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穿书后,魔宗圣子成了正道栋梁 > 第26章 妖族的阴谋

第26章 妖族的阴谋


整整熬到了子时,他们四人也奇迹般地没有察觉到困倦,那个破口被他们全都盯牢了,最终得出结论,那个方位,果真是他们进入贤乐庄的唯一破口。

白听泉抬眼望着高挂的弦月,压下心中不安,沉声道:“走吧。”

叶微等的就是白听泉这句话,他似乎早就没了耐心,一声令下,他最快地有了动作,长剑就握在手里:“白听泉,要我说,你就不该犹豫那一会,若是我们早些进去,现在没准就已经结束战斗,在回琅剑宗的路上了。”

白听泉神色微凝:“一切小心。”

叶微耸肩,他虽嘴上没把门,但动作十分专业谨慎,他小心地在草丛之中落脚,没发出一点声音,什么都没有惊动。

桑明烛紧随其后。

白听泉朝李问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李问清却仍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中满是警惕,霎时,他长剑出鞘半寸,寒声道:“白听泉,你走我前面。”

白听泉也不知道这个时候了李问清还忌惮个什么,他也懒得和李问清有过多交流,放轻脚步,跟在了桑明烛身后。

他们一行四人就这样,静悄悄地潜入了贤乐庄。

贤乐庄之内一片漆黑,唯有妖族定点站岗的地方有火把照明,但似乎到了夜晚之后,这些妖物见白日里无事发生,内心也放松下来,没有白日中那么精神紧绷了。

有两妖甚至已经坐在火把下面闲聊起来。

倏然,火苗忽地一闪,有风。

两个妖物瞬间变了脸色,提起手边武器就要站起身,但为时已晚——

桑明烛与叶微两人像是凭空出现,好似鬼魅一样从那两妖身后绕了出来,捂住口鼻之后又快准狠地给这两妖一妖一个手刀,两妖立刻软倒下去。

李问清和白听泉两人帮助他们两个,一左一右地把这两妖拖进了草丛里。

这些都发生在短短的几个眨眼之间,悄无声息,没有惊动任何人。

不一会,叶微和桑明烛两人用灵力幻化成那两只妖的长相,随后又换上了那两妖的衣服,随后拖着被绳子捆住的白听泉和李问清,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李问清和白听泉两人藏匿住灵力,伪装成了村民。

白听泉嘴角微抽,这个主意是他出的,但他实在没想到,抽签抽到了被捆的也是他……这实在不是一个多好的体验。

好像,这趟墨琅之征,他的运气都不是特别好。

只希望后边发生的事情也别继承他的坏运气。

只见叶微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做什么心理建设,然后下一刻,他的声音就变得欢快起来,冲远处招手:“喂,你们快过来瞧瞧,我抓住了什么好东西。”

有些妖不敢脱岗,只有距离近的凑热闹走了过来,一眼就望见了白听泉和李问清,顿时扎堆的这几只妖就欢呼起来,为首一名红头发的调笑道:“行啊你们,又抓着两个?我们这边数星星数草皮闲得发慌,你们那边倒是一个接一个,这回你找老大邀功可别忘了我们啊。”

叶微笑:“那是那是,有好处哪能忘了我的兄弟们,嗐,先不说了,得把钥匙先给我,我把这俩肥羊关进去,别再一个不注意让他们跑了。”

听着叶微和那红头发的对话,白听泉心都揪了起来。

叶微就是有一种魔力,他跟谁都能熟稔地对话,好像没有任何距离一样,天生自来熟,那一张嘴,也更是厉害。

若是就此能将钥匙骗来,先把村民们转移至安全的地方,他们的目标便已达成了一半……

忽然,那红头发眸色一深,随后眉头皱起来:“钥匙?我记得就在你那啊,你臭小子别再把钥匙丢了吧,你们要是捅了篓子,可别怪我告诉老大去,到时候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叶微慌张地在自己身上摸索着,随后哭丧着一张脸:“我身上没有啊,你别是记岔了,我哪能拿得着钥匙这种东西啊,快别吓我了兄弟。”

白听泉仰头,看向桑明烛。桑明烛微不可查地摇了摇头。两人的交流因黑夜的遮蔽没有被人察觉。

白听泉低下头,心中的不安才稍减弱了一些。

桑明烛摇头,这是在确认他们两个人换衣服的时候没有漏掉钥匙,衣服上里什么都没有。

这个妖物在试探叶微和桑明烛。

红头发笑着:“行了行了,看你那怂德行,把钥匙给你,拿着——”

那红头发伸手掏向怀中,他掏了许久,叶微一直保持着小心翼翼的表情,但下一瞬,红头发却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

匕首无眼,受红头发驱使,一顿横砍乱劈向叶微!

叶微脸色骤变,立刻提剑格挡,银色轻薄长剑在月下闪现,勾勒出优美弧度。

叶微勾唇轻笑:“怎么,兄弟为何要对我刀剑想向啊?”

红头发笑得阴森寒冷:“你是什么人,闯进我们妖族领地,是来送死的么?”

眼见计划败露,白听泉和李问清自然也不能再伪装下去,他们纷纷亮剑,冷眸望向渐渐围拢过来的妖族。

只是,白听泉觉得有些尴尬,他掏出来那把竹剑的时候,他清晰地听见了身旁李问清不屑一顾的轻笑。

白听泉此刻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暴露了形迹,但一场战斗已不可避免。

李问清喝道:“贤乐庄是我修真界村民的居住地,什么时候变成你们妖族的领地了?真是恬不知耻!”

