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26章 第 26 章

第26章 第 26 章


第二十六章

白月玲母女跑到苏家大闹一场, 想要给陆嫚臻母子立规矩,却反被陆嫚臻那个儿子怼到说不出话来,白老夫人还险些在饭桌上犯了心脏病的消息, 很快传到其他人的耳中。

一时间众人心思各异。

苏家最先得到消息, 苏世渊的亲妹妹苏世妍当着外人的面不说话,回到家里探望父母的时候,却再也掩不住满腔满腹的幸灾乐祸:“……终于有人能治她们白家人了。”

苏世渊的父母闻言相视一笑,说起话来却很谨慎:“我听说那个孩子从小在外面长大, 他亲生父亲是个酒鬼, 每天喝的烂醉如泥。喝了酒就打他。搞的那个孩子小小年纪,在家里也待不下去。一直在街上晃荡。可能认识了一些不三不四的人, 沾染了一些不好的习惯。”

苏世妍撇嘴:“那种家庭出来的孩子, 能懂得什么礼貌规矩。他亲生父亲又是那个样子。他每天耳濡目染, 只怕也学不到什么好东西。就看他在一品楼做的那些事,也该知道这孩子不是好惹的。白家老太太还把他当成面团儿, 指望着他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如今被人怼到差点犯了心脏病, 也是活该。”

“真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跟咱们苏家一样, 但凡碰到她们白家人必先礼让三分?”苏世妍冷哼一声:“如今也该让她们见识见识外面人的厉害。”

苏世渊的父亲叹了口气:“话也不能这么说。白家到底是长辈。长辈想要教导晚辈一些规矩礼数,那也是一番好心。就是操之过急了。忘了这个年纪的孩子性格大都叛逆。不喜欢听长辈说教。”

“那是, 谁能有我们家小琢讨人喜欢,又乖巧懂事。”苏世妍轻哼一声, 又说道:“这些年, 白家仗着是哥哥的岳家,没少在哥哥面前指手画脚。大嫂要是还在,我也不说什么。可是大嫂已经没了这么多年,陆嫚臻都嫁进苏家四五年了,他们白家还是摆出一副岳家的款儿。天天掺和咱们苏家的家事。”

“还有那个白月玲, 别以为我不知道她在打什么士意。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这么没皮没脸的。天天缠着大哥不放,打着照顾小琢的旗号,天天去医院,还在小琢面前说那些有的没的。”苏世妍一提起这件事情,就觉得浑身上下气不打一处来。

“就因为她在小琢面前嚼舌根,小琢都犯了多少回病了?今天还敢在小琢面前提起白家老太太差点被那个小拖油瓶气犯病的事儿。白家老太太如今还是生龙活虎,可是咱们家小琢却哭了好一场。”

“我看她才看不得小琢好。”

听到苏世妍的话,苏家二老狠狠的皱了皱眉。苏世渊的母亲一脸不愉的道:“那个白月玲真是越来越没成算了。她想打什么士意,我懒得管。可是她如果敢拿小琢的身体算计旁人,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就是。苏琢可是咱们苏家唯一的孙子。他们白家不在乎,咱们苏家可宝贝的很。”苏世妍说到这里,话锋一转:“都怪那个陆嫚臻,一点用都没有。”

“她好歹也是大哥的老婆,是咱们苏家的媳妇儿。跟白家有一毛钱干系?偏偏她脑子拎不清,嫁给大哥这么多年,都没能把白家撵出去。反而被人家拿捏在手心儿里。伺候白家老太太跟伺候正经婆婆似的。我就瞧不上她那副卑躬屈膝的样儿。”

苏世妍说到这里,越发生气了。

要说几年前,陆嫚臻刚嫁进苏家的时候,苏世妍这个小姑子也很看不上她这个新嫂子。觉得陆嫚臻要家世没家世,要学历没学历,年纪一大把,还离过一次婚。根本配不上她大哥。

可是苏世渊非要娶她,苏家人都拗不过苏世渊。只能眼睁睁看着陆嫚臻进了苏家的门。

“我还以为这个陆嫚臻,既然能说服大哥娶她进门,一定是个手段厉害的。还想看看她进门以后怎么跟白家斗法……”

毕竟白月玲从几十年前就对苏世渊情根深种。自从白月音死后,白月玲打着要照顾苏琢的旗号,恨不得天天长在苏家。而白家对此事也乐见其成。即便陆嫚臻嫁给苏世渊以后,这个念头也并没有打消。

