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第四章

大概是高烧影响了霍柩的正常思维,他琢磨了一会儿,竟然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房间内漆黑一片。窗外夜深人静,万籁俱寂,显然已经到了深夜。

霍柩的肚子咕咕叫,胃里像火烧一般。他是饿醒的。

手臂支撑着床铺,霍柩有些艰难的爬起来,跌跌撞撞的离开卧室,按照原身的记忆找到了一楼的厨房。

冰箱里装着满满当当的食材,还有冰镇的牛奶,果汁,碳酸饮料和啤酒。

霍柩从冰箱里拿了两个鸡蛋一个西红柿,切了一小段葱花,舀了一小碗面,倒水和面,煮了一碗疙瘩汤。

窸窸窣窣的声响惊醒了住在一楼保姆间的赵妈。还以为家里遭贼了,赵妈悄悄打电话给外面巡逻的保安。一伙人冲进厨房抓人的时候,恰好看到霍柩端着刚刚做好的疙瘩汤——

场面一时间有点尴尬。

“原来是你……”赵妈脸上有点挂不住:“你好歹是苏家的客人。真要是饿了,可以吩咐人给你弄点吃的。深更半夜在厨房里鬼鬼祟祟的。害得我以为家里进了贼。”

一楼的声响也惊醒了睡在楼上的主人家。苏董事长和陆嫚臻刚下楼梯,就听到赵妈的抱怨。听见赵妈称呼霍柩为客人,陆嫚臻的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看。

赵妈是苏家的老人了。是苏董事长跟原配夫人结婚时,原配夫人从娘家带过来的保姆。后来原配夫人病逝,赵妈担心苏琢年纪太小没人照顾,索性留在苏家照顾苏琢。她把苏琢当成自己的亲孙子,多年来疼爱有加。最是看不惯苏董事长在外面找的各种莺莺燕燕。自然也看不惯新夫人陆嫚臻。

更何况,霍柩之前闹脾气还砸了苏董事长和原配夫人的全家福,赵妈嘴上虽然不说,心里面对霍柩也非常不满。这会儿说起话来,自然就不怎么好听。

“厨房里开着灯,你还能觉得家里是进了贼。早知道你们胆子这么小,我就应该在做饭的时候放几首摇滚乐。”霍柩放下汤碗,似笑非笑的说道:“就知道好人难做。”

一个发着高烧的人,深更半夜的自己跑进厨房里做饭吃。霍柩倒是想体谅别人生活不易,可惜别人并不领情。

霍柩看向苏董事长:“你想饿死我就直说。我在外面流浪一个礼拜,情况再艰难,也没被饿醒过。”

霍柩心里不痛快,也不想跟赵妈计较。一腔邪火全都冲着苏董事长发作。

苏董事长摇头苦笑:“吃晚饭的时候你睡着了。你妈妈心疼你高烧刚退,身体还不舒服,就没叫醒你。想着等你睡醒了,再根据你的口味,让赵妈给你做点夜宵吃。”

霍柩将一碗疙瘩汤喝的汤底都不剩:“夜宵就不用你们做了,把碗刷了吧。”

赵妈嘀咕道:“吃了这么一大碗面汤,胃口倒是好。也不知道小琢在医院有没有胃口。他的病又复发了。病情比之前更严重了。”

说完,赵妈瞪了霍柩一眼:“小琢就是听说他跟先生和夫人一起照的全家福被人砸坏了,一气之下才病发的。”

罪魁祸首居然还有心情在半夜吃饭,真的要气死人了。

陆嫚臻闻言脸色一僵,有些心虚又有些气恼的看了苏董事长一眼,慌忙解释道:“霍柩他不是故意的——”

霍柩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的问道:“既然是在医院听说的,是谁说给他听的?”

苏琢的病情突然恶化,已经住院治疗三个多月了。医生建议苏琢做骨髓移植手术。可是苏琢是rh阴性血,能配型的骨髓太少。陆嫚臻这才想到了她跟前夫生的儿子。把原身从他父亲的葬礼上接了回来。之后就是打着体检的幌子做配型,原身阴差阳错得知真相,大闹一场离开苏家。

期间苏琢一直住在医院,并没有回过家。

苏董事长立刻听懂了霍柩的言外之意,脸色一沉:“谁把家里的琐事告诉了小琢?”

