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躺 > 第29章 第 29 章

第29章 第 29 章


第二十九章

即便霍柩自己觉得闲暇时间帮帮别人无所谓, 但也不是所有被帮助的人都会心怀感恩。

很多时候,那些活在现下的人并不知道是霍柩出手改变了他们必死的命运,他们只看到了霍柩多管闲事, 企图干涉他们的人生。

所以霍柩在试图救人的时候, 也会面临被骂的风险。

“哪里来的小瘪三,我们家的家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管。年纪轻轻的不去上学不去上班,天天在街上晃荡。你这么游手好闲, 你爸妈知道吗?”

“你跟我媳妇儿是什么关系?我打她关你什么事儿?”

“我们家的宝贝孙子, 我这个当奶奶的都舍不得说他一句。你凭什么骂他?”

“不是你撞的人,你为什么会把我妈送到医院?那地方那么偏僻, 连个摄像头都没有。你怎么知道我妈被人撞了?肯定就是你撞的……”

霍柩在外面憋了一肚子气, 回到家里还要听陆嫚臻的嘲讽。

“听说你天天跑去外面当好人?既然这么喜欢做好人好事, 不如去给苏琢捐献骨髓。至少苏家会领你的情。总比你累死累活做了那么多好事,还要被人指着鼻子骂来的划算!”

“要我说那个小拖油瓶就是鸡贼。他天天在外面晃荡做好事, 搞得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大好人。当面夸他心地善良, 背后就对姐夫指指点点。说姐夫不是真心收养他, 只是想让他给小琢捐献骨髓。要不然为什么把人接回苏家这么久,都不肯让他去上学?摆明了就是不在意这孩子的前途。还说姐夫吃相难看。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

“我听说还有不少媒体注意到了这件事。竟然跑去采访那些穷酸。那些穷酸也是真的没见识, 受了一点小恩小惠,就把那个小拖油瓶夸的天花乱坠的。说他心地善良心肠好也就算了, 竟然还夸他学习好。”

“真是太好笑了。一个天天逃学翻垃圾桶的货色, 满打满算也不知道念了几天书。居然还有人夸他学习好。不就是帮几个农民工的孩子补习了一下功课吗?小学三年级的知识点,我们家小琢上幼儿园的时候就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了。”

“那些媒体是不是天天闲着没事干呀?居然还帮忙吹嘘这种事情。还说什么外来务工子弟上学难,希望全社会多关心多关怀。我呸!苏氏集团和咱们白家每年捐助几百万资助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这种好事怎么就没人报道了?”

“肯定是那个小拖油瓶想往自己脸上贴金。还想让外人谴责姐夫谴责苏家。真是算计到了骨子里呦,跟他那个奸猾的妈一模一样。我才不信他会平白无故做好事。”

真有那么好心, 当初就该答应姐夫的请求,去给苏琢捐献骨髓。而不是搞出这么多幺蛾子来。

“他才来苏家几天呀,就搞出这么多事情。还搭上了一品楼和图灵集团。要我说,姐夫真的应该小心一点,免得引狼入室。到时候就真的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喽!”

别的不说,就看现在外界对那个小兔崽子的好评如潮还有关注度,苏家简直就是被舆论架到了油锅上。一举一动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

苏家老宅,苏家二老也在讨论这件事。

“既然外界对那个孩子不上学的事情这么关注,你就尽快安排他去上学好了。”

“是啊!让他去学校念书,总比他每天在外面闲逛,不知道又想出什么幺蛾子败坏苏家的名声要好。”苏世渊的小妹苏世妍也忧心忡忡的说道:“再放任他在外面乱来,我真的担心咱们苏家会被外人戳着脊梁骨骂。”

