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八零之暴富人生 > 第15章 015

第15章 015


钱多娣愁的跟什么似的,在床上又开始烙煎饼了。

苏德平就说她:“你操那么多心干什么?我们都已经把他们养大了,媳妇也娶上了,这属于咱们的任务就完成了。那以后的日子过的好不好,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再说了,你管那么多,老大那两口子还未必领情呢!”

“你娘就是偏心!”孙小娥这时候可不就是在跟苏启明埋怨钱多娣了么,“见着老二比我们强了,就去讨好老二了,什么都帮着老二做,还让我跟着一起去讨好……我才不去呢,我就不是你娘那种势利眼的人。”

苏启明听了这话,心情就烦躁的很,语气也不耐烦了,“行了,你少说两句行不行?”

孙小娥一听,那还了得,声音就更拔高了,“怎么,都许你爹娘那么做了,还不许我说了啊!”然后就又开始叫骂了起来:“……我命苦啊,嫁个没用的男人,跟着你在你家里受人磋磨……”

大晚上的,那一声声的尖锐叫骂声,愣是就传进苏启航这边新房里来了。

周胜男听着这声音,就看向苏启航。

苏启航就说:“你别管她……咱们睡咱们的,让她嚎。”

行吧,听见苏启航这么说了,周胜男也就没当一回事了。而且随着苏启航把灯一拉,衣服一脱,她也没精力再去管孙小娥的叫骂声了。

就是那钱多娣,本来还发愁着,这会在听见那孙小娥又一次的指桑骂槐的叫骂声了后,气得钱多娣就在那里说:“老大是个死的吗?那孙小娥这样骂,他连哼都不哼一声。”

苏德平倒是给她当场就哼了一声出来,“你怎么知道老大心里想的,不是跟他媳妇一个样?”

这话听得钱多娣怔愣在了那里,好半晌消化掉了苏德平那话里的意思后,这下子她是真伤心了起来,“……随便他们了,以后爱咋样咋样,我再不插手了!”

“你早就该别管了。”苏德平说她。

这儿子成家了之后,那有些事,本来就不是他们能管得了的了。

第二天一大早,苏启航就睁开了眼睛。因为这段时间卖菜的原因,他都习惯了这么醒来了。

倒是周胜男,昨晚上被他闹的有点厉害,这会眼睛紧闭着,一副睡得十分香甜的模样。苏启航也没去吵她,轻手轻脚的穿好衣服后,还把门虚掩上了才出来。

钱多娣跟苏德平这会就在帮苏启航把昨天办席面时,跟院子里人借的东西归类摆放。

这种事情在村子里很常见,毕竟谁家里也不可能置办这么多的东西。所以每次谁家要办事了,都是找相近的人家借的。

为了避免东西搞混,大家就会在自家的东西上打上印记。

苏启航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把东西分类的差不多了。

那些印记基本上也都好认的很,比如长板凳,那就是在凳子下面写上名字。苏启航抓起一条长板凳翻开背面一看,就知道是谁家的。

苏启航翻看着印记,也顺便跟钱多娣说了句:“娘,昨晚上我喝了不少酒,弄得胜男很晚才睡,我刚起来就没吵她。”

他本意是想说,周胜男照顾他到很晚的。可这话一出来,苏德平当即就干咳了两声,钱多娣更是没好气的冲他斜了一眼,数落他:“你这小子,怎么什么话都跟爹娘说。”

但数落归数落,钱多娣眉眼间却舒展了不少。

毕竟儿子跟儿媳妇感情好,那总是好事。

苏启航这时候才意识到他们俩可能误会了些什么,但话已经都说出来了,他也懒得去解释了。干脆扛起一摞归类好的板凳,就去还给人家。

等把这些跟院子里借来的东西还完了后,苏启航再回屋拿上空桶,上对面的水井那提水去了。

他先给钱多娣那边打水,等他们那水缸打满了之后,苏启航才打得自家的水。

苏启航在打水的时候呢,那边的钱多娣也在他屋后面的灶房里做着早饭。

说是做饭,准确一点就是热饭。

像办酒席,主人家怕席面上的菜不够,所以基本上都会多备上一些以防万一的。这些预备下来多的,没吃完的,主人家大多都会留着自己下顿吃。

不过这年头,家家户户条件都不好,那些好菜上了桌,哪怕桌上的人没吃完,也有不少人当时就拿着碗装走了。

所以钱多娣这会热的,都是那些没来得及上桌的。

钱多娣一边热着菜,一边就觉得,自家老二这手是真的太松了。

饭菜热好了之后,钱多娣一边往桌子上面摆放,一边跟苏启航说:“老二,吃饭了,你去喊胜男过来。”

苏启航应了声,就往他那屋走。

周胜男是被苏启航喊醒来的,知道要吃饭了,急的她就在那里说:“你怎么不早点喊我起来啊!”

