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被安排 > 第34章 第 34 章

第34章 第 34 章


第三十四章

就在双方人马僵持对峙的时候, 病房的门“嘎吱”一声开了。

穿着一身病号服的苏琢面色苍白的站在病房里面。苏世渊立刻说道:“小琢,你怎么出来了?这件事情跟你无关,你快点回去。爸爸会妥善解决好这件事的。”

苏琢摇了摇头, 漆黑如点墨一般的眸子微微一转, 有些好奇的看向霍柩:“你就是陆姨的儿子?”

霍柩没有说话。

苏世渊眉头紧皱,想说什么,苏琢温温柔柔的说道:“你们先进来吧。这里是医院,也不好在走廊上吵吵闹闹, 会打扰到别的病人休息。”

苏琢这么一说, 苏世渊只能讪讪的叹了一口气,让保镖留在外面, 自己率先进了病房。

苏琢又看向第五陵, 温声说道:“你和霍柩也进来吧。有什么话, 我们坐下来当面谈谈。”

第五陵看向霍柩,霍柩沉吟片刻, 也进了病房。第五陵见状, 只好跟在霍柩的后面。两家的保镖都留在了病房外。

苏琢关上房门。给第五陵, 霍柩和苏世渊都倒了一杯水:“病房里只有这个,怠慢了。”

霍柩和第五陵没说话。苏世渊立刻说道:“不用你做这些, 快点回床上躺着吧。”

他看苏琢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尊易碎的玉器。小心翼翼的。

苏琢笑了笑,回到病床前坐好。他开口说道:“我不同意做骨髓移植手术。”

苏世渊心下一震, 断喝一声:“住口!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我知道。”苏琢点了点头, 湿漉漉的眼眸在霍柩身上转了一圈儿,乖巧的道:“他不想给我捐献骨髓。”

苏世渊冷哼一声:“论不到他想不想。这件事情,我说的算。”

苏琢摇摇头:“爸,你不能勉强别人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不等苏世渊开口,苏琢又道:“霍柩今年也才十六岁。我查过他的生日, 比我还小两个月。他还是个未成年。”

“你不能强迫未成年捐献骨髓。”

“我能!”苏世渊双目赤红,看着自己的亲生儿子,重复道:“我能。”

他苏世渊为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什么都能做。

“但是我不愿意。”苏琢苦笑一声。小小的玉人犹如一团精心雕刻的雪团,他眼眸微垂,浓密的睫毛轻轻颤动着,仿佛蝴蝶的羽翼。他轻柔的重复道:“爸爸,我不愿意。”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强迫别人。

苏琢说道:“刚刚我在病房里面,也听到了第五先生说的话。”

第五陵说他是既得利益者,说他在逼迫霍柩这件事情上并不无辜。还拿他的安危来威胁爸爸。

苏琢深吸了一口气,只觉得眼眶微热。细碎的泪珠在眼眸中慢慢积蓄,说不出的委屈和难过让苏琢连鼻尖都红了。

他自幼体弱多病。大概是因为这一点,得到了长辈和同龄伙伴们愈多的怜爱与呵护。他长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语气评价他。

苏琢虽然性子绵软,骨子里却也是一个十分骄傲的人。他就像是一朵被精心圈养在温室里的名贵花卉,虽然稚嫩娇软,却也有自己的坚持和傲骨。

他不能忍受外人这样揣摩他的人品。

“我不要他给我捐献骨髓!”苏琢吸了吸鼻子,再一次重复道:“爸爸,我说我不要,那就是不要。就算你强塞给我,我也不会配合的。”

苏琢的神色无比认真,他看着苏世渊的眼睛,又一次的强调:“您也知道,在做骨髓移植手术前,患者需要做很多准备。我不同意做手术,是不会配合医生的。”

苏世渊气的脸都白了:“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苏琢伤心的摇了摇头,他泪眼朦胧的看向霍柩,神色越发可怜无辜:“我知道,因为我的缘故,你遭遇了一些让你也感觉到难过的事情。这并不是我的本意。我跟你道歉。”

