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开局捡到一只名侦探 > 第56章 目标人物(二十一)

第56章 目标人物(二十一)


下午三点, 目暮警官在博多警署门口和两位法医告别。

“麻烦你们跑这一趟了。”目暮歉意地说。他们原本从udi借人过来是准备解剖林侨梅的遗体,看能不能提取到凶手的dna,能找到更多线索。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死者家属, 两位法医相当于白跑了一趟。

麻生成实笑了笑, 无奈地说, “这也是没办法预料的,目暮警官不用这么说。”

他转过身来, 想让同事也多少说一两句客气话缓解一下气氛, 就见中堂系医生双手插兜站在一旁神游天外, 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似乎字典里就没有“社交”这两个字。

麻生成实默了默,又将脑袋转过来, 给了目暮警官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面前的警官倒是好脾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圆圆胖胖的脸上露出了诚恳的表情, “你辛苦了。”

麻生成实:“……”

其实倒也还好。

他叹了口气,抬起手表看了眼时间, “目暮警官, 既然这里没有我们的事了,udi还有其他工作, 我们就先回去了。”

一边说他的视线无意间扫过街角, 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顿了顿, 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那个,难得来了趟博多。能不能稍等我一下, 我去买点东西, 带点纪念品什么的回去。”

他和目暮警官也算老熟人了, 老刑警一路看着他从犯罪嫌疑人到法医,世上一步踏错滑落深渊的多,临行前能够将走错的那一步收回来完成自我救赎的少,偶尔能见到几个就十分令人宽慰。因此这个并不算过分的要求一出口,他立刻爽快答应道,“去吧,我让司机等你一下,不用着急。”

麻生成实于是朝他歉意笑了笑,又叮嘱了还在走神的中堂医生几句,就转身朝街角他刚刚看到的那家民俗商店走去。

直到走出身后人的视线范围,他拿出手机编辑了一封邮件发送,然后拨通了收件人的号码。

“会长,你要的照片给你发过去了。”麻生成实单手握着手机穿过人行横道,一边平静地叙述,“我检查过了,林侨梅的死因的确是窒息,死亡时间是五月十七日凌晨一点至三点,福冈的科搜研出具的尸检报告在这方面没有问题。只不过我发现林小姐的左手有些不自然,手腕处有轻微的勒痕,掌心有抓住过什么东西留下的痕迹,可能在尸体僵硬之后被人发现强行取了出来。这一点在之前的尸检报告中却没有记录,不知道他们是忽视了还是故意没提的。”

“辛苦了。”源辉月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你们这么早就下班了?”

“死者的兄长昨天下午忽然找到了博多警署认领遗体。”麻生成实说到这里也有些无奈,“他强烈反对我们对死者的遗体进行解剖,所以我和中堂医生只做了一个简单的尸检就结束了,现在已经准备回东京了。”

“这样啊,那位林小姐的兄长叫什么名字?有他的照片吗?”

五分钟后,源辉月挂断电话,回头看了一眼。

她正在小松百合家的阳台上,客厅里头这家的女主人还在和重松警官谈话。

这时候重松该问的问题已经全部问完了,这位警察先生其实并不知道他们到底来干嘛的,这会儿话题用尽,已经开始靠喝茶拖延时间,见她进来,立刻递过来一个询问的眼神。

源辉月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她最后看了一眼对面似乎对她十分陌生的小松百合,冲她点了点头平淡道,“就到这里吧,打扰了。”

她来了之后一个问题都没问,一直任由重松自由发挥,好像真的就只是来看一眼。重松警官虽然疑惑,但他只是个作陪的,当然也没有其他废话好说,于是配合地起身向主人家告辞。

一行人被小松百合送到门口,重松看了一眼手表,十分自觉地问,“源小姐,接下来要去哪儿?”

