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在咒高装瞎的宇智波 > 第38章 第 38 章

第38章 第 38 章


第二天, 夏油杰背着二胡,打算继续去大桥上卖艺。

宇智波知:“……”

她难以理解,不由得问这个眯眯眼少年:“你是拉上瘾了?”

结果一转头, 看见旁边的五条悟也背着个二胡,一身黑,似乎看上去也要继续出去拉二胡。

宇智波知:这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她语气沉重,就像是看见面前两位少年有什么不治之症一样,道:“你们两个还要结伴去拉?”

这算什么,dk版的二胡乐团吗?

五条悟冷哼一声,道:“昨天我竟然输给了杰!这不可能, 我今天要过去, 用二胡和他决一胜负!”

周围的气氛似乎焦灼了起来。

夏油杰脸色淡淡, 语气深沉:“悟, 承认吧,一个人, 并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是最强。”

这玩意还要争, 果然不能对dk有什么期待。

宇智波知懒得继续看这两个幼稚dk之间的较劲, 随手拿了外套就准备出门做任务。她回头道:“你们两个拉二胡,谁赢了记得要请客吃饭啊。”

夏油杰感觉受到了冒犯, 他大声地开始反驳:“没有这个道理。这不是我请客请定了吗?”

五条悟据理力争:“我还没拉呢,你怎么就认定了胜负?”

“这不肯定是我赢吗?”

“哪里来的肯定!”

下午,宇智波知做完任务。在回高专的路上, 她沉思了一会儿, 决定绕道去那座大桥上围观一下两个dk, 看看热闹, 顺便拍摄一点视频作为jk下午茶的下酒菜。

结果, 她到了那里, 就看见两个dk,一个人头顶青筋在拉一个声音很难听的二胡,还有一个人,他在做热身。

宇智波知:?

杰现在是手残了吗,怎么突然拉得这么难听?

还有悟,这玩意儿还要做热身运动吗?他这个热身怕不是做了好几个小时。

宇智波知沉默了一下,再次抬头,看见自己的前方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的大衣和绷带一起随风飘扬。和前天相比,他似乎看着伤得更重了。

于是宇智波知走了过去,饶有兴致地问:“怎么,你之前刷别人的卡,今天竟然还能偷溜出来?”

从前天这家伙被殴打的情况来看,他现在还能站得起来这件事——除了绷带多了一点此刻看着还是生龙活虎的样子,真是一件令人惊奇的故事。

绷带人:“那不是别人,那是黑漆漆的小矮人。”

宇智波知:“没差啦先生,反正不是你自己的钱,还容易挨打。”

“对了,你围观这么久,不上去打赏一下吗?”

宇智波知转过身,对着旁边的绷带人,语气夸张道:“不至于吧先生,这年头还有人忍心看两个可怜的dk街头卖艺还不给钱吗?”

那边的两个dk好像已经不拉了,他们在用二胡打架,周围人鼓起了掌,似乎认为那两个家伙是在耍杂技。

但是,打着打着,因为两个人实在是太投入的关系,其他人似乎是觉得围观过于危险了,走了个精光。

现在大桥上就只剩下四人了。

宇智波知:“……他俩究竟还要不要硬币?”

dk一干活就开始赶客,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正当宇智波知在想怎么帮助这两个dk更好地卖艺走向人生巅峰的时候,她旁边的绷带人突然开口说话了。

绷带人摇了摇头,语气忧郁道:“我有一个愿望,小姐。”

宇智波知偷偷给那两个dk录像,打算到时候发给高专所有人,为dk吸引流量。她的心思完全在那两个人身上,所以闻言没有转头,只是有些漫不经心地回道:“啊,是什么愿望?”

帮助实现了就会去打赏的那种吗?

“我希望能在悠扬的音乐声之中,无痛地去世。”这个绷带人似乎是微笑了一下,他转过头,对着宇智波知道:“再见了,小姐。”

这个家伙往后一仰,矮身努力钻过了碍事的栏杆,灵活无比。然后噗通一声,他掉进了河里。

眨眼间,这个家伙就顺着河流飘出去了好大一段距离。

宇智波知:?

