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第七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为了未来几天的清净日子,霍柩还是答应了苏世渊和陆嫚臻希望他能去医院探望苏琢的请求。不过不是这次,而是——

霍柩算计着读档重来的时间,谨慎的说了一个日期——本次轮回剧情节点的第二天,然后虚伪的表示道:“……我还没做好准备。”

苏世渊得到明确回应,也不再逼迫霍柩立刻跟着他们去医院。如非必要,他也不想激起霍柩的逆反心理。

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的三个人,各怀心思的吃完了一顿早饭。

夫妻二人带着赵妈熬了一整晚的补汤去医院探望苏琢,霍柩则回到房间继续背诵彩票中奖号码。

大家很默契的维持着相安无事的局面。直到剧情读档重来,再次回到半个月前。

这天,霍柩吃完早饭,在司机老张和两个保镖的严密保护下出了门。

“您要去哪儿?”老张很客气的问道。

在苏家当了二十几年的司机,虽然老张打从心眼儿里瞧不上新太太带回来的这位拖油瓶少爷,但他不会表现的太明显。

至少主雇之间的基本礼数还是要遵守的。

“去湖边公园。”霍柩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之前他计划逃跑,带着一个司机和俩保镖满大街乱窜的时候,就留意到湖边公园常年聚集着一伙跳广场舞打扑克下象棋的老年人。

霍柩的第一桶金,就落在这群棋艺不怎么好,但是下棋的瘾头特别大的老大爷身上。

“十块钱一局棋,输的人是要当场付钱吗?”霍柩走到树荫底下,看着小石桌旁边竖着的一块黑板,开口问道。

正在摆象棋的老大爷挑了一下眉:“你个嘴上没毛的小娃娃,还会下象棋?”

“至少得是专业级别吧!”霍柩用手掸了掸石凳上的浮灰,坐在棋盘另一端,一边拍手一边信心十足的回道。

霍柩倒也没吹牛。他上辈子陪老爷子下象棋,一下就是七八年。不分寒暑昼夜。谁让老年人觉少,他又不愿意窝在厨房里打磨厨艺,只能想方设法的摸鱼溜号。

容貌俊美气质桀骜的少年人,坐在一副老旧的棋盘面前,信誓旦旦的跟一帮退休老大爷放狠话。这稀奇的一幕顿时引起了现场一众大爷们的哄堂大笑。

就连一旁跳累了中场休息的广场舞大妈都围了过来,架秧子起哄道:“不得了啦。你这小娃娃下棋的功夫要像你的狠话这样凶,那我敢断定,这帮老头子都不是你的对手。你能称霸咱们湖边公园啦!”

“来!来!来!咱爷儿俩下一局!”摆棋的老大爷招招手。倒不是信了霍柩棋艺有多好,而是他们这把年纪的老骨头,本来就喜欢跟小年轻说话交流。

奈何自家儿孙们都有自己的工作和学业要忙。就算有时间也是约同龄人一起出去玩闹联络感情,并不喜欢跟他们这些老掉渣的古董们谈心。

这种情况下,大家居然能碰到霍柩这么个一大清早跑来公园,嚷着要跟他们下象棋的小娃娃。虽然霍柩大放厥词的行为不太讨喜,看在老人家眼中,倒也是难得的活泼可爱。

无形中关爱了一把空巢老人的霍柩坐在棋盘前,深思熟虑步步为营,一口气赢了公园老大爷们一百多块。那场面当真是锐不可当势如破竹,一发而不可收拾。

“你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被霍柩一网打尽的手下败将们围在棋盘前啧啧称奇。他们都没想到霍柩小小年纪,竟然真的这么精通象棋。

“你是谁家的孩子?家里有人教你下棋吗?”

霍柩闻言,神色微黯,避而不答。起身说道:“时候不早了,我要去买彩票。等我中了大奖,就请你们吃大餐。”

老大爷们齐刷刷的“呦”了一声,七嘴八舌的说道:“您还有这等宏图壮志呢?”

“小伙子年纪轻轻,路子走的挺邪啊!”

