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24章 第 24 章

第24章 第 24 章


第二十四章

霍柩大脑一片空白。眼前闪现出他跟第五陵相处时的一幕幕。从第五陵在一品楼自告奋勇说要当裁判, 到对方财大气粗的提出一百万一道菜。他跟第五陵一起吃过那么多顿饭,直到剧情读档重来前,第五陵还坚持要送他去学校念书。

霍柩仰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办公大楼。在读档重来前的今天中午, 他还给第五陵做过饭。只是一个读档重来的时间, 第五陵怎么可能突然去世了?

霍柩心乱如麻,木然问道:“第五陵是怎么死的?”

对方哽咽着说道:“昨天中午阿陵跟公司同事去一品楼吃饭。回公司的路上碰到流浪狗闯马路……”

第五陵的司机为了避开流浪狗,紧急打转向,却没注意到后面直行的货车。那辆大货车来不及刹车, 直接撞上了第五陵的座驾。黑色迈巴赫的车头被货箱砸扁了。第五陵和司机当场死亡。

霍柩恍然一惊。电光火石间, 他似乎捕捉到了什么思路,却也来不及深思。因为对面已经哽咽着问他要不要来参加第五陵的葬礼。

毕竟相识一场, 就算这个轮回已经没人记得两人结识的过往。霍柩还是要送第五陵最后一程。

挂断电话后, 霍柩阴沉着脸走回车上。

他点开手机备忘录, 一点点捋顺脑中纷繁复杂的思路。

根据第五陵的母亲交代的时间线推断,第五陵应该是在霍柩请大爷大妈去聚鲜楼吃饭那天去世的。

因为在这个剧情轮回里, 霍柩没请大爷大妈们去一品楼吃饭, 自然就不会发现一品楼用假鱼翅糊弄人的真相, 也不会被曹明彦激怒,提出跟闫东阁比拼厨艺。第五陵自然也就不会自告奋勇的当什么裁判。

他在吃完饭后直接坐车回公司, 路上遭遇车祸身亡。

这大概就是第五陵必须经历的命运。也充分解释了霍柩为什么没有在原著剧情中看到有关图灵集团和第五陵的描写——应该跟第五陵的死亡有关。

可是在上个轮回中,因为霍柩没有按照原著剧情规定的剧情线走, 直接导致第五陵没有在应该死亡的时间节点死亡。反而跟霍柩相识成为了朋友。

想到这里, 霍柩在备忘录上慎重的写下一行字:剧情可以被改变?

之所以在这段话后面加上问号,是因为霍柩并不能确定这个推断是否是正确的。毕竟从他目前摸索出来的经验,只能判断出不走剧情会导致整个世界强制性的读档重来。却没有任何线索能够验证被改变的剧情是否会引发原著既定剧情的改变。

如果想要证明这一点,必须由霍酒自己想办法验证。可如果霍柩想要验证这一条推断是否正确,就必须按照原著剧情走, 只有带着已经改变的情节顺利度过下一个剧情节点,并且想办法让已经改变的剧情和既定剧情之间产生冲突,霍柩才能知道冲突之下,原著的既定剧情能否改变。

如果他不肯走剧情的话,最终的结果只能是熬到剧情节点后读档重来,他又回到了十五天前。继续重复这段时间。

想到这里,霍柩有那么一瞬间的茫然。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就算摸索出原著剧情会发生改变,对他自己又有什么用。更不知道如果原著剧情不肯改变的话,又会造成什么后果。

最重要的是霍柩并不想进行下一个剧情节点——因为按照原著描写,他想顺利度过下个剧情的话,就必须答应去做骨髓移植手术。但目前来说,霍柩还不想给原著男主捐献骨髓。

有点纠结啊!

霍柩狠狠皱了皱眉,将备忘录里的分析全部删除。

坐在前面开车的司机老张通过后视镜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霍柩的一举一动。他觉得苏家接回来的这个继子行为实在古怪。不知道会不会给苏家带来危险。

