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在咒高装瞎的宇智波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夜空中挂着明月、

皎洁的月光洒了下来, 将咒高的一切衬托得寂静无比。

月光照耀着人间,世间之人都享有着一轮相同的明月。当年在老家的时候,月光也是如此的安静。

宇智波知手里拿着漫画书, 心不在焉地看着,慢慢地想了很多事情。

这个漫画发展的很快, 宇智波兄弟命运的一战之后,那个自称是斑的人就出现了。他话里话外的意思, 还是想要挑起新一届的忍界战争,将一切拖入战争的炼狱。

宇智波知在心里摇了摇头, 她想着,那并不是她的大哥。

她大哥嘴上不说,其实心里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家人的。若是再次开始战争, 哪怕是强如宇智波斑, 其实也并没有办法保证他身边所有人都可以平安顺利地活下去。

他怎么会想要再次开启战争呢?

带着面具的家伙八成也不是泉奈哥。

宇智波知明白,泉奈哥看着温和,实则也像所有的宇智波一样, 性格很倔。他认准了的东西绝对不会放弃, 来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但他的愿望, 其实也和斑一样,是保护自己身边的人——尤其是大家都敬爱的大哥要平安。所以,如果大哥不愿意的话, 泉奈哥很少会一意孤行地去做他的事情。

当然,凡事也有例外。如果泉奈哥认为这件事是对的, 对斑哥是有帮助的——比如将自己的眼睛交给斑哥,那无论大哥阻不阻拦, 泉奈哥都一定会冲过去做的。

当然, 这个计划半途就崩了。他妄想打晕斑哥把自己的眼睛换上去, 结果路过的千手老大一声大吼,旁边的千手老二这个时候立刻开始见义勇为——实际上那个白毛就是想看看自己死对头的笑话。于是泉奈哥的计划惨遭泄露被迫中止,之后还被斑哥委委屈屈地关了好几天小黑屋。

哪怕有着相同的名字,人也并非是一个人。

那个世界也并不是她所在的世界。至少至少,宇智波家族不可能那么惨的!

宇智波知在银色的月光之下,将漫画书放了下来,缓缓伸了个懒腰,而后抬头望向窗外。

兄长们也会看到相同的月亮吗?

她想起了这边的世界,有一个关于月亮的传说。

当年月宫的天女因罪被打入人间,因为其绝世无双可以点亮黑夜的美貌,她被世人称之为辉夜姬。

忍者世界也会有辉夜姬吗?

不知道为什么,宇智波知对这个有着莫名的在意。

她只知道忍者的起源应该是来自于一个叫做六道仙人的家伙。

辉夜……忍者世界倒是有一个姓辉夜的小家族,玩骨头的,干活接委托非常卖力,但因为血迹病实在是太严重了的缘故,他们家族的人一般都死得很早,这个家族的实力也很难提上去。

话说回来,在梦境里,大哥说他最近要去月球一趟。

在宇智波知看来,她大哥从m78星云转移到月球上已经离奇到打破了她所有的想法了。哪怕有一天大哥要冲上太阳成为世间最靓的爆炸头,那也不再会令她感到惊讶了。

毕竟是她大哥嘛,干出什么来都不稀奇,都可以理解。

宇智波知想着想着,抱着被子躺了下来,看着洁白的天花板,有些困倦。

前一天钓禅院甚尔实在是太耗费人的精力了,也不知道九十九由基那边现在怎么样了。许个愿吧,希望她不会再次被叫过去救这种场。

第二天早上,宇智波知和硝子一起到了教室,看见两个dk正在神秘兮兮地讨论一些东西。

宇智波知:?

这是她第一次看见dk比jk早到教室啊,真的是太稀奇了。

宇智波知脚踢了一下五条悟的椅子,直截了当地问道:“喂,你俩怎么回事?今天来这么早,吃错药了?”

五条悟搬着椅子,随意地朝jk挥了挥手,道:“我和杰昨天晚上熬夜打游戏,看见了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还在商讨。”

夏油杰一脸菜色,用手撑着脑袋,看上去整个人都要趴在桌子上了:“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但悟,那真的不是你的六眼烧焦短路出现的幻觉吗?”

五条悟一把就要抓住夏油杰的刘海,夏油杰连忙往后仰躲开。宇智波知见状,按住了夏油杰的肩膀,让他动弹不得。

夏油杰无奈道:“放手啊!”

宇智波知不怀好意道:“来,我要纠正一下你的错误认知。你再说一遍,谁是弱者?”

