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八零之暴富人生 > 第60章 060

第60章 060


腊月二十六一过, 店里又做了两天生意,因着今年又是一个小年,没有年三十。所以在年二十九这天上午, 把几家店门一关,再把提前买好的各种年货装三轮车上,苏启航载着周胜男跟苏嘉宝回苏家村去过年了。

老三这边是新媳妇刚娶进门, 无论如何今年这个年, 钱多娣跟苏德平都得在苏家村过的。

爹娘还在的情况下,没有特殊情况, 苏启航跟周胜男也必须带着孩子回去跟他们一块过这个年。

说起来, 他们已经有四年没有回苏家村过年了。

苏启航先把东西载到老院子那边,年货什么的下一大半给钱多娣他们, 再开着三轮车带着周胜男跟苏嘉宝回了自己屋这边。

好在钱多娣知道他们会回来过年, 屋子里面该打扫的把他们打扫完了,地灶里的火烧上了,床上的被套什么的也都铺好了。

苏启航跟周胜男把买来的那些副食品水果什么的往家里放好, 发现没什么事是他们需要做的后, 又牵着苏嘉宝走回老院子这边来了。

他们赶到的时候, 钱多娣刚好在炸油坨。

这是本地人逢年过节必备的, 条件差点的就是面粉跟糯米粉兑着加点白糖炸,炸出来香甜香甜的, 刚出锅的时候表皮还是脆脆的, 也好吃。

像苏家条件好, 钱多娣就做了两种。

一种甜口的,里边加了不少鸡蛋。还有一种咸口的,是加了剁碎了的五花肉。

钱多娣这边刚好在炸甜口的,看到苏启航跟周胜男带着苏嘉宝又回来了, 赶紧在油锅里把几个炸的差不多了的拿筷子夹了出来,用碗装着让苏嘉宝拿去吃。

周胜男怕刚出锅油坨的太烫,自己先接了过去,拿筷子戳了一个,吹凉了后才递给的苏嘉宝。

苏嘉宝接过周胜男递过来的筷子,抓在手里,没有直接啃着东西吃,而是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往林玉玲身上看。

周胜男笑着跟她说:“嘉宝,这是三婶。”

苏嘉宝就冲着林玉玲喊了一声:“三婶。”

林玉玲也笑,夸道:“嘉宝这孩子长得可真俊!”

苏家四兄弟都长得好,老二苏启航又是这四个里面长得最好看的那一个。而周胜男长得也不差,他们俩当初看对眼,真就是冲着对方的长相去的。

后来熟了发现性格也合拍,两人这才好上的。

爹妈底子好,一般情况下,孩子只要不长歪,就难看不到哪里去。

而苏嘉宝这长相眼睛跟鼻子那里随了苏启航,嘴巴跟梨涡那一块随了周胜男,还都是挑的爹妈长处去长的,就更不会差了。

苏嘉宝打小就爱听好话,这会被林玉玲夸了,眼睛立刻笑眯眯的了,她还回了林玉玲一句:“我美你也美!”

把林玉玲逗得再也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林玉玲笑了好一会,才停下来跟周胜男说道:“二嫂,你家嘉宝真的是太招人喜欢了。”那嘴甜的,夸了自己还不忘夸别人一把。

人家这边喊的亲热,又一口一句的在那夸着自家的孩子,周胜男就也一直跟人笑着脸。

后面两个人更是一块坐在灶火边,一边说着闲话,一边帮着钱多娣他们拔杀烫好了的鸡鸭身上的毛。

原本一切都还挺和谐的,随着旁边那屋里的一个大嗓门声音的响起,一切戛然而止。

“爹,娘,我们过来了!”是孙小娥的声音。

紧跟着,又听见孙小娥在那屋喊道:“呀,炸油坨了啊!给我碗多装点,聪聪跟凯凯还没吃早饭呢,这会饿了!”

