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从前有座镇妖关 > 第1629章 这里,从前有座镇妖关

第1629章 这里,从前有座镇妖关



  镇妖关上。

  禹墨不知何时松开了始终紧攥着的手。

  面容也从凝重,变得柔和起来。

  儒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禹墨身旁,脸上写满了虚弱,儒衫更是凌乱不堪。

  “回来了?”

  禹墨笑着。

  儒生轻轻点头,脸上也带着些许的轻松,写意:“嗯,不用复活自己了...”

  “能替我...”

  “录个相么?”

  说着,禹墨掏出手机,打开录像功能,递给儒生。

  “好。”

  儒生点头,将镜头对准禹墨。

  “我是禹墨。”

  “人族的刽子手,恶贯满盈。”

  “其实...”

  “我做过最大的一场骗局的就是...就是...”

  禹墨藏在轮椅上的手死死掐着自己的肉,指甲更是陷入肉中,这样才能勉强的维持让自己依旧笑着:“我...不姓禹,更不是禹氏后人。”

  “禹永言的后人...”

  “又岂会做出我这种事来。”

  禹墨的头微微低垂,但很快就又重新抬起:“当然,我还骗过很多人...”

  “余生,孙闻,余三水...”

  “名字太多,多到有些...记不清了。”

  “原本...”

  “我想着,人族覆灭,我去妖域当一条狗,似乎也是不错的主意。”

  “但妖域败了...”

  “回归人族,我将要面临什么下场,我很清楚...”

  “呵呵...”

  “但我不后悔,一将功成万骨枯。”

  “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

  “有些路,总要有人去走。”

  “只不过...我这条路,如今...走到尽头了。”

  “其实还有很多话想说,但仔细想想,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有可能的话...”

  “嗯...”

  “把我葬在妖域吧。”

  “我老师...”

  “曾经待过的地方。”

  说到最后,禹墨脸上浮现出一抹释怀的笑容,这笑容充满了真挚与清澈。

  他缓缓抬起头,看着头顶的阳光,缓缓闭上双眼,满是享受。

  儒生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猛的将手机丢到一旁,向禹墨冲去。

  包括附近的其他几位九觉!

  但...

  禹墨的体内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溢出。

  这一切来的是那般突然。

  前后不过半秒钟的时间。

  “禹墨!”

  儒生的眼睛有些泛红,一只手搭在禹墨的肩膀上,不断灌输着灵气。

  “没...没有用的...”

  “儒生...”

  “回...回罪城吧...”

  “这里...不适合你...”

  禹墨缓缓睁开双眼,依旧痴迷的望着天空,对阳光仿佛充满了向往。

  他颤抖的抬起右手伸向半空,像是想要抓住什么,但最终,又无力的垂落,在此刻,彻底失去了呼吸。

  “不!”

  “不!”

  “有机会的!”

  “对,我可以幻想!”

  “没错,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面对已经停止呼吸的禹墨,儒生双目失神,嘴离不断的呢喃着。

  “禹墨已经...”

  “入土为安吧...”

  一名九觉老人轻叹一声,眼中满是惋惜。

  “不!”

  “他没死!”

  “你们都是我幻想出来的存在,我既然能幻想出来你们一次,就能幻想出来两次!”

  这一刻,儒生显得是那般倔强!

  更是牢牢护着禹墨的尸体。

  任何人只要靠近,他都会怒目而视。

  最终...

  镇妖关上的人散了...

  雨水落下,冲洗着地面上的污渍。

  仿佛要将这战场上所遗留的一切都洗刷干净。

  血水夹杂着雨水,不断流进地缝里。

  一位位人族的士兵们默默收整着自己同胞的尸体,不时路过儒生身旁。

  直指...

  这些人也已离去。

  儒生依旧站在禹墨的身旁,一只手搭在轮椅上,从始至终都没有断过向禹墨体内输送灵气,更是出神的望着天空。

  “为什么...”

  “我无法复活他...”

  “如果他能复活,我愿意放弃自己成仙的机会。”

  “这世界...”

  “真的有仙么...”

  不知何时,儒生终于回过神来,脸上满是沧桑,再也没有了曾经的单纯,清澈。m.gΟиЪ.ōΓG

  他苦涩的笑着。

  就这么推着禹墨的轮椅,向妖域的方向走去,最终将其葬在了天穹涧,季鸿常年坐着的山中。

  因为禹墨说过...

  要将他葬在这里。

  可是儒生始终想不通,禹墨为何不把自己葬在人族。

  或许,儒生...

  是唯一一个从始至终都站在禹墨身旁的人吧。

  无论禹墨做些什么,他都会坚定的站在禹墨身后,虽然在挨打时会面带苦色,却从未真正的...退缩过。

  自那天起,儒生走了...

  没有回人族。

  也再没参加过什么修仙研讨会。

  有人说,他亲眼见儒生回了罪城,从此不问世事,不入红尘,只在那冰冷的罪城内,孤独的活着,在孤独着死去。

  或许...