并不知道司机老张的忧心忡忡——当然就算知道了霍柩也不会在乎。在第五陵去世的第三天,霍柩还是应邀参加了第五陵的葬礼。

身为图灵集团的现任董事长,第五家族最器重的继承人,第五陵的葬礼十分奢华有排场。本市最有头脸最有影响力的人几乎都来了。

——却并没有见到苏世渊和原著里其他几位戏份颇重的剧情人物的家族长辈们前来吊唁。

这在霍柩看来,也是极为不可思议的一点。

他按捺住心中的疑惑,到灵堂给第五陵上了三炷香。看着黑白遗像上那张陌生又熟悉的面孔,霍柩一时间有些心绪复杂。

他这两天仔细浏览过跟车祸有关的所有新闻,以及在网上能搜索到的有关图灵集团的一切记载。

他发现图灵集团不仅是在本市,即便是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都非常有影响力。

这是一家涉足二十多个行业的跨国集团。在国内商界的影响力可以说是非常深厚。因为总部设在本市的原因,根基也非常雄厚。

可是在原著里却没有一丁点描写。这是非常不正常的现象。

霍柩敏锐的察觉到了诡异的地方。但是他也摸不准哪里诡异。所以他这次来参加第五陵的葬礼,除了是给第五陵上香,也想打探一些消息。

负责接待霍柩的是第五陵的母亲。一个容貌秀丽气质娴静的女人。她长的非常漂亮。大概是因为唯一的儿子骤然遭遇横祸,女人经受不住这个残酷的打击,精神萎靡不振,眼睛哭的像是两个核桃。面容苍白憔悴。看向霍柩的眼神也是疑惑中带着茫然不解。

“你是阿陵的朋友?”第五陵的母亲有些狐疑。

她没见过霍柩。显然也没听儿子提起过这个人。第五陵的朋友和下属也都不认识霍柩。可是霍柩却有第五陵的私人联系方式,打电话时的口吻也非常的亲昵。

“我是。”霍柩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第五陵的母亲有些沉默。第五陵的父亲站在妻子身边,伸手揽住妻子的肩膀,询问霍柩:“你和阿陵是怎么认识的?”

“网友。”霍柩说道。他显然不能告诉第五陵的父母,他跟第五陵是在剧情读档重来前认识的。

第五陵的父母在听到霍柩的回答后,却仿佛误会了什么,满脸惊诧的对视一眼。

第五陵的母亲打量着霍柩,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阿陵的……网友?”

第五陵什么时候闲到会在网上交朋友了?

霍柩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太久。沉默的点点头,开口问道:“不知道伯父伯母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第五陵的母亲本来还想追问什么,听到霍柩的话,眼圈一红:“我们打算离开这里,去国外定居。”

第五陵的意外身亡给第五陵的父母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他们已经无法在这个城市继续居住下去。因为第五陵从小在这里长大。这个城市有太多有关于他的回忆。第五陵的父母害怕触景生情,所以要离开这里。

至于他们两个去国外定居以后,图灵集团显然也没办法继续留在这里。所以他们打算把图灵集团的总部也挪到国外,并且彻底放弃国内的市场。

霍柩:“……”

不愧是古早玛丽苏万人迷小说里的霸总家族,做决定都是这么任性草率的吗?

霍柩在心底暗暗吐槽。不过第五陵父母的做法却也解释了霍柩为什么没在原著剧情里看到有关图灵集团和第五家族的存在——因为对方彻底放弃了国内市场。

当然这个举动在霍柩看来也是非常古怪的。至少不符合正常的思维逻辑。

将心比心,如果霍柩处在第五陵父母的位置上,别说死了个儿子,就算死了亲爹亲妈,霍柩也不会放弃这么大的国内市场。

尤其是在图灵集团已经明显占据庞大的市场份额的情况下。

这简直就像是原著剧情为了顺利发展下去,直接抹杀了不应该存在的角色。

霍柩心中狐疑。第五陵的父母显然也有很多疑惑。第五陵的母亲忍不住追问:“你跟阿陵平时是通过什么方式交流的?之前见过面吗?”

然而霍柩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线索,也没什么心思跟第五陵的父母虚与委蛇。为了阻止第五陵的父母继续追问下去,霍柩信口开河道:“我跟第五陵是网恋。之前并没有见过面。并且我们两个已经分手了。相互之间删了对方的所有联系方式。如果不是意外得知第五陵去世了,我也不会过来祭拜他。”

霍柩冲着满脸震惊的第五陵父母微微鞠躬,诚恳的说道:“打扰你们了。请保重身体。”

说完,霍柩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回到苏家以后,霍柩再次把自己锁到房间里,忍不住分析目前的局面。

其实也没什么好分析的。霍柩目前并不打算顺应剧情发展——因为他实在想不到顺应剧情发展能给他带来什么好处。他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没打算陪这个世界玩什么角色扮演。更不想在剧情结束后下场凄惨的死去。

