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疯批美人竟是我自己[无限] > 第18章 森林(十七)

第18章 森林(十七)


宋合低着头,脸埋在阴影里。

“问你话呢。”孟渔阳微眯起眼睛。

宋合还是没说话。

林芳小声解释:“宋哥也不清楚,他说一觉醒来老何就不见了。”

孟渔阳打量宋合几眼,转身去喊楚云西。

有了昨天的经验,大家目标都锁定在储藏室,还没等走进储藏室,孟渔阳已经闻到淡淡血腥味,等推开木门后,血腥味更是一个劲儿朝鼻子里钻。

看着储藏室里的情景,孟渔阳下意识皱起眉。

储藏室里依旧很空旷,只是之前紧闭的冰箱门,这会儿打开个缝——缝里探出来只满是血污的手,无名指有圈浅色戒痕。

看见戒痕,宋合一怔,随即大吼着掐住孟渔阳脖子:“为什么?!为什么不是你?为什么不是你1

孟渔阳一根根掰开他手指。

重获自由后,孟渔阳揉揉脖子,盯着宋合脖颈看了几眼。在要不要掐回去间犹豫几秒,孟渔阳余光瞟见楚云西在看自己。

他迅速鼓嘴,后怕般拍拍胸口:“云西啊,他掐我脖子!伦家好怕怕呢。”

楚云西没理他。

“那、那个,是老何吗?”赖柏抱头瑟瑟发抖,“冰箱里的,是老何吗?”

宋合被孟渔阳掰开,并没再纠缠,他目光紧紧盯在那圈戒痕上,眼睛越来越红。

“谁去开冰箱门?”孟渔阳问。

宋合没说话。

郑星几个人也没说话。

只有赖柏还抱着头絮絮叨叨:“先是赖柏、又是老何,下一个、下一个会是谁…”

“肯定不是你。”孟渔阳拍拍赖柏,从角落里寻觅出根拖把。用拖把头推开冰箱门,孟渔阳看着里面挤在一起的三具尸体,轻轻叹口气。

老何的致命伤也在颈部,看形状依旧是齿痕。

看见尸体,宋合下意识撇开头。随即,他紧拧眉头恶狠狠瞪孟渔阳:“是你、是你害死了老何1

孟渔阳莫名其妙:“关我什么事?”

“明明、明明它先去找了你,凭什么、凭什么你活下来了1宋合额头青筋爆起,“你凭什么不去死?!对!你要是死了就好了!你要是死了,老何就不会死1

边说,他边从口袋摸出什么,锋利的金属泛着冷光,刀尖划破空气直刺孟渔阳胸膛。

孟渔阳迅速后退:“云西!救命1

粉色流光闪过,清脆咔嚓声响起,宋合手里那把卡簧刀被齐根切断。

楚云西把匕首插回腰间:“我不喜欢见血。”

没人接话。

楚云西:“要擦。麻烦。”

还是没人接话,楚云西看孟渔阳一眼。

“埃”孟渔阳下意识张嘴。

找了几秒钟思路,孟渔阳终于彻底回神。他盯着宋合毫发无伤的手指,好心解释:“我家云西的意思吧,是他不喜欢自己匕首沾上血,因为要擦,很麻烦的。”

真正让孟渔阳震惊的,并不是宋合突然发难。宋合发难,孟渔阳自认还是能躲得开,但是楚云西刚刚出手太快了,快到孟渔阳甚至没时间反应。

之前斩杀绿毛熊时,孟渔阳已经领教过一次楚云西的速度,然而,楚云西这次出手,比上次还要快人类,真的会拥有这么快的速度吗?孟渔阳难得地沉默了。

孟渔阳不说话,别人更是不敢说话,储藏室诡异安静下,连根针掉的声音都能听见。

万籁俱寂之中,楚云西看向宋合。

宋合双腿发软,连站稳都很勉强。

“我杀人可以不用匕首。”楚云西说。

听见这话,宋合晃得更厉害了。双腿好像两根面条,不管他再怎么努力,身体都一直往地面缩。

楚云西冷哼着挪开目光。

宋合栽倒,额头撞在水泥地上,咚的一声。

孟渔阳:“哎?不至于不至于,宋哥,这真不至于,不逢年不过节的,干嘛行这么大的礼啊?”