突然,那边似乎又响起了欢快的二胡声。两个幼稚打架的dk不知什么时候停下了手,现在夏油杰正在拉曲子,而五条悟,他在——

朝河里扔石头。

宇智波知:“……”

五条悟看见了那边还在围观的宇智波知,招了招手,道:“快过来,知,一起扔石头吧。”

夏油杰补充道:“这就是那个热爱卖螃蟹的家伙。”

想到他将来很有可能也要去横滨出任务,为了不遇到这么麻烦的主顾,夏油杰决定一起先下手为强。

然后他就在旁边,拉起了二胡版欢乐颂。

他似乎是在庆祝着什么,又或者只是单纯地在祝那家伙心想事成,得偿所愿。

宇智波知刚要开口,就听到砰的一声,大桥上突然尘土弥漫。

她捂住了口鼻,咳嗽一声,看见了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家伙站在路中央,脸色颇有些不善,他问道:“你们在扔什么石头呢?”

五条悟手里一上一下地抛着石子,闻言有些莫名地看了过去,道:“你也想要扔吗?”

“混蛋!我不是这个意思!”

五条悟摇摇头,道:“年轻人,要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来,虽然这个石头很珍贵,但也不是不能分你一点。下次记得开口直说,没事不要随便摆出其他人看不懂的pose哦。”

夏油杰看着哪些小石头,慢慢道:“这不是你在路上随便捡的吗?珍贵在哪里?”

五条悟吃惊地看了过去,道:“不是吧杰,这石头可是被我们两个人摸过的。难道还不珍贵吗?”

夏油杰立刻改口,对那边黑色风衣的家伙道:“他说得对。记得付钱。”

突然接到了几个破石头还要开始付钱的黑风衣小哥:?

“奸商!”这个家伙看上去简直是要怒发冲冠了:“你们果然是靠阴谋诡计,欺骗了太宰先生,让他不得已欠了债吧!”

宇智波知在旁边面无表情地围观了半响,最后不由得提醒道:“那个,打扰一下。”

众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宇智波知指了指那边在河里飘着,因为是倒栽葱此刻只露出穿着西裤的腿的家伙道:“如果你说的太宰先生是这个人的话,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赶紧把他捞上来比较好。”

此刻,那家伙周边咕噜噜冒出来的气泡已经越来越少了。

他似乎在渐渐地下沉,慢慢地,就看不见他漂浮的身影了。

黑风衣小哥:“太宰先生!!!”

“咳咳咳。”

随着几声咳嗽声,这个名叫太宰的绷带人撑着坐了起来,他的语气沉重,似乎像是遭受了什么难以接受的打击那样,阴沉沉地对那个救起了他的黑风衣小哥道:“你在干什么?”

“太宰先生,我这是,这是……”

“你就这么不愿意让我实现梦想吗?”

五条悟立刻补充:“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立刻向你提供这项服务。不贵,十亿日元就可以,包含将你扔下去以及后面的扔石头活动。”

夏油杰点头:“如果你需要音乐,我也可以帮忙。”

宇智波知发现这似乎是一个可以赚钱的业务,于是想要抢掉两个dk的生意。她道:“我不挑的先生,他们上述提到的服务我都可以做。还便宜,看在你上次在我摊子前惠顾了的原因,我愿意只收你八亿。”

“喂!”那个黑风衣小哥似乎很是愤怒。

“咳咳。”太宰转过头,看着这个黑风衣小哥,道:“你应该知道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吧,芥川。”

黑风衣芥川:“我知道!您又偷了中原先生的卡,他威胁您如果不在三天内把钱还上就把太宰先生打进icu!”

宇智波知倒吸一口凉气,心道这些奇奇怪怪的人玩得真大。

不过,中原中也这个名字,似乎有些熟悉,也不知道她是在哪里听到过。

五条悟:“哇,你们横滨就是野哦。”

夏油杰叹息:“张口闭口icu。”

五条悟和夏油杰勾肩搭背,异口同声:“哪里像我们,每天都非常和谐,从来都不打架斗殴。”

宇智波知在一旁语气有些微妙:“你们两个?那还是省省吧。明明只有jk之间才非常的和谐,大家每天都非常地同心协力。”

想要坑dk。

没有理会旁边围观的高中生们的嘲讽,太宰语气沉重,威胁道:“你知道我很缺钱,难道就没有什么表示吗?”

