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躺 > 第37章 第 37 章

第37章 第 37 章


第三十七章

没人相信霍柩的话。尽管霍柩说的是实话, 苏、白两家的人仍然觉得霍柩是在诅咒苏琢。

“你这个恶毒的小狼崽子。”白老太太气的直哆嗦:“我外孙好的很。他已经痊愈了,从此以后平安健康,再也不会出事。”

倒是这个小白眼狼, 老天保佑他早晚被雷劈死。

霍柩实话实说。既然别人不领情, 他也不会苦口婆心的劝:“反正我提醒过了。”

霍柩话说完了,就要跟第五陵离开。

苏琢有些着急的说道:“不能让他跟第五先生走。”

骨髓移植手术刚做完三天,霍柩就要离开苏家。看在外人眼里,只怕会说他们苏家忘恩负义过河拆桥, 连一个丧父的继子都容不下。

苏琢都能想明白的事情, 苏白两家自然不会不懂。就算他们心里再烦霍柩,也不能让他真的走了。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苏老太太温声说道:“霍柩是吧?我听世渊提起过你, 说你是个聪明孩子。只是对苏家有些误会。”

“我们承认, 当初接你来苏家, 确实是想看看你的骨髓跟小琢能否匹配的上。但是你要知道,在匹配结果出来以前, 谁都不知道这个结果是什么。可是世渊和嫚臻还是在葬礼上直接把你带回来了。因为你是嫚臻的亲儿子, 就是世渊的继子。”

苏老太太是想说, 就算霍柩的骨髓跟苏琢匹配不上,他们苏家还是会承认霍柩继子的身份。

“我知道, 一直以来,你都对这件事情心存芥蒂。觉得世渊和嫚臻就是冲着你的骨髓才会把你接回来。可如果他们真的是这样想的, 他们完全可以私下偷偷去做配型, 而不是直接把你带回来。”

苏老太太说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她长的慈眉善目,说起话来声音温柔。她目光怜惜的看向霍柩:“我知道你从小到大受了很多苦。世渊和嫚臻忙着给小琢治病,这几个月对你也是疏于照顾。没人体谅你的心事。你骤然丧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 本就惶恐不安。嫚臻和世渊又没有及时安抚好你的情绪。你在苏家呆着没有安全感,才会胡思乱想越闹越凶。”

苏老太太说的情真意切,如果霍柩当真是个十六岁的小孩子,这会儿只怕要委屈的潸然泪下。

可惜霍柩早就不是听人说两句软话就会感动的嘤嘤哭泣的少年。他态度冷静言语淡漠:“究竟是我胡思乱想,还是苏白两家欺人太甚,你说的不算。”

苏老太太皱了皱眉,还想再说什么,霍柩却已经不想听了。

他早就摸清楚苏白两家人的脑回路。不管对方是温言软语还是破口大骂,总归是想把错处推到他的头上。

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霍柩没打算跟苏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也不想让苏家承他的情。大家既然撕破脸,自然有撕破脸的相处之道。

“我来苏家两个多月,苏家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没少说我的坏话。不仅当着我的面破口大骂,在外人面前也没少诋毁我。这些话出自你们的嘴巴又进了别人的耳朵。您现在想粉饰太平,也不考虑一下别人愿不愿意配合你们装失忆。”霍柩说话间,看了看白家母女,又看了看躲在白家母女身后的赵妈。

苏老太太的笑容顿时有些勉强起来。苏世妍不以为然的说道:“你是不是太敏感了?大家都在一个家里住着,时间长了哪有舌头不碰牙的。你总不能因为别人说你几句不好,就给自家人扣上这么大的帽子。”

“这么说还是我大惊小怪了?”霍柩闻言有些错愕:“我还以为你们讨厌我,才会逢人就说我的坏话。原来是我敏感。你们平常相处,就是当面骂人小杂种,背后嘲讽人没家教。”

霍柩笑了笑:“原来你们有钱人的家风就是这样,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苏世妍哑口无言。终于领教了霍柩的口齿。

霍柩却说的不耐烦了。他发现跟这些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他们永远都有一套自己的双标准则。自己怎么犯贱都无所谓,只要别人反击,那就是别人胡闹。

霍柩不知道苏白两家人这样的心性,是不是原著剧情惯出来的。但是霍柩显然不想惯着这种行为。苏家老太太想粉饰太平,霍柩偏要把话说的明明白白。绝对不给对方含糊其辞的余地。

从医院离开后,霍柩暂时住到第五陵的别墅。他的账户余额还有九千多万。按照本市的行情来算,市中心的房价大概在三到五万块钱一平。要是二手房的话价格会更低一些。霍柩挑了几个临近博萃的小区,想买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自己住。

第五陵坐在他的旁边,忍不住问道:“会不会太小了?”