楚云西看孟渔阳一眼。

孟渔阳揉揉鼻子:“我懂我懂,宋哥你是在我家云西感化之下,意识到了自己先前的鲁莽。但道歉也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嘛,要不你先起来?”

宋合脸涨得通红,挣扎了几次,他都没能用面条般的双腿撑起身体。

“起来吧,先起来?”孟渔阳好心伸手,手指还没等碰到宋合胳膊,意外收获两道冰冷视线。

孟渔阳扭头看楚云西:“嗯?”

楚云西冷冷盯着他的手。

孟渔阳试探着缩回手。

楚云西撇开头,不再看他。

孟渔阳摸摸鼻子:“宋哥啊,你看,要不你加油先自己爬起来,我家云西可能不愿意我扶你呢。不过也是,你说你脾气怎么这么爆呢,老何的事我也挺难过的。”

说到老何,孟渔阳再次看向冰箱。

顺着他的目光,宋合也望向冰箱。几秒钟后,宋合不知从哪迸发出力气,他猛地爬起来,踉踉跄跄冲出门外。

“哎?宋哥?”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

目送宋合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孟渔阳转头,看看呆若木鸡的其他人:“你什么,人死不能复生的,大家都回神吧?”

人是不能复生,但其他事情还必须做。煮蘑菇汤的原料都集齐了,林芳主动请缨去煮这碗剧毒的浓汤。

郑星表示要跟林芳一起,赖柏抱着头有开始嘀咕,陈岳蹲在墙角不知道在想什么。

目光扫过众人,孟渔阳再次想到关键问题,t究竟是谁?

想着想着,孟渔阳意思到有哪里不对,既然行凶的可以是尸体,那喝蘑菇汤的会不会也是尸体?

他把这猜测提出来,首先受到了来自郑星的质疑:“你怎么知道是尸体行凶?”

“因为我看见了埃”孟渔阳说。

郑星:“看见?你是怎么看见的?”

孟渔阳:“当然是用眼睛看见的埃”

郑星愣了愣,脸上表情并不好看。但看了看沉默不语的楚云西,郑星硬是咬牙维持住语调平稳:“我是问你在哪里看到的。”

孟渔阳刚要开口,忽然听见门口有脚步声。他扭头,看见宋合红着双眼又走了回来。

“在房间埃”孟渔阳继续。

“昨晚那个东西还找了你?”陈岳一直蹲在墙角,听见他们对话,陈岳哆哆嗦嗦站起来,“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孟渔阳笑盈盈望向楚云西:“你猜。”

没人出声。

孟渔阳清清嗓子,正色道:“谁还没点保命手段呢?”

“就像你们,也都会有点保命道具什么的吧?”孟渔阳目光落在宋合身上。

之前孟渔阳猜测,宋合和老何手里有东西可以保命,但道具在手老何却死了,到底是那东西不足以保命,还是其中有别的原有?孟渔阳有些好奇。

走回来后,宋合并没进屋,而是紧紧靠在房间门口,仿佛再用门框支撑全身重量。这会儿听到道具两个字,宋合全身再次抖成筛子,红着眼眶一个字也没说。

“道具?你真有道具?”陈岳两眼放光,脸上畏缩表情散去,“我进了这么多次副本,从来没有见过道具。你真有道具?拿出来看看,快让我们看看。”

宋合忽然止住颤抖:“凭什么?我的东西凭什么给你们看1

孟渔阳一愣。

“凭什么?啊?凭什么?老子运气好拿到的东西,凭什么给你看?”宋合冷笑,“你以为我不知道?道具拿出来,你们所有人都会来抢!还有那个何庭伟,他”