一触即发,桑明烛和叶微两人战斗力惊人,但好像他们俩还暗地里较劲一样,比谁杀的妖多,比谁更厉害,李问清自然也不甘示弱,但白听泉剑术不佳,只擅长以精神控制那些妖物,来让他们自相残杀。

白听泉有些担忧,脱口而出:“你们三个当心着些,注意留活口,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把村民们救出来。”

红头发笑容狰狞:“就凭你们?”

下一刻,一个巨大的猩红色法阵笼罩在他们头顶,光芒粘稠阴暗,像是血液在法阵之中流淌。

“你们永远也不可能知道他们被关在了哪里,你们选择来了这里,只能是自寻死路……”

这个红头发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完,法阵都还没来得及结成完毕,却见桑明烛双唇轻抿,他抬手掐了一个诀,霎时间,似海水倒灌,似天河倾漏,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庞大恢宏,灵力如海,冲撞浇灌着那张猩红法阵。

法阵像是一张薄纸一样被冲得四分五裂。

红头发的笑僵在了脸上。

而下一瞬,红头发被那庞大霸道的灵力包围,他整个人都化成了灰烬,连惨叫都没来得及。

而桑明烛却只是轻描淡写地收了手,淡声道:“聒噪。”

白听泉目瞪口呆。

心想这就是主角的力量么。

桑明烛这一击开了个好头,那些妖族抱头鼠窜,被他们四人打得溃不成军,幸存的那些小妖一点领地意识都没有,迅速抱团逃往贤乐庄北面。

叶微杀性正起,他似还未尽兴,提剑就要追上去,却被白听泉拦住:“叶微,我们不能再追了,我们今晚的目的是救出村民,将他们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他们逃得这么快,而且所有妖都在往一个方向逃,万一有诈……”

叶微推开白听泉的手,拧眉道:“白听泉,你怎么这么胆小,他们只是根本不开化的妖,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可怕,更何况,如果不追上去,我们怎么知道村民被关在哪里了?还怎么完成任务?”

桑明烛眺望远方,他神色凝重:“我们留在这里也无济于事,无从得知村民的方位。”

李问清,毫无悬念,他天生就要跟白听泉对着干,此时极为自然地站到了叶微这一边。

叶微哼笑:“怎么样,白听泉,少数服从多数,你该同意我们的话吧,快追上去吧。”

白听泉微微蹙眉,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明显。

最后,他却也道:“走吧。”

他若再一味退缩,便像是给自己人泼冷水了,到时见机行事吧。

-

他们四人循着妖物的脚印追踪。

忽然,他们行至了一片密林之前,那种不安和惊慌的感觉再度侵袭而来,白听泉拧眉站定,轻声道:“我们不能再走了,前方是密林,我们往前走的话形势会对我们极为不利,叶微!”

叶微执意向前:“白听泉,你若是害怕,你便在外面等我们,反正你那把竹剑也不会派上什么用场。”

桑明烛微微蹙眉,他眼里含着歉意,看了一眼白听泉。

白听泉摆了摆手道,他并不在意这些话:“叶微,你看这些妖族他们留下来的脚印,乱中有序,目标很明确,他们是在引诱我们追上来,我们落到圈套里了,叶微!”

叶微却有些不屑:“这些妖物哪有那么聪明,赶紧把试炼结束了回去睡觉才是正经事。”

说完,他满不在乎地拨开了面前那一丛半人高的杂草……

桑明烛的声音被遏制在了半空之中:“叶微,不可!”

草丛之后,一管黑漆漆的巨型火炮张着大口,伫立在那,沉默着对准了叶微。

这东西白听泉认得。

原著里,是妖族发明出来的攻城灵器,改良了凡间的火炮,加装了灵力推动,威力足以将一座城池夷为平地。

白听泉声嘶力竭:“叶微,快离开那!”

叶微却仿佛呆滞住了一样,他握着剑,动弹不得。

霎时四方有箭镞射来,箭箭逼命,他们四人,此时就像是笼中之鸟。

忽然,剧烈的灵力波动几乎撅住他们四人……

下一瞬,一道玄色深影飞速窜出。

白听泉也只来得及咬紧牙关,循着自己脑海中的记忆,掐出了一个保护法诀,将他们四人牢牢围住。

火焰、炮火,膨胀燃烧的灵力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响,呼啸着吞噬了他们四人渺小的身躯。

白听泉咬牙硬撑,牙关咬出了血,灵脉被压得崩裂,终于捱过了这道摧枯拉朽的一炮。

灰尘散去。

却见叶微颓然跪在地上,茫然地反握住桑明烛的手,他的表情悲伤又无措。

在他的身后,桑明烛紧紧环抱着他,横在了他和火炮之间,以血肉之躯,替他挡住了那巨型火炮的伤害。

烟尘散尽,余威消散,白听泉干呕出血,灵力耗尽,他痛苦地跪撑在地上动弹不得,李问清也狼狈不堪,他刚刚支撑白听泉的保护罩也散掉了近七成的灵力。

而桑明烛,辟谷期的实力,他们四人小组之中的大梁。

——紧闭着双眼,失去了支撑,无声息地倒在地上,生死未卜。

直至此刻,白听泉忽然就明白了。

这是阴谋。

妖族的阴谋。

妖族伪装成他们侵占了贤乐庄的模样,伪装成了一个小型的战争,伪装成了琅剑宗弟子试炼那种难度的小摩擦。

但实际上,巨型火炮对准了荔山,炮弹火药已经蓄势待发,妖族做了万全的准备,这里有妖族的军队在潜伏!

这已经不是弟子试炼的范畴了,也远不是他们四人能解决的事件,试炼应该立刻中止,他们需要立即上报!

而妖族不管这次来的是谁,他们都不会留活口。

目的就是为了杀掉来此的弟子,借以挑起争端。

他们所有人,包括琅剑宗,甚至整个修真界——都中了妖族的圈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