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当我在规则怪谈百无禁忌 > 第250章 傻狗一条

第250章 傻狗一条



  尽管戴维斯神父和枯木两人只是第一次见面,可诡异的是,此刻的两人却是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般,直接聚集到了一起。

  而其中的缘由,自然就是不远处的一人一狗。

  某位遛狗人士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大到了让他们下意识开始抱团起来。

  即使是明知第一轮真实副本的难度是因为苏铭的存在,被无限制的强行拔高难度,他们又能够怎么样?

  难不成真的要跟苏铭翻脸?

  不要逗了!

  他俩加一块,估计都还没有苏铭一只手打的!

  而且,接下来的集体副本还需要苏铭这个主战力顶在前面呢!

  尽管此刻的两人内心深处都快气的骂娘了,可此刻脸上还得保持风轻云淡的表情。

  听听,你们听听,什么叫做,西方大型魔幻类真实副本:《上帝之殇》。

  这个怪谈副本的名称一听就很吓人好不好!!!

  上来就是深渊难度开局,怕不是要送他们上路?!

  也就是眼前的人是苏铭,不然这俩早骂街了。

  可即便是如此,还能够怎么说?

  两人十分默契的对视一眼,默默的开始挑选一颗属于自己的“星辰”,准备先离某人远一点再说。

  要是可以的话,最好能够申请单独进行怪谈副本,要是一直跟在某人身边,怕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啊!

  可就在俩人默契的挑选着心仪的“星辰”,准备跑路的时候,接下来怪谈空间的声音却是将他们打入了谷底深渊,只觉得冰寒刺骨。

  在这一刻,他们深刻体会到了何为双标,何为强者的特权!

  【天选者苏铭,由于你之前的表现远超其他天选者,你将成为怪谈空间的重点培养对象,并得到更多的空间特权,你获得了杀戮豁免权(唯一),可以在每一个真实副本,得到一次豁免杀戮天选者的惩罚。

  每隔一个月的时间,你将得到一次返回曾经经历过的怪谈副本机会。

  你可以挑选一颗大型“星辰”作为你的居住之地。

  每隔三个真实副本,你可以向怪谈空间申请回归现实世界一个月的时间。

  ....】

  一连串的丰厚待遇和条件瞬间让正在挑选“星辰”的两人再次破防。

  他们的待遇与之相比,就跟后娘养的似的,不带这样子玩的啊!

  还特么的杀戮豁免权?!

  这他娘还可以这样子玩?!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诡异的笑声和自言自语的声音却是将怪谈空间的冰冷声音打断。

  “终于找到你了!”

  “倒是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藏得这么深,还那么苟,搞的我一直没办法确定你的真实位置。”

  “之前的那张车票应该是你最后的试探吧,想要试图以那一家三口来作为我的软肋,成功拿捏?你是懂软肋的,倒也不妨我陪你玩了这么久的游戏...”

  “这些所谓的条件里面,大多都是想要用所谓的亲情和牵绊来将我捆绑住,你也算是费尽心机了...”

  “要是还没有进来这里之前,我看你还会跟你再玩一段时间的过家家游戏,不过,一切都该结束...”

  此刻的苏铭就像是卸下了伪装般,脸上露出了一抹邪异的笑容,身上弥漫出一股诡异的神性光芒,直视眼前的怪谈空间。

  霎时间,全场寂静无声,所有的目光都呆滞的看着眼前眼前的“苏铭”...

  不,亦或者说,他并不是苏铭...

  戴维斯神父和枯木在这一刻都感到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惧和颤抖....

  跟在苏铭旁边的傻狗此刻也是一脸的“惊恐”表情,好似明白了什么,悄摸摸的后退了半步...

  【你不是苏铭?是兽?】

  怪谈空间冰冷的声音在这一刻多了几分古怪。

  很显然,此刻的祂也是看出了眼前“苏铭”的真实身份。

  那就是许久未曾出场的【兽】。

  【原来如此,上一轮副本最后的时候,一直都是你,就连后来的回归,以及使用车票,都是你,真正的苏铭只怕是被你困在内心深处...】

  还未等祂的话说完,苏铭却是再次打断了祂,目光扫视周围的一切,嘴角勾起弧度,仿佛自言自语般,戏谑道:

  “为什么你们总喜欢将苏铭和兽分割开来,当做俩个人来看待?为什么我不能既是苏铭,也是兽呢?”

