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他的小月光 > 第90章 点点,我们谈谈

第90章 点点,我们谈谈


夏夜里的风是是燥热的。

他的指尖也是灼热的。

陆清越的耳尖最为敏感,被他这么轻轻一碰,立刻就泛起密密麻麻的痒意。

她没忍住缩了下脖子,有些不满地小声嘀咕了一句,

“这你也要管?你抽烟我都没说什么呢!”

程星野顿住了手,垂头看着她。

女孩子眼睛亮亮的,嘴角却微微耷拉着,写满了不高兴。

像是被家长训斥,委屈巴巴,又不敢反抗。

程星野觉得她这个样子简直可爱得犯规。

他微微动了下喉结,低声替自己辩解了句,

“这次是真戒了。”

然而陆清越挺怀疑的,哼了声,

“不信。”

程星野好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了,只得让她自己检查,

“不信你闻闻。”

陆清越也不知道是哪根神经搭错了,顺着他的话,还真的凑近了些,垫着脚就要去闻他的衣领。

脖子忽然被人勾着拽了下,程星野本能地弯腰低头,甚至空出一只手来扶住了她的腰,任由她在自己的身上闻。

两人的举动都是下意识的,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直到呼吸几乎撞在了一起,两人才双双愣了一下。

陆清越抬头,猝不及防撞入他漆黑深沉的眸色里。

他的眼睛黑亮安静,似乎比平时要更幽深一些,里头隐约藏着什么情绪。

陆清越像是被他的目光烫到了一下,立刻收回手,局促地往后退了半步。

榕树下这一隅,空气中仿佛都涌动着浓郁的躁意。

陆清越的心脏如擂鼓,密密匝匝躁动个不停。耳尖也像是被人点了一把火,烧得她脑子变得混混沌沌。

都怪她刚刚喝的那杯酒。

如果不是酒壮怂人胆,她哪里敢这么没有分寸地贴在他身上闻来闻去?!

程星野看着她泛红的耳尖,脑子也一瞬有些放空。

微妙而诡异的寂静里,他忽然轻轻握住她的手腕,稍微用力将她扯过来。

他漆黑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微哑的声音低声说,

“点点,我们谈谈,行吗?”

......

天空密密麻麻地铺满了繁星,远处的海岸被浪花冲刷着,车窗外的路灯迭忽远去。

程星野把车开到了海边,靠着围栏停下。

两人下了车,并肩站在高架上,看着远处的海浪翻腾着,眸光皆被路灯映得黑亮。

“你的意思是,你们联姻的事情,你跟梓萱姐都毫不知情?”陆清越听完事情的经过,一脸困惑地问。

程星野嗯了声,拉着她往自己身边靠近些,挡住了身后扑来的海风。

陆清越听明白了个大概,眨着眼睛想了想,忽然又问,

“那你之前给她的东西呢?”

她那天在叶梓萱的生日宴上看到了,程星野似乎将她的什么东西保留了十多年,到了那天才打算还给她。

程星野知道她问的是什么,低声解释说,

“那不是她的,我认错人了。”

陆清越思路很清晰,闻言想了想,又问,

“既然东西不是她的,那到底是谁救了你?”

这个问题倒是把程星野给问住了。

他也不知道那个吊坠到底是谁的。但是肯定是属于救他的那个小女孩的没有错。

他低吟片刻,“这是重点吗?”

陆清越斩钉截铁,“这当然是重点。”

这次是叶梓萱主动退出,才能解决得这么顺利。

但他能保存一个人的东西那么久,说明他是个很念恩的人,以后保不齐还会有第二个叶家找上门来。

如果真的再有那一天,到时她又要如何自处?再次跟他决断吗?

虽然知道这样对程星野不公平,但她又没法说服自己,忽视掉这根隐隐约约、不一定存在的刺,只凭借着一腔喜欢就跟他若无其事地走到一起。

程星野知道她在想什么,沉默了一会儿,伸手试探着去握她的掌心。

微热的指尖触碰着她手心的软肉,他没敢太用力,只是虚虚地握着,生怕她要逃走似的,让后才小心翼翼,又极为认真地低声说,

“点点,我可以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大半年里没出现在她面前,他并不是想要放手,只是他需要时间去解决问题。

程星野心里明白,当初的事情不彻底解决,就会是埋在他们中间的炸弹。

所以叶家知难而退后,他和程利也私下达成了一条共识。

如果想要让他毕业之后回去继承家族事业,就不允许再用他当年被人救过的恩情绑架他。

程利最后同意了,所以程星野才有底气,跟她郑重其事地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陆清越却仰着头看他,清亮的眼眸干净得几乎能映照出他的倒影。

和她对视着,程星野下意识地连呼吸都放缓了下来。

掌心的暖意丝丝缕缕地传递着,让人忍不住就要坠落进他为她铺设的温柔里。

陆清越抿了抿唇,偏头看着远处的海浪。

脑子里的酒精还没消退,思绪也恍惚而迟钝着。

但她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沉默片刻,她回过头,注视着他黑亮深沉的眼眸,平静而清醒地说,

“我再好好想想,行吗?”

......

趁着高考成绩还没放榜,班长提议一起去毕业旅行。于是又折腾了四五天,才从西南玩完山水回到江城。

回程的大巴车上,周婷婷和她坐在一起,八卦兮兮地凑过来小声问,

“你是不是跟教官学长在一起了?”

陆清越懒懒地靠着椅背,叹了一口气,“还没有。”

虽然她打心底是很想跟程星野和好的,但是一想到未来可能会出现的白月光情敌,心里还是觉得窒息又无力。

周婷婷惊讶地挑眉,“还没有就接吻?年轻人玩得挺花啊!”

陆清越莫名其妙回头,“谁接吻了?”

以为她是不好意思承认,周婷婷啧了一声,

“那天你们在大排档门口接吻,我们都看见了好吧!”

那天...?

陆清越想了想,忽然记起来,自己确实是凑在程星野身上,不过她是在检查他身上的烟味,哪里亲嘴了?!

她那么洁身自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还没确认关系就亲嘴?!

陆清越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眼睛不用的话,麻烦捐给有需要的人。”

周婷婷啊了声,迷糊地眨了眨眼。

难道是看错了吗?

她正怀疑着自己的眼睛呢,忽然又听见陆清越小声地问,

“问你一个问题哈,你会介意你以后的男朋友心底可能藏着一个白月光吗?”

“白月光?”

让男人念念不忘的白月光,说不介意是不可能的。

周婷婷好像明白了什么。她把这个场景代入自己身上,认真地想了想,一脸晦气地叹了口气,

“要是死了的话就算了,如果还活着那确实膈应人。”

陆清越:“....”

她呆呆地想了下周婷婷的话,觉得还真的是。

但是就算如此,她也不能诅咒人家去死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