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第十二章

听到第五陵的话,大堂经理和主厨的脸色同时变了变。

霍柩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一眼突然出现,还给自己疯狂加戏的陌生人。

“不必。”霍柩嘴上说着拒绝的话,神色却十分温和。因为第五陵的提议明显对他有利。即便霍柩不以为然,解释起来倒也算得上耐心:“厨艺比拼,比的就是厨艺刀工。就算我技不如人,那也怨不得别人。如果拉拢裁判打偏架,那我跟他们又有什么不同?”

霍柩算不上什么好人,关键时候也不介意用一些卑鄙的手段达成自己的目的。但这种无伤大雅的意气之争,还不至于让霍柩做出如此牺牲。

他虽然可以卑鄙无耻,但他的信誉还是蛮值钱的。用不着浪费在这种事情上。

第五陵当然不知道霍柩在想什么。他看向霍柩的眼神越发温和,目光中充满了赞赏和认可。没想到这个少年不仅舌头灵,厨艺好,道德品质也非常高尚。

不过仔细想想,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多如此。赤诚热血,意气风发,总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世界。自然不会向那些令人诟病的潜规则妥协。

哪怕这些潜规则是有利于他自己的。

“好,那就听你的。”第五陵微微颔首:“我来当裁判,一定会公平公正的对待比赛结果。”

霍柩看着信誓旦旦的第五陵,也没好意思打消他的积极性——连真鱼翅假鱼翅都吃不出来的家伙,还想当美食裁判?

霍柩犹豫了一下,觉得这份心还是好的。再说文思豆腐这道菜,除了比拼刀工,就连后续吊汤用的清鸡汤都是一品楼准备的,味道应该也大同小异。

第五陵就算舌头不怎么好使,眼睛应该没问题吧?

这么想着,霍柩又看了一眼第五陵的眼睛。也没好意思问他是不是近视。

主厨和大堂经理冷眼旁观,见霍柩拒绝了第五陵的好意,心下不免松了一口气。

事关一品楼的名声,就算此刻有以大欺小之嫌,他们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只希望比赛公平,能够尽量挽回一些损失。

“小先生,请。”主厨微微抬手,示意霍柩,比赛可以开始了。

霍柩神色一正,拿起菜刀掂了掂,适应菜刀的手感和重量。

另一厢,主厨也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块嫩豆腐。右手持刀,左手食指抵着刀背。手起刀落,下一秒,众人就听到了匀速的“duangduang”声响。一块嫩豆腐霎时间变成了一滩豆腐片。

坐在看台下的食客们忍不住啧啧称叹。就算一品楼真的以次充好用假鱼翅糊弄食客,也无法抹杀一品楼的厨师确实技艺精湛,刀工也是炉火纯青。

湖边公园的大爷大妈们见了这场面,越发忧心忡忡的锁紧了眉头。一脸担忧的看向霍柩。这一看,大家都愣住了。

只见面容俊美的少年,手持菜刀全神贯注的盯着菜板上的嫩豆腐。他微微躬着身,也是用左手食指轻轻抵着菜刀的刀背,右手手腕轻轻抖动,菜刀上下起伏,动作快的几乎能形成残影。

一品楼的主厨刚刚切完片,霍柩这边也眨眼将切好片的豆腐用菜刀扶倒向另一边,继续切丝。仿佛适应了这把菜刀的重量和手感一般,霍柩切丝的速度竟然比切片还快。几乎就是眨眼之间,霍柩已经切好了豆腐丝。并且把豆腐丝放到清水中,拿筷子轻抖着散开。

霎时间,一团雪白的豆腐丝便如同在水中绽放的菊花一般,荡漾着氤氲出纤细柔美的纤纤细丝。那场景美的就如同一幅画卷。

为了公平起见,少年与一品楼的主厨是在裁判的示意下同时动作。如今霍柩已经在清水里润开了豆腐丝,正准备给蘑菇,冬笋,黑木耳,鸡胸脯,火腿和青菜切丝。一品楼主厨却将将切完了豆腐丝,正准备放入清水中散开。

快慢之间形成的强烈落差感让在场的食客倒吸了一口凉气。虽说比拼刀工,看的不是速度而是谁的手更稳,切出来的丝更细。但霍柩小小年纪却比拥有二十多年经验的一品楼主厨更快。个中意味也足以叫人深思。

“不可能!他动作怎么会这么快!足足比一品楼的大厨快了好几秒。”一众人抓耳挠腮苦思冥想。

“是浇水!他切豆腐丝的时候没给豆腐浇水。”有人恍然大悟般喊道。

众所周知,因为水豆腐质地细嫩柔软。如果切出来的丝太细,很容易黏连中断。所以为了防止豆腐丝断裂,很多厨师在切丝的时候都会一边切丝一边往豆腐丝上浇水。

可是霍柩却因为切丝的动作太快了。柔软的豆腐丝根本来不及黏连在一起,就被霍柩扔到了清水中化开。

正是因为这不必洒水的动作,让他足足比一品楼大厨快出了好几秒钟。

第五陵坐在裁判席上,一脸新奇的看着霍柩的动作。

这个时候,湖边公园的大爷大妈中间忽然发出一声惊讶的叫喊:“呀!你们快看,小霍切的豆腐丝是不是比那个大厨切的丝儿细?”

