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八零之暴富人生 > 第22章 022

第22章 022


初三这天, 苏启航还是喊上苏德平陪着,两人拎了点东西,一块上了村书记苏有亮家里, 打了宅地基的审批。

虽说现在的田地都是分给村民了,但是地拿来种和拿来盖房子还是两档子事, 即便是现在没闹出什么事来, 难保将来不被人闹事。

宅地基顺利批下来之后,苏启航这心才算是安稳的放下去了。然后初五一过,他那新房子就开始动工了!

这回苏启航想把他这房子往好了修, 所以地基也打的比之前那屋要来得深又牢固。然后又花了钱,一车一车的红砖水泥之类的材料运了老多过来。

那钱多娣看着他这架势, 就问他:“你这是打算修个多大的房子啊?”

苏启航:“修大点, 家里以后住的也宽敞些。”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可老二一家现在就两个人, 算上周胜男肚子里的孩子, 那也才三口人,用得着住这么大的屋子吗?

而且因着他这样搞起来, 现在满村子都在说他家老二修房子的事情了。

钱多娣就觉得她家老二是手里有那么点钱,就恨不得全用了,一点都没有计划以后的事情。

但苏德平却觉得苏启航这房子修大点好, 这样以后万一他要是再有了孩子, 那无论如何都住得下的。

然后苏启航呢, 修着大房子的时候,城里的卖菜的生意他也不想落下。虽说现在手里修房子的钱是完全足够了, 但这世上哪有人嫌钱多的呀!

但房子在修的过程中,材料和进度这一块,是一定一定需要人盯着的。所以苏启航就去找他爹苏德平, 让他在家里帮着操修房子的心。

反正他这边屋子具体怎么个修法,已经大致跟帮忙修房子的大工商量的差不多了,细节部分的,得碰上了才能知道。但是这不是有他爹苏德平可以帮着盯着,小事苏德平能帮他拿主意,真要拿不了主意的,也能等晚上他回家了过来跟他说。

苏德平一口就应下了:“你放心的去卖菜,房子这边爹一定给你看好了。”

对自家老二修房子这件事,苏德平那是真的上心。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上那边去盯着,然后基本上就从早上要盯到晚上,不仅跟着那些人一块干着小工的活,等到那些大小工都回去休息了,苏德平还舍不得走。

因为他家老二运了好多材料在那边,苏德平担心被人半夜偷拿了。经常大晚上的,要跑去看上那么一两回。

苏启航知道了就来跟他爹说:“爹,其实你不用这么守着的。”外面堆放的材料那就是一些红砖,至于别的材料,苏启航就找他那新修的屋子离得近的一户人家,花了一点钱,放人家那屋帮着照看保管了。

而红砖这东西,别人就算想偷,那一次又能偷去多少?

谁料苏德平就说:“那红砖就不要花钱买了啊?这一次搞一点,一次搞一点的,次数多了也不少钱了!我帮你多盯着点,你多少就能省点钱。”至于他还帮着做小工活的事,人又说了,“你爹还年轻,这点活还干得动!”

话是这么说的没错,但是苏启航心疼他爹啊!

苏启航拿他爹没办法了,那就只能每天卖完菜回来的时候,捎带回各种好菜。而对这时候的人来讲,什么菜都不如肉。

怕买回来钱多娣他们不舍得吃,周胜男就跟苏启航说:“这事我来办。”

于是,每次周胜男都会把苏启航带回来的各种好菜都做了,做完后,留下一小部分自己够吃的,剩下的就端过去钱多娣那边。

这菜都是做好了才送过来的,钱多娣就没法不吃了。

弄得钱多娣就一个劲在屋里数落苏启航这手松,说她这辈子就没见过谁家里吃肉是这样子吃的。但是这些话呢,她现在只敢在家里对着苏德平说。

因为送这些过来的是儿媳妇周胜男,钱多娣怎么样数落苏启航都没关系,因为那是她生下来的儿子。可换了儿媳妇,就算是孙小娥那样的,钱多娣也是忍了好一段时间,实在忍不了孙小娥做的一些事了,才会说她的。而周胜男这里,人家巴巴的每天送各种好菜来,那是孝心!你说钱多娣还能说周胜男吗?

于是每天这么的吃下去,村子里的人就发现,钱多娣不仅脸色变得没以前那么蜡黄,有了血色了,人好像也跟着长胖了。

这时候的长胖可绝对是褒义词,是家里生活过得好了才能有的。

于是人家就羡慕:“你这是享到了你家老二的福了。”

然后钱多娣就说:“哪里,我家老二才没那么细心呢!都是我那二儿媳妇胜男,每天好吃的都是做好了给我送过来的!”