说着说着,宋合突然没了声音。

何庭伟?孟渔阳摸摸下巴,副本里只有一个姓何的,所以这个何庭伟,应该就是老何。

“老何怎么了?”孟渔阳问。

宋合没开口。

僵持了一小会儿,林芳和郑星把煮好的蘑菇汤端了过来。

孟渔阳再次提议,先给几具尸体都灌点汤。

尸体喝汤郑星没什么意见,只是强调不能让自己和林芳来操作。

“看来你也不傻埃”孟渔阳揉揉鼻子,“也是,能在副本里活下来,怎么想也不会太傻。”

“触碰尸体的人会成为下一任目标,换句话说,负责喂汤的人将会承受巨大风险。那么,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到底要交给谁呢?”孟渔阳看向宋合。

”凭什么看我?”宋合愣了愣,通红的眼睛里再次浮现杀意,转念想到楚云西的身手,他眼里杀意被恐惧所替代。

深吸口气,宋合声音阴冷:“我提议赖柏。”

孟渔阳:“为什么?”

宋合:“就凭他都快疯了。他那个破身手再疯疯癫癫的,不死也是大家累赘。”

孟渔阳微微皱眉。

宋合:“怎么?想跟我说什么仁义道德?人性本善?副本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把累赘踢去蹚雷有什么错?1

“那老何呢?”孟渔阳问,“在必要的时候,老何也会被你推出去蹚雷吗?”

宋合嘴唇抖了抖,没说话。

孟渔阳看向其他人:“那你们呢?你们也认为应该让赖柏喂汤?”

陈岳沉默着坐回墙角。林芳咬着嘴唇没吭声。郑星皱眉许久,最终骂句:“我靠了。”

宋合脸上露出丝笑意:“没人反对,就这么定了。”

孟渔阳举手:“我反对。”

宋合恶狠狠瞪他:“愿意当活菩萨你去喂,不愿意就别在这假慈善。”

孟渔阳摆摆手:“我当然不愿意喂,但同样的,我也不认为我们有权强迫赖柏蹚雷。”

叹口气,孟渔阳揉揉鼻子:“谁的命不是命呢?”

“那你想怎样?让我喂?门都没有1宋合梗直脖子。

孟渔阳看他一眼:“你的命也是命。”

宋合一怔。

孟渔阳:“其实不用接触尸体,可以用工具把尸体拖出来,再做个漏斗,把汤灌下去就行。只是,由于不确定间接接触是否会引发夜晚杀戮,我们还是得选一个人出来执行。”

环视一周,孟渔阳提议:“抽签吧。”

没人反对。

公平起见,孟渔阳在所有人注视下撕好纸条。

楚云西、赖柏、宋合、郑星、陈岳、林芳,算上孟渔阳自己,在场参加抽签的一共7个人,孟渔阳依次在每张纸条写下一个数字。

把写好数字的七张纸条交给林芳,孟渔阳问:“你会叠星星吗?”

林芳嗯了一声,将七张纸条叠成7颗小星星。

在林芳埋头叠星星的同时,孟渔阳又撕了七张纸条,每张上面写一个数字。

把纸条团成7颗纸球,孟渔阳笑眯眯捧到楚云西眼前:“来,云西你随便选一个。”

楚云西看他一眼。

孟渔阳:“你先抽数字,我们等会儿一人抽颗星星,谁抽到和这个数字相同的星星,谁就去喂汤。”

楚云西目光落在那7颗小纸球上,想了想,他捏起其中一颗。

孟渔阳展开,发现是数字7。

林芳那边星星已经叠好。

孟渔阳接过来堆在桌上,又在星星堆上盖块桌布:“来吧,抽到7的去喂汤,谁先抽第一个?”

看没人响应,孟渔阳舔舔嘴角:“要不,从我开始?”

他边说,边把手伸到桌布下,指尖还没等碰到星星,宋合突然按住桌布。

孟渔阳一愣。

宋合:“凭什么你先来?谁不知道先抽的中签概率小?”

