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谈恋爱不如练花滑 > 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第88章 第八十八章


长久以来, 世界对双人滑的定义都介于单人滑和冰舞之间,这个项目不像单人滑那样偏重于难度竞技,但也不像没有跳跃和过肩托举的冰舞, 以滑行和表演为主要看点。

大概也是这种左右不讨好的因素存在,才造成了双人滑的冷门。

可以说,双人滑是糅合了表现力与难度后, 形成的特立独行的花样滑冰项目, 想要把这个项目做到极致,那就得做好t分和p分两手抓的准备。

而陆酉和谢云君就是那个同时点满了难度和表现力两个技能条的存在。

牵手长大的时光和岁月在他们之间牵起了无形的丝线,两人站在一起时,甚至不需要刻意去表现,就让观众感受到直击心灵的纯粹和美好。

世锦赛这个冠军陆酉和谢云君拿得毫无悬念。

打破世界记录的“wr”再次出现在五星国旗后面,而这一次,无人再超越。

当颁奖仪式开始时,tv5的wc转播收视率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破了全网的2%, 正处于花样年华的少年少女身披国旗,胸前挂着金牌, 坦然面对鲜花与掌声,在聚光灯下露出笑容。

看到这个场景的唐白枫心中生出无限感动:“所有的不美好都是为了迎接美好,或许上个赛季过得并不顺利, 但令人欣喜的是, 现在我们又回到了最高领奖台上。”

双人滑世界记录仍由他们领跑。

当了快两个赛季收银台的陆酉和谢云君,终于在2023-2024赛季的末尾,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冠军。

世锦赛是赛季的最后一战, 比赛结束后,冰迷们都搬好小马扎,端起花生瓜子, 热情地投身休赛季瓜田。

大家津津有味地讨论哪家双人项的船又沉了,其中最重磅的炸弹便是花滑界人气最高的北美冰舞组合男伴被爆出已婚,连娃都会打酱油了。

要知道,这两人刚在世锦赛上滑完一曲风情万种,性张力max的《红磨坊》,成功将无数不明真相的冰迷骗上了船。

对于双人项的冰迷们来说,最能杀人诛心的话莫过于:你醒啦?你嗑的cp是假的。

学习和训练两手抓的日子很充实,人忙起来的时候,总是会觉得不知不觉间时光就悄然而过,当陆酉和谢云君第一个抛4t顺利落冰时,艾丽卡和卡洛也如约发来了婚礼请柬。

花滑假船千千万,但只要运气够好,总能撞上一艘真的。

作为陆酉和谢云君最好的朋友之一,艾丽卡和卡洛的成绩虽然算不上顶尖,但在种花国内的人气也不低,他们在围脖上甚至还有个叫“双卡双待”的cp超话。

双卡双待er:喜大普奔!我们好像搞到真的了!

七月中旬,陆酉和谢云君跟国家队请了个假,飞往加拿大魁北克,为两位从青年组便结识的好友送上最真挚的祝福。

神父宣读誓词,两人在不离不弃的承诺中互道“我愿意”,又在交换戒指后甜蜜拥吻,陆酉作为伴娘站在台下,这才发现,原来时光已经悄悄走过了这么多年。

它让人长大、变老,也把相爱的人紧紧系在了一起。

陆酉用小指悄悄的勾住了谢云君的小指。

在虔诚的誓言之吻中,纯白的花瓣撒下,那一丝隐晦却呼之欲出的爱意藏匿于宾客的掌声与欢呼中。

证婚仪式结束后,新娘的手捧花向来都是伴娘和伴郎们争抢的对象,陆酉一边捏手指一边转动脖子,两三下踹掉高跟鞋,拎起裙子:“谢云君,快快快,把我举高点儿。”

一旁的卡维拉也不甘示弱,直接骑到了阿纳托利脖子上。

而新人双方的加拿大本地亲友团表示,自己玩不过这群花滑选手,他们还是战术性放弃吧。

不知道是不是艾丽卡有意为之,陆酉总觉得那个捧花是径直朝自己飞来的,她伸手一捞,满天星夹杂着小雏菊的新娘捧花就落在了自己手中,散发着阵阵幽香。

在卡维拉疯狂摇晃艾丽卡,大叫着“都是姐妹你怎么你偏心都偏到南极圈了”时,陆酉低头嗅了嗅捧花,然后走到阿纳托利身边。

“给,带有新娘祝福这个幸福buff的捧花很适合拿来求婚哦,”陆酉笑着指了指阿纳托利鼓起来的口袋,“我是不是又要当伴娘了?”

阿纳托利微笑:“这是艾丽卡给你们的祝福。”

“捧花的祝福只有在两种人手上才有意义,单身或者未婚,”陆酉说,“种花可不像大鹅,我们离法定结婚年龄还早着呢。”

对朝夕相处的双人滑搭档来说,如果真的搭上了心动的频率,那么爱意的流露似乎不再需要什么特别的表白仪式,它会在生活的细水长流中生根发芽,又在不经意间破土而出。

——关于喜欢你,想和你在一起这件事。

-

2023-24的休赛季,因为见证了两艘巨轮驶向幸福的码头,充满了爱情的粉红泡泡,所以也被成为花滑史上最浪漫的休赛期。

艾丽卡和卡维拉手上分别带着结婚钻戒和订婚对戒,每次打视频的时候,陆酉都觉得自己的眼睛要被闪瞎了,别问,问就是想狠狠踹翻这两碗狗粮。

卡维拉:“you,你觉得我和阿纳托利今年滑个《梦中的婚礼》怎么样?”

