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第15章


第十五章

那都是原身被赶出苏家以后的剧情了。

苏琢在顺利接管了苏氏集团以后,对集团内部的资源和产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整合。其中就包括重新打造苏园这个项目。

彼时国家大力推行文化创新和国风国潮,各行各业都想方设法的蹭文创和弘扬民族文化的热度搞宣传。苏琢也想联合淮扬菜博物馆,把苏园打造成本地最具有文化传承特色的旅游餐饮度假中心。可是当时淮扬菜博物馆更倾向于跟一品楼合作。

于是苏琢就带着心腹和他的朋友们到一品楼微服私访,想要尝尝一品楼的菜到底正宗在哪儿,好在哪儿。结果却让他无意间发现一品楼竟然偷偷使用地沟油。

发现了这种丑闻,苏琢当然不会替一品楼隐瞒。不仅不会隐瞒,苏琢还聘请私家侦探拍下了一品楼用假食材以次充好,使用地沟油的证据上传到网上。消息传开后,一品楼百年声誉毁于一旦。有关部门介入调查。因为证据确凿,直接吊销了一品楼的《餐饮服务许可证》,相关人员也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而苏园却趁此机会拿到了跟淮扬菜博物馆合作的资格。苏琢还趁热打铁,打着货真价实的旗号在短视频平台上开了一个直播间,专门直播苏园的后厨环境。每天还会让苏园的主厨在直播间里教大家做一道菜,一边做菜一边给大家科普这道菜的历史。

这种名为教大家做菜实为炫技的做法吸引了一大批网友的关注。再加上苏琢不惜血本的重金宣传,苏园直播间的人气越来越高。去苏园打卡旅游的客人也越来越多。在苏琢的苦心经营下,苏园最终还是不负众望,顶替一品楼成为当地最有名的旅游打卡胜地。

苏琢则因为这个项目的成功,获得了集团上下所有人的认可。就连苏世渊都与有荣焉。因为他的宝贝儿子做到了他都做不到的事情。

不过这些剧情跟原身并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当时原身已经被赶出苏家,甚至被赶出了这座城市,穷困潦倒的病倒在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正等着下场凄惨的死去。

想到这里,霍柩的脸色不免有些古怪。

陆嫚臻却没留意到霍柩的神色,还在兴致勃勃的盘问道:“你的厨艺是跟谁学的?怎么会这么厉害?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做菜?”

她问霍柩:“你既然喜欢做菜,有没有兴趣来苏园当主厨?今天这件事真是可惜了。你就应该告诉他们你是苏家的儿子……”

陆嫚臻絮絮叨叨的,语气里颇有一种大仇得报的畅快。就连一直对霍柩不怎么上心的苏世渊都有些心情激荡。他在默默盘算着,自己该怎么利用霍柩跟苏家的关系,让苏园在这次假货风波中得利。

想到一品楼过去经常踩着苏园宣扬自家的正宗老字号,并且这种营销还一直深入人心。苏世渊雀跃之余,也不免多了几分幸灾乐祸。他默默的打量着霍柩:真没想到这个小崽子除了有个好身体,竟然还真的有一点本事。

既然如此,他对霍柩的态度就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怠慢。

苏世渊在心底默默检讨。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苏世渊当然懂得该怎么对待不同的人和事。对于有利用价值的人,他一向十分耐心。

只是……

想到私家侦探摆在书桌上的那份档案,苏世渊眼眸微微闪烁,状似好奇的问道:“你是跟谁学的这一手厨艺,我怎么没听说过?”

虽然资料显示,霍柩这些年确实在不少饭店后厨打过工,也专门学过改刀。但他的厨艺应该没有这么厉害。更遑论他尝一口鱼翅羹就能分辨出真假,这似乎也不是一个学徒能做到的。

“看来你雇的私家侦探不怎么合格。”霍柩回过神来,笑眯眯的建议道:“你不妨换个人,多花点钱,慢慢调查。总有一天会查出来的。”

苏世渊一噎。他果然跟霍柩不对盘。

“这孩子!”陆嫚臻白了霍柩一眼,嗔笑道:“怎么跟董事长说话的?都是一家人,你有话直说不行吗?什么私家侦探不私家侦探的,听着不像话。”

“谁跟你们是一家人!”霍柩嗤之以鼻:“你们姓苏,我姓霍。户口本都没在一起。就别硬拉关系。”

这一点也是陆嫚臻关心的。她看了苏世渊一眼,不动声色地笑道:“你不要急。你是我的孩子,自然也是董事长的孩子。早晚有你上户口本的一天。”

说完,陆嫚臻娇笑着看向苏世渊:“对吧?”