现在就已经有这个迹象了。当面不敢说,背后都在骂苏家哄骗未成年给自家孩子捐献骨髓。还对人家不好。连学都不给人上。

苏世渊眉头紧皱。他今天难得有时间回家探望二老,却还是要被这些琐事烦心。

“儿子不孝,让你们操心了。”苏世渊有些羞愧。

“我们操心一点不要紧,重要的是咱们苏家的名声。”苏世渊的父亲摇了摇头:“你当初派人盯着那个孩子的做法,真的是一步错棋。我知道你的心思,是担心那个孩子一个人流落在外,孤苦伶仃的会受人欺负。万一发生什么不可挽回的意外,那就不好了。我们也没办法跟嫚臻交代。可是外人不知道,还真的以为咱们苏家为了逼迫那孩子捐献骨髓,故意把人撵出家门,用这种办法恐吓他。”

苏世渊的父亲说到这里,又是一声长叹。

苏世渊默然不语。他确实有些后悔了。如果他早点知道霍柩的手段居然这么难缠,他当时会做的更谨慎些。

也不至于现在授人以柄,无论怎么做都束手束脚的。

“哥,你就别再犹豫了。”苏世妍咬了咬牙,开口说道:“你干脆和他摊牌,问他到底想要什么条件,才肯答应去做骨髓移植手术。不论是要钱还是要名车豪宅,只要他能提出来,我们苏家肯定答应。”

“没这么简单。”苏世渊摇了摇头,只能跟自家人透漏一点口风:“我看他什么都不想要,他就是不想给小琢捐献骨髓。”

“这孩子的心也未免太狠了吧!”苏世妍倒吸了一口凉气:“可是我看他做出来的那些事,倒也不像是个狠心的人。会不会这里面还有什么误会?”

“那孩子不会是记恨上咱们苏家了吧?”

想到苏世渊私底下做出来的那些事,苏世妍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说。

不管苏世渊当初做了什么,都是为了苏琢好。谁能想到霍柩不过是个刚满十六岁的孩子,心机城府竟然比有些大人还要难缠。

连大哥这样白手起家的厉害人物,都没能在他手上讨到好处。

“我觉得你们还是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苏世渊的母亲温声说道:“这事情总不能就这么僵着。拖久了对谁都不好。”

苏老夫人的话很有道理。当天晚上,苏世渊回到家里,就想跟霍柩好生谈谈。

结果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半,霍柩竟然还没回来。

“你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现在在哪儿。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苏世渊冲着陆嫚臻说道。

陆嫚臻点点头,拿起手机拨通霍柩的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听。

“怎么不接电话?”手机嗡嗡嗡的响个不停,第五陵看着霍柩,开口问道。

“没什么好接的。”霍柩打了个哈欠。他刚刚给那三个小学生讲完课,嗓子都有些哑了。

第五陵将一个保温杯递给霍柩,里面是泡好的枸杞和胖大海。

“保温杯里泡枸杞?”霍柩挑了挑眉:“不太符合你霸总的形象。”

第五陵闻言莞尔,顺着霍柩的话问道:“我也很好奇,我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样的形象?”

十分固执难缠,既不容易接触也不容易讨好更不容易博取信任的狗逼霸总而已。

霍柩撇了撇嘴。可惜这样的话不能跟总裁先生说,不然总裁先生是会炸毛的。

霍柩想了想,调侃道:“应该是个很好养的人吧。”

一旦交托信任后,就喂什么吃什么,酸的甜的咸的辣的,一点都不挑食。而且每次都会把食物吃光。

对于一个厨师来说,应该算是最容易相处也最容易从他身上获得成就感的食客。

霍柩这么想着,完全没注意到第五陵看他的目光忽然变得古怪。

沉吟半晌,第五陵好气又好笑的说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还挺有志向的。”

他周围有许许多多想让他养的人,却从来没有一个人想要养他。

这小混蛋不仅想要养他,竟然还觉得他很好养。

第五陵摇了摇头,伸出手指,轻轻弹了霍柩一个脑瓜崩:“你还太小了,先努力读书吧。”

“啊?”霍柩捂着额头慢半拍的回过神来,一脸茫然的看着第五陵。

不过霍柩也习惯了第五陵时不时就会冒出来的劝学言论,并没怎么放在心上。

“我想睡一会儿,你不会介意吧?”霍柩困眼朦胧的,忍不住又打了个哈欠。

“当然不介意。”第五陵笑了笑,再次确认道:“你真的想好了,今天晚上要跟我回家住?”

