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天赐中文网 > 男配不想躺 > 第39章 第 39 章

第39章 第 39 章


第三十九章

听到方元的话,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震惊了。

苏世渊和陆嫚臻也是一脸的懵逼。不知道这个突然跳出来的方元究竟是什么人。

罗尧站在人群外围,听到方元的话,气急败坏的骂道:“你出的是什么馊主意!这是苏伯伯和陆姨要给霍柩的房子, 有你什么事儿?”

方元嬉皮笑脸的说道:“霍柩这不是不想要嘛!苏董事长和他夫人又非得给。我寻思着, 既然僵在这儿了,不如建议苏董事长把这两套房子以霍柩的名义捐出去。这样一来,苏董事长和他夫人就算给出去了,霍柩又没收, 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也能得到帮助。三全其美的事儿。多好!”

好个屁!

罗尧都看出来了, 苏家非要给霍柩塞两套房子,分明就是想一次性偿还霍柩给苏琢捐献骨髓的恩情。如果霍柩不收, 今后双方再有什么冲突, 外人还是会对苏家指指点点。觉得苏家忘恩负义过河拆桥。

罗尧都能想明白的事情, 一旁围观的吃瓜群众当然也都心里门清。大家看好戏的看着苏世渊和陆嫚臻,想要看看这两个人会怎么答复。

霍柩笑眯眯说道:“这个建议不错。我同意。如果你们非要给的话, 就直接捐了吧。”

苏世渊和陆嫚臻脸色铁青。

霍柩背着书包穿出人群, 回家前还在超市买了菜, 算计着时间做好晚饭,果不其然门铃响了——

下班之后的霸总先生根本没回自己的别墅, 直接就来博萃这边了。

第五陵将手里的蛋挞交给霍柩:“公司楼下新开了一家蛋糕店,她们家的蛋挞做的很不错。你尝尝。”

霍柩接过蛋挞, 笑着说道:“先吃饭吧。”

今天晚上霍柩做了松仁玉米, 菊花豆腐,清蒸鲈鱼,糖醋排骨和毛血旺。知道第五陵喜欢吃甜食,饭后甜点又做了一道红糖糍粑。第五陵洗完手坐到饭桌前的时候,一双眼睛清亮亮的, 即便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能看出十分欢喜。

再加上第五陵饭量又大,一顿饭下来,四菜一汤被他吃下去三分之二,就连饭后甜点红糖糍粑,都是由第五陵解决了一大半。

以至于吃完饭后,第五陵明显有些撑了。他摸着壁垒分明的小腹,邀请霍柩跟他一起去夜跑。

霍柩正坐在餐桌旁吃蛋挞。第五陵拿回来的蛋挞确实很好吃。奶香味十足,表皮酥脆,内心软滑q弹,蛋香浓郁。霍柩晚饭特地只吃了个七分饱,剩下的肚子全部用来解决蛋挞。吃完六个蛋挞后,霍柩也觉得有点撑。

两人换好衣服下楼,散步的时候霍柩顺便跟第五陵说了苏世渊和陆嫚臻来找他,非要给他塞房子的事儿。

第五陵说道:“捐了也好。”

两人一边散步,一边走到了学校对边一家卖糖水的小店。霍柩摸了摸肚子,买了一碗红糖银耳,又给第五陵要了一碗鲜奶芋圆。两人边走边吃。

霍柩不由得有些担心:“你说我们两个这么吃,会不会发福变胖?”

第五陵摇摇头:“你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霍柩斜睨了第五陵一眼。第五陵不着痕迹的把手里捧着的鲜奶芋圆往旁边挪了挪,十分镇定自若的说道:“我吃不胖。”

霍柩笑了笑没说话。

总觉得第五陵在某些方面心机单纯的有些可爱。

最后,两人又加了一个小时的夜跑,这才回楼上洗漱休息。

第二天早上,霍柩踩着预备铃声进了高二一班的教室。

还没有到早自习的时间,班里同学都在闲聊。各个课代表抓紧时间收作业。方元凑到霍柩面前,好奇问道:“昨天晚上,你那个亲妈后爸没再继续纠缠你吧?”