苏世渊也笑着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个自然。”

端菜上桌的赵妈听到这番对话,不免有些着急。苏琢的骨髓移植还没着落,眼看着陆嫚臻带来的野种都要登堂入室了。她有心想说什么,碍于身份又不好多说。只能等到夜深人静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给苏琢的外公外婆打电话,希望他们能催催苏世渊。

霍柩看着其乐融融的苏世渊夫妇,嗤笑道:“还是算了吧。我对上你们家户口本不感兴趣。什么时候上遗嘱了,再来告诉我。”

苏世渊脸上笑容一僵。即便他涵养颇深,也受不了霍柩三番五次咒他死。

陆嫚臻更是气急败坏:“你这孩子胡说什么!董事长今年才四十二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他身体好着呢!”

霍柩啧啧摇头,眉宇间说不出的遗憾:“那真是太可惜了。”

苏世渊:“……”

苏世渊深吸了一口气,起身离席。

陆嫚臻也气的摔了筷子:“这顿饭是吃不下去了。”

说着,她忍不住又瞪了霍柩一眼,开口埋怨道:“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好歹?苏园可是你苏伯伯最看好的一个项目。你要是能去苏园当主厨,就是帮了你苏伯伯的大忙。他不会亏待你的。”

更何况今天这事儿一出,如果霍柩能代表苏园继续打压一品楼,甚至把一品楼的生意抢过来,到时候集团其他股东和董事会成员都会对霍柩高看一眼。

霍柩惦记的那点事儿,又何愁有不成的一天。

霍柩呵呵一笑:“我说你们两口子差不多得了。馋我身子就算了,还惦记我这点厨艺……”

真以为他霍柩是头任劳任怨的孺子牛,会心甘情愿的给苏家当牛做马吗?

霍柩喝了一碗汤。施施然离席。

他现在不想理会苏家这些破人破事,已经是对苏家最大的恩赐了。

——见过引狼入室的蠢货,就没见过这么急头白脸找死的。真把他撩出火来,霍柩担心苏家这帮人到时候连哭都找不着调。

另一厢,一品楼的东家也在讨论霍柩这个人。

“你真的看到接小霍先生的车进了苏家别苑?”

装修的古色古香的正堂内灯火通明,须发皆白的老者坐在上首的一张太师椅上,缓缓开口。

他叫曹汝璋,今年七十二岁。是一品楼第七代传人。也是大堂经理曹明彦的父亲,一品楼现任主厨闫东阁的师傅。

“千真万确。”曹明彦凑到老爷子面前,语气恶狠狠的说道:“今天这件事,肯定是苏家在背后捣鬼。他们家的苏园这么多年来一直被一品楼压着,苏世渊肯定不服气。所以处心积虑的搞出这种事情来,就是为了败坏我们一品楼的名声。”

曹老爷子掀起眼皮,看了一眼曹明彦,慢悠悠的问道:“这么说,是苏世渊拉着你的手,逼你换了一品楼的采购渠道?”

曹明彦脸皮一抽,讪讪的看着曹老爷子。

曹老爷子沉声说道:“一品楼传到我这辈,已经是第七代了。你是曹家唯一的男丁,但是你在厨艺一道上并没有什么天赋,我也没打算让你做一品楼的第八代传人。”

曹汝璋说到这里,看向自己的大徒弟闫东阁。

闫东阁一脸羞愧的站出来:“都是我的错。是我没看好小师弟。”

“不关你的事。”曹老爷子摆了摆手:“我这儿子是个什么德行,我比你清楚。但你不该姑息纵容他。发现这种事情,你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

坐在下边的几个女人撇了撇嘴:“说到底,还是爸你平时太宠明彦了。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拎不清事情的轻重缓急。一品楼的招牌可经不起他这么祸害。”

曹汝璋闻言,看向自己的三个女儿。他这辈子育有三女一儿。曹明彦是他唯一的儿子。老来得子,又是家里唯一的香火,老爷子自然偏疼了一些。

说起来,他这几个女儿倒是有一些天赋。可惜曹家的规矩,厨艺传男不传女。曹汝璋知道几个女儿对他心存埋怨。可他也没有办法。这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就算他也不能破坏。

听到侄女们的抱怨,曹汝璋的两个弟弟也缓缓开口:“今天这件事儿,确实够险的。幸好那个毛头小子脸皮薄,做事留了一线余地。否则咱们一品楼的招牌当场就砸了。”

曹汝璋的几个侄子也七嘴八舌的开口说道:“大伯,你这次可不能再纵容堂弟了。幸亏发现的早,这次还只是用假鱼翅糊弄顾客。再加上咱们一品楼认错态度良好——”

“三百年的老字号,传承不易。”曹老爷子缓缓起身,打断了侄子们的抱怨:“你们说的都没错。传承一块招牌需要用三百年。但要想毁了这块招牌,倒也不用很久。”

“一品楼不是我曹汝璋一个人的。更不能毁在我儿子手里。明彦——”

曹明彦一个激灵,赶紧应声:“哎!”

“从明天开始,你不要再去一品楼了。”曹汝璋沉着脸说道。

曹明彦犹豫了一下,他知道老爷子的脾气,到底不敢在这个时候求情。只是话锋一转,恨恨的说道:“不去就不去。我自己犯了错,我自己承担。可是苏世渊在背后算计一品楼这件事,咱们可不能善罢甘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