“想靠买彩票发家致富,你还不如天天来这儿陪我们下象棋,一天赢上三四十盘,也能实现月入过万了。”

“想什么呢!人家孩子不要上学的嘛!还能天天来陪咱们这把老骨头。”

熟悉的氛围让霍柩难得多了几分兴致。他扬了扬手上的票子,信心十足的说道:“你们就瞧好吧!”

他可是开了挂的!

大爷大妈们难得碰到这种稀奇事,也不急着跳舞下棋了,簇拥着霍柩去了公园附近的一家彩票站。霍柩按照自己背好的数字,选了几组彩种下注。

大爷大妈们围在霍柩背后指指点点:“你这买的也忒散了。不可能中奖。就算中奖了,你这一注两注的,也没多少钱。”

为了尽快获得第一桶金,霍柩买的是实时开奖的彩票。当场就中了两千多块钱。然后霍柩又用这两千多块钱的本金,按照自己背好的头等奖数字下了好几百注。

耐心等到几组彩票全部开奖之后,霍柩遗憾的发现自己竟然背错了其中两组彩票头等奖的号码顺序和数字,所以没能拿到这两组彩票的最高奖金。

最终各个彩种加起来只拿到了八千八百万。领奖的时候霍柩还有些遗憾。要不是剧情读档重来的时间和只能留在本地打副本的空间限制了他的发挥,霍柩能凭借在全球各地买彩票这个操作实现月入百亿!

“做人也不能太贪心。半个月能赚到七千万,也足够我零花了。”霍柩叹息一声,勉强安慰自己道。

苏董事长和陆嫚臻听着霍柩的遗憾发言,顿时觉得一桌丰盛的晚饭都不香了。

赵妈正端着最后一道汤上桌。听到霍柩的话,忍不住撇了撇嘴。暗暗吐槽这小拖油瓶竟然走了狗屎运。

“……说起来,我们小琢运气也好。他刚出生的时候,董事长的公司遇上经营困难,医院这边刚报喜,董事长就接到了合作方的电话,最终签成了一个大单,顺利度过了危机。小琢过十一岁生日的时候,又恰好碰上集团竞标一块地皮。跟我们一起参与竞标的其他两家都是很有实力的外资港商,我们苏氏集团赢面最小。但是谁都没想到,最后竟然是苏氏集团拿下了那块地皮的开发权。”

苏董事长闻言大悦,笑眯眯说道:“小琢就是我的福星。自从他出生以后,我的运气都变好了。”

陆嫚臻笑着给苏董事长添了一碗汤,很自然的把话题转移到了苏琢的身上,冲着霍柩笑道:“所以我就说嘛!有时间你可以去医院看看小琢,你们两个年龄相仿,运气又都这么好,肯定会有共同语言。”

“……坐在一起探讨做完骨髓移植手术后,该怎么进行康复治疗吗?”霍柩给自己盛了一碗汤,一边喝汤一边问道。

胡椒放多了,为了挥发胡椒的味道,汤炖的有点久。还添了一勺水。霍柩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放下汤碗。

陆嫚臻脸色有点僵硬。哀怨的瞪了霍柩一眼。

这孩子说起话来怎么会这么刻薄。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苏世渊笑了笑,问霍柩:“买彩票中了七千万,这笔钱你想怎么花?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理财顾问?”

陆嫚臻眼睛一亮,立刻说道:“还不快谢谢董事长,董事长介绍给你的人一定是业内最厉害的投资专家,跟外面那些招摇撞骗的股票经纪可不一样。”

霍柩不以为然:“你都说我运气好,那我想炒股的话,自然是看哪只股票顺眼就买哪只,还用别人帮我选吗?”

陆嫚臻哑口无言,最后还是瞪了霍柩一眼:“那怎么能一样。”

苏董事长哑然一笑,也不再自讨没趣。

三日后的中午,霍柩在一品楼摆了几桌席面。

他中了大奖,倒也没忘记兑现诺言,请湖边公园的大爷大妈们吃大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