霍柩摇了摇头,正要说话,班主任马老师又带着一个身材颀长的转学生走进教室。

看清楚转学生的样貌后,班里的女生小声惊呼。方元瞅了瞅转学生,又看了看霍柩,啧了一下:“最近两天转学生好多。还都这么帅。”

真是不给人活路。

马老师拍了拍手,吸引同学的注意。然后让转学生自我介绍。

可惜转学生并没有霍柩这么温和好相处。桀骜不驯的眉毛狠狠皱起,越发突出狼一样的灰蓝色眼眸。那人目光冰冷的在一班同学的身上转了一圈儿,最后什么都没说,拎着书包走到教室最后面一排,跟霍柩隔了一个过道的位置坐下。拖拽椅子的“刺啦”声响在安静的班级里越发刺耳突兀。

一班的同学面面相觑。不由得看向马老师。

马老师勾了勾嘴角,笑容温和的说道:“他叫寒凛,今后就是你们的同学了。”

霍柩耳朵一动,面无表情的眨了眨眼睛。

寒凛,这不就是原著里的主角攻嘛!苏琢的正牌cp!京州寒家的小少爷!因为某些事情被父母送到了本市寄读。

性格高冷霸道,沉默寡言,是整个博萃师生都不敢招惹的存在。后来被温柔如水小太阳般的男主苏琢融化,成了苏琢的忠犬攻。并且还是对外霸道对内忠犬的典型。

原著里面,原身为了跟苏琢攀比,曾经想方设法的勾引寒凛。不过那些拙劣的手段都被寒凛一一识破,最后的结果当然是原身自食恶果,不但被这对主角攻受疯狂打脸,还被寒凛设计暴露了自己的真实面目,最后被苏世渊一怒之下赶出苏家。

寒凛仍旧不肯放过原身,非要逼的原身走投无路穷困潦倒,最后下场凄惨的死去。

想到原著里给原身安排的那些恶心剧情,霍柩意味深长的啧了一声。

不过在原著里戏份颇重的寒凛,此时还是一个埋头苦睡的转学生。从早上第一节课一直睡到晚上最后一节课,连午饭都没吃。以至于方元课间还有些担心他:“这小子不会睡迷瞪了,饿昏过去吧?”

听到方元的话,霍柩不由得想到好像在原著里面,方元对那个寒凛也很有好感来着。跟原身一样做过不少在寒凛面前挑拨离间的事儿。

想到两人难兄难弟一般的遭遇,霍柩神色不免有些古怪。想了想,还是说道:“你管他干嘛?他又不傻,饿了不会自己找饭吃。”

方元想了想,觉得霍柩的说法也对。旋即问道:“今天的数学课你有没有没听懂的地方,我讲给你听。”

霍柩看了一眼方元正在看的一本跟数学相关的大部头著作,忍不住问道:“你很喜欢数学?”

“昂!”方元点了点头,特别自恋的说道:“你难道不觉得数学好是一件很酷的事情嘛。其他学科都能糊弄过去,只有数学不会。数学不会就是不会。”

方元就喜欢这样纯粹高深的学科。他最讨厌的就是含含糊糊瞎几把吹的东西。比如罗尧他们经常吹嘘的苏琢,方元就觉得对方不是什么好鸟。至少苏琢的数学成绩肯定没有自己好。

霍柩想到原著里,似乎没有提到过方元的数学天赋。只提到方元并不擅长文科,也不懂什么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但他为了证明自己比苏琢厉害,私底下花费很多时间学习那些东西,但还是比不过苏琢,一次次被苏琢打脸,最后心态崩溃,连高中都没读完,就被博萃劝退了。

霍柩不清楚这里面还有什么事情,不过见方元似乎真的很喜欢数学,忍不住劝道:“那你就好好学习数学,将来当个数学家。”

方元先是一喜,觉得他跟霍柩果然投机。不过转念又苦着一张脸:“怎么可能,我爸妈绝对不会让我报考数学系的。”

他是方家的独生子,他爸还指着他将来大学毕业继承家业呢!所以方元的情况是还没上大学,就已经决定了要念商科管理方面,根本不可能去念数学系。

就算他的数学再好,也只能是一个爱好了。

“那也不错啊!”霍柩笑道:“我听说数学好的人,金融炒股都特别厉害。你将来一定特别擅长赚钱。”

总之,别跟原著剧情掺和,努力在自己擅长的领域挖掘自己的潜力,总比用自己的短处跟别人的长处硬碰硬来的好。

“嗯!”方元重重的点了点头,越看霍柩越顺眼,当下眉开眼笑的说道:“那你要是有不会的题,记得来问我。我会给你讲课的。”

霍柩还真有。他把自己没听懂的知识点告诉方元。方元仔细看了两遍,就给霍柩讲解起来,然后还找了几道习题给霍柩做。

等霍柩做完这几道题,就觉得自己对这个知识点已经掌握的七七八八了。忍不住感慨一声博萃的学生果然是精英。就算是在原著剧情中毫不出彩的炮灰角色,其实也有自己擅长的东西。