“不是说好了明天早上给你做肠粉嘛。不去你家怎么做。”霍柩说着话,又打了个哈欠。

这一次读档重来,因为霍柩晚上要帮小学生补习功课,白天还要跟家教老师学习高中知识,没办法给第五陵做饭。所以两人约定好了,每到周末霍柩会给第五陵做一日三餐。作为交换,第五陵则会教他操盘和一些资本运作——

没错,自从知道自己未满十八岁不能开户以后,霍柩就息了两年内当散户炒股的心思。但他好歹跟第五陵相识一场,总不甘心入宝山一趟空手而归。恰好第五陵很想吃他做的饭,霍柩就跟第五陵提出了一个要求,让他教自己一点东西作为伙食费。

作为图灵集团的现任董事长,第五家族精心培养的继承人,第五陵身上的技能点几乎点满了。除了做饭不太好吃,简直十项全能。

所以在听到霍柩的请求之后,第五陵简直信心满满。他询问霍柩想要学习什么技能。霍柩思前想后,决定学习操盘和资本运作——

他还是不甘心自己上辈子在股市铩羽而归的那次经历。

交易达成后,两人的关系瞬间亲近许多。第五陵总有一种错觉:“好像我们两个已经认识了很久。”

他看着已经陷入半睡半醒状态的霍柩,精神是前所未有的放松。

次日清晨,霍柩醒过来的时候,有些懵逼的打量着陌生的房间。

昨天晚上的记忆后知后觉的涌入脑海。霍柩抹了一把脸,他竟然在车上睡着了。而且睡的死沉死沉的,连第五陵是怎么把他搬进家门的都不知道。

一点感觉都没有。

霍柩叹了口气,起身去洗漱。身上的衣服在床上轱辘一宿,已经不能穿了。好在霍柩早有准备,他从书包里拿出备用衣服,穿好之后直接下楼。一路摸索着进了厨房。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年轻的霸道总裁,第五陵家里着实够大。足足四层楼的别墅,霍柩睡的客房在三楼。他并不知道四楼和二楼的用处。主人不在家,霍柩并不会贸然探索别人的住处。

好在厨房和餐厅都在一楼。冰箱里装得满满当当,食材丰富的不像是一个单身霸总的冰箱。

霍柩在冰箱里挑拣出做肠粉的主要食材,想了想,又拿了一块猪肉,舀了一碗面和一碗糯米,准备再做个糯米烧麦。

“早安~”晨跑回来的第五陵刚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浓郁鲜香的味道。

那是不同的食物融合在一起的复杂味道。在冷冰冰的房间里流窜蔓延,热气腾腾的香味瞬间驱散了一个人独居别墅时特有的清冷和孤寂感。

第五陵深陷其中,忽然有一种灵魂被温热的泉水浸泡着荡漾着的温润感觉。不仅是五脏六腑,连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来。

温暖的真实。

“你愣着干什么?”霍柩做好了肠粉和烧麦,还熬了一锅虾仁蔬菜粥。正端着两屉烧麦进餐厅,一眼就看见第五陵愣愣的站在客厅里,也不知道杵了多长时间。

“去把肠粉和粥端过来。”霍柩叮嘱道:“记得戴手套,别被烫到了。”

第五陵后知后觉的应了一声,乖乖的进了厨房。

两屉烧麦两份肠粉,一大锅虾仁蔬菜粥,霍柩还用蔬菜拌了一个沙拉:“应该够吃了吧?”