这嫁过来的第二天,婆婆把饭菜做好了,一家子都要上桌了,她这个新媳妇才被丈夫从床上喊起来,不得招婆婆嘀咕呀?

周胜男急得手忙脚乱的穿起了衣服。

“没事的。”苏启航就说:“娘她不会计较这些的,我以前就经常饭点才起床的。”

周胜男心道,那是因为你是她儿子,可她只是儿媳妇。这当妈的对儿子,跟对儿媳妇,那永远不可能一个样。

当然这样的话,周胜男觉得她跟苏启航攀扯不清。

不过等到周胜男洗漱完,收拾好自己去了隔壁屋,发现公婆还真没有一点不愉快的地方,甚至钱多娣还一直冲她笑,笑得别提多亲热友善了。

然后一家子就要落座吃饭了,可老大那边却一直迟迟没见着来人。

老二媳妇刚进家门,无论怎么样,老大那家都该在的。

苏德平就让老四过去喊人,但是却只见着苏启明牵着苏凯和苏聪这对双胞胎过来,进来后的第一句话也是,“小娥她今天不舒服,说不想吃饭。”

可到底是有多不舒服,才能在小叔子结婚第二天,跟新妯娌第一次见面这么重要的日子里起不来了?

要知道昨晚上,孙小娥还在那中气十足的扯着嗓子叫骂好久呢!所以她这哪里是身体不舒服呀,分明是心里不舒服!

钱多娣就气哼哼的说道:“不舒服呀?不舒服就躺着吧。”

她孙小娥爱来不来,不来更好。就她那张嘴,等下万一要是再说了点什么不中听的话,钱多娣觉得自己只怕要再被她气晕一次了。

等到饭吃完了后,苏启明就立即带着苏凯和苏聪回他那边去了。

周胜男没急着走,在那里帮着钱多娣收拾桌子。不过也只弄了一会,就被钱多娣拦住了,没让她再做下去了。

瞧出钱多娣这会心情又不好了,苏启航就带着周胜男回他那边。

也不是苏启航不关心他娘,但这事的根子还是在苏启明和孙小娥身上。而且他心里面对着大哥大嫂两口子也有着气。

所以等回到自己屋里,苏启航就把当初分家家里闹的那些事跟周胜男说了一遍。这是他媳妇了,家里面的那些事,苏启航就不想瞒她。

要不然哪天孙小娥一个眼红气不顺的,对着他媳妇去发脾气,那周胜男很可能就因为不了解情况,又顾忌新媳妇的身份,就这么被欺负了去。

周胜男听苏启航把那些事说完,也惊的不行:“她这是图啥啊?”

老话说的好,家丑还不外扬呢!

“想要在自己家里头拔个尖呗!”苏启航就说道:“以前就老说我,躲懒躲得飞起……她闹分家,我还早就想分家了呢!”

孙小娥那嘴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毛病了,要不然当初苏启航干那些事,也不至于瞒自己家里人瞒的那样紧。

苏启航是宁愿时不时的受点气,也不敢把那些事透露一星半点给嫂子孙小娥知道。

行吧,周胜男对这个嫂子的性格也有点底了。

然后这天,苏启航休息了一天,没有去卖菜,吃饭也是跟着钱多娣那边一块吃的。

但是等到了第二天,他们小两口还是自己开火了。

吃完饭,苏启航就骑上自行车继续去卖他的菜了。他这生意好,少干一天就是少赚百来块钱呢!

周胜男在苏启航出门后没多久,抱着她跟苏启航两人的脏衣服,就坐在自家屋门口,拿个大木盆坐那搓洗衣裳。

谁料,这一幕被才从水塘里洗完衣服回来的孙小娥瞧见了。她自打分家了后,倒是每天洗衣服都去水塘那边洗了。

孙小娥当即就提着桶,抱着盆在那里阴阳怪气的说道:“老二媳妇啊,你这是命好,衣裳都不用拿到水塘里去洗……”

这是在影射她当初洗衣服,钱多娣说她那个事呢!

而周胜男在家属楼时,用的那水都是自来水,还真不知道这边的人洗衣服,是拿到水塘里去洗的。

这猛不丁的被孙小娥这样说了,周胜男人还懵着。不过她是没大弄懂为什么孙小娥要这么说她,可是那阴阳怪气的语气她还是能听得出来的。

钱多娣在屋里,也听见了。

可钱多娣那会说孙小娥,是因为她孙小娥只用水不挑水。不仅她自己不去挑,就是老大也很少见他挑,都是要她喊一下才会动一下的。

他们两口子要是肯挑水,那家里的水她孙小娥想怎么用也没人会说!

钱多娣顿时就气不顺了,正想出去说两句。结果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周胜男语气轻柔的对着孙小娥说道:“嗯,航子不让我过去那边洗。”

可就是这么一句话,当下就把孙小娥堵在那,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钱多娣就发现,自家老二那媳妇,人瞧着那是和和气气的。但是讲话呢,能戳人点子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