周胜男就看到灶上忙活的钱多娣,在听见孙小娥声音的那一刻起,就拉下来了。

家里不缺这点吃的,钱多娣也不是为着吃的而不高兴,而是纯粹的因为孙小娥这个人,反正她现在就是很不喜欢孙小娥了。

孙小娥也不用人帮忙,她自己跑去橱柜拿了个碗,这会也走到灶屋这边来了,拿起放在油坨上面的筷子,就往碗里夹了起来。

直到把手里的大菜碗夹满了,再也塞不下了,孙小娥这才停了下来,最后拿筷子又夹了一个塞自己嘴里。孙小娥就一边吃着,一边端着碗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咦”了一声,身子停下来了。

孙小娥是看到林玉玲了,脸上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啊,“呀,这是三弟妹吧,长得可真好看!”又指着自己跟林玉玲说道:“我是你大嫂!”

林玉玲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起头来笑着冲孙小娥喊了一声:“大嫂。”

要是有的选择的话,周胜男是真不想跟孙小娥打交道的,可到了这会,她也得抬起头笑着冲孙小娥喊上一声:“大嫂。”

有意见是有意见,可这大过年的,公婆也在的情况下,周胜男这面子功夫总还是要做一下的。要不然,就得让公婆为难了。

孙小娥直接无视了周胜男的那一声喊,只站到了林玉玲身边来,亲亲热热的挨着她开始在那里说起话来了。

孙小娥笑着问她:“玉玲啊,我听说你是在二完小那里教书的,对吧?”

林玉玲笑着回答:“是呢,是在那里。”

孙小娥又问:“是教三年级对吧?”

话听到这里的时候,周胜男一下子就明白了了,孙小娥对林玉玲的态度为什么这么亲热了。因为孙小娥跟老大苏启明的那对双胞胎儿子,好像正是念的三年级。

孙小娥跟林玉玲又多聊了一会,终于拐到了正题上:“……之前家里没条件,孩子就一直让我娘家帮忙带着。可一直这么带着也不是个办法,我跟你大哥就想着,把孩子接到县城身边来……”

可接孩子简单,孩子转学才是麻烦事。

林玉玲现在在的这个小学,就是当初苏启航为了方便苏嘉宝念书而买地盖房子的旁边那个小学。

那小学紧挨着县城汽车站,走路过去也才十几分钟而已。

孙小娥这会来跟林玉玲说好话,就是想让她帮忙走下关系,好让她家苏凯和苏聪两兄弟能顺利入学。

“这孩子送哪去学,也绝没有送自家三婶当老师的班级更让人放心了……”孙小娥说着就眼巴巴的看着林玉玲:“玉玲啊,你看看你那边能不能想个办法,等过完年开学的时候,带凯凯和聪聪上你教的那个班去念书啊?”

孙小娥这人吧,哪怕一向来不靠谱,可对自己那两个孩子,还是很看重的。这会就连一向来讨厌她的钱多娣,也没吭声了。

因为孙小娥说的都是实话。

孩子书念得好不好,不仅靠他们自己,也看学校和老师负不负责。

钱多娣只是对老大苏启明跟孙小娥这两口子有意见,对自家那两个孙子还是没有的。当然,这事好不好办,钱多娣不清楚。因此哪怕她也想让林玉玲应下来,可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周胜男也没吭声,因为这事跟她无关。

“行啊,等开春报名了,嫂子您带着两个孩子上学校来找我就行。”林玉玲这边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就答应了。

这件事呢,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要是什么关系都没有,想要进这个学校那肯定没那么容易的。可林玉玲自己是这学校的老师,这两孩子跟她是这种亲戚关系,送的还又是她带的那个班。等林玉玲这边回学校后,找校领导说几句话这事就能办成了。

孙小娥得了林玉玲的准话,当即在那里高兴地跟什么似的,把手里端着的那碗本来要拿去给自家两个儿子吃的油坨,一个劲的往林玉玲面前推:“玉玲啊,快来吃几个油坨!我跟你说,我娘炸的这油坨是最好吃的!来来来,你尝一个就知道了!”