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

想到这里,霍柩对于原著剧情不顾剧情人物自己的意愿,肆无忌惮的掌控剧情人物做出那么多无脑坏事,不惜连这些剧情人物的爱好和前途都要抹杀掉,就是为了给苏琢这个男主角打脸铺路立人设的做法感到隐隐约约的愤怒。

霍柩清醒的知道自己的愤怒从何而来。他只是不习惯这样生杀予夺皆掌控在别人手中的身不由己。

他跟这些剧情工具人,竟然都是同病相怜。

方元显然不知道霍柩一时间竟然想的这么深远,他兴致勃勃的询问霍柩:“博萃有很多社团,你要是对哪方面感兴趣的话,可以随便挑几个参加一下。不仅可以丰富你的课余生活,也能帮你尽快融入到同学当中。”

方元在这方面很有发言权。他总觉得拥有共同话题的人总是更容易交朋友——比如说他和霍柩,就都不喜欢罗尧和苏琢那帮人,所以他们很快就成为朋友了。

霍柩仔细想了想,也不知道自己要加入什么社团。

方元给他解释道:“有诗画社,金石社,舞蹈社,话剧社,电影社,篮球社,足球社,棒球社,网球社,高尔夫球社,插花社,马术社……”

霍柩听了一大堆,觉得自己都快不认识“社”这个字了。

方元哈哈大笑:“不用着急,你可以先去旁听一下。觉得对哪方面有兴趣,再加入不迟。”

方元自己就是数学社的。不过他觉得霍柩似乎对数学不太感兴趣,就没给霍柩推荐自己的社团。

霍柩听到这里,忽然想到原著里面,方元还加入了篮球社和诗画社。因为寒凛后来加入了篮球社,而苏琢回到学校以后,也加入了诗画社。并且一举成名。

霍柩想了想,觉得自己最好避开两个剧情男主。所以他挑来挑去,最后选了电影社。

因为这个社团平常组织的社团活动就是看电影。

霍柩兴致勃勃的觉得自己找了个很好的兴趣爱好打发时间。但是他没想到的是,那个电影社看的电影全都是外国原版文艺电影,节奏慢,剧情平,演员叽里呱啦的说着霍柩根本听不懂的话,三个小时看下来都不知道电影演的是啥。

霍柩:“……”

他后悔了,能换个社团嘛?

“不能呦~”方元幸灾乐祸的说道:“早就提醒过你了,每个同学每学期至少报一个社团,而且进入社团以后不能随便退出。社团成绩跟期末考核成绩挂钩的。”

方元说着,抽出一张纸写写画画,然后递给霍柩:“一般情况下,电影社最喜欢放的也就是那几个国家的电影,你自学一下这几门语言,下个学期差不多就能看懂了。”

顿了顿,方元又补充道:“博萃的学生,平均每个人都会六门外语。除了汉语和英语,你再学习四门小语种就可以了。”

霍柩满头黑线,觉得自己还真是自找罪受。

不过多学习四门外语啥的,想到自己可以读档重来卡bug,霍柩总算没有那么难受了。

天无绝人之路,学就学吧!反正他卡出来的时间也没啥用。

方元笑了笑,目光看向最后一排埋头苦睡的寒凛,悄咪咪说道:“寒凛加入篮球社了。听篮球社的社员说,他打篮球打的可好了。”

方元说道:“我其实也喜欢打篮球。”可惜方元手脚不协调又是近视,跑步都能平地摔的主儿,根本不敢报名篮球社。

霍柩一听方元提起寒凛就有点犯愁。他不知道该怎么阻止方元跟寒凛之间的孽缘,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干涉这件事。

想了想,霍柩只能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再给我讲讲这个知识点,今天上课老师讲的我没听懂。”

方元撇了撇嘴,他总觉得霍柩好像不太喜欢新来的转学生。难道说这就是同转相斥?

“一会儿午休,我给你介绍几个同学,都是我的好朋友。”方元冲着霍柩眨了眨眼睛。

霍柩刚转来博萃没多久,方元怕霍柩觉得寂寞孤单,平时吃饭都陪着他一起。可时间久了,方元的小伙伴也都不干了。纷纷要求方元把人拽进他们的小团伙。

“这是杜春明,这是夏梦阳,这是俞丘梓,这是赵延苳……”当天中午,方元果然在小伙伴们的强烈要求下,给他们介绍了自己的新朋友霍柩。

霍柩看着原著里面,被称为“春夏秋冬”四炮灰的四位同学,忍不住沧桑的抹了一把脸。

感觉自己真的是在反派这条道路上越陷越深了!