夏油杰四处看了看。

前方是正在抓着自己刘海,看样子一个不好就要给他扯掉的挚友。后面是摁住了他的肩膀,手距离他的脖子只有那么几厘米距离的知。

夏油杰一脸菜色,举手投降:“我是弱者,我想睡觉。”

宇智波知满意地放下了手。

五条悟想了想,还是开始之前的话题,他只是有些不能理解:“喂,不是吧,你们昨天晚上真的没有看见吗?月亮上的灵异事件?”

宇智波知闻言挑了挑眉:“我昨天也在看月亮,我怎么不知道你说的灵异事件啊?”

硝子在旁边悠哉游哉地插话:“可能是这家伙游戏打多了,半夜不睡觉六眼出故障了?”

五条悟反驳:“我打游戏又不是一个人打,要出故障杰也应该一起啊!所以,我肯定是没有看错的。”

“悟,不要拉上我。”

夏油杰叹了一口气,趴在了桌子上,想要补眠。

五条悟没有搭理自己神情懒散的挚友,他很难得的,一字一顿地严肃道:“昨天,我看到有一个黑点从月球上下来,而后变得越来越大,就像是什么奇怪的外星人来到地球了。你们不知道吗?”

宇智波知:???

她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下,道:“什么黑点那么大会被你看到啊,奥特曼那种大小的吗?”

夏油杰突然抬头,补充道:“也有可能是哥斯拉。”

硝子吐槽道:“什么奥特曼和哥斯拉的,你们两个是怪兽超人组合吗?要说是陨石降落地球看着才更靠谱一点吧。”

五条悟直接开始下结论:“没错,可能是什么奇怪的东西来到地球了。我们可能以后不但要和咒灵作战,还要和外星人打架。”

夏油杰有气无力:“打架什么啊你这家伙。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你看错了,就是一个苍蝇越飞越近……”

“你这是在质疑我的眼睛吗?”五条悟又想抓刘海。

“我这是在质疑你的睡眠!”夏油杰不甘示弱。

正当两个dk闹得不可开交之际,夜蛾班主任走了进来。他看了看,有些欣慰地松了一口气,道:“你们今天竟然没有人迟到,真是太好了。”

而后,他对两个dk道:“你们两个,别闹了。知,你和悟好像都有一个包裹,五条家托人送过来了。”

硝子悄悄地和宇智波知交头接耳:“你这是什么快递啊,五条家为什么托人送?”

宇智波知感到有些疑惑:“我没搞什么东西啊,快递和五条家有什么关系?”

硝子想了想,慢慢道:“可能是看你们两个的地址一样,就送到一起了?”

宇智波知摇摇头:“不知道欸,反正不要出错就可以了。”

她最近买的,好像就只有定制的美瞳一样而已吧。难不成那个美瞳店是五条家开的?那这个家族的路子还真是有够广的。

宇智波知拆了快递,随手将美瞳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

jk们的窃窃私语还没结束,夜蛾已经打算开启今天的讲课了。他清清喉咙,打开了电视,道:“今天我们来看一个科学纪录片。”

结果在翻到新闻频道的时候,停住了。

“……据报道,有不明建筑群突然出现在东京,而后倒塌。事故原因目前正在调查中。”

上面面容姣好的女主持在播读昨天晚上发生的大新闻。

好家伙,科学纪录片不用看了,直接转成咒术界实况纪录片。

夜蛾的脸色沉了下来,喃喃道:“那里好像是高层开会的地方,帐和隐匿的结界怎么突然消失了?我说今天早上怎么这么安静。”

本来这个时候,他一般会迎来很多很多高层的事需要去做。但今天早上的高层尤其沉默,一句话都没和他讲。夜蛾还以为是最近终于转运了,开心地又织了好几个娃娃。

夏油杰一身瞌睡都被这惊天大瓜搞醒了。他对咒术界上层提不上有什么好感,主要归功于自己挚友日复一日的说教。

夏油杰:“老师,问题应该不是这个吧。”

那边都炸了。

夜蛾清了清嗓子,面容严肃了下来。

师生五人默默地看着新闻。上面的女主持只播放了一小段废墟现在样子的视频。说是被打得稀巴烂,都已经是高看那个建筑现在的样子了。

五条悟发出了一连串的嘲笑声,宇智波知在旁边捂住了耳朵,感觉这家伙有一点吵。

女主播继续播放了昨晚发生事情时路人匆忙录下的视频。

众人看见,突然,一个建筑群出现,然后尘土弥漫,似乎是从内部某个房间里传出来的爆炸,砰的一声。大量的建筑立刻就倒了,像是碰上了什么不可抗力一样。

五条悟击掌,恍然大悟道:“果然!我就说昨天的那个黑点有问题!精准打击投放到烂橘子半夜的集会场所,陨石真的很不错啊!”