除此之外,霍柩也没觉得拥有无限可以轮回的时间有什么不好。至少在这些无限轮回的时间里,他可以利用“预见”的能力轻而易举的赚到自己花不完的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学什么就学什么,完全不必考虑时间成本。

但是霍柩还是要想办法把第五陵救回来的。

——并不是考虑第五陵和图灵集团对原著剧情的影响,而是因为两人的关系,霍柩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第五陵去死。

但是把第五陵救回来之后要怎么做,霍柩还没有想好。他也懒得去想。

秉持着这样的想法,霍柩在又一次读档重来之后,直接给第五陵发了一条短信。告诫他不要在那个时间段开车,注意避让过马路的流浪猫狗,千万别出车祸。

然后,霍柩就把这个人抛到一边,津津有味的学起炒股的相关知识——虽然他目前还没满十八周岁,不能开户,但是这并不妨碍霍柩花钱给自己找个老师。

不过霍柩千算万算,却没算到第五陵的性格——

在第一次读档重来的时候,由于第五陵主动提出要当裁判,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偏向霍柩,后来又提出用一百万买霍柩一道菜,在之后的接触中也表现的非常亲和友善,以至于霍柩直接把对方当成一个心地赤诚,单纯善良的人。

完全没有想到在另一个时间节点上,第五陵对于一个完全陌生的霍柩,表现出来的态度可就没有自己主动结交时那么友善。

对方根本就没把霍柩的告诫放在心里。他甚至还把霍柩的短信和电话提醒当成了无聊的骚扰电话。这就导致第五陵在去一品楼吃饭那天,根本就没遵从霍柩的警告。在毫无疑问的遭遇了车祸身亡后,霍柩还因为自己提前发过去的警告短信引起了警察的注意。

他们怀疑霍柩想要谋害第五陵,但又找不到证据。而霍柩也没办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给第五陵发那样一封短信。只能面无表情的接受自己找来的麻烦。

好在几天过后剧情自动读档重来。这一次,霍柩没再冒冒失失的直接发短信告诫第五陵。他在图灵集团门口摆了个算命摊子,冒充算命大师告诫第五陵在未来七天有血光之灾……

可惜第五陵显然不信这种封建糟粕。于是霍柩的挽救再一次失败。

剧情再一次读档重来。这一次霍柩为了亲近第五陵,在图灵集团门口摆了个小吃摊位。可惜他还没等到第五陵下班,就被闻讯而来的城管带走了……

剧情又双叒叕一次读档重来。霍柩直接在车祸当天去一品楼堵第五陵。被第五陵的保镖拦在旁边,差点没报警……

n次之后,被第五陵搞到焦头烂额的霍柩不得不承认,这个狗逼的霸道总裁确实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接近。

除了第一次剧情读档重来时第五陵的主动亲近,接下来这几次,霍柩完全没办法跟第五陵顺利沟通。

“我只是想救你一条狗命而已!为什么会这么困难?”

在无数次的读档重来后,霍柩也失去了对第五陵的耐心。他甚至怀疑自己为什么要多管这个闲事。

一个注定要被剧情弄死的连炮灰配角都算不上的边缘人物而已,死就死了,干嘛一定要救回来呢?

然而,想到第一次读档重来时,第五陵对他的一片赤诚关爱,霍柩还是按捺住暴躁的情绪,决定再给第五陵一个机会。

等到剧情不知道多少次读档重来后,霍柩面无表情地买彩票,面无表情地跑去一品楼订桌,面无表情地戳破一品楼用假鱼翅的事,面无表情地等着第五陵自投罗网……

咦?他为什么要用“自投罗网”这个词?

不管了!

看着自告奋勇要当裁判,还信誓旦旦要判他赢的狗逼霸总,霍柩捏了捏拳头,杀气腾腾的说道:“不用!厨艺比拼,拼的就是厨艺刀工。就算我技不如人,那也怨不得别人……”

咦?

第五陵有些诧异的看向霍柩:这个小孩儿看上去对他怨念好深呀!他们之间难道有什么过节吗?