霍柩摇摇头:“房子大了,我懒得收拾。”

请家政的话,霍柩又不放心。有读档重来这个bug在,霍柩肯定会在轮回的时候随手记录一些自己能用得上的信息。万一这些记录被别人看到了,一定会给霍柩带来麻烦。

更何况霍柩也不希望外人随随便便进入他的私人空间。所以两室一厅的小房子最符合他的需求。

第五陵若有所思的看着霍柩。他发现霍柩对很多东西的需求其实很低。房子不用太大,够住就行;吃饭不用山珍海味,好吃就行;穿的衣服也不在乎是不是名牌;因为年龄限制,根本开不了车。

几次轮回下来,霍柩花钱最大手大脚的地方,竟然是以他的名义在博萃建立助学基金,帮助别人解决困难,以及请家教给自己补习功课。

第五陵心中微微动容,开口说道:“我在博萃附近有一套公寓,只有一百五十平。是我当年在博萃读书的时候住的。房龄有些老。自我毕业以后,很多年都没住过人了。你要是不嫌弃,可以搬过去住。”

霍柩沉吟不语。

第五陵又说道:“你以我的名义在博萃建立了助学基金,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想把这个房子转到你的名下。希望你不要推辞。”

霍柩皱了皱眉:“我建立助学基金没花多少钱。”也就五百万而已。

第五陵笑道:“我那套房子也不怎么值钱。就是离着博萃很近。上学只有十分钟的路程。”

没等霍柩开口,第五陵又补充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否在房间里给我留一间客房。我周末想吃你做的饭。还可以给你补习功课。”

霍柩听到第五陵的话,又想到他们两个为了对抗原著剧情,肯定会有很多密谋。如果商量的时间晚了,确实需要给第五陵准备一个住的地方。

霍柩不再矫情,开口说道:“那就多谢了。”

第五陵闻言莞尔:“这有什么好谢的。你救了我的命。”

如果不是霍柩以第五陵的名义在博萃内部建立助学基金,让那些剧情人物记得他,第五陵早就不知道被原著剧情扔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吃灰去了。

第五陵觉得,他跟霍柩之间,无需这样客气。他们的相处本就是这个虚假的世界里,唯一的真实。

既然决定了要搬到第五陵在博萃附近的那套公寓。霍柩也不想拖拖拉拉,翌日上午就拉着第五陵过去收拾房间。

他们请了本市最好的家政公司清扫卫生,又买了新的床单,被褥,餐具和窗帘。

时隔太久,房间里的家具和装修都有些过时了。第五陵觉得这些家具和装修的风格太过冷硬,不太符合霍柩的气质,又想请人重新装修。

霍柩倒是懒得折腾,只换了几套沙发和桌椅。米黄色的懒人布艺沙发搭配上浅蓝色的茶几,摆放在色调黑白灰的客厅里,莫名多了几分活泼温馨。

以至于后来,第五陵回家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抱着电脑躺在沙发上看资料。他跟霍柩一人挨着沙发的一头,修长的双腿交叠,动作之间都能碰到对方的小腿。旁边的茶几上总是摆着时令的水果还有霍柩泡的茶。

茶香氤氲,果香弥漫,两人看资料看累了就把电脑放在一边,坐起来吃水果喝茶。茶几下面还塞着一个精致小巧的竹篮,竹篮里面常年堆放着各种零食。不过霍柩和第五陵都不怎么爱吃这些。如果半夜看资料饿了,霍柩就会进厨房做点热气腾腾的小馄饨或者面条来吃。第五陵尾随其后,帮忙打下手。

吃完夜宵肚子撑,书房旁边就是一个小小的健身室。不过两人通常不喜欢在家里健身,直接换了运动服去楼下夜跑。碰到运气不好的时候,学校外面的烧烤店还开着,两人就会去烧烤店里撸几个串。然后肚子饱饱的回家。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如今两人还在盯着厨房的装修——

