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原神,长枪依旧 > 第二十五章 美妙旅程(十五)

第二十五章 美妙旅程(十五)


  深渊法师歪过头去,昏死在了地面上。

  “想要击败人类,你这家伙还早了一万年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逞强,白启云捂着腰间的伤口站在它的面前大言不惭。

  浑然不记得自己刚才被面前的家伙教训的有多惨。

  “啊哈哈~”

  随着战斗的结束,班尼特脚下的元素阵也消失了。

  他现在的身体可真是一丁点元素力都榨不出来了,刚才能调动的元素力也都用来攻击,一点用来恢复伤势的元素力都没留下。

  毕竟,那种情况谁敢留手。

  两人喘着气背对背依靠在一起。

  现在他们真是一下都不想动了,四肢仿佛都不属于他们,在地上自娱自乐。

  “白大哥,你说,这家伙怎么办?”

  班尼特指了指地上趴着昏死了过去的深渊法师。

  “交给西风骑士团吧,反正我们也做不了什么。”

  杀了它?

  理论上来讲也不是不行,就是有点不太划算,况且现在让两人动手也做不到了,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响着声音,也不知道究竟断了多少根。

  “骑士团?那也好。”

  班尼特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刚才那么激烈的战斗,头顶的防风镜竟然还没掉下来,也真是奇迹。

  两人扭了扭有些酸痛的脖子。

  白启云刚想开口说些什么。

  不详,沉重,陌生。

  一股笼罩着黑暗的力量在二人的面前突然出现。

  “那是...”

  是之前外面与那股狂暴的风元素交手的另一股元素力。

  这家伙,难不成是跟地上躺着那东西一伙的吗?

  白启云和班尼特强撑着身子,面对着站在二人面前这个怪物。

  被面罩遮着看不见脸,但是看起来像是个人形生物,身上穿着不知名的铠甲,周身环绕着比之前那个深渊法师更为强大的水元素力。

  喂喂喂,开什么玩笑,这种家伙,超出规格了吧。

  二人神色紧张,他们深知面前这个家伙不是自己能对付得了的。

  但是深渊使徒没有搭理二人,反而是前去查看了下倒在地上昏迷的深渊法师、

  “哼,对两个人类都能落得这个样子,真是派不上用场。”

  那阴沉的声音从面罩之下发了出来,给人一种不快的气息。

  深渊使徒回过身,面对着二人。

  本来想直接随手干掉,但是白启云身侧的那一个冒险家协会派发的监视器,上面缠绕的淡淡的风元素力让它有些忌惮。

  “原来如此。”

  那股力量直接让它打消了出手的念头。

  毕竟,还不是跟那位神明起冲突的时候,至少,现在不是。

  一道划破空间的裂缝在众人面前展开。

  使徒深深地看了二人一眼,像是要把他们的脸记住。

  “算你们好运。”

  撂下了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后,它抱着昏迷的深渊法师,穿过那道裂缝,消失在了二人面前。

  两个少年像是从地狱中脱身,短短一刻,身上便被汗水浸湿。

  那个家伙,绝对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但总归是,死里逃生。

  深渊使徒离开后,白启云和班尼特瞬间瘫坐到了地面上,原本就遍体鳞伤的二人又经受了刚才那种精神打击,实在有些撑不住了。

  “喂喂喂,别睡着啊。”

  班尼特一从刚才那种状态里脱离出来,立刻就陷入了昏迷。

  无论白启云怎么摇晃,他都一点反应都没有。

  如果不是还有呼吸的话,白启云都以为他死了。

  反正四周也没有什么危险了,白启云索性就把班尼特扔在地上,来回在广场中漫步着,寻找脱身的方法。

  少年托着下巴,回想着之前这里的一切。

  广场四周的古灯应该不是那只深渊法师的手笔,也就是说其实机关是被二人之前在走廊里那些行为启动的。

  怪不得一进来就被深渊法师伏击了,原来是人家早就知道有人要过来了。

  不过....

  感受着脚底的石板,白启云放眼望去,广场上除了之前战斗的痕迹外,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特殊标识。

  诶?等下,特殊标识?

  白启云想到了之前还在石板上插着的那把剑,只不过现在已经被班尼特给拔了出来。

  他连忙走了过去,只见原来插着长剑的地方,现在只留下一个凹槽,而且还能看出里面有着一个锁芯一样的东西。

  “难不成....”