霍柩没有说话。

苏琢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想做这个手术,我支持你的决定。但我希望你能原谅我的父亲还有陆姨,他们都是为了我好。我相信他们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

霍柩依旧没有说话。

苏琢停顿片刻,又看向第五陵。这一次,苏琢柔软又委屈的神色中多了几分不满:“你刚刚评价我的话,我都听到了。你说我是害霍柩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你是霍柩的朋友,你当然偏心他。我不想对你解释什么,但我希望你在没有认真了解一个人之前,不要对一个人的品行妄下定论。”

“你根本就不认识我,我们之前也没有过任何交流。你对我的为人谈不上了解,却为了伤害我父亲,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妄自污蔑我的人品。很难想象这居然是图灵集团的董事长能做出来的事情。”

苏琢目光严肃。他凝视着第五陵,眉间微蹙,柔弱中带着说不出的倔强与清高:“盛名之下,第五先生的所作所为也让我觉得很失望。”

“是么?”第五陵看了一眼苏琢。面对这个大义凛然口齿伶俐的苏家少爷,第五陵忽然问道:“那你觉得你的外婆和小姨,还有你那些同学又是什么样的人?”

苏琢闻言一怔。

“在没有认真了解一个人之前,就对一个人的品行妄下定论,污蔑辱骂,甚至抨击他的身世。”第五陵问道:“这种行为很不好么?”

苏琢对这种行为大肆抨击的同时,他的身边竟然全都是这样的人。这不免让苏琢的言辞听上去非常可笑。

第五陵又说道:“我是基于事实作出的判断。苏世渊和陆嫚臻利用生母继父的身份逼迫霍柩捐献骨髓,你就是这件事情的既得利益者。我说你是罪魁祸首,哪里污蔑你了?”

“如果不是为了你,苏世渊会在霍柩明确表示不同意捐献骨髓的情况下,派保镖把人绑到医院吗?”

苏琢呼吸一滞,下意识的辩解道:“你不能这样说。”

“那我应该怎么说?”第五陵反问。他向来沉默寡言,但这并不意味着第五陵不会说话。如果第五陵真的不善言辞,他不可能在谈判桌上无往不利。

第五陵只是不说没必要的话。但有必要的话,他比谁都能说。

苏琢哑口无言。他其实并不是一个擅长辩论的人。他从小到大的处境让他习惯了别人的谦让和保护,以至于他并没有太多的机会跟别人针锋相对。他被家人朋友保护的太好了。通常情况下,任何对他抱有敌意的人都会在他还没开口的情况下,就被他的朋友和亲人解决掉。

没有人会跟一个长年卧病,不知道能活到哪一天的孩子较真儿。除了第五陵。

苏琢气的说不出话来。他单薄的胸膛激烈的起伏,面红耳赤,以至于苏世渊都在担心苏琢是不是发病了。他起身要叫医生,好在苏琢及时平复了情绪。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苏琢深吸一口气,冷冷的说道。

“你们觉得霍柩在我家受了委屈,可是霍柩也砸坏了我跟妈妈照的全家福。”还对外婆和小姨破口大骂。苏琢想到这里,越发难过。

之前是觉得霍柩终归是要给他捐献骨髓的恩人,苏琢不想跟他计较。可是现在,是苏琢自己不想要霍柩的骨髓了。他觉得自己也没必要继续迁就霍柩的桀骜和冲动。

“趁着还没有手术,爸爸去找别的骨髓配型吧!”苏琢说道:“我还能等。我也等得起。”

苏世渊痛心疾首:“你等不起了。医生说你的病情已经到了很危险的程度,你必须尽快做骨髓移植手术。”

“那我宁愿死,也不会接受霍柩的骨髓。”苏琢也非常任性的说道。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被检查出患有白血病。这么多年的时间里,苏琢每天都活在死亡的阴影下。他与死亡朝夕相伴,其实没有外人想象的那样怕死。