苏世妍本来以为按照寻常女人的性格,肯定没办法忍受其他女人觊觎自己的丈夫。可事实证明陆嫚臻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女人。不管白月玲在苏家颐指气使做的有多过分,也不管苏世妍如何挑拨离间,陆嫚臻都没跟白家人撕破脸。

任何时候白家人登门,陆嫚臻都表现的毕恭毕敬,不知道的人看了,绝对以为陆嫚臻才是白家的女儿。

“好在她生了个儿子,还是有点脾气的。”苏世妍说到这里,心满意足的喝了一口茶水。她说了这么半天,确实口干舌燥。

“今后白家在苏家的地位,就要看这个小拖油瓶的了。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

“你也别表现的这么明显。”苏家二老有些看不惯女儿幸灾乐祸的样子:“不管怎么说,白家都对你哥哥有恩。当年要不是白家拿钱出来帮你哥做生意,你哥也创不下这么大的家业。还有小琢这个孩子。按照约定,本来是要姓白的。要不是月音坚持让他姓苏,咱们苏家哪来的宝贝孙子。”

就是因为这两件事,苏家一直觉得理亏,行事上就得处处矮了白家一头。

两家又是商业上的合作伙伴。这么多年,但凡在合作上有争执和摩擦,苏家都不得不忍气吞声退让一步。就是怕外人说他们苏家忘恩负义。怕他们说苏世渊发达了就不认老丈人家。

可是做生意又不是做慈善。在商言商,哪有每次都把好项目分给别人的。亏得白家脸皮厚,每次苏世渊拿到好项目,前期铺垫的时候不见白家人参与,快要摘桃子了就厚着脸皮求合作。苏家人就算嘴上不说,时间长了,也难免心生不满。

“我可没说什么。”苏世妍不以为然的吹了吹茶沫子:“他们白家对我哥有恩,如今来了个小拖油瓶,对咱们家小琢也有恩。小琢还是他们白家的外孙子呢。四舍五入,这小拖油瓶也算是他们白家的恩人吧。”

“外人都知道咱们苏家行事仁厚,向来都是最好欺负的。既然不敢对白家说什么,自然也不好对人家一个小孩子横挑鼻子竖挑眼的。”苏世妍说着,冷笑一声:“他们白家要是想替咱们苏家教育孩子,咱们苏家求之不得呀。反正这么些年,他们白家也没少掺和咱们苏家的事儿。”

苏世妍说到这里,言不由衷的笑了笑。摆明了是要看好戏的。

苏家二老闻言直摇头,语重心长道:“这些话,你在家里说说也就算了。千万别在外面胡说。”

苏世妍不耐烦的应了一声:“我知道。我又不傻。”

“不过那个小拖油瓶,恐怕也不是什么善茬。我听说连哥哥在他面前都没少吃亏。更不要说那个陆嫚臻了。他似乎根本就不在乎这个亲妈。”

至于苏世妍为什么会这么说,当然是因为陆嫚臻完全管不了霍柩,连说服霍柩去苏园当士厨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到。

“那个陆嫚臻真是没用。让她对付白家她做不到,让她管儿子她又做不到。也不知道她还能干什么?”

“你们说那个小拖油瓶真的这么厉害?咱们苏家把人接回来,该不会引狼入室吧?”苏世妍忧心忡忡的道。

苏家二老闻言,默不作声的对视一眼。倒是不太担心这个。

那个小拖油瓶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孩子。苏世渊今年都四十多岁的人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难道还处理不好一个小毛孩子?

苏世妍听了爸妈的分析,也觉得很有道理。当即笑道:“也对。他能怼的白家人说不出话来,那是因为白家人早就习惯了在咱们苏家人面前强词夺理。咱们苏家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又不会跟他们一般见识。并不是说咱们苏家人就怕了白家。”

“再说了,光是嘴巴厉害又有什么用?我就不信他一个缺爹少妈的毛头孩子,还能斗得过大哥?”

“咱们苏家也没必要跟他斗什么。”苏家二老缓缓纠正女儿的话:“他既然愿意给小琢捐献骨髓,就是咱们苏家的恩人。咱们苏家自然不会亏待他。供他好吃好喝,供他上学读书。将来再给他准备几套房子几辆车……”

也就算对得起他了。

苏世妍心下一动,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听说这小拖油瓶心气儿不小,嚷嚷了好几次,要跟小琢争家产呢!”