“你天天都在学校食堂吃中午饭,这都快一个礼拜了,估计你也吃腻了。今天我们请你去外面吃烧烤。”杜春明是个矮矮胖胖的小冬瓜,长得白白净净的,脸上还带着一个眼镜。说话间神采飞扬,颇有一种嚣张纨绔的气质。

夏梦阳立刻接口:“你要是不喜欢吃烧烤,我们也可以去吃火锅。要是吃不了辣,就吃鸳鸯锅。”

杜春明狠皱眉头:“吃什么火锅,这么热的天当然要吃烧烤。我看是你自己想吃火锅,非要拽着霍柩干什么?是不是看他新来的,不好意思反驳你?”

“胡说!”夏梦阳一瞪眼睛:“我这分明就是尊重新同学的喜好。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这么不好听呢?”

“放屁。就你那点心思谁不知道……”

“差不多得了!”方元有些头疼的打断两人的话:“既然要请霍柩吃饭,那就听霍柩的。霍柩还没说话,你们两个都快打起来了!”

霍柩闻言哂笑。他发现方元的口头禅就是“差不多得了”。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俞丘梓扯出一个笑容,看上去颇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意思。冲着霍柩说道:“你甭搭理他们,想吃什么自己说,别跟兄弟客气。”

霍柩笑了笑:“我吃什么都行。”

“反正谁做的也没有你好吃呗。”赵延苳补上最后一句,冲着霍柩说道:“我听说你的厨艺比一品楼的大厨还好?真的假的?有机会让我们见识一下呗?”

没等霍柩开口,方元不乐意了:“怎么回事!大家头一次见面,你就让人家给你做饭吃,怎么这么没数呢?”

赵延苳撇撇嘴:“我就随便说说。瞧你紧张的。跟个护犊子的老母鸡似的。”

方元气啾啾的:“你才老母鸡。你全家都是老母鸡!”

赵延苳哼哼两声没说话。反正他看那个霍柩挺不顺眼的。长的就不像是好人,一副不安于室的桃花相。偏偏方元这个傻子还以为人家是没爹没妈的小可怜。天天围着霍柩的屁股转,连他们这些发小都不管了。

霍柩看了看赵延苳没说话。他又不傻,当然察觉到赵延苳对自己似乎抱有敌意。但霍柩跟赵延苳是第一次见面,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

看在方元的份儿上,霍柩没跟赵延苳计较。

一行六个人出了校门,在附近一家很有名气的烧烤店选了一张靠门的桌子坐了下来。霍柩跟第五陵夜跑的时候也来过这家,他们家的烤鸡翅,掌中宝和羊肉大串都很不错。

六个人一共花了不到两百块,价格也还可以。

方元点了一碗炒面,给霍柩安利道:“他们家的炒面很好吃,酸酸甜甜的,你要不要尝一尝?”

霍柩摇摇头,坐在对面的赵延苳哼了一声:“你怎么不让我尝尝?”

方元翻了个白眼:“想吃自己点。”

赵延苳顿时不是滋味了:“那霍柩要是想吃,他也可以自己点。”

方元解释道:“霍柩之前不是没来过嘛!我怕他不爱吃,所以先让他尝尝我的。”

赵延苳哼了一声:“你倒是体贴。”

方元闻言,一下子就火了,啪的一拍筷子:“你跟谁俩阴阳怪气的?”

眼看俩人就要吵起来,一旁的春夏秋赶紧劝架:“行了,行了,吃饭吧。一会儿都凉了。”

正说话间,就见转学生寒凛从外面走了进来。

正好是中午饭口,烧烤店里早已人满为患。寒凛在屋里转了一圈儿,沉声问道:“老板,还有位置吗?”

举着托盘上菜的老板娘摇头说道:“没有了。你一个人,要不跟哪桌商量一下拼个桌。反正都是你们博萃的学生。”

老板娘话音未落,方元忽然举起手来,特别积极的喊道:“寒凛!这儿!这儿!这有位子!”

寒凛顺着方元的叫声,看向这边。

方元笑嘻嘻道:“过来呀!我们这边还有位子,不挤。”

寒凛犹豫了一下。

赵延苳冷笑一声:“我看人家根本就不认识你是谁。”

霍柩也说道:“他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认识这一个礼拜,霍柩觉得方元这人也挺好的。更不想让他跟原著男主有什么接触,以免落得原著里的悲惨下场。

寒凛本来还在犹豫,听到赵延苳和霍柩的话,忍不住拧了拧眉,面无表情地坐了下来。

方元凑过去,嘿嘿笑道:“你想吃什么?他们家的掌中宝和鸡翅都不错,你尝一串试试?”