六眼的运气果然是最强的!

夏油杰皱眉道:“不一定是陨石吧,也许是哥斯拉?比如那种,天空一声巨响,怪兽闪亮登场?”

五条悟吐槽道:“你这家伙究竟是对哥斯拉有什么执念啊?小时候躲在被窝里面看哥斯拉电影被吓哭过吗?”

夏油杰:?

宇智波知坚持自己的意见:“我还是认为是奥特曼。”

不过,此时五条悟说的月球有异状,还是引起了她的思考。月球,月球……

宇智波知突然抬起了头,目光炯炯地盯着电视。

把哥斯拉换掉,估计就可以接近真相了。比如说——

天空一声巨响,大哥闪亮登场!

硝子撑着头,无聊道:“大家先把新闻看完,再下判断吧。”

虽然烂橘子们确实很讨人厌——这个称呼在五条悟的坚持不懈下已经变得普及了起来。但实际上硝子不喜欢这些高层,还是因为他们老是要求她过去的缘故。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入学高专后其实已经好了不少,毕竟老师还有同期们都会帮自己挡回去,但想到这些事情还是会很烦躁。

尤其是那些人给她起了个类似于学院之光的称号——具体是什么她没有记,反正差不了多少。但他们的所作所为其实并没有真的把学院之光当回事,硝子就更烦躁了。

突然,新闻里一闪而过了紫色巨人的身影。

宇智波知:“……”

果然!

她激动地站了起来,结果周围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她。

不对啊,他们应该不知道自己的大哥去月球了才对啊。这是都想要迫不及待地认识自己的大哥了吗?

宇智波知有些美滋滋的,但是她决定给自己的同期们一个惊喜。于是她装作很迷茫的样子,反问道:“你们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夜蛾手撑在讲桌上,严肃道:“知,如果闯了祸,直接说就好。老师和高专都会努力保护你的。”

五条悟踹了一下前面的椅子,把腿舒展开来,扶着墨镜,幸灾乐祸道:“那个什么,我当然不反对你这样干。但是提醒一下啊,那些建筑是要赔的。”

夏油杰冷静地添油加醋:“建筑很贵的,高专说不定可以先行垫付——但你准备一下在高专干一辈子吧。当然,你干一辈子可能也还不起。”

宇智波知:???

她感觉大家的想法似乎有些不一样,于是真的疑惑道:“你们搞什么啊,那个不是我干的啊!我昨天人在咒高,一晚上都没有出去过。结界应当是有记录的。”

夏油杰努力睁大了眼睛表示惊讶:“说不定你有什么特异功能呢?”

五条悟补充:“比方说隔空炸掉上层会议室什么的。”

宇智波知:“……杰你究竟在反复横跳什么,不要闭眼说瞎话!一会儿坑悟一会儿给他透露消息!”

这明显,就是五条悟知道当时她和夏油杰打架试图嫁祸给他,于是开始暗搓搓地进行报复了!

竟然连硝子都担忧地转过了头问道:“知,不会真的是你吧?”

眼见着这谣言越来越离谱,宇智波知只好澄清道:“不要看到紫色巨人就认为是我啊,虽然这确实是我们家的祖传忍术,但并不是我一个人会啊!”

夜蛾道:“竟然还有其他人会你那个巨人的忍术吗?”

宇智波知:“当然了,我只是其中一个而已。夜蛾老师有任务吗?我出门一趟证明给你看!”

夜蛾:“现在?”

清晨的空气带着些凉意,太阳的光照射了下来,有些温暖,却并不灼人。

宇智波知飞檐走壁,马不停蹄地奔向大哥上次出现的地方,她在心里祈祷自己并未去迟。

突然,她停下了脚步。

宇智波知皱了皱眉头,感到有些烦躁。

不远处,一个脑门上有缝合线的人坐在公园的躺椅上,手上是一个被捏扁了的易拉罐。他嘴角挂着一丝不明的笑容,低着头,上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中。

宇智波知站在草地上,抬头看着对面人的面容,慢慢道:“你是谁?”