第五陵兀自沉吟。搜肠刮肚也没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霍柩。

而这个时候,霍柩已经站到台上开始比拼厨艺了。

经过这么多次的读档重来,即便霍柩没有刻意磨炼,他的刀工和厨艺也比之前更精湛了。所以这一次的碾压胜利也是毫无悬念。

而这一次,更有底气的霍柩在比拼厨艺时选择了松鼠桂鱼这道菜。

也说不清是想赢闫东阁,还是想馋第五陵。总之,第五陵在品尝过霍柩的松鼠桂鱼后,双眼亮晶晶的拿出手机求加好友——被霍柩毫无悬念的拒绝了。

第五陵再次提出一百万一道菜的夸张提议,也被霍柩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他好心救下霸总的狗命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接下来的时间,他不想跟这个狗逼霸总有任何接触!

然而霍柩冷面拒绝第五陵的做法却不知道触动了第五陵的哪根筋。接下来这一个礼拜,狗逼霸总简直发挥出狗皮膏药的能力,天天粘着霍柩不放。甚至连霍柩去菜市场偶遇囡囡和杨奶奶时,都没办法摆脱第五陵阴魂不散的身影……

而第五陵跟霍柩的接触,也引起了苏家和苏琢外家的震动——

没错,就是这两家人。在霍柩以碾压式的精湛厨艺打败了一品楼的主厨之后,曹老爷子带着儿子和徒弟亲自去苏家拜访霍柩,邀请霍柩担任一品楼的名誉顾问。

霍柩当然不会答应。却没想到曹家人和第五陵的行为却引起了苏家和白家人的注意。

苏家的想法很好理解。跟苏世渊一样,苏家人在得知这件事的首尾之后,立刻就想到让霍柩去苏园当主厨,借此机会打压一品楼。又因为第五陵对霍柩青眼有加,苏家人还盘算着能不能借助这层关系跟图灵集团达成合作。

不过白家人——也就是苏琢的外祖家的想法就很让霍柩迷惑。

他们居然想让霍柩给苏琢做病号饭。因为苏琢长时间遭受病痛的折磨,胃口特别不好,已经发展到食不下咽的程度。

所以苏琢的外祖母和外祖父希望霍柩能给苏琢做饭吃,并且还希望霍柩在骨髓移植手术之后,也要负责苏琢的病号饭。

据说这个提议还是白家的二小姐,也就是苏琢的小姨白月玲提出来的。获得了苏琢外家所有人的一致认可。

苏琢的外祖母还亲自找到陆嫚臻,希望由陆嫚臻劝说霍柩答应这个提议。并且还表示只要霍柩愿意给苏琢做饭,任何要求都好商量——他们甚至愿意承认霍柩在苏家的身份,也会像苏世渊一样,把霍柩当成自己的亲外孙看待。

简而言之,只要为了苏琢好,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受任何委屈。

“承认我在苏家的身份等同于他们受了委屈?”霍柩实在没明白这其中的逻辑,忍不住问道:“他们委屈个屁啊!”

“把我从老家骗过来,强迫我给苏琢捐献骨髓,还想让我在手术之后给苏琢做病号饭,这么无耻的要求提出来以后,他们还觉得自己受了委屈?”霍柩对这帮剧情人物的脸皮真是有了一个更深层次的认知。

“我就是去医院给别人当护工,病人家属恐怕也提不出这么过分的要求。”霍柩简直要气笑了:“你们苏家是有皇位要继承吗?值得我这么委曲求全!”

面对霍柩的冷嘲热讽,陆嫚臻也觉得脸上挂不住。

她一开始也没意识到白家人的提议居然这么过分。甚至还觉得白家人的提议并无不可——只是每天多做几顿饭而已。反正霍柩厨艺这么好,他来给苏琢做饭,也未尝不是讨好苏琢的一个手段。

陆嫚臻深知苏琢在苏白两家的地位,如果霍柩能够得到苏琢的认可,苏家人和白家人就算再不喜欢霍柩,也会认可霍柩的存在。到时候她们母子两个在苏家就算站稳了。

“我为什么要获得苏家人和白家人的认可?”霍柩简直把“有病”这两个字写到了脑门上:“我是缺钱还是缺心眼儿,没事闲的要看别人的脸色!”

“你们搞搞清楚!现在是你们求我给苏琢捐献骨髓,不是我求苏家收留我。”霍柩非常直白的说道:“真以为有两个臭钱就能为所欲为了?不就是钱嘛,谁没有啊!”