第五陵看着餐桌上琳琅满目的食物,没说话。

霍柩挑了挑眉:“你不会想说这些都不够吃吧?”

这可是早饭啊!饕餮转世么,这么能吃!

第五陵眨了眨眼睛,面无表情,眼神无辜。

霍柩叹了口气,又钻进厨房,打鸡蛋和面,用剩下的胡萝卜,火腿和青菜做了一盘蔬菜饼。端到桌上:“这回够吃了吧?”

第五陵闻着扑面而来的饭菜香气,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霍柩说道:“吃吧!吃吧!吃饱了教我操盘。”

听在第五陵的耳朵里,莫名有一种“吃吧!吃吧!吃饱了出栏”的唏嘘感慨。他看了一眼霍柩,没有说话。

苏家别苑,整整等了一晚上的苏世渊和陆嫚臻眼睛都熬红了。直到天色大白,终于确定了霍柩是真的没回家。

他居然在外面晃荡了一晚上。

“真是太过分了。不回家也不知道打一通电话回来。我给他打了那么多通电话,他就不能接一下?他就不想想我有多担心。”陆嫚臻气急败坏的骂道:“也不知道跟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连家都不回了。”

苏世渊沉着脸,他已经很久没遭受过这样的冷遇和怠慢了。

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太阳穴,苏世渊叫老张进来:“霍柩有没有说昨天晚上去哪儿?”

老张摇头:“柩少爷只吩咐我晚上不用接他。”

赵妈气道:“他不说你就不问。为什么让你每天接送他,你心里不清楚吗?”

话音未落,赵妈惊觉自己的话不太对劲。连忙找补道:“还不是担心二少爷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的会被人骗。”

“我们小琢少爷长到这么大,也没有不说一声就夜不归宿的时候。这位二少爷还真是野性难驯。”

陆嫚臻闻言大怒,斜睨着赵妈:“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赵妈仗着有白家撑腰,苏世渊又向来对她另眼相看,自然是不惧怕陆嫚臻的。闻言也只是笑了笑:“论理是不该我说。我也是心疼董事长。足足等了一宿,连通电话都没等到。”

这句话戳到了陆嫚臻的痛楚。她看了一眼苏世渊,心虚的道:“我也没想到,这孩子竟然真的连通电话都不接。”

“算了。”苏世渊眨着酸涩的双眼,缓缓说道:“他对我们心存不满,自然不想接我们的电话。只是他毕竟是我们接回来的,如果真在外面出了什么事,你我难辞其咎。还是要想办法知道他昨天晚上去了哪儿,为什么不回家。”

陆嫚臻连连点头,闻言说道:“我继续给他打电话。”

一通通电话打下来,直接把霍柩的手机打没电了。

“这孩子该不会真的出了什么事吧?”直到此时,陆嫚臻终于着急了。

苏世渊脸色铁青。如果霍柩真的在外面出了什么事,那小琢的骨髓移植……

苏世渊看了一眼老张,沉声说道:“你现在就去一趟城中村。询问一下那几位小学生的家长,昨天晚上霍柩是跟谁离开的?”

老张应了一声,急忙开车走了。

第五陵的别墅——

霍柩显然不知道自己一宿没回家,竟然差点跟死人挂上钩。

两人吃完早饭,趁着第五陵去洗碗的时间,霍柩看了一眼手机。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因为没电自动关机了。

“怎么了?”洗完碗后,第五陵将自己提前写好的案例和教材准备好,正要叫霍柩去书房,就见霍柩坐在客房床上,低头摆弄手机。

“没什么。”霍柩回过神来,将手机充上电,起身说道:“开始上课吧!”