对于孙小娥的这番夸赞,钱多娣并不领情,她甚至在那边还哼了一声出来。

不过钱多娣的这声哼,也只有周胜男听见了。

因为孙小娥这会一门心思的放在林玉玲身上呢,她想要讨好林玉玲。而林玉玲被孙小娥缠着,也没功夫去注意钱多娣这边了。

孙小娥态度相当热情的喊林玉玲吃油坨,可林玉玲这会在拔鸡鸭的毛,两手又脏又腥的,她根本腾不开手来。

那孙小娥后面倒是反应过了,就笑着推林玉玲,跟她说道:“你起来,去洗个手吃东西,嫂子我来给你干剩下的。”

林玉玲说了好几声“不用”,都没抗住孙小娥的热情。无奈之下,她只能站了起来,把位置让给孙小娥。

孙小娥接替了她的位置,屁股才坐到凳子上,手里提起林玉玲刚拔的那只鸡……

“呕!”一声干呕声立刻响起。

只见孙小娥一脸痛苦的赶紧把手里的鸡放下,人快速的往外面跑。在她往外跑的这一路上,灶屋里的钱多娣她们三婆媳,都还能听到孙小娥那一声接着一声的干呕声。

这一突发变故,把林玉玲给整懵了。

周胜男也吓了一跳,过了一会试探着说了一句:“大嫂这不会又怀上了吧?”

“她怀个屁!”钱多娣这会的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气冲冲的在那里说道:“她这就是作,就是矫情!”

果真跟钱多娣说的那样,没一会儿,外面响起了孙小娥的说话声:“苏启明,你快去给我拿点山楂条来,我刚被鸡腥味腥到了,这会可难受了!”说完,又是一声“呕”声。

这位干活的时候,那是一点味道都受不住。可是等到晚上开始吃饭了,孙小娥那筷子却没少往鸡鸭里面夹。

钱多娣是看一次,心里面就火一次,连年夜饭的忌讳都顾不上了,在那里就刺起她来:“你不是说你闻不得这鸡腥味么?”

孙小娥却一点也没有被刺的感觉,还在那认认真真的回答钱多娣的问话:“那是没放锅里炒的我才闻不得,可现在这不炒熟了么?又加了调料,那味道就没了。”说完,又是一口鸡肉啃下去。

把钱多娣气的,在那里都开始干瞪眼了。

这么一番做派下来,哪怕是林玉玲也觉察出不对劲了。晚上守完夜回屋准备睡觉了,林玉玲就试探着把孙小娥让她帮忙的事,跟老三苏启亮说了。

苏启亮只脸色难看的回她:“大嫂是大嫂,孩子是孩子。”

他们几兄弟是跟大哥苏启明以及嫂子孙小娥有意见有矛盾,但是对苏凯和苏聪这两个侄子那还是没有的。

大人的事是大人的事,怎么样也不该牵扯到孩子身上,无论如何他们俩终归是自己的侄子。

不过苏启亮也提醒了林玉玲一句:“大嫂那边,少跟她来往点。”

林玉玲得了这一句话,立刻就看明白了苏家这边对老大一家子的态度了。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一家子既然已经回了苏家村了,那么就要出去给村里人拜年。同样的,也有人上他们家里来拜年。

苏启航一大早上,跟周胜男带着苏嘉宝到钱多娣这边来吃了个早饭,一家三口又急急忙忙的回了自己那屋。

苏启航去把大门给敞开了,周胜男这边把拿着盘子开始装各种瓜子花生糖果等东西。装好后放桌子上摆着,又得赶紧去倒热水备着。

几乎是周胜男这边刚准备好,苏启航那边就得抱着苏嘉宝上钱多娣那边,跟老三老四他们那群人集合,结伴去村子里给人拜年了。

八点半左右出的门,等到给村子里拜了一圈年回来,已经是十点多了。

苏启航抱着苏嘉宝进屋的时候,把周胜男给吓了一大跳。

因为这两人出去的时候,除了苏启航往兜里塞了那么两包烟之外,就是空着手出门的。可现在,苏启航抱着苏嘉宝,苏嘉宝手里还紧紧的抓了两大袋子的东西。

分量是真不少,也就是苏启航把她抱在怀里,那两袋子的分量有大部分是被苏启航用抱着苏嘉宝的手给分担了去了。

进门后,苏启航把苏嘉宝放了下来,苏嘉宝费力的提着那两袋东西跟周胜男炫耀了:“妈妈,这都是我拜年拜来的!”