  “亦或者说,从始至终,所谓的苏铭都是并不存在的,一直都是我在陪你们玩所谓的过家家游戏。”

  “人总喜欢盲目相信自己看到的以及听到的,可却总喜欢忽略那隐藏在真相背后的真相,这何尝不是一种畸形的傲慢....”

  !!!

  从始至终,都没有苏铭?!

  一直都是兽在陪着他们演戏?!

  之前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伪装?

  什么精神病,什么孤儿,什么疯子...

  通通都是假的?!

  他瞒过了所有人,其目的就是想要进入怪谈空间?!

  戴维斯神父和枯木只觉得一阵寒意从脊椎骨涌起,直冲天灵盖,身躯一颤。

  退半步的傻狗呆滞的看着眼前变得陌生的“主人”,瞬间僵在原地。

  不要说其他人了,就连此刻的祂都绷不住了!

  【这不可能,苏铭的所有痕迹都是真实存在的,早在他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他了...】

  “真是蠢的无可救药,到了这个时候还这么自以为是,你所看到的,不过是我想让你看到的罢了,猜猜看所谓的【穿越】是谁干的?”

  “看在你之前勉强给了我一些乐趣的份上,倒是可以让你在入口之前,知晓一些所谓的“真相”...”

  苏铭贪婪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不仅仅是整个怪谈空间,还有着周围无穷无尽,数不清的“星辰”...

  这些可都是上好的“食材”,堪称饕餮盛宴。

  倒是不枉他耗费了这么多的时间!

  只见,苏铭的身躯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猛的拔高,银白色的长发,眼眸深处一直压抑的红光在这一刻被彻底释放,一股堪称恐怖的诡异神性瞬间将整个怪谈空间覆盖,无边无际的禁忌黑雾如同黑洞般疯狂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在这一刻的“兽”终于能够释放出真正的实力了。

  刹那间,超过数十万颗“星辰”被禁忌黑雾吞噬殆尽,化为了养料,

  整个怪谈空间也是开始被黑雾覆盖,裂开一道道清晰可见的裂痕。

  在这一刻,怪谈空间才意识到自己引狼入室,居然将一头比起自己还要强大的恐怖存在放了进来!!!gòйЪ.ōΓg

  对方摆明了,早就盯上祂了,可却是一直没有确定其位置,于是乎早早的就给祂设下了一个局...

  【不...】

  即使是此刻的祂疯狂反抗,最多也只是无谓的挣扎罢了,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那头贪婪的【兽】一点点的吃掉。

  就在【兽】和【怪谈空间】正面碰撞的时候,其产生的余波轻易的就将戴维斯神父和枯木两人以及无数隐藏在“星辰”之中的天选者泯灭。

  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

  相比较于此刻交锋的双方而言,他们的体量太过于渺小,就像是蝼蚁般,被轻易的碾压。

  当然,也不是没有例外。

  也许是【兽】觉得某条忠心耿耿的狗还不错,禁忌黑雾刻意的避开了它,算是给它留了一条活路....

  伴随着【怪谈空间】的节节败退,胜负的太平仿佛已经开始倾斜...

  就在【兽】露出了邪魅笑容,打算品尝“主食”的时候,

  一声怒吼忽的在耳边出现。

  旋即便是右手被什么东西咬住,出现了一丝丝的疼痛。

  【兽】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目光看向了眼前的一幕。

  只见,曾经忠心耿耿的大黄狗,此刻就像是疯了一样,撕咬着他的右手不放,一脸凶神恶煞,那锋利的犬牙深深的镶嵌在血肉之中,丝丝血液开始流出...

  【兽】看着手中流出的丝丝血液,眼中的红光更盛,就连怪谈空间都没有伤到祂,结果却是让一条养了这么久的狗给咬伤了...

  那双泛着红光的邪恶眼眸直勾勾的盯着眼前既有恐惧,又有疯狂,浑身疯狂颤抖,仿佛濒临崩溃的大黄狗,一字一顿的说道:

  “养了你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发现你有反骨啊,好好的当狗难道不好吗?松开!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把...主...人...还...给...我...”

  傻狗口吐人言,幼嫩的声音如同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可此刻的它却是没有小孩子般的单纯和天真,反倒是充斥着绝望和迷茫...

  狗子无法接受苏铭从未存在过的事情...