她是要去见大哥没错,但这不代表宇智波知会乐意自己被人跟踪。见大哥之前先把虫子收拾一下吧。

这个人真的很奇怪啊,无论是从他的气势,还是周身的感觉来看。其中,违和感最重的地方,大概就是那一处缝合线了。

宇智波知警惕地握住了刀,随手将自己的绷带解开。她有些谨慎地盯着那个家伙靠着躺椅的身影,手里捏了一下昨天硝子给她的,可以在关键时刻用作紧急联络的通讯器。

毕竟,以宇智波知有限的,在战国时代生存的经验来看,有事不要硬撑,找大家来一起群殴,才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解决完她再飞奔去找大哥,否则总感觉自己会被人偷袭。

那个奇怪的人站起了身,慢慢道:“只是来看一看这个神奇的眼睛罢了……我是一个对于咒高感到好奇的,路过的旅人而已,委实不必这么如临大敌。”

宇智波知奇道:“路过的旅人,跟踪了我一路?”

骗谁呢!身为一个忍者,她被人跟踪了肯定是有感觉的啊。

而且,宇智波知对于恶意的目光感受颇深,这个家伙来者不善。

那个人笑了笑,随手将易拉罐扔掉,而后慢慢道:“你不信,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只是我还是很好奇——是否可以问一下你的名字?”

宇智波知握紧了刀。

问名字干什么?那她必然是不可能说的啊。

这个家伙知道咒高,那大概对咒术界的东西有一定了解的。说实话,咒术界不大,也就那么几个有名的传闻和事情,可以用来诈这家伙一下。

于是宇智波知慢慢道:“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东京高专——”

“五条中也。”

头上顶着缝合线的怪人:?

他的脸色似乎有些一言难尽,但是竟然还接着和宇智波知交谈了起来:“五条?”

宇智波知:“你要是不信,那我也没办法。”

这家伙知道五条,那八成也是知道六眼的。

那个人叹了口气,道:“那就姑且这么说吧。不知道我是否可以知道,你的眼睛是什么?”

咒术界只有一种眼睛的历史源远流长,随便抓一个人都可以说出这种眼睛的设定。

而且这家伙看样子和五条很熟悉的样子。

于是宇智波知斩钉截铁:“六眼啊。”

缝合线怪人:“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红色的六眼吗?”

这也太敷衍了吧。

宇智波知深沉道:“没见过吧,你太年轻。”

缝合线怪人:……

宇智波知努力聊天拖时间,这样等会儿大家来了,可以打得更有把握一点。

于是她接着开始随口忽悠:“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不但有红色的六眼,还有可以变色的六眼。”

缝合线怪人:?

宇智波知一低头,再次抬头,就是一双蓝色的眼睛了。她慢慢道:“怎么,你现在见到了吗?”

缝合线怪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以为自己看不出来那是个美瞳吗?!

宇智波知不知道这个缝合线怪人的内心所想,她只是后知后觉地想到,她和五条悟是一家店搞出来的快递。她定制了六眼的美瞳,五条悟定制了什么?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行,她回去就要暴打五条悟。遇事不决,锅先推给那家伙准没有错。

对峙还在持续。

缝合线怪人似乎是被这个可以变色还有花纹的六眼吸引了,他看了看宇智波知的眼睛。

然而,在和这个缝合线怪人对视的一刹那,宇智波知发现,自己的写轮眼并没有办法控制这家伙的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啊,写轮眼一般连咒灵都可以控制,为什么在这个家伙身上却行不通?

可能有一种解释,那个眼睛,并不是他真正连通大脑的眼睛。

难不成这个身体和精神是分开的?

气氛渐渐安静了下来。

正当宇智波知控制不住打算拔刀的时候,那个缝合线怪人一笑,慢慢道:“怪不得这样讲话……原来是有外援。我先走了。”

宇智波知:?

那个身影立刻就消失在了人潮之中,闪的很快,迅速就看不见了。

宇智波知挠了挠脑袋,心想究竟是谁来得这么快。结果她一转头,看见了一个身穿盔甲的高大身影。此刻,对方正在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宇智波知身体反射性地颤抖了一下。在不是梦境中的地方再次见到大哥,容易让她的心跳突然停止——尤其是,大哥这样安静地,像是一个背后灵一般的突然出现。

她现在真的是松懈了啊,以前大哥离这么近,她肯定是会发现的。还是最近过得太好了,天天就知道插科打诨。

宇智波知低下头反省了自己一秒,而后决定先下手为强:“大哥!那个人很可疑,你为什么放他走啊?”

她大哥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他只是慢慢道:“那个人并不重要。我们来讨论一下关键的事。”

“你现在蓝色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写轮眼不好吗?”

宇智波知:“……”

她努力找补:“这个是美瞳,很好看的,大哥要不要一起试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