  当儒生不再相信仙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死了。

  死在了禹墨的坟前,也死在了自己的心里。

  人族大胜...

  民间化为欢乐的海洋。

  无数的百姓们奔走相告,留下激动的泪水,更有不知道多少老人,在这一天站在街道上,流下泪水。

  破军做到了,他们真的亲手将旗帜插在了天穹涧上。

  预备役做到了...

  他们将妖兽牢牢的挡在四座关隘之外,没有让他们踏进半步。

  人族在改革,人族在策划着未来的发展。

  面对突然多出来的土地,百废待兴。

  人们的心中点燃着希望的火种。

  但...

  英雄们,却已长眠。

  那一日。

  在某个朝阳下...

  赵子成带着小小,背着暗红色的墓碑,拖着疲倦的身躯,麻木的回到家中。

  直指看见那泪流满面的妻子时,充满沧桑的脸上,才终于勉强泛起一丝笑容。

  “你...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不...不打了?”

  “不打了。”

  “慕宇,阿泰呢?”

  “他们...在这儿...”

  从那天起,赵子成永远的将这墓碑放在了自己的院子里,卸去了城主的身份。

  小小彻底赖在了这个家里。

  只是偶尔有时看着那墓碑,总是有些出神。

  还有...

  余生消失了。

  自那一战后,再也没有回来过,不知去向。

  在人族大肆生产的时候,据传有一位人族的九觉英雄,余三水曾经郑重的前往摸北城,赵子成的家,推开门进去后,哀嚎了足足一个小时,才狼狈的离去。

  并且在次日,赵子成发言称,自己最近略有精进,感觉随时都有可能突破九觉,所以拿余三水练了练手。

  只不过这个说法一度遭受质疑。

  人们纷纷猜测,失踪的余生就藏在赵子成的家里,只不过谁也不敢去寻找证据。

  嗯...

  但他们的目光最终盯住了赵子成的老婆。

  每次买菜的时候,她总是会买五六人饭量的,偶尔买菜的时候,嘴里还会嘟囔着...

  ‘余生’‘气死老娘了’‘不会聊天’

  等等一系列的关键词,脸上写满了怒火。

  小道消息传的到处都是,沸沸扬扬...

  可惜,也仅仅保留在了小道消息上。

  袁青山,齐长山这两位老同志在余生跑路,旷工之后,临危受命,再次担任了墨阁的阁主。

  每天不断操心着各种各样的烂事儿,嘴离天填骂骂咧咧的。

  至于辛永风...

  在享受了一段时间的城市喧嚣后,他最终还是走了。

  城市的生活,对于他来说,还是觉得吵了点。

  可惜,深山已经毁了。

  但他找了一个护林员的工作,倒也自在,每天都在山里乱窜。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他似乎没有那么孤独了。

  他的身边多了一只鸟。

  那倒霉的鸟。

  不知道为什么,它就这么赖上辛永风了,不论他走到哪儿,都跟在他身后,不时还会叨他一下。

  打打闹闹的,倒也有趣。

  明显能够感受到,辛永风脸上的笑容比起以往多了许多。

  但同样...

  人族仅有的几位九觉,其中有两位...在某个寂静无人的夜晚,选择了自尽。

  不仅仅是九觉,八觉...

  甚至普通的预备役士兵中,同样有人这么做。

  当自己坚持了一生的目标突然实现后,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没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这种感觉,让他们恐惧。

  直至...

  引导他们奔向黑暗。

  墨学院依旧还是高校中的神话,只是老师们换了一批,学长的照片也有大半变成了黑白。

  军校,解散了。

  当没有了战争后,军校也就失去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哦,还有!

  余三水,这个游走于万花丛中的家伙,结婚了。

  是猎魂的那个女人。

  只不过余三水看起来并不是很快乐,经常面带愁容,偶尔听见女人的喊声,都会下意识的一个激灵,远没有了之前的潇洒,精致,反而充满了岁月的沧桑,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位中年男人。

  镇妖关已经拆了。

  当镇妖关拆除的那一刻,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深夜里哭了...

  那里,曾经是他们的信仰,也是...

  他们的魂。

  但现在,一切如风,悄然消逝。

  中秋。

  小院。

  月光挥洒在墓碑上,可是不知为何,众人却不觉得阴森。

  一位六七岁的小女孩在院子里嬉戏着。

  小小不断逗弄着她。

  “林小小!!!”

  “你到底要在老娘家里赖到什么时候!多大的人了,也不结婚!!!”

  “天天欺负我闺女,有意思么!”

  “看看余生和时光,他们多自觉,早就走了!”

  一位女人系着围裙,站在院门口的位置,叉着腰破口大骂。

  林小小吓的缩着脖子,吐了吐舌头:“知道啦,知道啦~”

  她敷衍着说道,随后猛的将女孩儿抱起,笑着,眼睛眯成一道缝隙!

  “让我看看咱们得小赵同学!”