“先去酒店,”源辉月目光扫过小松家门口的鞋柜,看向他,“我有点事想问你。”

来博多之前源辉月就已经定好了酒店,大小姐从来不亏待自己,定的是福冈市最好的酒店总统套房。她报了个酒店名字,重松立马就知道了在哪儿。

回酒店的车上,源辉月打开了麻生成实发给她的邮件。

她看到照片的第一眼,眼瞳中就划过一丝了然,然后递给旁边凑过来的柯南。

小侦探反应速度比她还快,望着手机屏幕目光瞬间犀利,低声嘟哝,“果然是这样。”

“什么?”前面开车的重松没听清,下意识回了一下头。

“没什么,在说一个案子。”

柯南说,然后他想了想,“重松哥哥,你在当公安警察之前也是刑警吧?”

“对。”

“那你在刑事科还有熟悉的朋友吗?”

“有啊,有几个谈得来的朋友还在刑事科。”重松航平问弦歌知雅意,直接问道,“你想问什么?”

柯南于是开门见山,“昨天上午发生的博多酒店的案子,重松警官你了解多少?”

前面的重松闻言不知为何顿了一下,“是华国来的女留学生那个吗,死者叫做林桥梅。”

柯南从那个停顿中察觉出一点异样,他眨了眨眼睛,“呐,重松警官你看起来关注过这个案子啊,有其他人向你打听过吗?”,

“对,一个做私家侦探的朋友。”

“?”

原本正一手支额望着窗外发呆的源辉月也回过神来,闻言和柯南一起将视线转向他身侧。车子的副驾驶席上坐着重松的朋友,据他说是在博多出身长大生活了二十八年的本地人,比他更加了解博多区的情况,所以被他叫了来帮忙,是个叫做马场善治的青年,职业——私家侦探。

在两人微妙的目光下,黑发青年回过头来,抓了抓自己一头乱毛,有点意地“额”了一声,“客户的委托,我也没想到这么巧。源小姐你们也是为了这个案子来的?”

源辉月望着他点头,柯南好奇地问,“马场先生的委托人是谁?”

马场:“抱歉,这个是委托人的隐私,不能说。不过我知道的消息倒是能够跟你们交流一下。”

几人说话的时候重松警官已经从车上的屉子里摸出一个文件袋,递到后面来,“本来我今天约了马场见面也是要把这份案件资料给他,既然源小姐也在调查这个案子,那就一起看一看吧。”

源辉月于是从善如流地接过文件袋打开,和凑过来的柯南一起翻看。

这个文件袋里的资料比津川部长发给她的东西详细一点,除了死亡现场的照片还有死者的遗物登记,凶手伊藤卓也的详细身份,以及尸检报告。

报告显示林侨梅的死因是窒息,死亡时间是五月十七日凌晨一点至三点,的确和麻生成实告诉她的信息一致,也正好是视频里伊藤卓也带着疑似林侨梅的女性进入房间的时间。遗物的照片里有一瓶指甲油,跟林侨梅死亡时指尖的颜色一模一样。

看到那瓶指甲油的照片的第一眼,源辉月就挑了一下眉。这个牌子的甲油,她家里有一瓶一样的,今年的新品,这个颜色还是限量款,简而言之,绝对不是要到处打工维持生计的穷学生消费得起的。

“目前博多警署已经将监控里那名名叫伊藤卓也的男性定为了杀人凶手,通缉已经发出去了,只不过还没抓到人。”重松一边开车一边补充说明。

柯南:“可是那位伊藤君很有可能是被冤枉的啊。”

“嗯?”某个私家侦探饶有兴致地看过去,“为什么这么说?”

“你看,这是辉月姐姐拜托今天给林小姐尸检的法医拍的照片。”

柯南把源辉月的手机递到他面前,正是麻生成实发过来的那封邮件,照片里特意挑了一个角度清晰拍下了林侨梅的指尖,“看她的指甲盖边缘,是不是有一点像是指甲油没涂好,蹭上去的红色。。”

马场善治接过去看了看,恍然,“这是她死后有人给她涂上的?”

有点惊讶于这位侦探先生的敏锐,柯南略微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才点点头肯定道,“没错,林侨梅小姐她原本是没有指甲油的,但是监控里拍到的那位和伊藤桑一起的女性却涂有这种红色的指甲油,所以她们其实并不是同一个人。有人想要将林小姐的死嫁祸给那位伊藤桑,所以刻意补上了这个漏洞。”

这时候前面的跳了一个红灯,重松把车停在路口,拿过马场手里的手机。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有点疑惑地问,“你们从哪儿看出来这是在林小姐死后涂上去的?”