陆嫚臻被霍柩嘲讽的,简直无地自容了。忍不住辩解道:“就你买彩票中的那几千万,跟苏家和白家的家底比起来,简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苏家白家有钱关我什么事?苏世渊死了能分我一半遗产,还是能分你一半家产?”霍柩冷笑一声:“连遗嘱都没争上呢,倒先迫不及待的给人家当孝子贤孙。”

“你想当孝顺媳妇我不拦着,别拿我当筹码跟白家献好。八竿子打不着的玩意儿,也敢跑到我的面前充长辈。”

“我霍柩不缺祖宗,也没兴趣给人当孙子。”

一个狗逼总裁已经让霍柩火冒三丈了,现在又跑出这么多不着调的剧情人物,霍柩满腔火气再也压不住。

“你说话也太难听了!”陆嫚臻气的脸色通红:“你不愿意就不愿意,白家再怎么说也是你的长辈——”

“那是苏琢的长辈,不是我的。”霍柩说着,目光豁然看向门口。

玄关处,刚刚下班回来的苏世渊正在赵妈的服侍下换拖鞋。

同在一个屋檐下,赵妈自然也听到了霍柩的冷嘲热讽和破口大骂。她是白家的佣人,后来跟着白家大小姐陪嫁到苏家,又在苏家做了二十几年。可是她对白家这个旧主顾还是有感情的。当然不能容忍霍柩这么辱骂白家。

当着陆嫚臻和霍柩的面儿,赵妈一脸气愤的跟苏世渊学了霍柩骂白家的话。

苏世渊眉头微皱,看向霍柩。

“看个屁!”霍柩满腔火气的说道:“不要脸的事儿既然敢做,就别怕别人说。”

这话说的实在刻薄,赵妈脸上一红,气急败坏的质问道:“你说谁不要脸呢?”

“谁提的谁不要脸。”霍柩冷笑一声:“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当初我在苏家呆不下去,发高烧在外面游荡七天七夜的事情已经瞒不住了。现在白家又提出这么不要脸的提议,你们要是不怕传出去有损你们两家的声誉,我也无所谓。”

赵妈脸色一变。她就算再讨厌霍柩,也不得不承认霍柩说的是对的。这小兔崽子嘴巴这么厉害,又跟一品楼走的那么近。万一真把他逼急了,跑出去乱说话。苏家和白家也丢不起这个人。

苏世渊脸色微微缓和下来,温声劝道:“那只是月玲不成熟的想法。她向来疼爱小琢,小琢的外公外婆年纪大了,也是关心则乱。这些天小琢病情恶化,吃不下饭,他们也都急坏了。都是病急乱投医,并不是故意轻慢你。”

“我无所谓。”霍柩说道:“我又不认识他们。就算他们是故意欺负我,我也不是任人欺负的。”

这一点苏世渊倒是深信不疑。他有些烦心的叹了口气,走到霍柩面前:“小琢的病情不能再拖了。我跟医生商量过,手术必须在下周进行。这几天你好好补养身体。过几天我安排你住院做手术。”

随着霍柩的态度越来越激烈,苏世渊也放弃了怀柔的手段。强硬的安排好了手术时间,根本不给霍柩犹豫的机会。

霍柩冷笑一声。

随着剧情不断读档重来,霍柩也发现了剧情节点以外的情节发展和人物关系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会随着他的态度变化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

目前来看。这种改变应该不会影响剧情的正常发展。

举例来说,不论霍柩的态度怎么变化,不论霍柩做了什么,都不会改变苏世渊想要霍柩给苏琢捐献骨髓的想法。

但是相应的,不论苏世渊多么希望霍柩立刻就给苏琢捐献骨髓,他也无法改变原著剧情的发展节奏。

苏世渊必须在原著规定的时间节点安排骨髓移植手术。无论他的态度显得多么强硬急迫,哪怕霍柩这边已经故意撕破脸了,苏世渊也不会改变做手术的时间。

这一点也让霍柩感到非常好奇。他很想知道,如果他在剧情读档期间作出什么会摧毁原著剧情的事情,然后再遵从原著剧情的发展——比如杀了苏世渊,再去给苏琢捐献骨髓的话,原著剧情少了关键人物,接下来会怎么发展?

是会抹杀掉苏世渊和他的角色戏份,继续发展下去,还是会因为缺少了重要的剧情人物直接崩盘?

