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第一章

“哐当”一声脆响,啤酒瓶被醉醺醺的男人狠狠的砸到地上。残存的酒液混合着墨绿色的玻璃碎碴到处飞溅,躲在床下面的男孩儿一脸惊惧的闭上眼睛,狠狠的打了个哆嗦。

“小杂种!又躲哪里去了!快给老子滚出来!去给老子买酒!”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脚步踉跄的冲进厨房。怒气冲冲的翻找着空荡荡的橱柜:“……连饭都不给老子做!”

“老子辛辛苦苦上班赚钱,养你们这群白眼狼。一天天就知道哭丧着脸躲老子。”

“有本事就跟你那个贱/婊/子/妈一样,躲到外地去。躲到老子找不到的地方去。妈/的小杂种。”

男人越说越生气,将厨房里所剩无几的碗筷狠狠砸到地上。乒乒乓乓的碎响,每一下都仿佛砸在小男孩的身上。缩在床下面的小男孩越发惊恐的闭紧双眼,用手死死按住耳朵,以为这样就可以不存在。

可惜事与愿违。一只大手忽然抓住了他的胳膊,把他狠狠的拉出床底。紧接着一股巨力袭来,男人朝着小男孩的肩膀就是一脚:“就知道你这个小杂种躲在这里!为什么不做饭?你想饿死老子吗?老子养你有什么用?”

“没!没!”小男孩哽咽着,颤抖着,哭着解释道:“卖菜的叔叔阿姨都不肯赊菜给我。没,没买到菜。我不是故意不做饭的。爸爸不要打了。我会乖。我会听话。爸爸不要再打了。好痛呜呜。妈妈救我……”

“你还敢喊妈?”小男孩的求救声狠狠的刺痛了男人,男人咬牙切齿的对着男孩的胸口又是一脚:“老子让你喊!让你喊!你是不是特别喜欢你妈?你是不是也瞧不起老子?你是不是也巴不得那个贱女人当初把你也带走?”

“啊——”

肋骨被踹断的清脆响声在耳边炸裂,霍柩猛地睁开双眼。

“呼……呼……”一片漆黑中,霍柩猛地坐起身来,粗粗的喘着气。

他又做梦了。连续七天,每天晚上都在做梦重温别人的人生。

更准确点说,是别人的剧情。

作为一名过劳死的社畜,霍柩在死后穿到了一本古早的玛丽苏团宠万人迷小说中,成为书中同名同姓的恶毒炮灰。

按照原著的设定,原身是一个父母离异的孩子。从小跟着酒鬼父亲长大。他的母亲在他七岁的时候就跟他父亲离了婚,独自去别的城市闯荡。从此以后他的父亲就更加变本加厉的酗酒,喝醉了就骂他的母亲揍他泄愤。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把仇恨灌输给霍柩。

但是小小年纪的霍柩却从来没有怨恨过母亲。因为他亲眼看到过父亲喝醉后是怎么家暴他母亲的。

所以霍柩不恨。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母亲能够回来,把他从父亲的身边救走。这个愿望在他十六岁生日那天实现了。

长期酗酒的父亲因为酒精中毒抢救无效死亡。在丧礼那天,已经嫁入豪门的母亲突然出现,说要把他接回新家。

霍柩欣喜若狂。然而就在他住进新家后不久,一次意外让他得知母亲把他接过来的原因竟然是想要他捐献骨髓——母亲后来嫁的男人叫苏世渊,是苏氏集团的董事长。他的独生子苏琢患有白血病,需要移植骨髓。而苏琢是rh阴性血,很难找到能配型的骨髓。

这个时候,霍柩的母亲忽然想起来霍柩也是rh阴性血。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霍柩的母亲跟丈夫提起了这件事,两个人一起回到老家去找霍柩,却没想到正好碰上霍家举办丧礼。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霍柩的母亲顺势把孩子接回苏家,给霍柩体检的时候顺便在医院做了配型。刚好能匹配上。

然而霍柩却没办法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他心心念念的母亲之所以来找他,是为了拯救另外一个人的性命。那个人甚至都不是她的亲生骨肉。

“你把我当成什么?你把我当人看了吗?你只是把我当成讨好你老公的一个工具!”

“我在你心中是不是都不如你在苏家养的一条狗?就算一条狗养久了,你舍得把它的骨髓抽出来给别的狗吗?”

“我爸说得对。你确实是一个狠心的女人。你不是我妈!我也不是你儿子。你只想当苏家的太太,你只想给苏琢当妈。”

情绪激动的霍柩直接在苏家发了疯。他砸碎了他母亲和苏董事长的结婚照,又砸了苏董事长和原配太太还有苏琢一起照的全家福。然后被他母亲一巴掌打在脸上。

恼羞成怒的霍柩冲出家门。却在下楼梯时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站起来后,原身就变成了过劳死的霍柩。

霍柩的灵魂在原身的身体里浑浑噩噩的过了七天。这七天,他一边在街上流浪,一边与原身的身体融合。每天晚上都做恶梦。

梦到原身被酒鬼父亲打,梦到原身被邻居家的小孩嘲笑是没有妈的野孩子,梦到原身为了混一口饱饭吃到处给人干活。梦到原身上辈子离开苏家后,没钱吃饭没地方住,在街上流浪了整整七天,最后又被苏董事长和他母亲找回去,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还是答应了捐献骨髓。