  “一会儿把你的鸡腿分给姐姐吃,好不好啊~”

  小女孩皱着鼻子,奶声奶气的说着:“不可能!!!”

  “小气鬼!”

  林小小不甘示弱!

  院子内,再次传来打闹的声音。

  赵子成端着酒杯,站在院子的角落里,看着墓碑,笑着...

  但不知不觉间,一滴泪水自他的眼角划过。

  “中秋咯...”

  “你们...还好么?”

  “此酒,敬孙闻,敬阿泰,敬慕宇,也敬...许大头。”

  “敬楚渝,敬钟老,敬季鸿!”

  “敬万万倒在镇妖关前的兄弟。”

  说着,赵子成略微沉默了片刻,才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释怀的笑容。

  “也敬你...”

  “禹墨...”

  呢喃声中,赵子成将杯中的酒倒在泥土之中。

  “中秋准备送给我什么礼物啊!”

  远方,林小小看着小赵同学还在笑着,但小赵却认真的点了点头,小跑着回到房间里,取出一个箱子,摆在林小小的面前,等待着夸奖。

  “呀...”

  “还真的有给我准备礼物啊!”

  “今天姐姐就不抢你的鸡腿了!”

  “让我看看,你准备送给姐姐什么呢...”

  林小小期待的搓了搓手,拆开了面前的纸箱子。

  伴随着呜咽声,一只洁白的小狗晃了晃脑袋,从箱子中钻了出来,懵懂,好奇的眼睛打量着这个世界。

  一时间,林小小怔住了。

  看着面前的小狗,眼睛泛红,一滴泪水不受控制的滴落在地上。

  “林姐姐,是...是不喜欢么?”

  “对不起,你不要哭,我...我把鸡腿都给你吃...”

  小赵有些换乱,抬起小手擦拭着林小小脸上的泪水。

  “没有...”

  “这份礼物...”

  “我很喜欢。”

  林小小深吸一口气,看着小赵,开心的笑了,双手紧紧抱着怀中的小狗。

  像是十分喜欢小小身上散发出的气味,小狗轻轻舔着小小的手臂,最终倒在小小的怀里,安然睡去。

  “或许...”

  “我该走了...”

  小小喃喃自语,最终看着赵子成,露出甜甜的笑容。

  时光荏苒...

  不知不觉间,妖族已经只存在于历史之中,后来出生的孩子,就连对镇妖关的概念都模糊不清。

  他们只是从自己的长辈口中得知,曾经...

  有一群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打败了妖族,拯救人类于水火之中。

  余生,赵子成,孙英雄...

  这一个个名字,更是成为了传说,神话。

  原本的妖域已经建立起一座座城市,只有一处平原,被永久的保留下来。

  平原上,竖立着一块块废墟般的巨石。

  两道人影在平原上行走着,最终停在某处。

  “第732个心愿,故地重游!”

  “完成!”

  其中一位少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认真说着。

  少女则是站在他的身旁,轻轻点头。

  “下一个愿望是...”

  “拜访老友!”

  “老赵的家,出发!”

  这少年身上充满了朝气,认认真真的挥舞着手臂说道。

  但少女却在一旁微微摇头:“你的动作还是不太自然。”

  “嗯?”

  “那我应该这样挥?”

  “还是这样?”

  少年重复了一下自己刚刚那中二的动作,带着钻研的表情。

  “应该是这样!”

  少女同样比划了一下。

  两人就这么一路探讨着,渐渐远去。

  “再下一个心愿是什么来着?”

  “去墨学院讲课。”

  “那不是心愿,是工作。”

  “有什么不一样么?”

  “一样。”

  只有淡淡的声音还在空气中不断回响。

  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就这么佝偻着身子,手中攥着酒瓶,从另外一个方向过来,不过仅仅走了几乎,就气喘吁吁的坐了下来,看着远处的废墟,眼神中充满了感慨。

  一队旅游团路过,为首的导游手中举着红旗,不断的接着着什么。

  老人只是醉眼朦胧的看着。

  “大爷,穿这么多,不热嘛,别中暑。”

  一位少年看着老人,笑着说道,随后递来一瓶冰水。

  “我!”

  “可是132届...”

  “墨学院留籍生...”

  “不...不怕热。”

  说着,老人再次灌了口酒,靠在一处巨石上。

  少年看着老人笑了。

  “132届?”

  他忍不住调侃道:“那您认识余生嘛!就是史书上的!余生!”

  “余生...”

  老人朦胧的眼中带着些许回忆,最总醉笑道:“见过,聊过!”

  “得了,大爷!”

  “您慢慢喝,慢慢吹!”

  少年笑着摇了摇头,还是将凉水放在老人面前。

  老人只是笑了笑,没有解释。

  “那大爷...”

  “再问您个问题,既然您是那个时代的人,那您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老人浑浊的目光中流露出一抹岁月的沧桑,看着眼前的一切...

  导游举着旗子恰好路过,几乎和老人同步开口,都是带着骄傲的语气,郑重说着...

  “这里...”

  “从前有座镇妖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