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谈恋爱不如练花滑 > 第15章 第十五章

第15章 第十五章


kiss&cry区。

陆酉和谢云君紧握双手,一边跟镜头互动一边等待着最后的得分,陆听讼坐在谢云君身边,焦虑得直搓大腿。

计分大屏幕上,小小的五星红旗缓缓浮现。

chn(中国)

yunjunxie/youlu(谢云君/陆酉)

technicalelements(技术要素分):3708

presentation(节目内容分):3578

deductions(扣分):000

shortprogram(短节目总分):7286

分数一行一行跳出,最后定格在总分上。

陆听讼先是愣了一秒,不可置信地眨了下眼睛,然后便是激动得无以复加,长臂一揽,把陆酉和谢云君搂在自己怀里,一口一个“小叔的好孩子们”,差点都要哭了。

他看到了什么,七十分!他们的短节目居然突破了七十分!

中国双人滑在青年组的比赛中,已经多久没有人能让短节目突破七十分了?

三年?还是五年?陆听讼已经记不清了,他只记得外界都对中国双人滑的未来一片唱衰,表示等现役的老将退役之后,中国在双人滑上的风光就将不复存在。

节目结束后现场观众的反应热烈,加上中日奥三国裁判的力挺,剩下的裁判到底还是没把分压住,本来陆听讼和姜洋都已经做好了短节目分数在六十几分的思想准备了,结果谁也没想到最后给出的表演分居然这么高,让陆酉和谢云君直接一跃成为目前排名第一的存在。

如果非要问陆听讼现在是什么心情,那只能用走到半路上天下砸下个大馅饼来形容。

谁说中国双人滑要凉了?希望之光这不就出现了吗!

“小叔,你快把我的男伴勒死了,”电视转播的镜头内,陆酉锤着自家小叔的手臂,“轻点行不?”

现场观众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

陆听讼赶紧把陆酉放开,抹了把脸,直到带着陆酉和谢云君回到姜洋身边,他才冷静了点,傻乐道:“没想到第一次参加a级赛就有拿小奖牌的希望。”

花样滑冰赛事里,除了最后的冠亚季军奖牌,每次大型赛事,主办方还会给短节目和自由滑两个分项排名前三的选手颁发一个小小的奖牌,让更多选手能尝到拿奖牌的快乐,同时也是对选手实力的认可。

花样滑冰赛场上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也谁不能保证在短节目和自由滑中都能完美发挥,因此,小奖牌的存在也算是对选手的一种鼓励。

说陆酉和谢云君能拿小奖牌这话可不是陆听讼托大,比赛进行到现在,短节目分数突破70大关的他们还是头一个,而按照后面的选手预先提交的动作编排表来看,唯一能跟陆酉和谢云君打的只有南雅珠组合和大鹅的va。

除非突然有选手爆冷超常发挥,在比赛时不按套路出牌临时提高动作难度,否则陆酉和谢云君是一定稳进短节目前三的。

而南雅珠的动作编排难度看起来也就跟陆酉他们差不多水平,这姐还是个容易崩的,一个搞不好,今年种花短节目拿个第二也是有可能的。

陆听讼简直想想都觉得跟做梦似的。

排在陆酉和谢云君后面出场的两组选手也是第一次参加a级赛,本来就够紧张了,结果这70分的高分直接当头一棒砸在人心态上,心脏不够强大的他们直接没顶住压力,一组在单跳的时候双双摔成滚地葫芦,另外一组更离谱,在做螺旋线的时候还没转两圈,男伴手一滑,搞得她的女伴在离心力的作用下飞出去滋溜一下撞上了挡板。

最后裁判不忍心,还是给了个最低的一级定级。

有陆酉和谢云君的节目珠玉在前,接下来几场表演,观众们的情绪就显得平淡了许多,没再出现那种节目结束冲到栏杆边尖叫的场面了,不过在选手摔倒或者顺利完成技术动作时,大家也不吝啬自己的掌声。

这时广播里传来声音:“ontheice,fromsouthkorea,yu-joonam&nixonjerry(南雅珠&杰瑞)”

报幕结束后,原本安静如水的观众席气氛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当即有一部分冰迷振奋起来,一看就是训练有素前来观赛的韩国观众,他们分工明确,有人拿着手幅,有人把一张巨型海报往栏杆上一甩,露出上面印刷的南雅珠照片。