众人闻言,定睛细看。这一看,果然看出了不同。

原来一品楼主厨也将切好的豆腐丝放入清水中散开。这一散不要紧,却让众人看出了差距。只见闫师傅切好的豆腐丝也极细,大概有头发丝那么细。在清水中氤氲出一颗菊花,极为清丽秀雅。

但是霍柩切出来的豆腐丝却比一品楼主厨切的更为纤细一点。如果勉强形容的话,大概就是一个头发丝,一个猫毛的区别。

这么对比一下,整个一品楼大堂顿时陷入一片哗然。

“竟然是真的!”

“这个小孩儿的刀工竟然比闫师傅厉害!”

“不可能吧!这小孩儿才多大!看起来还没我孙子大呢!”

“到底是谁家的孩子?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很多一品楼的常客自负老饕,别说是本城,就算是国内的有名有姓的大厨他们也都有所耳闻。霍柩小小年纪,不仅刀工精湛,舌头还这么灵,肯定是哪个厨艺世家花大力气精心培养的。可是他们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个人。

“姓霍?国内有哪位大厨姓霍?”

“鲁菜有位大师姓霍,可是霍大师今年六十六岁高龄,没听说过家里有这个年纪的后辈。再说以霍大师那性格,平时烧个菜都要发朋友圈的主儿,要是真收了这么个有出息的徒弟,早就出来炫耀了。”

在场食客议论纷纷。

湖边公园的大爷大妈们听了一耳朵也没听明白,忍不住交头接耳:“他们在说什么?”

“好像是国内很有名气的一个姓霍的厨师。你听说过吗……”

“没听过。姓霍的名人我就认识一个。霍元甲。”

“那我比你强,我还认识一个霍东阁!”

一品楼的主厨闻言,朝霍柩的灶台上看了一眼,又收回眼神。

霍柩这边,已经动作飞快的将冬笋,蘑菇,黑木耳,鸡胸脯肉,火腿和青菜切成丝,并且把切好的冬笋丝,黑木耳丝和蘑菇丝用水焯好了。然后往锅里倒入清鸡汤。大火烧开后,再依次加入冬笋丝,黑木耳丝,蘑菇丝,鸡丝和火腿丝,然后转小火,加入少许食盐调味。等到调好味后,再勾上一层薄薄的芡,撒入豆腐丝。

这勾芡也是一个技术活儿。芡勾的太厚不行,勾的太厚柔软纤细的豆腐丝会抓在一起散不开。可如果芡勾的太薄了,就失去了汤头润滑的口感。出锅后汤色也不够莹润澄澈。所以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

这就是淮扬菜讲究的火候。

到了这一步的时候,霍柩还不忘看向一品楼主厨,欠儿欠儿的说道:“到了你最拿手的流程了。”

他刚刚吃的那一碗假鱼翅就是通过老汤勾芡以假乱真。霍柩这句话分明是在讽刺一品楼主厨。本就落后一步的闫师傅闻言,忍不住苦笑。

真够记仇的。

坐在评委席上的第五陵依旧板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眉眼间却飞快闪过了一丝畅快。一品楼的厨师自负厨艺精湛,拿假鱼翅糊弄客人。第五陵身为食客,自然跟霍柩同仇敌忾。看向闫师傅的目光也越发冷漠不满。

看来这一品楼的心思都放在以次充好糊弄顾客上面,连厨艺精湛这个唯一的优点都快保不住了。

勾好了芡,就要用勺背在汤面上顺时针旋转。动作要轻,速度要快,力道要柔和。将豆腐丝,冬笋丝,黑木耳丝,鸡肉丝,火腿丝和蘑菇丝在加了芡的清鸡汤中一点点润开。文思豆腐那特有的鲜香清润的味道就会随着热气氤氲出来。仿佛烟花三月里,斜风细细的春雨,伴随着满城杨柳,不声不响的浸润着食客的五脏六腑。

所以这道菜的最后,再加入青菜丝提色。然后用勺背继续顺时针旋转,将这斜风细雨的一幅画卷一点点晕染开,直到汤头清亮明润的仿佛包了浆的玉液琼汁。

——如果不喜欢顺时针旋转,其实逆时针旋转也行。只是老爷子做菜的时候更喜欢顺时针旋转。他说顺时针意味着顺遂平安,吉祥如意。似乎这样就有好兆头。等菜一出锅,热气腾腾的文思豆腐便连同着厨师的满满祝福端上了桌。

可惜老爷子做了一辈子的菜,力求与人为善。到老了却未能平安顺遂,反倒被小人气的吐血而亡,死不瞑目。

霍柩呼吸微微一顿,明显有些心不静。做淮扬菜最忌讳的就是心不静。上辈子他们家老爷子也常常数落霍柩静不下心来,所以做不了精细菜。还逼着他天天早上打太极。说练太极可以养心静气,对做菜有帮助。

霍柩跟着老爷子打了几年,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脾气一丁点没长进。倒是手稳了不少。切菜颠勺会用手腕着力了。

心里头念着上辈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儿,一碗文思豆腐终于做好了。

霍柩将文思豆腐倒进蓝白色的青花瓷碗里。汤色莹润澄澈,仿佛打了一层薄薄的柔光。豆腐丝,冬笋丝,蘑菇丝,黑木耳丝,鸡肉丝,火腿丝和青菜丝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幅色泽淡雅却秀丽活泼的山水画,意境秀雅色彩清丽。当真有一番菜中山水的意味在里头。

那边闫师傅也做好了菜出锅了。两碗文思豆腐摆在第五陵面前。还剩下不少汤,霍柩和闫师傅索性又倒出几碗来,分给在旁围观的其他食客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