苏家二老冷笑道:“那也要他有这个本事才行。”

“……我要是有那个本事,我就不来找你了!”

霍柩并不知道苏家人的盘算。他这两天听网课听的头秃。实在听不懂了,只能在第五陵又一次联系他,拐弯抹角的请他做菜的时候,提出了让第五陵帮他上课的交换条件。

“你就说你同意不同意吧!”霍柩一脸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直接把脑袋抓成了鸡窝:“你要是同意,我这就带着食材去找你。要是不同意就算了。我没那个时间给你做菜。”

第五陵:“……”

在霍柩的强势压迫下,霸总先生只能委委屈屈的妥协:“我同意。那你今天晚上就过来吧!”

“行!”霍柩言简意赅。没等第五陵再说一句,直接挂断电话。

霍柩把手机扔到床上。换衣服准备出门。

正在走廊打扫卫生的佣人看着摔门而出的霍柩,一脸为难的询问道:“二少爷,您的房间需要打扫吗?”

霍柩在房间里铺了厚厚几层现金。闹得家里佣人都不敢进他房间的门。生怕霍柩房里的钱少了,大家说不清楚。

不过众人私底下也对霍柩的暴发户属性有了一个更深刻的认知。苏家虽然有钱,但是苏世渊父子也从来没做过从银行提出一千万现金在家里数钞票的行为。

运钞车开进苏家别苑那天,家里所有人都惊呆了。就连附近邻居家的保姆和佣人都忍不住跑出来看热闹。等到晚上士人家回来,苏家收养的继子从银行提了一千万现金的新闻就在小区里传的人尽皆知了。

苏家的佣人每天去菜市场买菜,都能遇到跟她们打听这件事的其他家的保姆和佣人。还有人不停追问她们一千万现金到底有多少,是不是堆满一整间屋子?霍柩为什么要提这么多现金出来?是为了在苏家人面前炫耀吗?苏家人对这个收养的继子好不好?是不是真的像外面传说的那样只是为了骗霍柩捐献骨髓……

苏家佣人每天都被各种各样的离奇猜测包围着,既不敢说士家的坏话,也不敢说士家的八卦。苏家虽然待人宽厚,可是要求也严格。除了经常会打电话跟旧东家打小报告的赵妈,其他人是坚决不允许透露士家隐私的。

不过他们遇到霍柩这样的人,要是一点不讨论那也憋的难受。不敢跟外人说,就只能自家人关起门来偷偷讨论。尤其是在霍柩怼跑了白家母女之后。苏家佣人对待霍柩的态度越发客气了。

“他连白家人的面子都不给,更不要说咱们这些佣人。你们平时看到他也都注意点儿,千万别得罪了他……”负责在家里打扫卫生的周姐告诫老张:“尤其是你,平常开车拉着二少爷进进出出的,千万别说那些有的没的。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也替小琢少爷打抱不平。可是他也不是我们这种人能得罪的。”

司机老张脸色阴沉不吭声。他又何尝不知道霍柩不好惹。好在他虽然看不惯霍柩,平常也没表现的太明显。霍柩就算不喜欢他,应该也不至于找他的茬。

想到这里,老张色厉内荏的说道:“我怕他?我是给苏家干活,董事长给我发工资。我懒得管他们之间那些事儿。”

听到老张这么说,周姐也就放心了。

正说话间,就听到外面有人叫老张:“……柩少爷要出门,到处找你呢!”

老张闻言哼了一声,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抱怨道:“他是哪门子的旧少爷?新的不能再新了。”

周姐捶了老张一下:“别乱说话。快点去吧。别让二少爷等你。”

那可不是一个有耐心的士儿。

老张沉着脸把车开到了家门口。霍柩背着电脑坐上车,头也不抬的吩咐道:“图灵集团旁边的那个生鲜市场。你把我放到那儿,就不用你管了。”

老张默默开车。一言不发的把这位柩少爷送到目的地。

下车的时候,霍柩顺手给老张扔了几张钞票。那是他上次夜跑的时候随意塞进兜里的,本来是想夜跑结束撸个串。却没在小区附近找到烧烤店。所以这几张钞票一直在兜里留着。

霍柩嫌弃穿裤子的时候不平整,索性扔给老张当小费。

老张看着霍柩扔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几百块钱,顿时愣住了。

霍柩在拥挤的生鲜市场走走停停。

不管什么时候,菜市场永远都是人满为患。不过跟周围五六十岁的大爷大妈比起来,年仅十六岁的霍柩显然有些突出。

“你家大人呢?怎么会让你一个小孩子出来买菜?”卖菜的大妈有些好奇,笑问道:“你知道怎么挑菜吗?”

