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八零之暴富人生 > 第92章 092

第92章 092


跟上一次也不一样的是, 这些人一见面,就是对着苏启航好一顿夸赞。夸他年轻有为,是个难得一见的青年才俊……

高帽子一顶一顶的戴过来,苏启航面上带着笑, 心里反而越发的绷紧了。

这世上从来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好, 尤其是像这种玩得转政治的人, 他们面对如苏启航这一种个体户, 私营者时的态度,那更是一向来高高在上惯了。

说起来, 这两年个体户的待遇其实好很多了。那在早些年的时候,是更糟糕的。苏启航这边也没少跟这些人接触, 对这一波人更是有过不少切身体会的。

什么情况下,能让以前看不起你的那些人, 忽然间对你大改态度?

是当人家能从你身上算计到好处的时候。

对你的态度越友好, 转变的越大, 就越要提起心来,因为人家在你身上所谋划的东西, 在一般情况下,跟他的这些态度是成正比的。

因此,对方提出来了“公私联营”这个合作后,苏启航同样用各种好话回了过去,但对于合作的事, 他的态度也很明确。

苏启航拒绝跟省城的制衣厂达成“公私联营”的合作。

他是客客气气的接待, 拒绝的态度却格外的坚定。

等到把这人送走了,杨国斌不解的问苏启航:“为什么不跟他们合作啊?”

说实话,哪怕是现在政策上又一次对私营企业放开了不少,但私营就是私营, 在享受国家各种政策和福利上,跟国营是没法比的。

好些搞私营企业的,为了能享受到这些好处,甚至自己主动去找一些国营单位,给对方每年交上一笔管理费,就是为了能让自己的企业批上一层国营的皮!

杨国斌是正经国营机械厂出来的,他很清楚国营企业的好处有哪些。

苏启航只回他:“我哪有那么大的能力啊!”他又说道:“有现在这个规模,我已经很满足了……摊子再搞大下去,我就不行了……”

这样的话,在刚刚,对着孙卫国那些人,苏启航也是这么回的。

人家夸他,苏启航都用他能力不够来拒绝。

就这么把杨国斌打发走了后,苏启航就去找了周胜男,跟她说了这件事。说完后,他一脸凝重的说道:“合作后,好处肯定是有的。”

可一切不能只看好处,不去考虑其中隐藏的风险。

苏启航也没想那么多,他就只想到了一点,这一旦合作了,不论这个合作是如何分配的,哪怕苏启航占据的再多,但是个人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抵抗政府的。那么这个合作之后的厂子,真的就还是他苏启航的厂子吗?

周胜男也连连点头:“咱们有多大的碗,就盛多少的饭。”又说道:“其实咱们厂子干成现在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钱这个东西,反正是挣不完的。他们家已经有这么多钱了,又何必再为着钱,去挣那种风险大的呢?

一个闹不好,别钱没挣到,反倒是把自己原有的全给砸进去了。

况且,周胜男还说道:“就是合作后,带给咱们的好处也有限……”

国家的政策在这两年对私营企业也是越来越友好,去年更是确认了他们私营经济的法律地位,他们也再不用担心什么时候会被人打为“资本家”了。

所以这个所谓的公私联营的合作所能带来的好处,都达不到能让苏启航和周胜男动心的点。

于是在这之后,孙卫国那些人多次上门游说苏启航搞什么“公私联营”,都被苏启航找借口拒绝了。

拒绝的次数多了后,孙卫国那些人许是终于看明白了苏启航坚定的态度,这才没有再次找来了。

那边的人不再找来了后,苏启航这边的制衣厂依旧在快速的发展中。

下半年服装旺季,是越靠近过年,生意就越好。

不过再是如何忙碌,苏启航跟周胜男都会尽量抽出时间多陪陪苏嘉宝的。

好比这天,周胜男一看手表,立刻“呀”了一声出来:“航子,都两点多了,赶紧开车去接嘉宝!”

苏嘉宝现在已经是一名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了。

正式进入小学后,苏嘉宝就再也没法享受学前班那种每天只用上一上午的课的悠闲时光了,她现在每天的放学时间是下午三点半。

最近他们省城还又开了一家据说是从美国来的什么店,苏嘉宝的同学昨天上学给她带过一个什么炸鸡腿,吃完回来后,苏嘉宝就跑去找了苏启航和周胜男,想要他们也带她去吃。

苏启航和周胜男是一口就答应了,还跟苏嘉宝说好的是,今天下午放学就带她去的。

苏启航是一听周胜男说起这个,赶紧就把车钥匙抓在了手上。

两口子开着车赶到苏嘉宝学校的时候,正好卡在了他们小学生放学的点。

学校门口挤满了来接学生的家长们,苏启航只能把车停到马路对面去。

在下车之前,苏启航跟周胜男说道:“天太冷了,你就在车里等着,我过去接嘉宝就行了。”