“……”猝不及防又被塞了嘴狗粮的陆酉很心累,但还是认真分析道,“比起梦幻和美好,我老是觉得梦中的婚礼这首歌有点悲伤,看着爱人在虚无缥缈的梦境中穿着婚纱走来,因为害怕梦醒,所以不敢拥抱、不敢亲吻,表达的是望而不得的爱。”

陆酉:“你俩要是真想滑,不如把它和《婚礼进行曲》串一下,把《梦中的婚礼》放在《婚礼进行曲》之前,一听就是个美梦成真的故事,这样整个节目也会更有灵魂。”

卡维拉立刻开始思维发散:“要不试试倒过来一下呢?滑一个美梦破碎的be故事也很带感啊!”

十分了解好友恶趣味的陆酉叹气,心里默默地给嗷嗷待哺等着在下赛季嗑糖的冰迷们点了根蜡。

因为时差问题,三人能凑到一起打视频的时段并不长,挂了电话的陆酉趿拉着拖鞋,啪嗒啪嗒地晃荡到谢云君的房间。

少年坐在小沙发上,手里还拿着一本教材,外交学的课程比新闻学要更重,他们满世界飞去参加比赛又会耽误很多事,在休赛季的时候,两人都会找学长学姐借书提前预习下学期的课程。

陆酉钻进谢云君的怀里,凑过去看他的教材,一字一句地念出来:“《交流中的媒体应对》……呃,你们这个教材怎么把我们搞新闻的说得像大反派一样?”

不过想想自己赛后接受采访时,媒体记者们各种刁钻引战,甚至上升到两国关系之间的问题,陆酉又觉得释然了。

面对这种无良媒体时,作为政治关系学院的学子,谢云君简直把种花外交部发言人的嘲讽技术学了个十成十,经常呛得那些不怀好意的记者们说不出话来。

嗯,如今谢云君都快混成国家队的官方发言人了。

陆酉:自从谢云君学了外交学,领导们再也不用担心他们发布会上说错话了,男伴……啊不,男友牌外交机,哪里不会点哪里。

“奥莉薇亚前辈已经把剪好的自由滑demo发过来了,”陆酉抓着谢云君衣服上的扣子把玩,想了想又说到,“薛教说下赛季我们要多参加几场b级赛,争取冲上积分榜第一。”

谢云君放下书,抄着女孩儿的胳肢窝把人起来调整了下位置,直接让陆酉的姿势从窝在他怀里变成了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谢云君:“你大晚上来找我就是说这个?”

陆酉伸出手,把一个抱枕捞过来抱在怀里,眨巴了下眼睛:“没有,就是艾丽卡和卡维拉太能嘚瑟了,我觉得我也不能输。”

对于他们来说,决定住在一起的时候,很多事情也就不言而喻了,连薛成泽都好几次跑来跟陆酉说:“队里不反对你们谈恋爱,只要不影响了成绩就好。”

那层薄薄的窗户纸,他们自己都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时候被捅破的,在试探着想要确认关系的那天,陆酉记得明明只是在对方唇上一沾即走,却不知道怎么就让谢云君反客为主,被压着从床头被亲到了床尾。

女孩儿清清嗓子,把抱枕往上拉了拉,遮住大半张脸,义正言辞道:“要不……我也在下赛季给你一个名分。”

谢云君顿了顿,没似乎还在慢慢捋顺陆酉话里的意思,半天都没讲话。

两人的呼吸轻轻交融,等了半晌没等到反应,陆酉皱皱鼻子:“你不想要啊?”

少年把手轻轻放在那个搂过无数次的细腰上,缓缓开口:“有名无分的意思就是表示空有其名,却没有什么实际的内容,所以我现在算是有份无名?”

陆酉点点头,一本正经道:“你可以这么理解吧。”

谢云君伸出手指,抵住她小鸡啄米一样的脑袋:“所以我应该有的实际内容……除了最开始的那次,剩下的都去哪里了?”

“呃。”

陆酉沉默了一下。

她着实是没想到这个话题最后能把自己给绕进去,怪不得高考的时候谢云君比她高了十分。

尽管不占理,但陆酉还是理直气壮地叉腰:“就是那个什么,你自己没把握住,过期不候。”

她说完便低头去找自己的拖鞋,手脚并用想要爬下沙发的时候,怀里的抱枕却忽然被人抽走,一把扔在了地上。

谢云君托着女伴的腰,往自己怀里压了压,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他用额头轻轻抵在少女额前,指尖摩挲着她的后颈,另一只手与她十指交缠。

掌心的温度不断攀升,指腹划过的地方带起一阵酥麻感。

少年的声音低哑,长睫垂下,鼻音里带着点散漫:“那现在呢?”

陆酉稍稍思考,随后仰头起头往前一凑,在对方的唇瓣上贴了贴。

“好吧,这次我就勉为其难地批准一下。”

谢云君似乎是很轻地笑了一声,然后把指尖插进少女柔软的发丝中,托着她的后脑勺往前送,弯下脖颈。

温热湿润的触感传来。

陆酉抱着男伴的脖子,在被抱起来压进沙发前,那句含含糊糊的“下不为例”也不知道对方听清楚了没。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嘿嘿,嘿嘿嘿……

-

感谢在2021-10-26 23:56:18~2021-10-27 23:54: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大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怪 28瓶;35814440 10瓶;指尖渡鸦、奈奈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