  从班尼特手上拿过了原来那把插在地上的剑后,白启云又把它重新插了回去,然后沿着顺时针的方向一扭。

  “彭!”

  原本合在一起的石墙慢慢在机关的作用下打开,那潺潺的水声立刻就让白启云知道了现在这个地方是在哪。

  过了好一会后,机关停止运行,周围的建筑也停止了变换。

  那大开的缺口摆在二人面前。

  果然,这个遗迹就是在望风山地的河流附近。

  从这里望出去,还能看见那流动的小溪,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条小溪白启云在飞行气球降落之前就看见过,正好是在采集落落莓那个地方的旁边。

  “也就是说我们一直在地下来回折腾吗,真亏了没被埋起来啊。”

  想到了之前那一堆又一堆的爆炸,白启云就有些发憷。

  幸亏遗迹的原主人在建造以及的时候用的材料坚固。

  虽然通关了遗迹之后没有宝藏让他有些遗憾,但是现在能平平安安地出去就已经很不错了。

  白启云擦了擦手,背上了还在昏迷的班尼特,打算先回到地面上再从长计议。

  当然,在路过那把剑的时候他也没忘直接把它带走,反正现在遗迹都已经打开了,留着也没用。

  背着班尼特走了好一会后,白启云才回到了陆地上。

  现在的四周已经完全变了样,原来随处可见的小山丘现在都已经消失不见,四周原本郁郁青青的草地,现在也都变成了翻卷着泥土的杂草,就连原本枝繁茂叶的树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不过这并不是再说两人的位置跟之前不同了,实际上这里跟他们被卷走之前的位置相差无几。

  这完完全全是因为之前被加强过的无相之风的威力太过强大,一击之下直接改变了这四周的地形。

  现在依靠星象,白启云还能勉强分辨出自己现在在哪。

  但是比起位置的问题,现在还有个更严重的问题。

  那就是....他们之前藏在山洞里的飞行气球跟着小山丘一起消失不见了。

  没有运输工具这可怎么回去啊。

  而且现在天都黑了,如果想要走回去的话,那危险性就太大了。

  白启云并不想冒这个险,况且班尼特现在还昏了过去,安全性上没有什么保证。

  他手里那些试作品也都消耗干净了。

  虽然说原材料还有一点,但是想要靠那些东西一路走回去,还是太困难了。

  如果有选择的话,他肯定不会就这么冒着黑夜走回去的。

  如果可以的话。

  但是现在没有办法,班尼特和他身上的伤势实在是有些重了,如果拖下去的话,等到明天早上,可能会加重到连路都走不动了的地步。

  望着身边额头上还不断流血的班尼特,白启云咬了咬牙,强挺着腹部的疼痛,继续冒着黑夜,走向回家的路。

  当然了,一些激发生命力的料理他还是有吃的,要不然别说扶着个人回去了,就连他自己能不能走动道都两说。

  从夜色正浓,到天边将白,白启云一边躲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草史莱姆和丘丘人,一边背着班尼特返回蒙德城。

  ——该死的家伙,等我回去之后一定弄一堆A203炸死这群来回在草地里蹦蹦跳跳的狗东西。

  白启云是真的烦死这群草史莱姆了,之前低语森林就被整了一次,现在这时候又被追了一次。

  蒙德城口,天刚蒙蒙亮,昨天打赌输了的劳伦斯不得不打着哈欠来站这岗早班。

  可能是因为这个老爹不负责任取得名字的缘故,跟同事们一起聚会的时候他老是变成众人的取笑对象。

  昨天晚上也是被大家一起在酒桌上围攻,败下阵来。

  要不然今天早班的活本来是麦尔斯那个胖子的,现在反而成了他的工作。

  这可真是...

  他摸了摸还有些惺忪的睡眼,走到蒙德城的城门口,打算发呆小憩一会,毕竟这个时候,不喜欢早起的蒙德人怎么可能会出城进城呢。

  “那是....”

  就在劳伦斯打算偷懒的时候,城外的护城河桥上走来了两个少年。

  他们略显沉重的脚步惊飞了四周不断啄食着地面谷物的鸽子们。

  雪白的鸟儿拔地而起,飞向了远处的森林中。

  伴随着清晨的微风,一缕还没升起的朝阳,映在了两个少年的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