今天是腊月初三,已经进入了一年当中最冷的那个阶段了。

周胜男一眼就瞧见了苏德平落在车里的一顶雷锋帽,拿起来就递给了苏启航:“那你戴着这个吧。”

这帽子丑是丑了点,但关键是很挡风,而且连耳朵还能捂住。

苏启航也不介意这点,拿起帽子往脑袋上一套,就赶紧的跑学校对面去了。就在刚刚,放学铃声响了,已经有不少的学生背着书包从学校里面走出来了。

可结果等苏启航看到了苏嘉宝,却发现她身后还带着一个尾巴。

还是个熟人。

就是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苏嘉宝帮忙打架的那个叫赵明诚的小男孩。

这都快过去一年了,苏启航瞧着这孩子的个头都没见着长多少!跟自家闺女站在一块,竟然还矮了半个头。

苏嘉宝可没注意到他爸的这些打量,带着赵明诚兴奋的跑到苏启航面前来,就说道:“爸爸,我们今天把赵明诚也带上吧!他昨天请我吃了鸡腿,我答应今天也要请他吃东西的!”

感情昨天给苏嘉宝吃那什么炸鸡腿,勾得她回来也要的同学就是这孩子呀!

带上就带上呗!

苏启航也不是舍不得哪点钱的人,可带上之前,苏启航还是问了一下赵明诚:“你爸妈来了没?我得跟你爸妈说一声。”

这把人家孩子带走,不能不跟人家家长打招呼呀。

赵明诚看起来还有点小害羞,脸都红了,“叔叔好,我中午跟我爸妈已经说了,下午要跟嘉宝去吃炸鸡的。”然后还说道:“我家跟嘉宝家不远的,就在你们家的后面!”

苏启航听得是一愣一愣的,心里想的却是,嘿,这孩子的家长可真是够放心的。这要是换了自家孩子,回来跟他们说放学要跟着同学的家长一块出去吃东西,他跟周胜男可绝对不会让孩子直接这么去的。

也别说住他们后面了,就算是住一个小区,那也不行!

不过这是别人家的孩子,人家孩子的家长都放心了,苏启航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于是,他就带着两个孩子往对面面包车走去。

车里的周胜男瞧见来了两个,也跟着愣了一下。

赵明诚特别有礼貌,见到周胜男后,立刻就冲着她喊了一声:“阿姨好。”

周胜男:“啊,你,你也好啊!”而后,一双眼睛就看向苏启航,用眼神跟他询问,这咋回事啊?

苏启航笑着说道:“跟咱们家嘉宝一个班里的同学,住得也近。一块去吃东西,吃完再一块送回来。”

行吧。

周胜男也不多说什么了。

不过也得亏带上了这孩子,要不然苏启航还真不知道这新开的那家什么美国人的炸鸡店在哪。

赵明诚看着年纪小,记性却很不错。

按照他说的地址,苏启航很顺利的找到了地方。

不过到了地方后,却发现这店的生意是真的好,在那店里吃东西的人可多了,队伍也排了老长。

这要不是因为苏嘉宝喜欢吃,苏启航见着这么多的人就想扭头就走。

本来嘛,吃什么不是吃,为个吃的排队就要抛费这么长的时间,真就不值当。

可苏嘉宝想吃,苏启航就全没这么想法了。

再长的队伍,苏启航也排得乐呵呵的。见着终于轮到他们了,苏启航一把抱起苏嘉宝,让她去选。

苏嘉宝被她爸这么抱上来,视线一下子就开阔了,咧着嘴高高兴兴的就点了一大串的东西。

点完自己想要的后,苏嘉宝还没忘记问跟着他们一块来的赵明诚:“赵明诚,你想吃什么呀?”

赵明诚个子太矮小了,被苏嘉宝问了后,努力的垫着脚也够不着台子。

苏启航没了办法,只能先把苏嘉宝放下来,让身后的周胜男看着,然后再一把把赵明诚跟刚刚的苏嘉宝一样的姿势抱了起来。

苏启航抱好他后,就说道:“来,看看你喜欢吃啥!不用不好意思,喜欢啥都行!”