还梦见原身后来疯狂嫉妒主角受苏琢所拥有的一切。处心积虑的谋害苏琢,妄想抢走苏琢的一切,最后阴谋败漏被苏董事长赶出苏家,又被苏琢的爱慕者们疯狂报复,下场凄惨的死去。死后的遗体还要给苏琢捐肾。

霍柩只觉得自己好像一颗被浸泡在烈酒里的海绵。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被浓重的怨怼绝望和疯狂怨恨的情绪浸泡着。原本轻飘飘的灵魂变得湿漉漉沉甸甸的,愤怒到说不出话来。

他以梦魇的状态亲历了原身歇斯底里又众叛亲离的一生,眼睁睁看着原身一步步走向死亡。这段经历轮回往复,每天晚上出现在霍柩的梦里。他不知道这样无能为力的束缚感会持续多久。直到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八个凌晨,看着天边渐渐泛白的苍穹,霍柩忽然清醒过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柠檬清新剂的味道。霍柩缓慢的站起身来,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也不知道是他的灵魂与霍柩的身体产生排异的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霍柩穿来这七天,一直都处于浑浑噩噩的高烧状态。身上没有一分钱,身份证也没带,甚至连思路都不清晰,霍柩只能凭借本能,饿了就去吃霸王餐,然后在后厨洗碗抵消饭钱。

按照原著剧情,这七天原身应该是想打工赚钱的,但是他没有身份证,又没成年,去应聘的大排档小饭馆没有一个敢用他,每次都是干了一会儿就被撵走。最后在街上沦落七天,又累又饿的他只能在苏董事长和母亲找来时低头妥协,答应了捐献骨髓的请求。

但霍柩不是原身,类似的经历让霍柩一眼就看穿了其中的猫腻。即便是在大城市,很多大排档小摊位在用人方面也谈不上有多正规。真到旺季忙起来,连自家老人孩子都得叫回来帮忙打下手的一群小摊贩,没道理放着时薪低廉甚至只要三顿饱饭的临时工不用。除非有人从中作梗。

至于这个从中作梗的人有什么目的,其实也很容易看清。

所以在霍柩又一次被店家支支吾吾的辞退的时候,霍柩直接开口了:“是不是有人不允许我在这里打工?他们威胁你了?”

年迈的老夫妇相互对视一眼,一脸为难的说道:“我们也没办法。他们说你没成年,如果我们用了你,就要举报我们雇佣童工。”

意料之中的回答。

从那以后,霍柩不再想办法找工作,而是用吃霸王餐后留下来刷碗的方式,解决自己的一日三餐。到了晚上,就在附近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商场便利店找个角落睡觉。洗漱就在商场的卫生间。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七天。霍柩忽然清醒过来。

“既然你们不想让我好过……”

霍柩抹了一把汗津津的额头,看着镜子里形容狼狈的少年。身形踉跄的走出超市。

随手在地上捡了一张没人要的纸壳,走进街角的一家杂货店。在老板娘惊恐的眼神中,彬彬有礼的请求道:“请借我一支记号笔。”

面容俊美五官凌厉眉宇阴沉的少年趴在柜台前,哪怕身体因为发烧已经虚弱至极,浑身上下仍旧透露着让人感到不安的危险气息。

老板娘拒绝的话卡在嗓子眼儿,没敢说出来。唯唯诺诺的拿了一只记号笔递给霍柩。

霍柩接过笔,在他刚刚捡到的纸壳上写了几行字。然后把记号笔还给老板娘,温声说道:“谢谢您。”

霍柩拿着纸壳踉踉跄跄的走出杂货店。他在街上逛了一圈,顺着人群走到地铁站口。

正值上班早高峰,地铁站口人来人往脚步匆匆。都是赶着去上班的上班族。

霍柩有些怀念的看着忙忙碌碌的人群。然后找了一个视野绝佳的位置。靠在墙壁上,举起手中的纸壳。

“讨饭!

亲妈后爸不做人,逼的我在家里活不下去。已经七天没吃过饱饭。身上还在发高烧。希望好心人施舍一顿饭钱助我渡过难关,让我买一盒退烧药。感激不尽。”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过来。

霍柩状态懒散的靠在墙壁上。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站直身体。高烧让他四肢乏力头晕目眩,一阵阵的恶心从胃里翻涌上来,仿佛五脏六腑都泡在硫酸里。

可是霍柩的唇边依旧挂着一丝恶作剧得逞的畅快笑容。

着急赶地铁的旅客们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看着霍柩窃窃私语。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录视频。也有一些上了年岁的人,面色迟疑的从兜里掏出零钱,试探着扔到霍柩的脚下。

有心软的小姑娘红着脸凑上来:“你有二维码吗?加个好友吧!我给你转点钱。”

虽然没有手机,霍柩还是温声道谢。表现的特别坦然。直到人群被几个黑衣人推开,苏董事长那位带着金丝眼镜的助理出现在面前,微微鞠躬道:“少爷,董事长想见你。”

细碎的讨论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一片哗然。围观群众们仿佛看到了什么有意思的桥段,顿时振奋起来。

霍柩靠在墙壁上,目光打量着那位西装革履的助理先生,还有他身后的两排保镖,嗤笑一声:“好大的排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