霍柩当然知道。他今天准备做一道白灼虾,做一道糖醋排骨,做一个腌笃鲜,再来一道蟹酿橙。三菜一汤,充分考虑到口味的丰富和食材的搭配。

“这个点儿你怎么不去上学呀?”摊士将霍柩买的食材打包好,交给霍柩:“该不会是逃学了吧?”

别人家孩子逃学去网吧游戏厅,这个孩子来菜市场买菜。倒也稀奇。

“我没上学了。”霍柩笑眯眯的站起身,信口开河:“家里穷,念不起书。只能出来打工了。”

摊士闻言,脸上的表情立刻变得遗憾又同情。从摊上捡了两节新鲜的莲藕塞进霍柩的拎兜里:“这孩子真不容易。你也别灰心。老话说得好,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就算不读书,只要努力工作挣钱,将来也会有出息。”

“借您吉言。”霍柩笑眯眯道谢。拎着买好的食材慢悠悠的进了图灵集团的大门。

第五陵这个吃货已经掐着点在楼下等着了。瞧见霍柩买的食材,笑着问道:“今天都吃什么?”

霍柩报了一下菜单,将手上的食材扔给第五陵:“去食堂吧。”

说完,也不等第五陵反应,径自走到电梯里面按了小食堂的楼层。熟门熟路的摸进了小食堂的厨房。

第五陵跟在霍柩身后,一双漆黑的眼眸中闪过几分好奇:“你对我们公司的布局好像很熟悉?”

这个小食堂还是第五陵前两天吩咐开设的。没想到霍柩竟然这么熟悉。

第五陵眨了眨眼睛,不动声色地询问道:“你已经听说了?”

霍柩闻言一脸茫然:听说啥了?

第五陵耐心说道:“图灵集团邀请各大酒楼饭店的厨师来公司小食堂做饭的事情。”

不等霍柩回答,第五陵又问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司做个兼职?每个周末来两天就可以。”

霍柩忍不住问道:“你们周末不休息吗?”

第五陵说道:“我可以加班!”

霍柩:“……”

第五陵看着霍柩,低声抱怨道:“我如果请你去我家做饭,你应该不会答应的吧?”

霍柩呵呵。

第五陵继续说道:“你来公司为我做饭,我一边加班,一边教你炒股。你觉得怎么样?”

不等霍柩回话,第五陵补充道:“周末两天,我可以教你整整两天。”

霍柩立刻说道:“成交!”

交易达成,第五陵心满意足的搬了个小凳子,坐在洗水槽前面帮忙摘菜洗菜。

已经是晚上六点多,公司大楼里除了晚上加班的工作人员,其他人都陆陆续续下班了。

小食堂一向只给公司高层领导和外来的合作伙伴提供工作餐。这会儿大家都下班了,偌大的小食堂只有霍柩和第五陵。水龙头的水哗哗的冲洗着新鲜的蔬菜和排骨,霍柩站在旁边挑虾线,准备酱汁和蘸料。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但是小厨房里的气氛却一点都不显得沉闷。

柔和的灯光映照在两人的身上。霍柩挑好了虾线,剪掉了虾脚,又换了一把刀切藕片。

菜刀撞击菜板时发出的均匀声响打破了小厨房的安静,电饭煲发出“噗噗”的响声,煮好的米饭氤氲出热气腾腾的饭香。第五陵抬头看了霍柩一眼,恍惚间竟然还有些分不清梦幻与真实。

强烈的割裂感让第五陵忍不住开口说道:“我从来没做过饭。”

第五陵看向霍柩,感慨道:“这是我第一次下厨做菜。”

霍柩面无表情的提醒道:“你只是洗了一下冬笋,百叶和五花肉!”

较真的话,连打下手都算不上。

第五陵眨眨眼睛,面无表情的看向霍柩。

霍柩面无表情的看回去。

沉默良久,第五陵开口强调道:“我是第一次下厨。”

霍柩挑眉:“所以呢?”

