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躺 >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第5章


第五章

捐献骨髓是不可能捐献骨髓的。抛开他跟原身同仇敌忾的个人立场不谈,霍柩也不可能乖乖的去走什么剧情。但是在逃离苏家之前,霍柩必须想办法稳住苏世渊。

“你能开出什么条件?”在苏世渊又一次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霍柩索性主动出击。

“我会把你当成我的亲儿子。”苏世渊温颜一笑,不厌其烦的重复道:“我说过,只要你肯答应捐献骨髓,我会对你视如己出,苏琢有的你都会有——”

“不要拿空头支票糊弄我。”霍柩打断苏世渊的话:“以我的名义办一张卡,先往里面打一个亿……”

霍柩话没说完,陆嫚臻听不下去了:“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

“苏琢是妈妈的孩子,你也是妈妈的孩子,你们两个也算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现在苏琢生病了,只有你能救他。这是你们兄弟两人的缘分。”

“妈妈希望你答应捐献骨髓,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我们这个家。”

霍柩打量着面容诚恳,语重心长的陆嫚臻,笑眯眯问道:“作为一个抛弃亲生儿子十几年的母亲,你确定要在我的面前跟别人的孩子上演母子情深?”

陆嫚臻脸色一僵,没来由的升起一股火气:“你不要总是用这样的态度跟我说话。我知道,你因为当年的事一直耿耿于怀。觉得我不该抛弃你。但我也没有办法呀。你爸爸怎么也不肯把你的抚养权交给我。我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带着孩子去外地也没办法讨生活。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如今我有了能力,不是立刻把你接回来了吗?我想要弥补你,是你不给我这个机会。”

“你弥补我的方式,就是把我的骨髓移植给你的继子。”霍柩看着恼羞成怒的陆嫚臻,试图从她的辩解中捋顺陆嫚臻的逻辑。奈何陆嫚臻的脑回路实在清奇。霍柩思来想去没办法理解,目光看向苏世渊:“你听明白了吗?”

苏世渊的神色有那么些许尴尬。

陆嫚臻慌忙解释道:“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我亏欠你的,我会尽量弥补。但我希望你能答应骨髓移植。这是人命关天的事儿,你不要因为跟我置气,就枉顾小琢的生命安危。”

这句话说到了苏世渊的心坎里。苏董事长神色微缓,开口说道:“你母亲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只要你答应捐献骨髓,你就是小琢的救命恩人。我苏世渊恩怨分明,绝对不会亏待你。”

“那你先打一个亿到我的账户上,别忘了签赠与合同。”霍柩又把话题绕了回来。

苏世渊脸色微滞。

陆嫚臻气急败坏:“你这孩子怎么听不懂我的话。我不是说过会弥补你——”

“你弥补你的,他报恩他的,这两件事不犯冲突。”霍柩笑眯眯问道:“还是说,一旦他报答了我对他儿子的救命之恩,你就自以为不必弥补这么多年的抛弃之过了?亦或者,你弥补过错的先决条件,是我必须要无条件答应骨髓移植?”

“那你究竟是想弥补我,还是想跟我谈条件呢?”

霍柩的思路太清晰,说出来的话也足够犀利,苏世渊和陆嫚臻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陆嫚臻心有不甘的说道:“那你也不能这样狮子大开口。你知道一个亿的现金意味着什么吗?”

霍柩施施然说道:“在你们的心中,应该不值苏琢的命。”

陆嫚臻愤愤不平:“你这是胡闹。”

见陆嫚臻如此气愤,霍柩有些好奇:“你知道我在外面流浪那七天,就是我连续发高烧那七天,苏董事长一直派人盯着我,阻拦我打零工,逼的我没饭吃没地方住……”

陆嫚臻的脸色立刻变了。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向苏世渊,却又不敢真的看过去。只能僵着脖子,目光也不敢直视霍柩的眼睛:“你说这些做什么?”

霍柩嗤笑一声:“你们两个,一个口口声声要弥补遗弃罪,一个口口声声要报答救命恩,我当然愿意相信你们的诚意。只是口说无凭,我想要预支一点报酬而已。”

陆嫚臻哑口无言。气急败坏的瞪了霍柩一眼。没想到这孩子看上去精明,眼皮子竟然这么浅。区区一个亿算得了什么。只要哄好了苏董事长,又何愁拿不到更多好处。何必为了眼前这点钱,惹得苏董事长厌恶嫌弃。

真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崽子。也不怕拿了这些钱,有命拿没命花!

