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八零之暴富人生 > 第14章 014

第14章 014


要问书记苏有亮为什么不管这事?

因为这事确实就跟苏启航说的那样,上面的政策变了,现在这种小买卖已经没人抓了。

当然,苏有亮也不确定这政策是不是会一直这么下去,所以人家来举报,他就应付的特别好,“行行行,我这边都知道了。”

但是呢,把举报的人打发走了之后,他却什么动作也没有。

再说了,他这段时间也忙得不得了。上头说各个村都要搞包干到户,可这种大事,哪里是一下子就能搞好的!

这不,要想包干到户彻底落实好,摆在苏有亮前面的就有两件贼要紧的事。

一个是丈量整个村子所有的田土地,另一个就是对村里各家各户进行一个大摸底登记。

苏启航这人,是在外面偷卖点小东西,都会格外注意风向的。别人都说他胆子大,可是他不仅胆子大,心还细。

从第一次听说村里开会要包干分地,他就琢磨起了赶紧跟周胜男结婚,到时候好多分一份田地的打算。而现在,新房子也修好了,婚事就紧跟着也办起来了。

这年头婚礼也没有太花哨的,结婚当天,早早的吃完午后,苏启航就从苏家村出发,穿着崭新的一身衣裳,带上自家比较亲近的几个兄弟和村里人,上了提前花钱跟生产大队借的拖拉机,一块上县城火柴厂的周家接亲。

接亲的队伍一到周家那栋楼下,早早候在那里的杨建忠就赶紧点燃了鞭炮。

噼里啪啦的声音一响,不单是整个家属院的小孩都跑来了,就有附近离得近的其他家属楼的孩子们也来了。

因为按照当地的习俗,新娘子出嫁这天,女方这边会派个人在自家楼下,给这些过来看喜事,凑热闹的人沾沾喜气的。

周家那边老早就准备了一箩筐的糖果花生瓜子了,这些东西都被赵满英端着,从楼上把大闺女周胜男送到楼下,连带着那些嫁妆一起上了接亲队伍的那拖拉机后,她就笑着开始给大家分发喜气了。

苏启航这边一路喜气洋洋的用拖拉机把新娘子周胜男接回苏家村,等车挺稳后,他在自家门口一把将人就从上抱了下来。

这一举动,引得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们好一阵的哄笑。

周胜男在这片哄笑声中,有点害羞的把脸埋进了苏启航的肩膀上。

苏启航新盖的这间屋子,跟村里其他屋子的格局都一样,一大间的屋子,隔成了两个小房间,而新房就在后面的这间小房子里。

周胜男被苏启航一路就抱进了这间屋子里,这会她就坐在新打的架子床上,四处打量着这间房间。

大约十三四个平方米大小的屋子,地板和墙壁都粉刷好了,里面也摆满了新打的家具。那紧挨着床头的透明玻璃上,还贴着红纸剪出来的囍字。

正打量着,这时门被推开了,钱多娣端着碗冒尖了的饭菜,笑眯眯的走了进来,“胜男啊,饿了吧,快吃点东西。”

从县城火柴厂家属楼到苏家村,路不算近。然后这接亲一个来回走下来后,这会可不就到了饭点了么?外边的席面是接到新娘子就立马开了,苏启航作为新郎走不开身,心里又惦记着新房里的周胜男,就只能让他娘钱多娣帮忙了。

周胜男作为新娘子,明明害羞的脸都红了,还是冲着进来给她送饭的钱多娣笑了下,嘴里也十分爽利的喊了一声:“妈!”

就是这一声“妈”喊的,钱多娣当场就乐了,从口袋里摸出本来该晚点才给新儿媳妇的红封,现在就给掏了出来。

不给都说不过去了,儿媳妇都改口了,那就得给改口费。

周胜男十分自然的接了过去,又是嘴甜的一声,“谢谢妈!”然后又关切的问她,“妈,你吃了没?”

“妈一会上外面就能吃。”钱多娣被新儿媳关心的心里面那个舒坦啊,“胜男,你快吃,看看还想吃啥,你跟妈说,妈再去外面给你弄进来。”

两人正说着话,这门又被推开了。一大波的人嘻嘻哈哈的,都是跑来看新娘子的。这些人也瞧见房里的钱多娣了,见着她给新儿媳妇送饭,顿时一个个的就乐了。

打头的那个就是紧挨着孙小娥住的唐秀珍,平日里孙小娥有点什么也喜欢跟她说。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心里面对这新娘子就最好奇。

现在亲眼瞧见了,唐秀珍只见那新娘子端着碗坐在床上,人长得白白净净的,是真好看。被这么多人看着,脸上虽然起了点红晕,可看向大伙的眼神倒是落落大方的很,一点也不见胆怯。

唐秀珍就问:“是叫胜男吧?嘿,长得真好看。”

