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剑推山河九万里 > 018,不能亏本,索要好处

018,不能亏本,索要好处


  李玄都通过刚才二人的谈话,大约莫明白了老头子的心思。

  这老家伙正在纠结呢。

  本来他肯定是不想回去的,太平宗已经成为了他的伤心地,师傅和几位师兄都为了太平宗陨落了。

  不回去呢,又有点不甘心,这三省道人虽然是口绽莲花,但是的确是说的也没有错。

  他师父观妙真人肯定是想自己这一脉的道统流传下去的。

  而且是太平宗内流传下去,不想巽风一脉就这么消失在太平宗内。

  所以,李玄都觉得多半是要回去的。

  可是万万不能这般回去,这样做太亏本了,不能做亏本的买卖。

  贫道我可是穷着呢。

  三省道人看向李玄都:“师侄,你有何高见,莫非你也不想回宗吗?”

  李玄都摇摇头:“自然不是,我是赞同回去的。”

  李玄都此言一出,三省道人大喜,三军道人大怒。

  只见三军道人眉毛一立,怒喝道:“大人说话,小屁孩不要插嘴。”

  说着便要把李玄都给扔了出去。

  当然不是真仍,不过是吓唬李玄都,让他不要再乱说话而已。

  三省道人见状赶忙阻止道:“师兄莫急,且听听师侄的意见嘛!”

  三军道人本来就是做个样子,看到三省道人阻止,也就顺势作罢,不过仍然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李玄都不由得给老头子点了个赞,这演技不俗,这配合打的也好。

  原来两人是在演戏给三省看。

  三年的相处,李玄都是什么样地性格,三军道人能不清楚?

  沾上毛比猴都精,一点亏都不愿意吃的人。

  怎么可能就这么同意回去呢。

  这叫欲抑先扬,这小子多半憋着坏呢。

  只是他一个人演的话,多少要漏点痕迹,回去之后难免找人记恨,两人配合就不同了。

  这就代表了巽风一脉的态度了。

  况且老头子也决定回去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师傅的愿望,作为仅存的弟子,自然要完成师傅的遗愿。

  李玄都清了清嗓子,对三省道人说道:“师叔,我们巽风一脉回去自然是要回去的,毕竟这也是我师祖的愿望,我们作为徒子徒孙的肯定是要实现他老人家的愿望的,不然的话岂不是大逆不道了,万一要是哪个心黑的家伙把这事宣扬出去,以后我们巽风一脉可就没脸见人了是小,真要是有胆大的觊觎我们巽风一脉的传承,我们师徒两人可就要面临无尽的追杀了。”

  李玄都这话直接点明了如果不回归宗门,是什么样的后果,这不仅是在提醒三省道人,不要妄作小人,也是提醒三军道人,既然咱现在被发现了,再想着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可就不成了,树欲静而风不止永远都是真理。

  世上可没有不透风的墙,李玄都可不觉的太平宗就能人人保密了,或早或晚自己这黄天观是太平宗一脉的消息都会泄露出去的。

  所以,为了安全,咱也得回归宗门。

  看了一眼三省道人和老头子的脸色,两人一个面色如常,一个若有所思。

  啧,还行,老头子还不算太笨,看来已经领悟到了事情的紧迫性。

  这三省一来,就已经意味着隐居的生活结束了,不管三军动人愿意不愿意,回归宗门都是已成定局。

  看到老头子已经有所领悟,李玄都便转过话头。

  “但是,我们不能这么回去。”

  李玄都注视这三省道人,这家伙端的是好修养,依然是一副温和的笑脸:“师侄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来,师叔能够满足的尽量满足,师叔做不到的可以请示宗内,定然会给你们巽风一脉一个交代的。”

  李玄都一听这话,顿时笑了:“师叔这话说的,怎么感觉好像我巽风一脉在要挟宗门似的,我们师徒俩可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啊。”

  李玄都肯定要把这话说开了,不然的话,日后跟同门相处起来可就有了隔阂,这可就不好玩了,李玄都可不想天天跟这些同门勾心斗角,没那闲工夫。

  太平宗现在已经够落魄的了,再内斗的话,迟早药丸。

  三省连忙摆手:“师侄说哪里话,这本来就应该是你们巽风一脉的东西,如今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李玄都内心疯狂点赞,看人家这话说的都好,多会来事,这个物归原主这个词用的多么贴切。

  李玄都感觉自己这个师叔真的是个人才,反正比老头子情商高出起码三个档次。

  李玄都点点头:“师叔这样说,师侄我就安心了,不过有些东西需要物归原主,这事我还得帮师傅回忆一下,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了,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万一要是真的记错了,那岂不是得罪了同门,万万要不得啊。”

  三省道人此时回过味来,这小子就是个小狐狸啊,又想拿好处,又不想落人口实,真是想把两头都占了啊。

  可是先前已经被这小子给绕进去了,再想改口就不合适了,一来有失自己这个师叔的身份,二来毕竟这巽风一脉当年损失最为惨重,就剩下三军道人一人,出出怨气那也是应该的,要是没有怨气反而还不正常了呢。

  有怨气发出来就好,就怕有怨气憋着,还做出一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模样,那这样的人可就太可怕了,三省道人是万万不敢让他们回归宗门的。

  这种人多半憋着坏呢,带坏去多半是个祸害。

  反而想三军道人和李玄都这种,看似在为难宗门,实际上人家是在发泄怨气,还把自己当做太平宗的人,怨气发泄完了,那也就过了,大家还是好同门。

  况且就算是东西给了你们,也还是太平宗的不是。

  反正肉烂在锅里,谁吃都不重要了。

  想到这里,三省道人看向三军道人:“师兄,你这弟子可完全不像你啊,不如你把他让给我吧,你不觉得我们两人很像吗?”

  三军道人顿时炸毛:“三省你放屁,你想都别想,这小子将来可是要传承我巽风一脉衣钵的,给你?你能把艮山一脉的衣钵传给他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