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他的小月光 > 番外(11) 接亲

番外(11) 接亲


关于婚礼这件事,陆清越一开始是没什么太多想法的。

当初领证的时候她才念大三,为了不被同学议论纷纷,两人只低调地宴请了双方亲朋好友们在酒店里吃了个饭,就这么悄悄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可是毕业这一年,她目睹了几次毕业典礼上的求婚现场,忽然唤起了她内心对浪漫婚礼的渴望。

程星野对她一贯是有求必应,听了她这个想法后,没有多说什么便答应了。

两人兴致勃勃,去婚纱店挑了婚纱,还拍了好几组婚纱照,为即将到来的婚礼做准备。

然而之后他工作一直忙忙碌碌,答应好的婚礼一拖再拖,转眼就到了七月。

这段时间程星野常常忙到大半夜才回来。每天到家时,陆清越都已经睡着了。

陆清越虽然不黏人,但也受不了程星野这么常常晚归的生活,跟守活寡一样。

于是在又一次程星野半夜还不归家的夜晚。

陆清越在没有开灯的卧室里,一个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忍不住给他发了条信息。

【陆点点】:这两天有点儿失眠,今天我去看医生了。

程星野倒是很快就给她回了过来。

【hoshino】:医生怎么说?

陆清越觉得,这人信息回得这么快,显然是手机压根没有离开过手,哪里有半点加班的样子?

于是故意给他心里添堵般地回了句——

【陆点点】:躺腹肌上睡觉就好,最好是八块腹肌的那种。

【hoshino】:....

城市的另一端。

程星野坐在婚庆公司的贵宾间,一边听着策划师给自己讲解创意方案,一边看着手机笑出了声。

那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陆壹在他们刚谈恋爱时就对自己发出过的善意警告——

这小鬼100斤的人,99斤全是心眼。我怕你被她骗得连内裤都不剩!

之前他只当陆壹是夸张,现在却相信了。

而且女娲补天的五色石大概都补不上她全身九十九斤的心眼。

虽然她信息里没有明说,可是程星野知道这家伙是在暗暗埋怨他这几天回家太晚,于是忍着好笑,还是给她回了信息。

【hoshino】:知道了,今晚早点儿回来哄你睡。

.....

之后的几天,程星野果然说到做到。再也没有超过10点回家。

就在陆清越以为日子重新回到正轨上时,程星野某天下班回来,忽然声称自己要放一个长假,准备带她去国外玩玩。

陆清越当即惊喜地哇了一声!

“你要带我去哪里玩?”

程星野:“海边。”

陆清越:“???”

江城本身就是海滨城市。难得有个长假,居然又是要去海边玩。

这人是有多喜欢海啊?!

她沉默片刻,神色复杂地盯着他,很勉强地嘀嘀咕咕说,

“你怎么这么喜欢大海?难怪他们以前都叫你海王。”

听到海王这个词,程星野居然不气不恼,甚至还颇为认可地点点头,

“我是海王,那你现在就是海后。咱俩谁也别嫌弃谁。”

陆清越:“....”

谁是海后啦!

她可不像他那么能招蜂惹蝶,就连结了婚后还时不时有小学妹在江大贴吧上打听他是不是真的结婚了。

实际上程星野已婚这个事实,确实知道的人不多。光是这一点就让程利和郭梦云挺不满意的。

他们程家娶媳妇这么大件事,到现在都没机会广而告之,实在有些可惜。

夫妻两人虽然表面说是不干涉小两口的生活,却明里暗里没少跟程星野提到过,等小姑娘毕业了,一定得把婚礼给补上。

之前程星野没怎么放心上,毕竟陆清越年纪摆在那儿,再怎么急也急不来。

今年她终于毕业了,还自己提出了补办婚礼的想法,程星野自然是巴不得赶紧给她补办上。

两人的旅行计划是说走就走。

程星野定下的目的地是一个挺热门的旅游城市,以海岛风光闻名全球。

出发的那一天,陆清越在飞机上睡了一觉,醒来时飞机已经降落。

原本以为他们是来度假的,结果到了酒店才发现,婚庆策划公司的人居然已经整整齐齐地在门口列队等候了。

8月8日。

南印度洋上万里无云。热带季风和煦温暖地吹拂着岛屿,阳光下海面波光粼粼。

海面尽头,浪花扑打着海滩。

位于断崖边上的度假酒店,到处都是粉白色的气球和鲜花,充满了温馨浪漫的气息。

程父听说儿媳妇终于想要办婚礼了,当即心花怒放地花了大手笔,包下岛上这座五星级度假酒店,将两家的亲朋好友都邀请过来。

当天早上的接亲环节,担任伴娘的周婷婷和胡秋月负责将新娘子的鞋子藏起来。

两位好友绞尽脑汁,怎么藏都不满意,最后为了万全起见,居然直接站到床上,十分憋坏地将鞋子藏在了顶灯里头。

陆清越就在屋里化妆,全程看完了她们藏鞋子的过程之后,坐在梳妆台前满脸黑线。

“看得出来你们是真的不想让我嫁出去。”

没有找到鞋子就出不了门。可是谁能想到鞋子会藏在顶灯里?!

这不是故意为难程星野吗?!

周婷婷和胡秋月却嘻嘻哈哈,

“教官哥哥一路顺风顺水,我们往他的娶亲路上搬点绊脚石怎么了?”

结果最后证明,绊脚石在金钱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当接亲的伴郎团冲进屋里,到处找不到新娘子的鞋子之后,程星野便直接掏出了两个大红包,当场买通了两位伴娘,让她们屁颠颠地将鞋子从顶灯里掏了出来,十分狗腿地双手奉上。

陆清越:“.....”果然是壕无人性。

她看着周婷婷和胡秋月言笑晏晏,恨不得当场拆了红包数钱的嘴脸,忍不住谴责道,

“你们两个就为了个红包把我给卖了?”

胡秋月和周婷婷是半点儿心理负担都没有,理所应当地点点头,

“朋友不就是拿来卖的吗?不然还要朋友干什么?”

被卖了个好价钱的陆清越:“???”

.....

闹到最后,鞋子终于穿好了。

被新郎带着出来给长辈敬茶后,陆清越还是没忍住,小声在他身边谴责道,

“你居然在婚礼上用钱来解决问题!以后婚姻里有问题你是不是也打算用钱来解决我?!”

程星野低笑了一声,玩味地捏了捏她手心的软肉,语气漫不经心地一一解释,

“能用钱解决的,就不是问题。”

对他这样的人来说,能用钱解决的,确实不是问题。

陆清越虽然不服气,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程星野解释完第一个问题,又低头瞥了眼身边的小混蛋,然后才低声解释第二个问题,

“至于以后,婚姻里如果有问题,不用钱也能解决。”

陆清越不信,“那你打算怎么解决?”

两人当下还在接亲的酒店套房里,周围来来往往,全是两家的亲朋好友,时不时有人过来和他们说恭喜。

程星野颔首道谢,送走了来宾,然后才懒懒地靠着落地窗,抬手将人揽腰搂过来,低头散漫地在她耳边说,

“你以为我每天健身练腿,哄你难道全靠一张嘴?”

陆清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