第五陵给霍柩上课,当然不会泄露公司的商业机密。所以他选择的案例都是近些年轰动一时的经典项目。从最基础的部分讲起,先是介绍一遍案例,然后给霍柩讲解案例中出现的各种专有名词和固定流程。最后再附上自己的见解和分析。以及如果是自己负责这个项目的话,又会从什么地方入手。总结项目成功的优势,再点评一下美中不足的地方。

听的霍柩茅塞顿开,简直比听小说还激动人心。

一个案例足足分析了两个小时。下课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累。

霍柩直接去厨房,炖了一盅川贝雪梨银耳羹。给第五陵清热润喉。

第五陵捧着甜丝丝的川贝雪梨银耳羹,一边喝汤一边给霍柩布置作业。他随便找了个项目简介交给霍柩,让霍柩按照今天的案例分析写一份策划书。

“下周末交给我。”第五陵认真说道:“我会帮你批改的。”

霍柩先是认真点头。忽然想到自己等不到下个礼拜就要读档重来。心中顿时生起一丝失落。

第五陵很敏锐的察觉到了霍柩的情绪低落,不由得追问道:“你怎么了,好像不开心?”

“没事。”霍柩笑道:“就是想到我的基础这么差,大概要学习好久才能出师。”

第五陵莞尔:“你才多大年纪。就算再学十年也来得及。”

顿了顿,第五陵又道:“你先踏踏实实学好基础的部分。等过了一两年,我安排你进图灵集团实习。这样等到你大学毕业,应该就是一名合格的操盘手了。”

“兴许会是业内年纪最小,天赋最高,实战经验最丰富的操盘手。”

第五陵帮霍柩畅想着未来。然而听在霍柩耳中,忽然有些难过。

他根本等不到一两年后。他的时间,永远停留在这半个月。就算学的再多,学的再好,也不会有未来。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他只是一个没有未来的局外人。

“你到底怎么了?”第五陵总觉得霍柩兴致不高。沉吟片刻,第五陵猜想霍柩大概是学习太久有点累了,便开口问道:“你对骑马感兴趣吗?”

霍柩有些愕然的看向第五陵。

第五陵说道:“就算学习也要讲究劳逸结合。更何况以你的情况,早晚也是要去博萃念书的。博萃的体育课学的是骑马射击高尔夫,你如果没有基础,将来上体育课的时候会很艰难。”

“不如我现在教你骑马,这样等你上学以后,对这些课程都有过接触,就不会觉得困难了。”第五陵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想哄霍柩开心。

他总觉得小孩子如果不开心,一定是玩的不尽兴。想办法让他玩高兴了就行。

“如果不想骑马,还可以去射击,或者去海上骑摩托艇。”第五陵看了一眼时间:“我们午休的时间就定在三个小时好了。中午出去吃,下午两点钟回来,继续学习下一个案例。”

霍柩皱眉:“可是我答应了要给你做三顿饭——”

第五陵笑道:“那就欠着。等什么时候你有空了,再补上就行了。”

霍柩还想说什么,第五陵笑道:“就这样决定吧。就算你做饭很好吃,总吃一个人做饭也会觉得腻。你舌头这么灵,跟你一起出去吃饭,我也不必担心会吃到假货。”

霍柩闻言莞尔。想到原著中的一些情节,霍柩说道:“那我们就去骑马吧。”

就算他的时间永远停留在这半个月,有些技能也必须学会了。霍柩承认,他只是单纯不想跟原著剧情认输——就算那些剧情永远不会发生。霍柩也坚决不给剧情人物打脸他的机会。

第五陵看着霍柩咬牙切齿的模样,忍不住问道:“你又怎么了?”