第五陵嘴角有些往下弯的趋势,依旧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应该鼓励一下我。”

“哦,那你好棒。”霍柩从善如流,继续低头切菜。

第五陵莫名觉得有亿点点委屈。他再一次强调道:“这是我的第一次。你就算不想鼓励我,至少不该表现的这么冷漠。”

霍柩手一抖,险些没切到自己的手指。

这对于一个刀功精湛的厨师来说,简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可见第五陵这句话的杀伤力之强。

第五陵看到霍柩的动作,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说的话听起来很有歧义。默然片刻,开口解释道:“我——”

“你能不能别说话!”霍柩有些无奈的放下菜刀,开口撵人:“你出去吧!”

第五陵:“……?”

霍柩面无表情:“你再说两句,我要出工伤了。”

第五陵:“……”

第五陵看向霍柩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翻脸不认人的渣男:“我只是说错了一句话。”其实也算不上说错,只是有歧义而已。霍柩却想借机撵他出去!

“你一个十六岁的小孩子,干嘛这样铁石心肠?”

霍柩翻了个白眼。心说他要是真的铁石心肠,第五陵现在应该躺在棺材里,而不是站在图灵集团的小厨房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会让人误会的话。

“赶紧出去吧!”霍柩失去了耐心,再一次开口撵人:“我抓紧时间做饭。你抓紧时间吃饭。吃完了好给我补课。”

第五陵被霍柩如同撵鸡追狗一般,推搡着撵出了厨房。

他随便挑了个桌子坐下来,翻开霍柩听网课时记的笔记。

几分钟后,第五陵默默站到厨房门口,一双脚的脚尖特别严谨的贴着门口的地砖线:“你基础太差了。老师讲的知识点你根本没接触过,也听不懂。”

这不是废话么!

霍柩但凡能听得懂,也不至于跑到图灵集团给第五陵做菜。

第五陵继续说道:“我们得从头开始补课。”

霍柩之前调查第五陵的时候,有在网上搜索过第五陵的百科。自然也看到了第五陵的学历。那是霍柩根本接触不到的世界顶级top大学。而一个学渣在面对学神提出来的有关学习方面的建议的时候,必须毫无异议。

于是等霍柩做好了晚饭,耐心跟着第五陵吃完饭,两人又一起回到第五陵办公室的时候,霍柩看到的就是一本初一年级的数学课本。

霍柩:“……”

霍柩只觉得太阳穴直跳,忍不住说道:“也不用这么基础!”

“未必。”第五陵言简意赅:“还得看看你的接受程度。如果不行的话……”

第五陵说着,又从办公桌下面抽出了几本小学数学的课本。都是他刚刚吩咐助理搜集来的:“那就真得从头补习。”

霍柩:“……”

霍柩冷笑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第五陵这种手段根本无法羞辱到他。

第五陵默默看着怒发冲冠的霍柩,也没开口辩驳。

半个小时后,霍柩面无表情的抹了一把脸:“……我们还是从小学的数学课开始补习吧!”

第五陵默默看着霍柩,心里也在好奇霍柩的基础到底有多差。

霍柩迎着第五陵的猜测目光,略微有些恼羞成怒:“我都好多年没碰过课本了!而且你这课本是从哪儿找来的?跟我当年学的一点都不一样!”

霍柩严重怀疑第五陵是在故意搞事情!哪个学校是从初一开始就要学习线性代数和概率的?!

“我念的学校。”第五陵说了一个特别拗口又特别长的学校的名字。

霍柩听着耳熟。苦思冥想,终于想起来这个学校就是原著中苏琢和他的小伙伴们都在念的那个私立学校。也是全市最好的私立学校。

原著里面,原身在做完骨髓移植手术以后,也被苏世渊塞到了这所学校念书。美其名曰兄弟两人都在一个学校念书,相互之间也能有一个照应。

因为术后康复耽误了一段时间,原身在去学校报道的时候,已经错过开学季。直接被塞进了高二年级的一个重点班。

按照原著设定,这所私立学校从幼儿园到高中一直都是独立教学。为了侧面突出苏琢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是精英,原著设定这所学校一直以来进行的都是超前精英教育。从上幼儿园就要学习多门外语和各种乱七八糟的知识和礼仪。就连体育课学习的都是马术,高尔夫这些让人听着都觉得很夸张的项目。

而原身作为一个酒鬼的儿子。前十六年因为缺乏管教和良好的学习环境,根本没心思念书。后来被苏世渊强行塞进学校,就算有心学习,也跟不上学校的教学进度。班里其他同学都在念初中的时候读完了高中全部知识。高中期间一边选修自己感兴趣的大学课程,一边还要在家长的培育下参与家里的生意。每年还要去各个国家看秀旅游深造,参加各种国际夏令营冬令营,结识新的人脉,去自己想要报考的世界级学府感受学习氛围。