南雅珠穿着深红色大开背考斯腾,滑进冰场跟自己的冰迷们互动,这阵仗颇有点南韩爱豆打歌现场的感觉,如果不是花滑赛前禁止大声喧哗,冰迷们可能还要尖叫着喊两声“欧尼”。

“这南雅珠的冰迷还整得挺专业,”陆听讼盯着观众席的大海报,摸了摸下巴,“要不等下比赛结束我也出去给陆酉和谢云君搞一张?va他们的冰迷也带了应援海报,就咱们没有。”

姜洋思考了一下,觉得陆听讼说得对,输什么不能输气势,便说:“行,记得挑张好看的在明天自由滑挂上吧,两个崽都要印上去,别像韩国这样搞分裂,只印南雅珠一个人。”

本次南雅珠的节目是《歌剧魅影》,讲述的是十九世纪发生在法国巴黎歌剧院的爱情故事,这也是被各大花滑选手广泛选用的题材,不仅是双人滑,单人滑那边也有很多选手编过相关的节目。

南雅珠饰演的是女主角克里斯汀,这一点倒是很容易看出开,但表演开始后,她男伴杰瑞的角色定位就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一般滑歌剧魅影这首曲子的男选手都会把自己带入男主角“魅影”这个角色,但其实在歌剧魅影中,女主角克里斯汀的真爱却是自己的青梅竹马劳尔,魅影只是单方面偏执又疯狂地爱慕着克里斯停

而此时的杰瑞所饰演的角色让人感觉非常奇怪,他既没有让人感受到魅影的疯狂和神出鬼没,也没有让人感受到劳尔对克里斯汀纯粹真挚的爱意,整个人就像是个没有感情的工具人,唯一的工作就是配合南雅珠完成这场短节目。

半场滑下来看得陆听讼都绷不住了:“这还是双人滑吗?搭档之间全程没有眼神交流,他俩是眼神接触过敏还是怎么样啊?但凡选个跟爱情无关的曲子都不至于有这么违和的效果。”

“因为裁判很吃歌剧魅影这个曲子啊,印象分首先就上去了,”姜洋道,“花滑经典选曲,用过的选手都说好。”

但是感染力归感染力,南雅珠的实力还是很不错的,本来还有人觉得她既然有个在速滑比赛里手脚不干净的兄长,说不定南雅珠在比赛里也会玩点存周偷周之类上不了台面的小九九,结果南雅珠的技术动作倒是挑不出什么大毛病来,称得上是一个技术干净的选手。

也是,一般黄皮肤选手哪敢偷周数啊,这不是把小辫子送到裁判手里给人抓吗。

南雅珠的节目编排也是2a、捻转三周和3loth(后内结环三周抛跳),goe上大家都是亚洲选手,只能比谁更惨比不了谁更强,她的滑行不如陆酉和谢云君,但胜在步法编排更复杂,所以最后分数出来的时候,还是比陆酉和谢云君高上了那么一点儿。

姜洋和陆听讼对这个结果早有准备,南雅珠毕竟在青年组混迹了四五年,只要表面clean,得到裁判的优待也是正常的,怕就怕自己精彩的表现最后输给这么一个索然无味的节目,两个孩子会想不通。

对此,陆酉裹着自己的羽绒服打哈欠,表示自己没什么想不通的,只关心比赛什么时候结束,她好回酒店吃饭睡觉打豆豆。

至于谢云君,只要陆酉想得通,他就不存在想不通这个问题。

南雅珠这个分数还是很漂亮的,至少是她近年来短节目最漂亮的一次分数了,她因为身高的原因,平时clean的次数并不算多,这次要正面对刚大鹅va本来也就是说说的而已,目的是想趁着青年组的最后一年让自己的热度高一些,这样就算在成年组混不下去,以后接接商演或者进娱乐圈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在分数出来之后,南雅珠突然又燃起了一丝希望,觉得自己今天或许真的跟va有一战之力。

不过这个希望的小火苗也没燃多久,很快大鹅就用实力证明了什么叫永远的神。

卡维拉和阿纳托利反手掏出了他们的3lzth和举手2a,虽说3lzth的基础分也没3loth高上多少,但耐不住裁判goe给得大方,在没有欧美选手的日本站,拥有大鹅国籍的卡维拉阿和阿纳托利几乎有着皇族级别的待遇。

他们最后的得分直逼80大关,拿到了7813的惊人高分。

短节目本来就不是什么拉分项,大家的编排难度相差不大,分数都互相咬得很紧,这种情况下大鹅依旧能拉开五分差距,陆听讼只能吐槽:“国籍优势,竟恐怖如斯。”

他看着va拿goe跟地里捡大白菜似的,而自家孩子从裁判手里抠点goe却费劲巴拉的,再次在心里痛斥isu一群裁判不当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