霍柩气哼哼道:“想到了很不高兴的事情。”

霍柩跟第五陵抱怨:“我还得学习很多东西。这样才不会让人嘲笑我。”

第五陵一脸正色的说道:“他们嘲笑你是他们不对。你不必把他们的嘲笑放在心上。你只需要比他们更优秀。”

这世上永远没有人能完美无缺。头脑聪明的人未必家世优越,家世优越的人未必学识渊博,学识渊博的人未必会赚钱,会赚钱的人未必懂得多……

每个人总有比不上别人的时候,也总有不知道的时候。如果因为这种事情被别人嘲笑,那就让对方嘲笑好了。完全没必要放在心上。

“你只需要在你自己擅长的领域比他们强就可以了。”第五陵认真说道。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盲目追逐全能,很有可能造成学而不精的后果。

第五陵只是觉得霍柩年纪还小,想法偏激的话就很容易钻牛角尖。

“如果实在不服气,你也可以用你擅长的东西嘲笑他们。”第五陵冲着霍柩眨了眨眼睛,坏心眼的建议道。

霍柩瞠目结舌,没想到第五陵竟然是这样的霸总。

身为一个玛丽苏狗血文里的霸道总裁,第五陵难道不应该十项全能,各种碾压跳到他面前挑衅他的炮灰配角吗?

“没有人会蠢到跑到我的面前挑衅我。”第五陵说道:“如果真有这种蠢货,他们家的公司早就破产了。”

霍柩:“……”行叭,这才是霸道总裁的画风。

离第五陵住的别墅最近的一个马术俱乐部坐落在往东二十公里的河边。那地方山清水秀,绿地如茵。旁边就是一间高尔夫俱乐部。他们如果骑马骑累了,可以转道去旁边的草场打高尔夫。或者坐船游河。

可以说是一个度假游玩的好去处。

身为一名标准的霸道总裁,第五陵理所当然的是这几间俱乐部的高级vip客人。他还在马术俱乐部养了两匹自己的马。一匹是枣红色的,一匹香槟金色,都是纯种的阿哈尔捷金马。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漂亮?”第五陵摸了摸自己的马。那匹马头细颈高,四肢修长。仰头甩尾间透露出十足的高傲。

仿佛它自己也知道自己帅的一匹。

霍柩看的目眩神池。忍不住用手摸了摸马匹的鬃毛。

第五陵将一个竹篮递给霍柩,那里面装着上好的苹果和胡萝卜。第五陵温声说道:“你可以喂它吃点东西,联络一下感情。等它跟你相处熟了,它会同意让你骑上去的。”

如果不同意,那就困难了。高傲的阿哈尔捷金马会奔跑人立尥蹶子,直接把人摔下马背。

霍柩看着差不多有自己一人高的宝马,有些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第五陵说道:“别害怕。小金和小红的性格还是很好的。”

听到第五陵给自己两匹价值连城的宝马起名叫小金和小红,霍柩忍不住嘴角一抽。

第五陵一本正经的说道:“最名贵的宝马往往都有着最朴素的名字。这代表了主人对它们最朴素的希望。”

霍柩翻了个白眼,信他才怪。

站在一旁的马术老师忍不住低头憋笑。他也没想到这位出了名的高冷总裁,竟然还有这么平易近人的一面。简直不可思议。

这么想着,马术老师暗搓搓的打量着站在枣红马旁边战战兢兢喂胡萝卜的霍柩,心中十分好奇这个少年跟第五陵之间的关系。

要知道第五陵来俱乐部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带过家人和合作伙伴以外的人来骑马。

眼前这个少年五官青涩身材颀长,单薄的身体还带着青少年特有的纤细修长,怎么看也不像是超过二十岁的模样。再打量着少年过分俊美的面容,以及第五陵难得温柔的模样,马术老师忍不住想入非非。

这个小孩儿,该不会是第五先生养的那啥啥吧?

“这里不用你。”第五陵一回头,就看到马术老师的眼神。他有些不太高兴,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高兴。不过霸道总裁向来没必要细细追究自己的每一丝情绪。他只需要让碍眼的人消失就可以了。

“我会亲自教他骑马。你去忙你的吧。”第五陵说道。

马术老师闻言一怔,目光在霍柩身上转了一圈儿,顿时恍然大悟。笑着说道:“我明白。我这就离开。不耽误您教这位先生骑马。”

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第五陵盯着马术老师的背影,越发搞不明白。不过碍眼的人离开了,第五陵的心情显然不错。他凑到霍柩身边,温声问道:“怎么样,跟它熟悉了吗?”