这话听得那些人心里就更酸了。

因为自古以来享儿子女儿的福不算什么,就好比他们,哪怕家里条件是比不上钱多娣了,可自己生的孩子孝心那也是有的。但是吧,享儿媳妇的福,那还真不多。

然后周胜男的名声在村子里一下子就好起来了。

苏启航知道了,私下里忍不住就跟周胜男说:“爹娘那边都累你照顾了。”

“这是自个的爹娘,哪就是累了啊!”周胜男说:“爹每天给我们操心那边的房子,娘呢,知道我不会干地里的活,白天还过来问我,地里打算种什么……说就我们那点子田地,她那边带着老三和老四有空就帮我们干完了……”

被周胜男这么一提醒,苏启航才想起他分下来的那些地好像确实该考虑种什么了。

种地这个事吧,对苏家村的其他人来讲,是个大事。但是放在苏启航这边,他就觉得种地还是没他去外面卖菜挣得多。

可这地分给了他,也不能空着呀!

苏启航想了想,就问周胜男:“咱们那田地,要不今年给爹娘种吧……我是说,种出来的粮食什么的都给他们。”

“行啊!”周胜男特干脆的就答应了。

她本来就没种过地,再加上现在怀了孩子,苏启航要卖菜,她一个人地里肯定是忙不过来的。公婆那边是会帮忙,可也没道理真什么活都让公婆帮他们干。

真要这么做了,村子里的闲言闲语的就不说了,那边的孙小娥指定又得闹腾。

周胜男是不怕孙小娥闹的,但是她这一闹,公婆那边势必就会特别为难。但要是把地里的粮食连着一块给钱多娣他们,那孙小娥就再没闹的理由了。

对于自家老二把他分的田地全给他们的事,钱多娣和苏德平一开始是不同意的。

苏德平说:“不用给我们……外边卖菜挣钱你就上外面卖菜,这些地我们在家里帮你种了,粮食到时候你们留着吃。”

然后苏启航就直把孙小娥拎出来说:“……省得将来那边闹腾,然后你们也糟心……”

“她要闹就让她闹去!”钱多娣气呼呼的说道:“还敢说我们偏心,那她怎么不看看她孙小娥给了我们爹娘什么?以前就不说了,打从分家到现在,我们没吃过她一粒米,也没喝过她一口水……”

本来当时分家说好了的,已经娶了媳妇成家的苏启航和苏启明,两人每年交五十斤粮食给钱多娣和苏德平。

苏启航没给粮食,但是在年前,把老三老四那四百块工钱结算那天,直接拿了一百给到父母。

可苏启明那边,却并没有把那五十斤粮食交上来不说,那孙小娥还跑外面跟人去说,“……说好了是一年才给五十斤的,哪里有才分家堪堪几个月,就逼我们给粮食的啊……”

然后村子里还真有些人,站她那边了。

因为钱多娣和苏德平现在才四十多,没到养老的年纪。

但是钱多娣和苏德平也没有去找老大那家讨要这五十斤粮食啊!当时他们都想好了,第一年确实时间短,打算不要了的。

况且就算是要了,家里拿不出来的话,孙小娥也该好生过来跟他们商量……然而这些孙小娥都没有,直接跑外面嚷嚷去了。

钱多娣对此气恼的狠,直接就跟苏德平说了:“以后我就算是饿得要去讨米,也不上老大那屋里去!”

可以说,钱多娣对老大两口子是寒心了。

但再寒心,那也是她肚子里生来的孩子,苏启航明白,那边真要闹了,钱多娣跟苏德平别管嘴上说的多硬多不在乎的,心里肯定又得难受了。

所以这地,要么他自己种,要么就干脆给了苏德平他们种,连带着地里产的粮食也一起给了。

也因为这样,孙小娥确实没法在这件事情上面闹,但是她却去跟村子里的人说,“……老话说的好,狗改不了吃屎……懒人就是懒人,一辈子都脱不了懒劲……娶个媳妇回来,也跟他一路货色……”

她是没有指名道姓了,可是人家听的那些人,谁心里还不明白呀?

这就是在说那苏启航呗,说他人懒,以前没分地的时候不肯下地挣工分,现在地分了,人家还是不肯下地挣钱。然后苏启航娶回来的媳妇周胜男跟他一样的懒,也不去下地。

但这些话,放在以往大家都会附和孙小娥,并且认同。

可现在,随着苏启航那边的新房子的修建,于是就有的人说了,“航子那里怕是觉得他在外面挣的比地里多吧……”还又说,“要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挣来修房子的钱……哪怕只是航子现在住的那样的屋子,我估计也不想下地了……”

孙小娥的火一下子就被拱起来了,她当场就大声争吵道:“是,这次他是挣钱了,但是以后呢?那他就能保证他一辈子都能这么挣钱下去?所以说,人还是要踏实一点。不要家里的都没顾上,一门心思的只想着外头那些虚的……”

见着孙小娥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别人就不好再说下去了。因为他们也都看明白了,孙小娥过来跟他们说这些,还是犯了红眼的老毛病了。她这心里眼红苏启航那边眼红的不得了,心里难受就恨不得到处跟人说苏启航不好的地方。