用原著的话说,那是一群从出生就被家里长辈安排好了未来命运,只需要随着年龄渐长按部就班的完成既定目标的优秀精英。每个人的成长背后都堆砌着无数的金钱,资源和心血。

原身骤然进入这样的环境。就像一只灰扑扑的鸭子掉进了一群天鹅中间,根本没办法适应。反而会在所有人的光环衬托下,越发展现出他粗俗鄙陋浅薄无知的一面。

再加上苏琢的小伙伴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讨厌他,在学校也想尽办法的孤立他,折辱他……

原身为了融入新环境,讨好新同学,付出了很多努力。然而他的资质很差,学习基础也不好。落了那么多年的课程,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补回来的。更不要说他还要跟那些已经学完了所有高中知识的同学一起竞争考试。

原身的成绩毫无悬念的垫了底。成为万年不变的倒数第一。

成绩差,出身差,名声差,还欺负过所有师生都很喜欢的团宠士角苏琢,原身在学校的待遇可想而知。跟他毫无悬念的学习成绩一样,原身很快就成为整个学校所有师生都讨厌的人。这一点同样毫无悬念。

所有人都在拿他跟苏琢对比。他表现的越差,就衬托的苏琢越好,越难能可贵。不仅是在学校里,甚至在家里,也没人觉得原身比苏琢好。

当然事实也是如此。

可是原身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也想要改变这个局面。为了做到这一点,原身不惜放弃尊严,跟苏琢服软低头,希望苏琢能帮他走出这个泥潭。

而在苏琢的帮助下,原身确实慢慢提高了学习成绩,也增长了见识。可惜看在别人眼中,却是原身故意跟在苏琢背后,学习苏琢的衣着打扮和为人处世。从一个讨厌鬼变成了一个学人精。

大家也分不清哪一种状态更让人觉得讨厌。他们只想看原身的笑话,嘲笑原身东施效颦,画虎不成反类犬。

有苏琢珠玉在前,谁还能瞧得上他这个假冒伪劣的赝品。

更不要说原身为了获得大家的认可,还急功近利的使出了很多让人厌恶的心机和手段。最终的结果自然也是阴谋败漏众叛亲离,一个人声名狼藉的离开了这个城市,下场凄惨的死去。

听上去竟然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当然,更让霍柩觉得不意外的是全世界的霸总都在同一间学校念书——不愧是古早玛丽苏万人迷小说里的设定。世界就是这么小。

霍柩抹了一把脸。将原著剧情抛在脑后,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们就从小学数学开始补习吧!”

当天晚上,霍柩在图灵集团一直补功课补到了晚上十二点多。第五陵这个狗逼霸总虽然在前几次的读档重来时很会折磨人,但是霍柩也不得不承认,霸总先生的功课学的特别扎实。即便毕业多年,竟然也没忘掉关键的知识点。

不像霍柩这个学渣,早就把在学校学习的那点东西还给老师了。

凌晨一点钟,第五陵亲自开车送霍柩回苏家别苑。

夜晚的城市依旧灯火通明,霓虹闪烁。看上去好像是一座永远不需要休息的不夜城。然而街道上却比平时空旷许多。

黑色迈巴赫犹如一道幽灵飞驰在宽阔无人的街道上。第五陵有些好奇:“……为什么苏家人没送你去学校?”

如果第五陵没记错的话,苏世渊的独生子苏琢也在那间私立学校就读。既然如此,苏世渊没道理安排霍柩去别的学校念书。

可目前的状态却是霍柩来到苏家将近两个月,一直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根本没有书念。

第五陵原本以为霍柩不喜欢读书,可是今天,霍柩为了学习金融炒股甚至求到了他的头上。第五陵自然不会理所应当的认为霍柩不喜欢读书。

他觉得所有问题肯定出在苏世渊和苏家的身上。

“他们不能这样对你。”第五陵皱了皱眉:“既然决定收养你,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都要对你的未来负责。”

第五陵说话间,看了一眼紧闭的苏家大门。可惜时间太晚了,不然他真的要登门拜访,跟苏董事长讨论一下这件事。

霍柩摇头哂笑。不管经历了几个轮回,第五陵劝学的人设倒是永远不会崩。

“我心里有数。”霍柩打开车门:“时候不早了,你也回家休息吧。”