陆嫚臻越想越气。觉得霍柩就跟他那个酒鬼老爸一样,都是烂泥扶不上墙的蠢货。

苏世渊默默不语,一双精于世故的眼眸仔细打量着霍柩,神色若有所思。他还以为这孩子会继续跟他闹,坚决不答应骨髓移植,甚至还会离家出走。却没想到霍柩竟然答应了。只是要了一个亿。

苏世渊倒是不在乎这一个亿。他只是觉得霍柩不值这一个亿。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能用这一个亿买断霍柩对苏家的恩情,倒是比在遗嘱上写上霍柩的名字要划算得多。

电光火石间,苏世渊疑惑的皱了皱眉: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你想要一个亿也没什么。我苏世渊的儿子是无价之宝。别说区区一个亿,就是金山银山也换不来我的小琢。只是一个亿的现金并不是小数目,我苏家虽然略有家资,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筹集到这一个亿。不如你先做移植手术——”

“那就先给我拿几万块钱零花。”霍柩没想到苏世渊真的答应了。看来他还是小瞧了古早玛丽苏文的货币价值。

通货膨胀的这么厉害吗?一个亿都不眨眼的答应下来?还是说这老狐狸根本没打算拿钱,只是用话稳住他?

瞬息间,霍柩也想了很多:“我在家里养了半个多月,骨头渣子都要掉了。我想出去逛街。兜里总不能一分钱没有吧。”

苏世渊不置可否,冲着陆嫚臻说道:“给他准备几万块的零花钱。”

又冲着霍柩说道:“你想出去可以。我派司机老张和保镖跟着你去。免得你不熟悉路,走丢了。”

霍柩也清楚,苏世渊不可能放任他一个人出去。之前能离家出走,是因为苏世渊要给他立下马威,让他知道一个人在外面日子不好过。即便如此,霍柩身边仍然有不少眼线盯着,甚至还给那些大排档和小饭馆的老板施压,坚决不让霍柩的流浪生活过的太舒坦。

如今苏琢的病情越来越重,苏世渊也急着让霍柩去做骨髓移植手术。这种情况下,他不可能让霍柩有机会逃离他的掌控。

所以霍柩也没对苏世渊的安排提出任何异议。反正他想逃跑,光靠一个司机和两个保镖,也拦不住他。

当天下午,霍柩拿着陆嫚臻给他的现金,在外面转悠到半夜才回家。

接下来几天,霍柩也没闲着。把本城的景点和有名的商场美食街逛了个遍。司机老张和两个保镖寸步不离的盯着。见霍柩花钱大手大脚,俨然一个暴发户的模样,都忍不住在心底吐槽。

觉得他们家小少爷居然要用这种贪婪成性粗俗不堪的人的骨髓治病,真真是委屈玷污了小少爷的人格。

对于这些剧情工具人们明目张胆的吐槽,霍柩的情绪都懒得波动。

直到第五天,霍柩在商场买衣服,两个保镖照例在试衣间外面等着。足足等了十多分钟,也不见有人从试衣间里出来。两个保镖心道不好,一脚踹开试衣间的门,就见里面空无一人。

商场的排风口被拆下来放到一边,霍柩竟然钻进排风通道溜走了。

两个保镖立刻给苏世渊打电话。

另一厢,顺利甩掉保镖的霍柩换了一身新衣服,戴着鸭舌帽,背着双肩包,站在路边摄像头的死角拦了一辆出租车。

正值周末,很多大学生都会利用这个时间去周边城市旅游。

霍柩打着见网友的名义,一路上跟司机侃大山。朝气蓬勃元气满满的样子,丝毫没有离家出走的苦大仇深。

直到汽车开到了城市边缘,离开本地的一刹那,霍柩只觉得眼前一黑。下一秒,霍柩再一次坐在苏家的餐桌前。苏董事长和陆嫚臻满脸恳求的看着他,希望他能答应骨髓移植。

霍柩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面色铁青的离开餐桌,回到卧室。

不配合剧情发展,就会被困在故事节点里,反复经历那一段剧情。这一点霍柩已经知道了。但是他没有想到,就算自己不走剧情,在剧情推进到新副本之前,他竟然连这座城市都无法离开。

联想到原著里,这一段剧情描写的确实都是原身在苏家和学校的生活,霍柩脸色铁青。他大概可以推断出,在原著剧情没推进到需要扩大地图之前,他应该是走不出这个副本了。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霍柩会直接回到苏世渊再次提出骨髓移植这个时间节点上?而不是回到更衣室,或者其他时间节点?

——是因为在原著剧情里,只描写了苏世渊再次向霍柩提出骨髓移植的请求。后续霍柩跟苏世渊要钱,带着保镖满城市乱窜的自由发挥并不属于原著情节?

那么霍柩为什么能够连续几天自由发挥,并没有被剧情强制读档呢?

霍柩仔细思考了一下。可能是因为原著是根据苏琢的视角展开的,对于霍柩答应骨髓移植后的经历一笔带过,只着重描写了霍柩去医院做骨髓移植手术,然后苏琢在手术成功后进入排异期,一边承受着病痛的折磨一边努力配合康复治疗的剧情。

这期间一笔带过的时间段,就可以任由霍柩自由发挥。

所以一旦霍柩不遵循剧情发展,剧情再次读档重来的话,就必须落在上一个剧情节点,也就是苏世渊再次提出骨髓移植这个情节。

换句话说,只要霍柩能够摸清楚剧情重复读档的规律,那么即便是在剧情限制下,他仍然有自由发挥的余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