“是呢,嫂子。”周胜男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问话的人,索性见着年纪比自己大的,就称呼嫂子。

“哟,这双开门的大衣柜,是你带来的嫁妆吧?可好看了,我都没看到过这种款式的。”唐秀珍嘴里一面说着,一面已经上手准备去开那柜子了。

说到底,她这是心里面好奇,这城里来的新娘子到底带了多少嫁妆来。之前那些人把嫁妆从拖拉机上背上来,就直往屋里放,弄得她都没机会细看。可就是再好奇,也没有直接上手的道理吧。

钱多娣这时候就站出来了,直接走过去,一把拉下唐秀珍正要开衣柜的手,脸上却笑眯眯的说道:“你们也真是的,这会正是吃酒席呢,怎么还客气起来了。来来来……都跟我上外面坐席去。”就这么说着,把一群人往外面带了出去。

这些人一走,坐在床上的周胜男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苏启航中途寻了个机会也进来了一回,手里端着杯温热的水,跟她说道:“今天来的人多,外面估计还要好一会。”

“没事,”周胜男说:“你上外面去陪大家吧,我就在屋里坐着。”

两人拢共也就是说了这么两句话的功夫,外头果然就响起了叫唤声,“航子,航子!新郎人呢,别不是偷跑去陪新娘子了吧?”

周胜男听见了,她就催苏启航:“你快出去吧。”

苏启航就只能恋恋不舍的往外走。

这边人才刚走出房门呢,周胜男立刻就听到外面有人高声说道:“航子这个新郎官就跑新房里去了,有这么着急吗?”这话一出来,顿时一阵响亮的哄笑声响起。

那些个人在打趣苏启航溜进新房里看新娘子这事时,先头那几个进来看了新娘子的女人,也搁那里跟人说周胜男的事呢。

“看见了,看见了!航子那媳妇模样是真不差,性格看着也爽利!”

这是人家结婚的席面,就这样的日子,稍微注意一点的人嘴里面说出来的话自然就都是些好话了。况且,进去瞧过周胜男的那些人,就单从外表上,还真挑不出人家哪不行了。

反正甭管什么年代,什么时候,结婚当天的新婚小两口,是最容易招大家讨论的。

苏启航一直到了下午快六点的时候,外面天都擦黑了,才得以脱开身重新踏进新房。

他这一靠近,周胜男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人看着也好像有点醉了。毕竟这是他结婚当天,就避免不了被人逮着灌。

“航子,你还好吧?”周胜男知道他不喝酒的,见着他这样,立刻关切的问道。

苏启航就冲着周胜男笑:“没事,就只喝了两杯。后面再来的,老四那小子机灵,趁人没注意偷偷给我换成了白水。”

说着这话的时候,苏启航人也紧挨着周胜男坐到床上来了……然而就在两个新婚小两口想要做点什么的时候,外面突然又闹起来了。

是孙小娥的声音,“……不是都已经分家了,做什么要我来收拾?”

原来是见着吃席的人散去了,钱多娣就喊住了孙小娥,让她跟着一块收拾桌椅碗筷。

这种事情在钱多娣看来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一件事了,因为就算分家,那苏启航和苏启明也还是嫡亲的两兄弟。两家甭管是谁家里办事,这能搭把手的事,双方都会搭把手。

况且,分家那天晚上的事情,钱多娣瞧着这段时间,自家老大和老二是着实生分了不少,心里面又是难受又是着急的,就想趁着今天老二的这个喜事,喊上大儿媳妇孙小娥一起帮着忙活,也好缓和一下这两兄弟的关系。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孙小娥不干。不仅不干,她还站到了屋门口,高昂着头在那里大声的嚷嚷着她的不满,惹得一个院子里住着的其他人家都探出头在那里看热闹。

孙小娥还一口一句叫唤着:“我就应该是个辛苦八字,天生要给人当牛做马的啊?放哪都没这么个道理”

钱多娣气的站在那,话都要说不出来了。

屋子里,周胜男就问:“出什么事了啊?”

苏启航冷着一张脸跟她说:“没事,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于是,钱多娣就见着自家老二从他那新房里走了出来,然后眼睛看都没往孙小娥那边看上一眼,径直走向了靠他那边屋子住着的那户人家走去。

就听见苏启航在那跟人说:“三婶,能麻烦你帮忙收拾一下东西吗?”

当然,这不是白麻烦人家帮忙的,苏启航当场就掏了一块钱的工钱给到了他嘴里面的三婶——何桂圆。

只是帮着收拾一下桌椅,再洗洗碗筷清扫一下屋子,就能得一块钱的工钱,那边何桂圆立刻就点头答应了。

找好人帮忙了,苏启航才过来跟钱多娣说:“娘,都忙一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可现在的钱多娣,心里那个难受的劲,是怎么也没办法休息好了。

因为被孙小娥这么一闹,老大和老二两兄弟的关系只怕就更差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