瞧着苏嘉宝走路都歪歪扭扭的了,周胜男赶紧过去帮她拎了起来。之后周胜男打开袋子一看,里面好多糖果不说,竟然还有好几个红封。

周胜男拿着这几个红封,一脸疑惑的看向苏启航。

要知道这年头拜年,家家户户条件还不算好的情况下,除了自己家里人,会给孩子红封。外人能给拜年的孩子抓把花生瓜子,再搭上两颗糖就不错了。

苏启航就笑着说:“……都是那几家人给嘉宝的。”说的是有自家,或者是有亲戚在他们店里当帮工的那些。

往常他们没有回来拜年也就算了,今年难得回来一趟,人家看到苏启航带着苏嘉宝来了,可不就包了个红封意思一下么。

周胜男在整理的时候,发现这些红封基本上都是两块为主,其中有一个,甚至还上了五块。

自家是不贪这点钱的,可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止是帮工跟老板,还有同村人或者是亲戚关系在呢!

苏启航就说:“没事,等初六他们回店里的时候,咱们给他们的开工红包里面,每人都加十六。”

自家一直都有给帮工来年开工红包的习惯,每年都是五十一个人。为的就是让他们新年讨个好彩头,也为着让他们来年还愿意到店里来做事。

五十加十六,那就是六十六一个!

六六大顺,这是个好数字!

周胜男也觉得这个方法好,既没有占人家帮工们的便宜,把人情还了去。那些帮工们红包得多了,来年才会更想给他们做事。

毕竟要想真正把帮工们的心留下,看的还是自家这边钱给的利不利索。

就好比苏启航给帮工们的工钱,一直都是偏高的。这就导致他每次要招人,总能以最快的速度招到合适的人。

这一回也一样。

苏启航这次回来过年,顺便也把省城那边服装市场里的铺面要招人的事也给办了。他对外给出来的工钱是六十一个月包吃住,包每年过年来回的车费。做得好的话,一样还有提成可以拿。

可就算没有提成,包吃住一个月六十那也不低了。好些人得了消息当即就心动了,而那些原来店里的帮工们,他们比外人更清楚工钱的事,也早在年二十八那天晚上回来,就跟家里亲戚说了。

于是正常情况下,一般初一拜年也就上午热闹的一场的,换了苏启航这里,从中午过后,家里就没停过来人。

这些都是为着省城店铺招人的事情而来的,想跟苏启航这边再多问一些细节。

苏启航这一次预计是再招二十个人左右,其中十个是带去省城的,另外十个是放在县城这边填补那七个老帮工走后的空缺。

也因此,苏启航跟那些人也说清楚了,“这六十一个月是去省城的工钱,如果是留在县城这边的话,那一个月就只有五十。”

这年头大家出门出的少,不是谁都有勇气一来就去省城的。苏启航如果不把省城的工钱提高一点的话,那招来的那些人里边肯定就会有很多更想留在县城做事的。

苏启航这里,有县城那么大三个店开在那里,苏家村里又有不少的人已经给他家做了好几年事的了,就没人会觉得苏启航这边是在骗人。

于是大家都在说,“航子这生意真的是越做越大了,现在都做到省城去了。”

这么大的动静,同样回来过年的孙小娥也听说了。

“老二一家去省城做生意了?”孙小娥初初听到这个消息时,脸色顿时一变,“那省城那么乱,真当那里的生意是那么好做的啊!”

孙小娥就在屋子里来回的走动,后边实在是忍不住了,就站屋门口,又跟她隔壁那屋的唐秀珍在那里说道:“……省城乱得很呢!一不小心,钱就被人骗没了……”

这一次,孙小娥是拿自己的亲身经历在那里说话了。

嗓门还不小,这不就让住在她另一边隔壁的钱多娣听见了么?

大过年的,孙小娥这是在诅咒谁呢!

把钱多娣气的,大年初一就站在那里骂了起来:“孙小娥你个满嘴喷粪的,你自己没用,犯蠢被人骗了,你当这世上所有人都跟你一样的蠢啊……”还好意思拿出来说,要换了别的人,怕说出来被人笑话,都巴不得藏肚子里不吭声了。

孙小娥被自己婆婆劈头盖脸的又是一顿痛骂,直骂得她当即面红耳赤的往屋里躲去了。

那些话没用多久,也传到了苏启航这边来了。

苏启航就皱着眉跟周胜男说道:“孙小娥这个人啊,怕是哪天人没了,她那张嘴都不会死。”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没有了,咱们明天见哈!

爱你们,么么哒!

感谢在2021-09-26 14:46:04~2021-09-26 18:11: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云淡风轻近午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聊爱看书w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