  它无法接受那个总喜欢拿着拖鞋抽它,拿着棍子追杀它,一有事总是挡在它面前的主人是假的....

  主人曾经跟它在一起,发生的一幕幕都是真的,绝不可能是假的...

  它宁死都不相信眼前这个坏主人的话...

  “还...给...我...”

  “冥顽不灵!”

  【兽】脸色冷了下来,抬起左手,幽暗的禁忌黑雾瞬间凝固成一柄冰冷长刀,高高举起,准备斩落。

  傻狗被吓得瑟瑟发抖,闭上了眼睛,可口中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停下,死死的咬住,不肯松开。

  又怂又怕的它在这一刻仿佛又回到了之前那副傻乎乎的模样。

  可那不肯松开的犬牙利齿却是预示着最后的倔强!

  唰——

  冰冷长刀在狗子的头颅停住。

  那双泛着红光的邪恶眼眸好似掀起了一丝涟漪。

  “滚!”

  只见他右臂一甩,磅礴的力量瞬间将傻狗甩飞了出去,

  实力悬殊的狗子几乎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发出了一声惨嚎,直接被甩进了怪谈空间破碎的漆黑通道里面。

  那双泛着红光的邪恶眼眸没有理会狗子的死活,直勾勾的看着眼前“主食”,准备大快朵颐。

  只不过,此刻的【兽】却是没有了之前那般戏谑玩味,变得冷淡下来。

  .....

  夜,青山市,垃圾场。

  虚空突兀的裂开一个口子,一条大黄狗从里面跌落了出来,重重的摔在垃圾堆里面。

  当狼狈不堪的大黄狗一瘸一拐的从垃圾堆里面爬出来的时候,它的眼中仿佛失去了光,蒙上了一层灰雾,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没有了贱兮兮的表情,就像是一条被主人抛弃的野狗似的...

  充满活力的狗尾巴仿佛失去了动力,垂落了下来...

  这一刻的它仿佛失去了方向,失去了一切,如同行尸走肉般,行走着街面,即使是半夜出来猎食的野猫都会引得它瑟瑟发抖,发了疯的乱窜。

  在不知道走了多久,忽然,行尸走肉的狗子停下了脚步,看向了眼前的建筑,眼中好似泛起了一丝光...

  青山精神病院。

  这是它跟主人曾经的家。

  它熟练的绕过了保安的巡逻,向着位于最后方的重症区走去...

  很快,它来到了一间半掩着的房门面前,正当它准备推开的时候,却是听到了一阵低沉的咳嗽声,熟悉的气味也是突然涌入了它的鼻子。

  一脸失魂落魄,浑身脏兮兮的傻狗瞬间呆愣住了。

  咔嚓——

  房门忽然被风一吹,打开了。

  只见房间里面的床上,一道熟悉的人影正依靠在墙面,面色略显苍白,正不断的咳嗽,也许是他听到了什么,抬头看到了门口愣住原地,浑身脏兮兮的狗子。

  “愣着干什么?不认识我了?”

  听着那熟悉的声音,以及那近乎魂牵梦绕的身影,狼狈不堪的大黄狗身躯一颤,眼中好似重新点燃了光明的火焰,发了疯的朝着床上的苏铭哭嚎着扑去。

  “嗷呜呜,嗷呜呜...”

  此刻的它就像是一条流离失所的野狗重新找回了曾经的主人一样,激动的哭嚎起来,发了疯的往主人怀中钻,连话都说不清楚,就知道乱嚎。

  它死死的抱住眼前的主人,生怕这只是一场梦...

  “好了,没事了,我不会不要你的,那个家伙的鬼话你也信?祂的恶劣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嘴里说的话,没一句真的!”

  苏铭面色苍白,眼眸深处似有红光闪过,看着怀中嚎得身子一抽一抽,鼻涕眼泪粘连在一起,浑身脏兮兮,散发着浓郁恶臭的狗子,脸上没有一丝嫌弃,而是用手轻轻拍了拍,安慰着。

  很快,嚎了一会,精疲力尽的大黄狗就在他的怀中睡了过去,蜷缩在主人怀中的它即使是在睡梦中依旧抓着衣角不放,生怕被独自丢下。

  苏铭拍了拍它的脑袋,眼中好似回想起彼此最初见面的一幕,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傻狗一条。”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