至少在苏琢自己看来,如果要用他的命换取苏家的名誉扫地,换取他的父亲还有亲人们被人指着脊梁骨骂,那苏琢宁愿去死。

“爸爸,我讨厌霍柩,我不想欠他的。”苏琢很认真的说道。他从来没有这样讨厌过一个人,霍柩是第一个。

原本还想着,如果霍柩愿意给他捐献骨髓的话,看在救命恩人的情分上,苏琢会对霍柩很好。可既然霍柩不愿意给他捐献骨髓,苏琢也不想勉强他。正好他也不想感谢一个自己讨厌的人。

苏琢还很年轻,不明白生命的宝贵。比起让一个自己讨厌也讨厌自己的人救了性命,苏琢宁愿等待别的时机。

况且,苏琢不着痕迹的看了第五陵一眼。刚刚第五陵在病房外面放出的狠话,苏琢全都听见了。

不管第五陵是想恐吓爸爸,还是真的有这个打算,苏琢都不能让第五陵得逞。

他不想成为第五陵威胁爸爸的把柄。再说他从小体弱多病,既不能受惊吓,也不能受折腾。苏琢无法想象忽然有一天,自己被第五陵的保镖冲进病房,毫无尊严的掳走,成为第五陵逼迫爸爸交换霍柩的筹码。

更不想这种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让苏家沦为众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苏琢把自己的顾虑一点一点讲给苏世渊听。苏世渊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也知道自己奈何不了霍柩和第五陵。

他总不能拿苏琢的安危做赌注。

想到这里,苏世渊恨恨的看向霍柩:“好,既然你坚持不肯捐献骨髓,我们苏家也留不下你。我苏世渊更不敢收留你这样的继子。”

想到霍柩被接回苏家这么久,他在霍柩身上从没有讨到好处。苏世渊说着话,心里却连陆嫚臻一并怨恨起来。

霍柩显然不在乎苏世渊的想法。他闻言冷笑一声:“但愿苏董事长说话算话才好。”

霍柩话音未落,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咔哒”声响,霍柩只觉得眼前一花。

下一秒,他穿着病号服躺在一间病房里。旁边坐着陆嫚臻,欣喜若狂面容慈爱:“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医生说手术非常成功。小琢的病已经好了。大家都很感谢你。”

陆嫚臻说到这里,神色越发喜悦:“霍柩,你明白吗?苏家的人非常感激你。是你的骨髓救了苏琢的命。”

从此以后,她们母子两个才算是在苏家站稳了脚跟。

霍柩一脸:???

陆嫚臻没有理会霍柩的茫然疑惑,自顾自说道:“董事长说了,等你养好了身体,就会送你去博萃读书。那可是本市最好的私立高中,学费一年都要十几万。苏琢就在这个学校上学。你跟苏琢年纪差不多大,董事长说了,到时候就把你安排到苏琢的班级里,跟他一块儿读书。你们兄弟两个也能有个照应……”

霍柩满头雾水。努力顺了半天,终于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竟然莫名其妙的跳到了骨髓移植手术之后。

因为霍柩坚持不肯捐献骨髓,连身为男主角的苏琢都要放弃治疗,眼看整个剧情的发展越来越诡异,原著剧情没有办法,竟然直接耍赖,把时间推进到手术成功之后。避免整个剧情因为男主角和男配角的不配合陷入崩盘。

想明白这一点后,霍柩顿时震惊了。他没想到剧情光环竟然还有这样的能力,可以不顾霍柩的意愿,直接推进剧情进展。这岂不是说霍柩的所有挣扎和反抗都是无用功?原著剧情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可是深思之后,霍柩又觉得事情的真相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如果剧情光环的限制力量真的这么霸道,它又何必忍了这么久,直到无法挽回了才直接跳过?

霍柩不知道这种做法会不会对原著剧情的控制力有什么影响。他只想知道现在的剧情版本到底是怎么样的!他之前努力过的那些痕迹还存在吗?买彩票中奖的钱还在吗?第五陵还在吗?第五陵记不记得他?

想到这些,霍柩只觉得心烦意乱。他深吸了一口气,恨不得破口大骂原著剧情。

你是不是玩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0 11:45:17~2021-10-10 20:00: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audrey、月下无人、大头张张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