不等柯南解释,马场就了然道,“啊,重松大哥果然没谈过恋爱。”

重松航平:“???”

好好地讨论案情,你为什么要突然攻击我???

“你没给女人涂过指甲吧,”马场善治笑了笑说,“指甲油涂过界蹭到边上,这对女性来说可是不能原谅的重大失误,在发现的那一刻就会被坚决地消灭掉。”

重松:“……如果是本人比较粗心没发现呢?”

“那也不可能哦,因为这瓶指甲油是水溶性的成分。”柯南乖乖举起另一张照片递过去,“比起化学性指甲油它对指盖伤害较弱,但是非常容易脱落,特别是不小心沾到手指皮肤上的时候,几乎一蹭就掉。所以如果指甲油真的是林侨梅自己涂的,就算她自己没注意,只要涂完之后洗个手,或者随便蹭到什么地方,超出边界的这些部分就会自己掉了。”

“也就是说,在涂完指甲油之后,林侨梅小姐的手不但没沾过水,甚至没怎么剧烈动过。只能是在她死亡之后,某些人为了掩盖某个事实,画蛇添足给她加上的。”

马场善治把那张照片递回给柯南,懒洋洋地宣布结论。随即他忽然话音一转,“不过我有点惊讶啊小弟弟,你为什么会对女人的事这么了解?”

“诶?额……”柯南拿着照片的手一顿,无言地扭头看向身边的人。

源辉月懒散地抬起手,适时彰显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五根白皙如葱段的手指在空气中晃了晃。

马场善治恍然,随即转头看向重松,“那你要加油了啊,重松大哥。”

加油什么啊?

重松警官感到头疼,他干咳了一声努力把话题重新引到案子上,“如果是按照江户川弟弟推理的这样,饭店的监控拍到后来有餐车进入过那个房间,有可能对方就是把死者的尸体藏在餐车里运送了进去。”

“正常情况下人体死亡三十分钟到两个小时就会硬化,要将林桥梅的遗体从餐车下取出来摆成之后死亡现场上的样子,说明对方是在她死亡的两个小时之内将她的遗体运送到了饭店,再加上在路上耗费的时间……”柯南把手机还给源辉月,一边若有所思,“那些人早就知道林侨梅会死?”

假扮林侨梅的女性先把用来替罪的倒霉蛋伊藤卓也骗到房间里下药让他彻底昏迷,这个过程中凶手在某个地方杀死了林侨梅,随即林的遗体立刻就被运到了酒店——只有这样,时间线才能连上。

“不奇怪吧,”马场说,“那群人是一伙的,凶手在杀掉林小姐之后立刻通知同伴来接手,或者他自己就是那个送餐员的情况下,时间完全够用。”

源辉月接过手机的手一顿,和柯南对视了一眼。

问题就在这里,凶手不太可能有同伴。后续的现场布置破坏了“签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对于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来说,他们杀人的行为不是犯罪,而是一种私人的对于自己理想的“朝圣”。在他们眼中自己是猎手,而其他人是猎物,这一类凶手内心深处根本没有将普通人和自己放在一个水平线上看待,更何况那些“同伙”中还有一名特定猎物范畴中的女性。

连环杀人案这个消息没有披露出来,所以马场没有想到这里很正常。但是见重松警官居然也是一副不太清楚的表情,源辉月心头冒出一丝疑惑。

为什么?难道博多警署也不知道连环杀人案的事情,东京警视厅在防着他们?

“这个案子之前是谁在调查?”源辉月忽然问。

“前田警部,博多警署刑事科的。”重松说,随即他想起了什么,“对了,今天中午,东京警视厅排了一队特别调查组来,好像也是专门为了这个案子。”

源辉月纤长的手指在车窗边沿上敲了敲,平静地问,“你说,林侨梅的指甲是这位警部亲自涂上去的,这个可能性有多大?”

重松下意识抬眸透过后视镜和她对视了一眼,其他两人也同时回头看向她。

片刻的安静之后,重松航平镇定地说,“可能性挺大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