赵明诚这会被苏启航抱着,是真的羞赫了起来,但整个人却还是很高兴的,在苏启航这么问了后,他伸出手也点了他喜欢吃的那些。

点完了两个孩子想要的,才轮到苏启航和周胜男。

苏启航和周胜男都没吃过这些东西,也弄不清楚哪些好吃,索性看到什么就点什么,而且点的分量还比较多。

“这队伍太难排了,咱们这次直接多点些。”苏启航跟周胜男说道:“爹娘还有你爸妈也都没吃过这玩意,得带点回去给他们吃。”

点的多,这钱也花的多。

结账的时候,苏启航听着店里员工报出来的金额,哪怕是他,都有点咋舌了。

一边付钱,苏启航忍不住就跟周胜男在那说道:“这要是兜里没点钱,还真就吃不起这玩意。”

不过东西贵是贵,但味道确实是很不错的。

尤其是苏嘉宝第一次吃这个,就可喜欢了,一边吃还一边跟赵明诚说:“我爸爸今天给我买的,比你昨天给我带的还要好吃!”

赵明诚就一脸认真的反驳她:“我的那个也好吃,是放久了,它才没那么好吃的。”

苏嘉宝就愣了一下:“放久了就没那么好吃了吗?”

“对呀。”赵明诚看起来还很懂的样子,跟苏嘉宝说道:“放久了,它就没那么脆,也没那么香了。”

“那我们快点吃。”苏嘉宝的动作就快了起来,嘴巴里更是塞得满满的,“我们还要拿回去给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姨妈和涛涛他们吃呢!”

吃着好吃的,苏嘉宝还能惦记着家里没吃的人,苏启航就觉得挺欣慰的。

他忍不住摸了摸苏嘉宝的脑袋:“没事,慢慢吃。要是拿回去不好吃了,咱们下次带上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他们一块再来吃一次。”

苏嘉宝立刻高兴的咧嘴笑了起来。

然后等到苏嘉宝和赵明诚两个小孩子吃完,苏启航这边再开车先把赵明诚送回家。

赵明诚爸爸见着孩子回来了,就在那跟苏启航道谢:“今天真的是太麻烦你们了,还带着我家孩子出去吃东西。”

苏启航嘴上说的可客气了,连连表示这没什么,但是心里却没少数落赵明诚的爸爸心好大。

跟赵明诚的爸爸客套了一番,苏启航才把东西拿回家的。拿回家来的东西,确实就没有在店里现吃的那么好吃了。

鸡翅鸡腿什么的倒还好,主要是那什么薯条都软了,还有那个可乐打包回来后,再喝里面也没有什么气泡了。

但对于之前从没有吃过这些东西的人来讲,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尤其是周涛,吃得可欢了。

周新民瞧见自家孙子这么爱吃,就跟苏启航问了店的地址,计划着是哪天带孩子直接去店里吃一次。

而从这里开始,苏启航就发现,赵明诚成了他家里的常客了。

经常会跟着苏嘉宝一块放学回来写作业,吃了他们家不少东西,但同样的,人家也带了不少好吃的零食给苏嘉宝。

苏嘉宝跟苏启航说道:“赵明诚只喜欢跟我玩,因为我不会抢他的东西……”

其实苏启航早看出来了,赵明诚家的条件是很好的。

像去年惹得孙军辉动手抢的玩具冲锋枪,那次两家一块在动物园玩的时候,那孙军辉还嘟囔着,说孙卫国答应给他买,却一直没买回来。

孙卫国作为省城制衣厂的副厂长,家里条件不说多有钱,但绝对不算差的。而且看他的为人,答应给儿子孙军辉买的东西,就不至于说会因为舍不得钱而故意不去买。

这就只能说明,那东西不好买。

而且赵明诚吃得起炸鸡不说,家里还能让他把炸鸡带到学校去请同学吃。舍不舍得且还两说,最要紧的是你得先有。

当然,这些东西苏嘉宝和赵明诚现在都还不懂。

苏启航作为大人,却是看得明明白白的。

不过赵明诚家有钱就有钱吧,他们自家也不差。两个孩子玩一块,自家也不会占了别人家的便宜,更不会让苏嘉宝觉得家里有哪里比人家差了的地方就行了。

而后等放了寒假后,自家这边照旧请了曾老师到家里来给苏嘉宝补习。不过赵明诚却没来了,他被他爸妈带回了老家羊城。

苏嘉宝进入补课时间后,就依旧是钱多娣留在家里守着孩子学习了。

结果今年,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年。

腊月二十五这天,县城老店那边打来了一个电话,说周爷爷不好了。

苏启航和周胜男接到电话就连忙跑去了服装市场那边通知了周新民,周新民一听到这个消息,慌得立刻就说:“得赶紧回去……”

周爷爷已经过了八十了!