霍柩点点头,摸了摸枣红马的耳朵,略带兴奋的说道:“我觉得她还挺喜欢我的。”

第五陵也有些好奇:“你为什么会选择小红?”他的朋友每次跟他过来一起骑马,都千方百计的想要骑一下小金。虽然小红也很优秀漂亮。但不得不说,通体金灿灿的小金更吸引大家的眼球。

霍柩特别严肃的说道:“因为红色兆头好。”

他现在虽然没办法开户炒股,但也是半只脚踏进投行的人了。不论是学习操盘还是资本运作,显然鸿运当头更符合霍柩的封建迷信。

第五陵闻言莞尔,忍不住吐槽:“幸好你没炒国际股票。”

霍柩闻言一愣,这才想起来国际股市跟国内行情不一样。人家是绿涨红跌呢!

这么一想,霍柩顿时纠结起来。

第五陵看着霍柩认真纠结的模样,顿时就有点忍俊不禁。他正要开口,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怒气冲冲的叫喊声:“霍柩!”

一天一宿没睡觉,电话都要打爆了的陆嫚臻和苏世渊气势汹汹地走到霍柩面前,劈头盖脸的质问道:“你昨天晚上为什么没回家?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我跟你爸一宿都没睡。足足等了你一个晚上。你是不是故意不接我们电话?你现在翅膀长硬了,觉得我管不了你了是不是?”

“你以为我想管你吗?我告诉你,如果你不是我的儿子,你在外面跟什么不三不四的人鬼混我都懒得管!别说夜不归宿,就算你死在外面了我都懒得管!”

女人尖锐的骂声吸引了俱乐部其他客人的注意。一时间,所有人都暗搓搓的看向这边,支棱着耳朵想要听八卦。

有人认出了陆嫚臻和苏世渊的身份,联想到最近一段时间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谣言,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

霍柩抠了抠耳朵,开口纠正道:“我爸已经在地下长眠了。睡的安安稳稳,就算你去他坟头蹦迪,他都未必醒的过来。”

当然如果那个酒鬼真的醒过来了,最害怕的也不会是他就是了。

陆嫚臻闻言一噎,气急败坏的说道:“你什么意思?”

“提醒你别乱给我认爹。”霍柩笑眯眯说道:“虽然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也只承认地下那个是我亲爸。其他人要是想要这个殊荣,先去地下走一遭拿个号码牌,我再考虑一下每年清明要不要给他烧份纸钱。”

“霍柩!”陆嫚臻没有想到大庭广众之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霍柩也敢乱说话。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你有没有点家教?我平常有教过你嘴巴这么毒吗?”

霍柩闻言嗤笑:“你教过我什么?打着亲妈的旗号让未成年的亲生儿子给外人捐献骨髓,还是走投无路的时候抛夫弃子找个大款过第二春?”

陆嫚臻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

霍柩语出恶言,把陆嫚臻狠狠的刺痛了。自己心里也舒坦起来,慢悠悠解释道:“还有,我在外面没有鬼混,我做的就算不是正事,也都是好事。第五陵并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我在外面认识的人也没有不三不四的。”

“如果非要说不三不四,我认识的所有人里面。最能称得上这四个字的大概就是我亲爸亲妈。”霍柩说到这里,微微一顿,笑容戏谑的看向陆嫚臻。

“你确定要用这几个字编排我的人际关系,顺便诋毁我的为人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04 20:09:28~2021-10-06 12:04: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清苦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有ciq不珍惜现在可惨 2个;果酱、夏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稳场小污女– 47瓶;邺尹 30瓶;48206615、lynne、十之一二、柒渊 10瓶;柚咪、清苦 5瓶;珍珠鹅鹅鹅鹅鹅鹅鹅鹅、月下无人、蛤蛤蛤、文静妈咪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