孟渔阳眨吧咋吧眼睛,抽出手:“原来,你这么确定我不会中啊?还是说你内心深处希望我不中?”

“一边希望我不中,一边又处处针对我?”孟渔阳摸摸下巴,做思索状:“让我想想,这叫什么来着?单方面的相爱相杀?”

说完这话,孟渔阳又连忙摇头:“那你可注定要失望了。醒醒吧,就算没有云西,我也不会看上你的。”

听第一句的时候,宋合还没反应过来,听到后来,宋合脸色渐渐阴沉:“你”

“有脖两个字在嘴边绕了两圈,记起郑星曾经的境遇,宋合没能把话说全。

孟渔阳领会了他无声的反抗:“啊,你是想说,你不爱我?但如果你不爱我的话,你之前那句话,就只能体现另一种意思了。”

宋合没理解:“什么?”

“只能体现你智商堪忧埃”孟渔阳耸肩,“中签概率和抽签顺序的关系,是个很经典的概率问题,每个人中签概率是否一样,这要取决于先抽的人是不是马上打开签子。”

孟渔阳用自己举例:“就比如我吧,我拿到第一张没打开,那我下一位的中签概率依旧是七分之一。可如果我打开了,就又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我没抽到7,那下一位的概率就变成了六分之一;第二种:我抽到了7,抽签结束,剩下的人中签概率都是0。”

说完,孟渔阳对着宋合幽幽叹口气:“我就说智商是硬伤吧,你还不信。”

宋合脸色铁青,“你”了几次并没说出什么。

郑星拍大腿:“我靠,还有这说道呢?那我们到底是先看,还是一起看啊?不对,那谁第一个抽啊?”

赖柏抱头蹿出来。不知道听没听懂之前的话,他冲到桌边后,抓了颗星星就跑。

宋合拽住他抢走星星,拆开星星,宋合脸色越发难看。

郑星伸头看一眼:“6。”

“恭喜赖柏,你安全了。”孟渔阳伸手想拍赖柏肩膀,胳膊刚抬起来,就被楚云西挥开。

孟渔阳眨巴眨巴眼睛,看楚云西。

楚云西蔚蓝色瞳孔依旧平静如水。他挥开孟渔阳胳膊后,侧身,从桌布下也摸出颗星星。

孟渔阳摸摸鼻子,心道原来是自己挡着人家抽星星了。

拿到星星,楚云西顺手递给孟渔阳。

孟渔阳连忙接住,拆开,是数字1。

“我家云西也安全了呢,真好。”孟渔阳笑眯眯放下纸条。

7颗星星少了两颗,数字7却没有出现,这意味着剩下五个人的中签概率从七分之一,直接升级为五分之一。

“百分之十四的概率,变成百分之二十了哦。”孟渔阳看看剩下四个人,“下一个谁想来?”

陈岳从墙角站起来,走两步,又磨蹭回墙角。

孟渔阳看他一眼,又看看郑星他们。

“我来吧。”林芳站出来,抽了颗星星。深吸口气,林芳用微微发颤的指尖快速拆开星星。

看到上面数字后,她长出口气:“5,我的是5。”

郑星紧跟林芳后面也抽了一颗。三下五除二把纸条扯开,郑星咧嘴笑起来:“4,老子是4,不用喂tm汤了。”

“1、4、5、6都被抽走了。”孟渔阳摸摸下巴,偏头看宋合和陈岳,“现在只剩下2、3、7,三分之一的概率,谁先来?”

陈岳猛地站起来,二话不说朝桌边冲。

孟渔阳看着他摸出颗星星,抖着手拆了半天没拆开。

“我帮你?”孟渔阳问。

陈岳猛地摇头,又跟纸条纠缠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将纸条展平,纸条末端,两个半圆相接,是个3。

“3!我是3,我是31陈岳大叫。

孟渔阳笑笑,说句恭喜:“2和7,现在是百分之五十概率了。宋哥啊,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陈岳咬牙,先一步取走星星。孟渔阳拿起最后一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