像这种年纪的老人,真就不能病。因为一病,他就很可能好不起来了。

所以这一次,不仅是周新民和赵满英他们要回去,就是周想华和周胜男姐妹两个也得回去。

回去的车是苏启航开的,这次回去还把三个孩子也带上了。

钱多娣和苏德平暂时没有回去,钱多娣在苏启航出发的时候,只跟他说道:“要是有什么事,得赶紧打电话……”

作为姻亲,要是周爷爷真没了,他们俩肯定也要回去一个的。

所有人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谁也没想到,周爷爷会没得这么的快。

苏启航他们是接到电话,立刻就开车回去的,也就见到了周爷爷最后一面。可是周爷爷在他们回去后的第一个凌晨,人就走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病,就是这段时间天冷,周爷爷感冒了。

于是好多人就说,周爷爷这是被冷死的。这就跟最冷的那年一样,好多老人熬不住这样的冷天。

这些就是说的比较好听的话了,不好听的就是,周爷爷死的这个时间不好。

在他们那一片一直还有一个说法,就是把那种过了腊月二十四小年之后到正月之前,这段时间死去的人,喊做年边猪。意思就是这个时间段里去世的人,是被阎王爷选好了,下辈子要去投胎做猪的!

因为只有猪,会在年底这个时候开始宰杀。

这不是什么好话,因此说法归说法,谁也不会再这个档口跑到周家人面前去说这些不好听的话来惹人嫌。

相反,他们这些来奔丧的都围着周家人在夸。

毕竟谁让周新民家的两个女儿都混得好呢?

尤其是老大周胜男,嫁了人后,男方家现在发达的不行。大厂子开着,据说从老家请上去的帮工都得大几十了。

像这种丧事,周想华作为留在家里的那个,是她负责所有事情的。而姐姐周胜男,属于外戚。

但到底是周家的孙女,周胜男这边除了送上礼金外,像丧事上的迎宾队什么的,也是她负责的。

除开这些,周胜男还请了他们县城的一个花鼓戏戏班子,来给周家奔丧的人唱戏。

弄这么多,就是为了能多吸引一些人上他们家来。好让他们这场丧事办得热热闹闹的,老人也能更好的被送走。

这些全都是当地的习俗,苏启航和周胜男也无所谓花这些钱了。

花鼓戏是日夜都在唱,见着天太冷,周家周围还到处都摆了煤火堆供人烤火。因此周家这三天的停灵,那是挤满了过来看花鼓戏或者是凑热闹的人。

所以所谓的丧事,真的就只有主家人在难过。而其余的人,都不过是在凑热闹。

周新民作为儿子,已经连着三个晚上都没能睡好觉了。这会还得披麻戴孝的守在棺材旁,对着来奔丧的人回礼。

周想华和周胜男两姐妹不用像周新民这样,但这几天也一样连个囫囵觉都没睡好过。

苏启航瞧见周胜男满脸的疲惫,心疼到不行,就只能跟在她后面,找准机会帮她多做点事。

周想华那边是离了婚的,她没个人帮忙不说,作为留在家里的那个女儿,本来就要比周胜男多出很多操心的事。再加上她那里还有一个没断奶的孩子,时不时的需要看顾一下,这样下来后,瞧着就比姐姐周胜男面色更显得疲倦。

这让一些有心人瞧见了,背后可不就嘀咕了起来。

“想华当初就不该离婚……这婚一离,得了,直接好了别人了……”

周胜男去屋后上厕所,无意间就听到有人在说这些。她愣了一下后,随即就把这事给抛开了。

就杨建忠那样的小人,周胜男还巴不得他能早点跟别人在一起,这样他就更不会起什么念头再来纠缠想华了。

周胜男也没有无意间撞见别人说闲话的尴尬心思,她面色正常的从那几个人跟前走过,想要继续去上她的厕所。

那几个说闲话的却是尴尬了起来,冲着周胜男笑笑后,没想到的是,那里边的其中一个大妈却喊住了她:“胜男啊,你们那厂子还招人不?”

人肯定是招的,而且要招的还不少。

但是周胜男跟周想华一样,对周家村这边的所谓亲戚,从来没有过一丁点的好印象。因此周胜男就笑着回道:“厂子里的事我都不管的……”

这就是很委婉的拒绝了,但是那大妈不识趣,还说她:“你一个老板娘,你怎么能不管事啊?”还用一副自以为看得很明白的过来人语气,在那里教起了周胜男:“胜男啊,我可告诉你,女人绝对不能什么事都不管的……”甚至到最后,这个大妈还拿周想华给周胜男打起了比方:“你看看想华,她就是什么事都不管,才让男人在外面找了人的……结果现在好了,想华跟她那男人是离婚了,人家转头就把那个给娶了……”

作者有话要说:  晚点还有一章,照旧晚上九点之前更新哈!感谢在2021-10-12 19:52:35~2021-10-13 15:08: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15758757 4个;云淡风轻近午正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南城难安 20瓶;滞留的风 16瓶;丹丹、siniya 10瓶;吱吱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