当然,村子里犯红眼病的也不止她孙小娥一个,大家对苏启航现在的日子都羡慕着,只不过没人会像孙小娥这样的把自己那点子红眼病全暴露出来。

苏启航和周胜男也听说了孙小娥在外面说他们的那些话,但是吧,却都选择了无视。

还是那句话,孙小娥那种脑子拎不清的人,你跟她是没法掰扯道理的。

就这样,从初六开始一直到阴历五月,也就是阳历六月初,苏启航那边的新房子终于修好了。

只见那房子的正前面修的是一块用水泥粉刷的大坪地,村子里的人见了就都说这坪地弄得好,以后晒谷子晒菜干什么的又方便又干净。

走过坪地再上两个台阶才是正屋,正屋前面也留了一米多宽的走廊出来,上头有屋顶挡着,这一片是苏启航留着晾晒衣服或者自家人坐着看外面的地方。

然后才是正屋。

正屋一共修了四大间,从左边数过来的第二间是堂屋。其他的就全都是住房,然后苏启航私下里也跟周胜男商量了,“……等以后,老三老四结婚了,要是爹娘不想跟他们过,咱们就把人接过来,让爹娘住最左边的屋子……”

不管是左边的屋子,还是右边的屋子,紧靠着堂屋最外面那间小房间里,苏启航都花钱打了烧煤球的地灶,且在地灶旁边又打了水罐。

这样地灶只要烧着火,那水罐里的热水就能跟着一起烧热。

然后中间隔着堂屋,钱多娣和苏德平想跟他们两口子一起生活就一起生活,不想的话,也能单独过他们的。

至于灶屋和茅厕,苏启航还是跟村子里的其他人一样,全都修在了正屋的后面,中间空着的坪地上,他给打了一口井。不仅如此,苏启航紧挨着还又修了一个洗澡的屋子和一间小杂屋。

然而就是他修出来的杂屋,也是用红砖砌的墙,地上也刷了水泥。就这样的屋子,那也比村里大多数人住的都要好了。

新房子修好后,是需要散散潮气的。房子越大,需要散的时间就越长。好在这会周胜男的肚子虽然鼓起来了,但是距离生产还要那么几个月,也就没那么急着搬进去住。

苏启航现在白天卖菜,下午会早点回来,然后上那边新房子去收拾。尤其是这么大的房子修好了,里边也就需要不少家具摆进去。

像椅子,凳子,架子床这些苏启航都是提前找木工打好了的,不仅如此,他还找人打了两张竹床。

竹床整个都是用竹子做的,四个支柱是那种小腿粗的大竹子,上面的床板则是用竹子编织成的床面。

像这样的竹床,夏天睡在上面别提有多凉爽了。

打的这两张竹床是一大一小,大的有一米八的,小的却只有一米二这样子。然后苏启航把大的放他新房去了,小的却送到了钱多娣这边来。

钱多娣特别怕热,这床一被送来,她欢喜的不行,也再没说什么苏启航手松乱花钱之类的话出来了。当即就让苏启航给她放在堂屋里,说她晚上打算就睡这了。

于是这天晚上躺床上后,苏启航就跟周胜男说:“娘那边住的确实是紧了些。”就像那送给钱多娣的竹床,他都不敢打大了。因为打大了,本来就紧吧的屋子更没地方放了。

周胜男就说:“等咱们搬新房那边去,这边屋子让爹娘住过来吧。”

苏启航心里也就是这么想的,当即就乐得在那里一个劲的夸周胜男,“我媳妇就是孝顺,心好!尤其跟某些人比起来,那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会提到了某人,苏启航突然就想起来一件事,然后跟周胜男说:“……我今天上午在县城卖菜的时候,好像有看到了孙小娥……”

周胜男就也说道:“大哥大嫂最近好像确实没怎么在家里见着……”不仅是孙小娥跟苏启明没怎么看到人,就是他们生的那对双胞胎儿子也没怎么瞧见了。

只不过周胜男就没喜欢过孙小娥,也更不想关心她家的事,所以也就没怎么放在心上了。但是现在被苏启航这么一说,才猛地发觉这其中的不对劲来。

然后周胜男就问道:“你在县城看清楚大嫂是去做什么了吗?”

苏启航说道:“我那会正跟人卖菜呢,就看着她提着一篮子的菜……等我把钱收了再看就没见着人了……”

不管是孙小娥也好,亦或者是苏启明,他们在县城里可都没有什么亲戚在。那么这时候孙小娥提着一篮子的菜出现在城里是做什么的,苏启航和周胜男心里就都有数了。

苏启航估摸着,那时候孙小娥应该是也看到自己了,所以才会那么快速的躲开。

因此苏启航就跟周胜男说道:“他们想去卖菜就去卖菜吧!没了他们,总还有别人……”更何况,这卖菜的生意本就不归属任何一家,没道理说他苏启航做了,就不许苏启明跟孙小娥再做。

至于谁的生意更好,这个就看各自的本事了。

苏启航就没再继续说孙小娥他们的事了,转而跟周胜男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我前两天听家属楼那边的一个人说,县里好像要整改……”

整改什么呢?

整改随着政策的改变,像他们这样越来越多出现在县里的各种小商贩。

“说是要集中管理……”苏启航说,“地方好像都选好了,离家属那边也不远……”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还有一更,预计会稍微晚点。不建议等,可以等明天再看。感谢在2021-09-06 19:39:36~2021-09-07 18:28: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很喜欢喝奶茶呀 80瓶;风好大你说什么我听不 10瓶;当归 5瓶;荆棘丛生、熙妹儿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