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云苏君长渊 > 第348章 说出来的话,就得认

第348章 说出来的话,就得认


君长渊:“?”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丫头,见她鼓着脸颊,一脸郁闷不服。
君长渊有些好笑:
“你还想跟本王比力气?”
吃饱了撑的吗?也不瞧瞧她这小胳膊小腿,吃多少都不长肉,哪来的力气可比?
云苏一下子听出了他语气里的笑意,反身一转,坐在他腿上。
“你看不起我?”
“没有。”君长渊唇角含笑,退让的举起手。
“本王说得不是实话吗?”
云苏不高兴地道:“我以前力气也很大的。”身体素质也很好,毕竟从小翻山越岭,长大了又跟着师父风里来血里去。
上山下海到处搜集药材。
身体想不好都不行。
“是吗。”君长渊唇角笑吟吟,也不知道信还是没信。
云苏没有在这个偏题上多说,很快把话题拉了回来:“所以,你为什么要骗我?”
君长渊挑眉:“本王哪里骗你了?”
“还不承认?”
云苏趴到他胸口上,伸手没好气地扯了扯他的脸:“你脸上的表情都告诉我了,你是还没骗我,但你刚刚在想怎么骗我,对吧?”
她对人体肌肉的敏锐程度,远非一般人能比。
这就意味着,很少有人的微表情能骗过她,除非是天生神经有问题,导致面部肌肉瘫痪,否则再怎么城府深沉的人,都很难时时刻刻控制住脸上的细微表情。
君长渊喜怒不形于色,习惯性微笑或冷淡,极少能看出情绪波动。
但云苏看得出来,尤其是她一瞬不瞬盯着他看的时候,多多少少都能察觉出一些细微变化。
“……”君长渊无奈地叹气。
他伸手点了点她的鼻子,语气含笑无奈:“本王脸上的表情真的有这么明显?让你一下就看出来了?”
这话就等于是承认。
云苏得意道:“不是很明显,但是我看得出来。”
她也很少这么仔细地观察一个人,君长渊的微表情本来就少,要辨认起来,比大多数人难太多了。
云苏更多的也是半蒙半猜,再加上直觉以及对他的了解,才做出的判断。
“所以,你为什么想骗我?”她抬头看着他。
“苏明昌到底跟你说了什么,这么不想告诉我?”
本来云苏还没把这件事太放在心上,结果君长渊的做法,反倒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因为她知道,君长渊是个很聪明的人。
她曾经明确地告诉过他,她不喜欢被骗,无论实话多么难听,也比看似为她好的欺骗要强。
君长渊聪明,所以他会知道她的底线,不会轻易触犯。
而现在,他宁愿骗她也不说实话……这就让云苏心里好奇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君长渊一看就知道她的心思,不由哭笑不得。
本来是想找个理由先瞒过去,没想到反而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是他低估了云苏对“谎言”的敏锐程度。
“本王没有故意要骗你的意思。”君长渊柔声先解释了一句。
“你只是想骗我。”云苏冷哼了一声,“结果还没骗,就被我拆穿了。”
“……”
君长渊哑然失笑,屈指弹了一下她的脑袋。
“调皮。”竟然还嘲笑他。
“别打岔。”云苏抓住他的手,“快点说。”
君长渊含笑道:“现在不能说。”
云苏:“……?”
“如果本王有不想告诉你的事,可以跟你直说,但不能骗你。”
君长渊妖冶的凤眸里闪过一丝狡黠,笑吟吟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所以,不能怪他活学活用。
云苏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道:“我这么说只是不想被你骗,不是让你真的隐瞒我。”
他居然还拿着她的话当令牌使了。
君长渊笑道:“苏苏,你是要出尔反尔吗?”
云苏被噎了下。
“说出来的话,就得认。”
君长渊捏捏她的脸颊,恶趣味地笑道:“可没有朝令夕的道理。”
要是云苏不认她自己说过的话,那君长渊同样也可以不认。
承诺的约束是双方的,却不是一方用来约束另一方的,否则这就不叫承诺,叫双标。
云苏憋气地瞪着他:“所以,你是真的不打算告诉我?”
君长渊安抚地拍拍她的脑袋:“现在还不行。”
苏明昌的话说得不清不楚,而且只凭他片面之词,君长渊根本没有完全相信。
比起外人随口的三言两语,君长渊更信任自己亲自查出来的东西。
苏苏的真实身世也好。
来历背景也罢。
甚至是云妙郡主当年,是不是真的假怀孕……
他都会去查。
只有查明了当年的前因后果,找到人证物证,清清楚楚摆在眼前。
君长渊才会信上几分。
到那时,他自然会跟苏苏说清楚一切。
而在这之后,云苏想怎么做,也都随她高兴,君长渊并不打算插手。
现在还什么都不清楚,只有苏明昌那一番夹杂着私人情绪的描述,君长渊并不觉得应该告诉云苏。
还没到时候。
虽然只是简短的一句话,但云苏听出了君长渊的意思。
她蹙眉:“那什么时候才行?”
君长渊含笑不语,一双狭长幽深的眸子看着她。
云苏更加不高兴了:“连具体时间都不能说吗?”到底什么事要瞒得这么严实?
这还是君长渊第一次明确有事情瞒着她。
以前虽然可能也有,但他并不会直接表露出来,而且那些事大多都不和云苏直接相关。
所以,云苏也懒得探究,他不说,她就不问。
这种信任是相互的。
但这次情况不同,云苏明显知道,君长渊隐瞒的事和云王府有关,甚至很有可能与她有直接关系,可他却不肯告诉她。
这就让人很难受了。
“你不说,那我去问苏明昌。”云苏看着他,“我会有办法问出来的。”
君长渊早猜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提前警告了苏明昌。
——不准把这件事告诉云苏。
君长渊见她不高兴,伸手揉揉她的头发:“生气了?”
云苏:“你瞒着我的事情不告诉我,我不能生气吗?”
君长渊手指微顿,凤眸里闪过一丝暗光。
他微笑道:
“苏苏,你也有事情瞒着本王,不是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