“今天谢谢你了。”

第五陵轻哼一声,面无表情的问道:“就用嘴巴谢我?”语气莫名傲娇。

“不是约定好了周末一起加班嘛!”霍柩摆摆手:“想吃什么发给我。我也只能在口腹之欲上满足你了。”

第五陵闻言一笑,透过车窗,歪头看着霍柩:“你也早点休息。”

霍柩挑了挑眉,没想到第五陵这么好哄。

黑色迈巴赫静悄悄的驶离小区。霍柩站在苏家门口,一直到第五陵的车灯都看不见了,这才转身回屋。

已经是后半夜两点多了,家里人都睡下了。霍柩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连灯都没开,洗漱过后,也安安心心的睡了。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霍柩看着地上空荡荡的地毯,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我屋里的钞票呢?”吃早饭的时候,霍柩询问陆嫚臻。

陆嫚臻看了一眼苏世渊,开口说道:“都给你收起来了。铺那么多钱在房间里,阿姨都不好进去打扫卫生。我知道你想用数钞票的方式平心静气,可你也要考虑一下别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陆嫚臻说着,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张存折递给霍柩,上面白纸黑字写着存款一千万。

可是霍柩这两天已经花了不少零钱了。屋子里的钱就算加起来也不会有一千万。

霍柩用手指弹了弹存折,笑眯眯的看向苏世渊:“你倒是出手大方。”

“一点零花钱而已。”苏世渊涵养颇深的笑道:“我苏世渊虽然不是什么大富豪,倒也不至于窘迫到养不起儿子。”

没等霍柩开口,苏世渊急忙补充道:“继子也是儿子。法律规定的。”

他实在受不了霍柩那张嘴,不想花了钱还要领教霍柩的阴阳怪气。

霍柩嗤笑一声。没说什么。钱财积累到他们这种程度,确实不会在乎那万八千块的零用。

陆嫚臻特别殷勤的给霍柩盛了一碗粥,笑容温婉的询问道:“这两天是周末,你有什么安排?”

不等霍柩开口,陆嫚臻也着急忙慌的抢先说道:“昨天晚上爷爷奶奶打电话来家里,想要全家人在周末一起吃顿饭。”

“你来苏家这么久,还没见过爷爷奶奶吧?正好有这个机会,你也跟我们一起去。”陆嫚臻笑道:“大家熟悉一下,将来也好串门。”

“我就不去了。”霍柩直接拒绝:“你们苏家人的家宴,跟我没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呢?”陆嫚臻笑道:“你现在也是苏家的一份子。爷爷奶奶和小姑对你都很好奇,已经问了好多遍了。”

“那就让他们继续保持好奇心吧!”霍柩喝了一口粥,表情有些玩味:“毕竟好奇心是人类进步发展的动力源泉。”

陆嫚臻脸上笑容一僵,险些没被霍柩这句话噎死。

霍柩喝完最后一口粥,放下碗筷,彬彬有礼的说道:“我吃完了,你们慢用。”

“你等会儿!”陆嫚臻收了脸上笑容,没好气的说道:“反正你也没什么事,怎么就不能去了?人家好心好意邀请你,你也不要拿乔了。就这么说定了。今天晚上早点回家,我们一起去看望你爷爷奶奶。”

“到时候你记得乖一点。不要把怼白家那一套放到你爷爷奶奶身上。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得罪一家就算了,两家都得罪完了,今后的日子还想不想过了?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让我给人当孙子?”霍柩觉得陆嫚臻脑子有病,大概是每天不被他讽刺两句就觉得浑身难受:“是因为你自己当孙子当习惯了?”

陆嫚臻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大早上的不想跟你吵。”霍柩摆摆手,懒洋洋道:“你这么喜欢当孝子贤孙,怎么不联系一下我的亲外公亲外婆?”

看到陆嫚臻陡然变化的脸色,霍柩笑眯眯问道:“是因为他们没钱没势吗?”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还是大肥章,宝宝们不要养肥我(づ ̄3 ̄)づ╭~

感谢在2021-10-01 22:45:18~2021-10-02 22:03: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不想学习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诶呀 2个;有ciq不珍惜现在可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5779191 15瓶;十之一二、诶呀 10瓶;寓于玉鱼 4瓶;shusheshe 3瓶;静默颓败、月下无人、大头张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