脚步声,咒高一年级另一个正常人——夜蛾班主任终于姗姗来迟。

尽管他身穿黑西装,手里抱着可爱娃娃边走边缝的形象对于一个彪形大汉来说——根本也不正常,但是矮子里面拔高个,和目前咒高除硝子外的其他人比起来,人人都很正常。

“怎么回事?”夜蛾看到这个场景,似乎是有些不能理解,此刻表情一片空白。

他摘下了墨镜,仔仔细细地打量了教室,感觉是有些难以接受,嘴里喃喃自语道:

“难道!难道——螃蟹大军来攻打咒高了?”

“这是咒灵的新型攻击方式?”

硝子:???

好家伙,高专正常人越来越少了。

啪嗒,夜蛾手上的娃娃掉落在地上,被螃蟹狠狠夹了一通。

硝子抬眼,似乎是终于看不下去了,道:“老师,这应该是某个恶作剧吧!”

宇智波知:“礼物!这是礼物!”

这么多的螃蟹,能蒸多少锅啊!

“当当当当!”

教室里面突然传出了声响,众人抬眼,看见了一个银毛挺直了身子,大摇大摆地站在了讲桌上。

他一米九的身高都快把天花版戳上一个洞了。

讲桌下的螃蟹还在努力往上面爬,看上去和他有深仇大恨一样,想要狠狠给这银毛来上一下。

他打了个响指,得意洋洋地问:“怎么样,这可是横滨那边寄来的特产!”

“因为我开学第一天就和同期打架,网上有一个热心网友建议我送螃蟹改善同学关系——于是我就从横滨某水产公司那里进购了整整一仓库的螃蟹,今天一大早就放到教室了。”

五条悟此时眼睛缠了一层黑色的眼罩,不像带着墨镜时候的那样,此时他的头发冲天而起,显得很是嚣张。

事实证明,发型什么样,主人就什么样。

下一秒,这个似乎对眼下大家上不了课的情景很满意的五条悟就接着道:“果然,无论是实力,还是人缘方面~”

“我——都是最强的!”

“你放屁!”

五条悟:?

宇智波知激动坏了。

她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现在明白了,立刻就要说出真相。

论最强,没有人能强得过她大哥宇智波斑!

战场玫瑰无论是实力,还是人缘,都是木叶的第一名!

夏油轻轻吐出了一口气,微微侧了侧头,望着眼前一片混乱的场景,心情复杂。

——什么最强,最强的,只有还没断奶的孩子才会一直将这样中二的话语挂在耳边吧。

反正,他肯定不会是这样的人。

硝子发现了华点:“……什么横滨的热心网友会建议人买螃蟹啊,他是不是有点问题?”

比如看对方是个大少爷,人傻钱多好坑的那种。

闻言,夏油立刻一起用一种看误入歧途惨为诈骗受害者的目光盯着五条悟。

而五条悟——他脸皮厚,对这些目光无所谓,只是危险地眯起了眼睛,跳了下来,踩扁了一只螃蟹,对宇智波知道:“你说什么?”

谁,谁敢反驳他最强的名号!

宇智波知:“虽然你用来改善关系的礼物很有诚意,但最强肯定不是你!”

夏油莫名其妙的目光看了过来:不是,这什么玩意儿就有诚意了?

硝子叹了口气,摸了摸宇智波知的头,心里明白这孩子已经被饿傻了。

“唔唔唔唔你放手!”

白毛dk立刻开始了校园霸凌,他开始扯同学的脸了!

此时,有些螃蟹已经爬上了楼梯,向二年级的地盘进发了。

在旁边围观的夜蛾总算有了动作,他沉声问道:“你买螃蟹,为什么要让螃蟹满地乱爬?”

而后班主任走上前去,浑然不介意被螃蟹夹得遍体鳞伤的裤脚,对在拉扯jk脸的dk道:“这样,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开始上课?”

已经开学两天了。

他人民教师的崇高理想基本已经破灭了。

短短两天,夜蛾就苍老了十岁。

五条悟一边拉扯着宇智波知的脸,一边惊讶道:“嗯?上什么课啊?”

夜蛾:“……”

银毛看着缓缓走过来的夜蛾,终于感觉到了一点点不妙。

五条悟立刻放下欺负jk的手,严肃:“老师,听我解释,这其实是有……”

砰!

开学两天,三句话,让五条悟被打飞了18次。

夏油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心道:横滨骗子多啊。

当然,一天当然不会只有早上推门看见教室被螃蟹占领了这一件离谱事情。

“咒术界御三家,代指三个传承众多历史悠久的家族,分别是禅院,五条和家茂。”

夜蛾老师在上面讲,下面的宇智波知将课本竖了起来挡住老师的视线,而后戳戳旁边的夏油少年:“夏油,你眼睛真的很大!”

夏油:???

宇智波知:“笔记能不能借我抄一下?”

在上课后,宇智波知惊奇地发现,她不识字!

硝子:她不明白这有什么好惊奇的。

在老家的时候,族里的大家都是一起上族学,顶多教教算数啥的,她那个时候就学得不咋地。

后面和千手打起来,就更没人关心忍者的文化课水平了。

所以,虽然这个专科学校的上课内容她能听得懂,但她完全不会记笔记。

夏油杰微微一笑,脸上的表情差点破功,道:“宇智波同学夸人的方式,真的是很别出心裁。”

硝子趴在桌子上,脸转了过来,脚在下面踩了宇智波知一下,道:“你可以抄我的。”

宇智波知疑惑道:“可是硝子,你刚刚不是在睡觉吗?”

上课的时候就没看到硝子醒来啊,这是怎么做的笔记呢?

家入硝子深深吸了一口气。

此时教室很大,很宽敞,但同期四个人,三个人抱团挤在了一起。

那被孤立的家伙是谁呢?

自然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