这个叫芥川的黑风衣小哥立刻掏出了自己的钱包,道:“太宰先生,虽然我也没有多少钱,但是这些好歹能弥补一些……”

太宰举起了一根手指头,晃了晃,道:“不是哦,芥川。”

芥川疑惑地看了过去。

太宰语气轻柔道:“我最近,发现了一个赚钱的方法。你愿不愿意帮我用这个方法还债?”

围观的三个人:“……”

这家伙在坑人,让他们感觉似乎在看一个少年开始误入歧途。

宇智波知悄悄地拿出了手机,打算看见不对就报警。但对面的五条悟却对她摇了摇头,做出了个口型:先别。

夏油杰悄声道:“虽然我也很想报警,但横滨那边的事不好管。”

过了一会儿,又是另一个大桥。

之前的大桥因为人都被dk打架吓跑了的缘故,卖艺没有什么前途。现在,在这个人来人往的大桥上,一个身穿黑衣裙子,面容姣好的,就是眼睛上蒙了个绷带的少女,正在拉二胡卖艺。

别误会,那不是宇智波知。

她在远处和dk们站在一起,看到此情此景心情复杂,道:“这算什么?之前的黑风衣小哥下海了吗?”

这家伙刚刚出场的时候尘土飞扬,看着逼格还不错的样子。怎么短短几分钟,好像就掉了个精光?

那个人二胡拉得也不咋地,看出来完全没学过,比不上夏油杰,水平比宇智波知和五条悟还要差。

但宇智波知和五条悟当时,有音响助阵。

而现在在桥上的某人什么都没有,只是凭借着一腔热血在乱拉。二胡子哇乱叫,发出了惨不忍睹的声音。

夏油杰:“他还付了买二胡的钱呢……下次直接和任务金一起出。但他真的能赚得回本吗?”

虽然这家伙拉得很卖力,女装后也牺牲很大,表情看着也非常痛苦,就好像是便秘了那样。但因为拉得着实太难听,此刻面前都没什么人给钱。

唯一的一些硬币,大概是他还没开始卖艺的时候,围观群众看他可怜随手扔的。

五条悟深藏功与名:“横滨的钱不坑白不坑。我给他卖的是一个废弃的二胡,用好二胡的价格诓他的哟。”

宇智波知:“……”

合着不只是技术水平,还有乐器问题!这家伙今天带来的二胡就有问题。

“不是。”宇智波知皱起了眉头:“卖艺就卖艺,为什么要穿女装?”

毕竟,咒高人出行的时候,都穿得很正常。

至少是这次穿得很正常。

五条悟道:“这要怪你啦,知。”

宇智波知疑惑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五条悟:“你不知道吗?因为你那个五条中也的照片,那边似乎有传闻,说是女装可以赚好多钱。”

宇智波知语气复杂:“所以这家伙就自己上了对吗?”

这可真是一个实诚的家伙啊。

看他现在这么卖力的样子,似乎是想证明给谁看一样。但他大概不知道,他想要证明的人,早就已经跑掉了。

对方走得很快,脚步没有在这里停留,眼神也不给,似乎是毫无留恋。

“对了,那个太宰似乎还是这个芥川的老师呢。”五条悟和横滨那边要熟一点,他随口说出了他知晓的情报。

“所以,是因为对方是自己老师的缘故,这家伙一听拉二胡可以赚钱,就蒙上了眼睛,立刻冲了过来,还自发穿起了女装?”

宇智波知的语气有些难以置信。

看着那边被骗得很惨的黑风衣小哥,宇智波知内心复杂。

“人间失智啊。”

她说。

宇智波知本来以为高专内部每天就已经够失智了,谁知道一山更比一山高,这让她觉得有些自愧不如。

夏油杰摇了摇头:“不,是人间失德。”

这并不是一个正常的,有着操守的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五条悟打断了自己两个同期的话,他道:“不,你们都是错的。”

他墨镜下的眼睛似乎闪过了一丝亮光,像是被什么启发了一样,语气深沉:

“是人间师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