当然霍柩也只是想想,并不会真的这么做。他并没有丧心病狂到非要杀了苏世渊不可。再说按照剧情以外的法律法规和道德标准来看,如果霍柩真的这么做了,什么剧情发展暂且不说,他这个人肯定会在下一个时间节点被警察抓去坐牢。

到时候霍柩就算想反悔,也会因为度过了原本的时间节点,没办法读档重来改变苏世渊必死的命运而丧失主动权。

这种自找麻烦的事情,霍柩可不会做。

但他也不想再容忍剧情人物越来越白痴的行为——

似乎是在故意激怒他。随着霍柩不断读档重来,面对剧情人物的态度越来越强硬,剧情人物给予的反馈也变得越来越极端。

比如说之前几次读档重来,根本就没发生过白家人要求霍柩给苏琢做病号饭这种事情。

只是这一次,霍柩为了顺利救出第五陵这个狗逼霸总,不得不按照第一次读档重来时的剧情发展,跑去跟一品楼的主厨比拼厨艺,顺便把厨艺比拼时的菜品换成了松鼠桂鱼。这才引来了白家人的注意。

按照那位白家二小姐的说法,似乎是因为苏琢爱吃甜食,尤其是这种酸酸甜甜又精致好看的菜肴。而霍柩厨艺精湛,白家二小姐希望霍柩做出来的病号饭能够唤起苏琢的食欲,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提议。

但是在霍柩看来,这种行为除了进一步展现所有剧情人物都无条件宠爱苏琢,顺便激怒霍柩的情绪,并没有任何实际上的意义。

可是原著剧情为什么想要利用剧情人物的行为激怒霍柩——更准确一点说是激怒原身,这一点霍柩还是没想明白。

不过霍柩还是注意到了另外一个细节——在原著的描写中,原身一开始也并没有疯狂嫉妒苏琢,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抢走苏琢的一切。而是在不断受到对比和刺激下,才变得偏执极端,处心积虑的谋害苏琢。

比如说原著一开始,原身被接回苏家的时候,对陆嫚臻和苏世渊是非常感激的。他觉得陆嫚臻终于回来接他了,还是在他父亲的葬礼上。这让失去了亲人,自觉无依无靠的原身感到非常感动。

可是紧接着,原身就在回到苏家之后立刻发现了陆嫚臻和苏世渊接他回来是为了让他给苏琢捐献骨髓。

原著里说原身是无意间发现的。可是原身一个无依无靠刚刚来到苏家的拖油瓶,怎么就能在所有人都守口如瓶的情况下,无疑间发现这么至关重要的事情,原著里竟然没写。

只详细描写了原身在知道这件事后受到刺激,情绪十分激动,跟亲生母亲大吵大闹了一场,然后摔坏了陆嫚臻和苏世渊的结婚照,还有苏琢跟亲生父母一起照的全家福,被陆嫚臻打了一巴掌后离家出走。

至于离开苏家后在外面流浪七天七夜,后来又被苏世渊找回去答应捐献骨髓的情节,都是一笔带过。

反而浓重描写了苏琢在得知这个剧情后,因为受不了刺激病情恶化,如何的痛苦难过,而苏琢的亲人和朋友在看到苏琢遭受这样的折磨后,对原身又是如何的不满。

以及苏琢在清醒过来之后,第一时间安慰众人说他没事,还让大家不要责怪原身,因为原身也很难过之类的善良行为。

好像是一个完美的对照组,以此表现出苏琢有多么善良大度,原身就有多么嫉妒扭曲。

后面还有很多剧情,都是差不多的情节发展。不论原身多么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多么努力讨好周围人,他都没有办法获得众人的认可。只要有苏琢在,所有人第一时间考虑的只有苏琢。而故事最终的发展脉络也必将是苏琢坐收渔利——哪怕他什么都不做。原身也没办法赢过苏琢。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会选择原身。这种不断轮回的轨迹逼得原身越来越偏激。

而苏琢和苏家人则因为原身的救命之恩,对原身永远都是无限度的容忍和放纵。这样的容忍和放纵看在苏琢那些爱慕者的眼中,就成了原身欲壑难填的佐证。他们更加讨厌原身。

而在所有剧情人物和类似情节的一步步推动下,原身最终彻底黑化,想要不择手段的抢走苏琢的一切,彻底取代苏琢。

当然最后的结果自然是阴谋败露,被代表正义的剧情人物疯狂报复,最终下场凄惨的死去。

因为苏琢才是这部书的男主角,整部书完全是以苏琢的视角展开的。所以霍柩在最开始观看剧情时,并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对劲。

直到他自己亲身经历过无数次的读档重来以后,霍柩才发现这些原著中的剧情人物对原身的恶意未免太大。

这些剧情人物的存在,包括剧情脉络的发展,似乎都在不停的激怒原身,想让原身失去理智展开报复。

可是原著剧情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样的步步紧逼会不会影响到霍柩的思维和做事风格?