是的,霍柩没有同意第五陵重新装修的提议。却还是把厨房重新装修了。原本开放式的厨房安上了隔离门,厨房里的炉灶,烤箱和各种用具全都换了最新的。就连冰箱都换上最新款的四开门大冰箱。

这是霍柩身为一名厨子的坚持——哪儿都可以不讲究,唯有厨房不行。

事关自己的口腹之欲,第五陵亲自盯着装修进度。他每天下班第一时间开车到博萃这边,认认真真检查装修进度和装修质量,确保所有的规格都符合霍柩的要求。

上流社会的消息总是传的比想象中更快。霍柩新家的厨房还没装修好,大家就知道了霍柩做完骨髓移植手术后,连苏家都没回,直接住进了第五陵在博萃旁边的一间公寓。

顺便也知道了那间公寓已经更名的消息。

霎时间,各种小道消息和流言蜚语尘嚣甚上。很多人都觉得苏家在这件事情上做的不地道——口口声声说霍柩是苏家的继子,却在霍柩捐献了骨髓之后立刻过河拆桥。连苏家的门都不让霍柩进。霍柩自己在外面住,还要住在第五陵的房子里。

“苏家连一套房子都没过户给霍柩!”

当初在马场下跪求人时说的有多好听,这会儿的现实摆在眼前就有多难看。

都在同一个城市住着,苏白两家也很快听到了传言。忍不住抱怨解释:“不是我们赶他走,是他执意不肯回苏家。也不知道那个第五陵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

众人听了苏白两家人的解释,更加不以为然。他们是没开口赶人走,可如果苏家真的对霍柩好,霍柩也不至于求一个外人收留。

联想到霍柩还以第五陵的名义在博萃建立了助学基金,大家就更觉得霍柩是个出手大方知恩图报的人——虽然他们也不知道第五陵对霍柩有什么恩情。

可既然霍柩能对一个相识没多久的第五陵这样大方,如果苏白两家真的对他好,他也不至于连苏家都不回。

要知道苏世渊的太太可是霍柩的亲妈。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霍柩去博萃念书的消息再次传进大家的耳朵。更让苏白两家觉得打脸的是,跟随这个消息一道传开的,还有霍柩是花自己的钱,经第五陵介绍进的博萃念书这个事实。

“不是这样的。世渊早就安排好了,手术过后就让这孩子去学校念书。”苏老太太苦口婆心的解释。

外人却不肯相信苏老太太的话:“如果真有心让孩子念书,怎么不早点送他去?”

苏世渊接霍柩回苏家也有两个多月了。这两个多月霍柩一直在外面乱逛,又买彩票又中奖,期间还帮了不少人。这一点所有人都清楚。可见苏世渊把人接回来,原本是没打算让他念书的。

“不是我说你,你们苏家好歹也算是本城中的名门望族。这件事情做的实在小气。市中心一套房,博萃读两年书能花多少钱?你们苏家连这点面子上的事情都不做,也难怪大家诟病。”

这还是跟苏老太太交情不错的,才好心劝她。更多人只是在私底下指指点点看笑话,当面却是一句话都不肯多说。

苏老太太又何尝不知道这个事实。她越想越觉得憋屈,只道霍柩小小年纪,做起事来却狠辣决绝不留余地。他做这些事,分明就是想让苏家下不来台。想让所有人觉得他们苏家对不住他。

他是想要毁了苏家的名声。

“我们不能任由他这样折腾。”苏老太太左思右想,觉得这样放任霍柩报复苏家也不是个事儿。必须想办法把事情回转过来。

她叫了苏世渊和陆嫚臻回来。让这对夫妇准备好两套房子过户到霍柩的名下:“就算是亡羊补牢,那也要做。”

“你们两个今天下午就去一趟博萃。等放学的时候在校门口堵着霍柩,必须让他把这两套房子收下。”

既然做不成一家人,就算是他们苏家用市中心两套房买了霍柩的骨髓。大家两不相欠。外人也就没的说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2 11:26:54~2021-10-12 21:07: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有ciq不珍惜现在可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豚鼠乱 5瓶;繁華子 3瓶;月下无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