明知道苏琢病情恶化,不能受刺激。还把这样的消息告诉一个忍受病痛折磨的孩子。分明就是居心叵测。

赵妈脸色一僵,唯唯诺诺的解释道:“是二小姐……她去探望小琢的时候,一不小心说漏嘴了。”

赵妈口中的二小姐,就是苏琢的小姨。很烂俗的小姨子暗恋姐夫的戏码。姐妹两个年轻时候都对苏董事长一见倾心。奈何苏董事长只喜欢苏琢她妈。

苏琢亲妈去世以后,这位二小姐打着照顾侄子的旗号,经常出入苏家,以半个女主人自居。她自然是想嫁给苏董事长。苏琢的外家也乐见其成。

却没想到最后被陆嫚臻这个外人捷足先登。

既然是情敌,这位二小姐肯定看陆嫚臻不顺眼。连带着对霍柩这个拖油瓶也没什么好感。会在探望苏琢时一不小心说漏嘴,将陆嫚臻把她跟前夫生的儿子接到苏家,苏世渊对继子很好,霍柩却恩将仇报砸坏了全家福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出来,从而刺激到苏琢病情加重也并不意外。

更巧的是二小姐说漏嘴这天,恰好苏琢的朋友们也去探病。亲眼看到了苏琢病发时的痛苦无助,自然对素未谋面的霍柩产生恶感。这件事也为霍柩后来在学校被大家排挤埋下了伏笔。

原著是一部古早风的玛丽苏万人迷文。文中所有正面角色都喜欢苏琢,抛开剧情和人物设定不谈,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因为每一个亲近苏琢的人都能得到好处。

比如说那位二小姐,就是因为对苏琢疼爱有加,在剧情后期霍柩母子两个暴露出恶毒的真面目后,得到了苏董事长的认可。最后成功上位,如愿以偿的成为了苏夫人。

霍柩不是原身,对剧情的发展脉络和角色间的恩怨情仇不感兴趣。不过对方既然想要坑他,霍柩也不会坐以待毙。

就是不知道这位二小姐在被他冠上了“宁愿牺牲苏琢的健康也要挑拨离间”的帽子后,还能不能顺利嫁给苏董事长。

随便一句话就给一个戏份颇重的剧情人物挖了一个坑,填饱肚子的霍柩没再理会面色阴沉的一干人等,回到卧室继续补眠。

接下来几天,霍柩倒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苏家,没起什么幺蛾子。因为他高烧一直反反复复,总不见好。霍柩担心烧太久把自己烧成傻子。只好乖乖呆在苏家养病。就算养病期间稍微配合着走一些无伤大雅的剧情,霍柩也捏着鼻子忍了。

因为霍柩怀疑自己之所以高烧反复,就是因为他的灵魂在不断读档重来的那个时间节点,是处于高烧状态的。所以每次苏醒过来的时候,他都会觉得非常疲惫。

想要消除这种镌刻在灵魂上的疲惫感觉,就必须要顺利度过这一段剧情节点,霍柩才能养好身体满血复活。

想通这一点,霍柩立刻向剧情屈服了。

这大概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董事长对你真的很好。这可是他花了三百多万拍回来的野山参。为了给你补身体,也拿了出来,吩咐赵妈给你炖汤喝。”

虽然只炖了半根参须,但这并不是苏董事长吝啬。而是因为人参大补,苏董事长担心霍柩虚不受补,才只炖了这么一点点。

不过这番动作也惹来了赵妈的不满。她现在看霍柩越来越不顺眼。因为她觉得苏董事长对霍柩太好了。而苏家的好东西,本来都应该留给苏琢。

“……你将来可要好好孝顺董事长,他是真的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儿子对待。”陆嫚臻苦口婆心的劝道。

她原本觉得霍柩不识好歹。不过那天晚上,霍柩一语道破了苏琢小姨的私心,在苏董事长面前给那个贱人上了眼药,陆嫚臻忽然就发现了儿子的另一个妙用。

所以她这些天都对霍柩嘘寒问暖。除了听从苏董事长的嘱咐,劝说霍柩答应捐献骨髓的事,也是想要拉拢霍柩。把他当成一把枪,用来对付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

当然,在陆嫚臻的心里,她之所以会对霍柩好,也是身为一个母亲的亏欠。当初不能给儿子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现在弥补也不迟。

只要霍柩乖乖的听她的话,他们母子两个将来都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霍柩听着陆嫚臻的啰嗦,一边喝汤一边问道:“你觉得养猪场的那些猪会感激猪场老板吗?”

陆嫚臻没反应过来:“啊?”

霍柩继续说道:“猪场老板把猪崽养的肥肥的,是为了出栏卖钱。同样的道理,苏世渊让我养好身体,也是为了给他儿子移植骨髓。免得我体弱多病,影响他儿子的康复治疗。”

他还不至于蠢到被人卖了,还要感激别人的程度。

陆嫚臻闻言,心下一喜:“所以你答应捐献骨髓了?”

霍柩喝完汤,把碗放到茶几上。经过这几天的休养,他的高烧已经彻底退了,身体也好的七七八八。站在苏世渊的立场考虑,就是饲养的猪已经可以出栏了。

霍柩推断苏世渊等不了多久,就要重提骨髓移植的事情。在那之前,霍柩必须做好准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