前者霍柩暂时还想不明白,不过后者却让霍柩心下一凛,暗生警惕。

他确实觉得自己最近有些暴躁。不过他还以为这种暴躁情绪是受到第五陵的影响。可如果他的状态跟第五陵没有关系,反而是潜移默化的中了剧情的招……

霍柩皱了皱眉。不着痕迹的看向苏世渊:“本市最灵验的寺庙或者道观是哪家?”

苏世渊:“???”

苏世渊一脸茫然的看向霍柩,根本跟不上霍柩的脑回路。

霍柩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听说抄经可以让人心平气和。真的假的?”

苏世渊眉头紧皱。觉得霍柩是在嘲讽他们苏家伪善假慈悲。脸色不由得难看起来。

霍柩却懒得搭理苏世渊。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有必要修身养性。于是拿出手机在网上搜索起修身养性的方法。

什么抄经练字做瑜伽?

霍柩眨眨眼睛,最终决定把自己买彩票中的钱取出来,天天在家里数钞票!

果然心绪立刻平和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入v第一天,有点紧张ing~~

开v前四天的数据特别重要,宝宝们不要养肥我(づ ̄3 ̄)づ╭~

——————————————————————————————

预收文,感兴趣的宝宝们收藏一下吧_(:3」∠)_

预收文1——

《离开豪门后,假少爷成了首富》

闻人砺活了十八年,才知道自己竟然不是父母亲生的孩子。

他真正的父母是一对赌鬼无赖。因为欠下高利贷被四处追债。真少爷受家庭连累,磕磕绊绊念完高中。十八岁就要打工赚钱。

而他鸠占鹊巢,享受着父母给予的最好资源,成为众人眼中最优秀的集团继承人。

真相曝光,真少爷回到豪门,假少爷回到原生家庭。

面对巨额的欠款和屡教不改的亲生父母,闻人砺表示这问题不难。

面对从前阿谀奉承如今落井下石的二世祖朋友圈,闻人砺直接删除好友没压力。

直到读作嚣张写做智障的死对头发话不许别人欺负他,闻人砺:“……?”

身为一名学渣,陆文渊平生最讨厌的人就是别人家的闻人砺。

忽然有一天,他得知闻人砺不是闻人家亲生的孩子,而是一对烂赌鬼的儿子。十八年前被抱错。如今真相大白,真少爷被接回豪门,假少爷被打回原形。

天之骄子一夜之间跌入低谷,所有嫉妒他的人都落井下石。陆文渊一怒之下爆锤炮灰:“我的宿敌只有我能欺负,你们给我滚开!”

“听说你想欺负我?”

面对闻人砺似笑非笑的眼神,陆文渊脑子一抽,磕磕巴巴:“我不是我没有别瞎想。”

天之骄子一朝沦落。所有人都觉得闻人砺不可能翻身,卯足了劲儿看笑话。

却没想到闻人砺白手起家,短短几年时间居然成了x城首富。

本来以为某人沦落谷底,自己就可以为所欲为的陆文渊生怕被报复,打好包袱夹着尾巴就想要逃,却没想到刚出家门就被一通电话叫住。

一边看报表一边试礼服的闻人砺:“婚礼订好了,赶紧滚回来试礼服。”

陆文渊:“……嘤。”

双向暗恋,互宠

真少爷不是反派,他只是一个沙雕小可爱。

预收文2——

《花瓶的游戏》

直到死后,文煜才知道他悲惨的一生只不过是别人闲极无聊时的游戏。

富二代们拿出一千万来打赌,想在学校里挑个贫困生让他变成有钱人,看看骤然暴富的穷学生会不会变坏。

容貌精致见识浅薄的文煜成了他们选择的目标。

生性单纯浅薄的文煜刚刚踏入大城市,就被这里的繁华所迷,不出所料的跳进了别人精心打造的金钱陷阱,沉迷物欲忘乎所以,最后身败名裂下场凄惨。

再次睁开双眼,文煜回到十年前。刚从山里出来,步入大学校园。这次,他会踏踏实实过好自己的人生,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成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