说完,也不等寒凛回应,手脚麻利的拿了两串鸡翅和掌中宝放到寒凛前面的骨碟里。

寒凛想了想,开口道谢。自己又点了差不多一百多块钱的东西。他自己肯定是吃不完的。显然是给同桌其他人点的。

也算是对方让自己拼桌的谢礼。

看到寒凛的反应,霍柩稍感意外。对方表现出来的态度跟原著里描写的那个霸道冷漠,毫无礼貌可言的男主攻一点都不一样。

难道说寒凛的人设也会受到剧情光环的影响?

一时间,霍柩浮想联翩。不过他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沉默的吃完这顿饭。赶在下午第一节课前,跟着方元等人回到学校。

刚进教室,就被罗尧堵到门口劈头盖脸一顿骂:“这是不是你干的?小琢就是看了这份报纸,在医院哭的好伤心,都哭昏过去了。你是不是故意的?想让小琢在康复期间心情不好,他没有心情好好治疗,就没有办法完全康复?你是不是想害死苏琢?”

霍柩闻言一脸懵逼。他这一个礼拜都老老实实呆在博萃哪也没去。就算这样罗尧也能把苏琢哭了的黑锅扣到他头上。

未免也太无理取闹了吧。

罗尧说话间,猛的一挥手臂,想把手上的那张报纸摔到霍柩的脸上。被霍柩一把挡开了。报纸轻飘飘的落到寒凛的脚下。寒凛弯腰捡起报纸,发现头版头条竟然是苏氏集团董事长和他夫人堵在博萃门口的一张照片。新闻里面详细介绍了苏氏集团董事长想要给霍柩两栋市中心的房产作为捐献骨髓的酬劳,可是霍柩拒绝接受的消息。还提到了霍柩建议苏董事长把房产捐给有需要的人,但是一个礼拜过去了,苏董事长毫无动作的事实。

报道这则新闻的记者话里话外都在暗示苏世渊过河拆桥忘恩负义还吝啬寡恩,这样的人品并不适合跟淮扬菜博物馆合作宣传淮扬菜……

寒凛不用看到最后,就知道这个新闻应该是苏氏集团的竞争对手搞出来的。目的就是搞臭苏世渊和苏氏集团的声誉,搅黄苏氏集团和这个什么淮扬菜博物馆的合作。

那个苏琢大概是看到了这个新闻以后气哭了。不过这又跟霍柩有什么关系?

寒凛皱了皱眉。第一次产生了多管闲事的冲动。他觉得罗尧实在是个不可理喻的人。

不仅寒凛觉得罗尧不可理喻,霍柩本人还有方元也觉得罗尧这番话说的没有逻辑。

方元忍不住冷笑怼人:“苏琢他爸舍不得把房子捐了,被人抓住把柄宣扬到报纸上,这件事情又跟霍柩有什么关系?苏琢就算哭了,那也是哭他爸做事小气让他丢脸了,又不是霍柩让他爸这么小气的。你想要把这件事情赖到霍柩身上,那也赖不着。”

“怎么不怪他?”罗尧不依不饶的说道:“要不是霍柩矫情,怎么也不肯收那两套房子,那些报纸新闻又怎么会乱写乱编排苏伯父?都是霍柩的错。”

“我看霍柩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给苏琢捐献骨髓。更不该跟苏家扯上关系。”方元冷笑一声:“既然你替苏琢委屈,不如劝他把霍柩给他捐献的骨髓挖出来好了。你也用不着跟一条疯狗似的天天冲着霍柩乱咬狂吠。”

方元越说越觉得愤愤不平:“什么人呀!我今天算是知道什么叫升米恩斗米仇了。霍柩躲苏家躲成什么样?救命之恩都不用他们报答了,就想撇清关系。姓苏的自己做事小气吧啦被人说了,还要把过错推到恩人头上。脸皮这么厚,都快赶上城墙了。”

班里同学也听不下去了,有人开口说道:“既然罗尧你这么义愤填膺,不如你自己出两套房捐出去,替苏家把这个漏洞补上。干嘛找霍柩的麻烦。霍柩又不欠苏家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3 20:58:35~2021-10-14 20:00: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有ciq不珍惜现在可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啥? 30瓶;橙子酱蜜糖 7瓶;月下无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